恐怖主义共为您搜索到97篇文章
  • 反美就是恐怖主义?!

    反美就是恐怖主义?!

    左手反恐,右手扶植对它国有害的恐怖主义和民族分裂势力,反恐不过是美国中东布局的一个“借口”。从阿富汗到伊拉克,到利比亚,再到叙利亚,反恐大旗下,中东已是一片乱局。去年7月30日,联合国公开了阿富汗平民伤亡人数。数据显示,自2019年1月1日到6月30日,阿富汗平民死亡人数高达1366名。最重要的是,平民伤亡数量远远超过了武装分子,且呈现增长趋势。再看伊拉克。80年代,还是区域内的重要国家。但是如今,经过美国的介入,它已经变成一个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的国家。这种行为,总有一天会滋长出反噬自身的力量。

  • 恐怖主义的“美国”是当前世界最大危害

    恐怖主义的“美国”是当前世界最大危害

    美国靠杀戮侵略而立国以来,在其国内的政治、经济争斗中,谋杀是家常便饭。对外,美国为了侵占土地或控制政治经济附庸而谋杀它国政治领导人的行径也比比皆是,这些谋杀既有偷偷摸摸的暗杀,也包括找借口出动军队侵入它国进行的公开杀害。可以说,谋杀是美国社会运作和社会伦理的基础之一,某种程度上是其国不成文的隐形的“宪法”。现在,公开的“宗教裁判所”当然没有了,“火刑”也不存在了,但暗中的、隐形的“宗教裁判所”仍然存在于其社会意识和社会制度里,只不过改变了形式,以“独裁者”、“恐怖分子”之类的理由对异见者或异文化进行“裁判”并谋杀。这样的国家,不管挂着怎样的名头,其本质上就是恐怖主义国家。

  • 不懂为啥会有那么多中国人支持美国的恐怖行径?

    不懂为啥会有那么多中国人支持美国的恐怖行径?

    这些人到底为啥如此仇恨伊朗?难道伊朗与中国为敌了?得罪过他们了?这些人到底为啥比美国人还要“热爱美国”?他们到底从美国人哪里拿到了多少好处?难道这些人真的是很“正义”的人?假设一个情况:如果他们的父亲在朝鲜领土上被美国人暗杀了,他们还会认为美国是正义之举?是为了消灭恐怖分子?

  • 竟有公知公然为美国的斩首行动叫好 细思恐极!

    竟有公知公然为美国的斩首行动叫好 细思恐极!

    毛主席向来主张“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有些人在毛主席过世后,仍念念不忘“控诉”毛主席和毛主席时代,我想请那些人扪心自问下,如果毛主席真像你们说的那样,你们能有命活到“控诉”那天?不要怪我说话难听,在我看来,以这些人的德性,当初只是让他们住“牛棚”“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公知对毛主席是什么态度那是有目共睹的,然而,这些自称信仰所谓“普世价值”的人对大慈大悲的毛主席竭尽抹黑诋毁之能事,却对特朗普之类的战争狂人顶礼膜拜,公知是些什么货色,还不够一目了然吗?

  • 美国以国家恐怖主义方式反恐只能是越反越恐

    美国以国家恐怖主义方式反恐只能是越反越恐

    美国基本上是在用国家恐怖主义反恐,当然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毕竟是灭了本拉登,这次又“消灭”了巴格达迪,但是这种做法,一方面出于地缘政治目的在不断培养恐怖主义势力,比如造就了IS;另一方面造成某种极端势力在军事实力不对称的情况下以不对称的方式即恐怖袭击的方式来反抗美国,所以说,如果美国不放弃霸权主义,不通过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方式获得国际社会的合作来反恐,而是继续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方式反恐的话,只能是越反越恐。

  • 金一南:巴格达迪死后,美将把中俄作为主要危险

    金一南:巴格达迪死后,美将把中俄作为主要危险

    从这点来看,如果说IS恐怖分子是个魔鬼的话,谁打开的这个魔瓶?谁制造了这样一个魔鬼?在中东的战争,尤其在海湾战争以前,伊拉克战争发动之前,没有IS这样的组织,中东的世俗政权完全压制了伊斯兰的极端倾向。中东长期没有宗教极端主义。最后是谁打开了这个魔瓶?美国发起伊拉克战争,萨达姆被绞死了。美国和北约所支持的利比亚叛乱,把卡扎菲也杀死了。埃及的穆巴拉克被抓起来,送到监狱里。美国人为了实现他所谓中东民主化的版图,将这些世俗政权都认定为独裁政权,把他们一个一个推翻。推翻了以后,赢来的并不是美国所规划的中东民主样板,成为另外一个美国,而是让整个中东地区跌入极端,走向宗教极端主义。

  • 李光满:特朗普故事很精彩!巴格达迪真的死了吗?

    李光满:特朗普故事很精彩!巴格达迪真的死了吗?

    特朗普的故事很精彩,但那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表演,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恐,如果需要,美国还会扶持另一个本拉登,还会支持更一个巴格达迪,说穿了,美国就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就是当今世界恐怖主义生长的源头。

  •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虽然前端有香港暴徒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行为,后端有美国“全政府式”全球舆论施压,但美国“媒体霸权主义”的如意算盘,却禁不住所有热爱和平、反对霸权的人民的审视。归根结底,美国“全政府式”“全媒体式”的对港舆论施压,无论有什么样的翻新花样、欺骗信息、偏执舆论、表演角色,都改变不了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的基本事实,任何国家、政府、媒体、组织和个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都是徒劳的。同时,面对香港问题的一些全球舆情,也提示我们要尽快提升中国媒体的全球影响力、传播力与掌控力,为净化全球舆论环境,抵制美国式的“媒体霸权主义”,贡献应有的大国力量。

  • 玛丽·卡尔多 | 叙利亚是新型战争观念的试验场

    玛丽·卡尔多 | 叙利亚是新型战争观念的试验场

    在“9•11”事件发生16年之后,当恐怖主义这一现象已变得前所未有地普遍,为何仍在使用军事手段打击恐怖分子?当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马里、索马里以及其他各地的战争令形势雪上加霜时,为何政客还会觉得战争是应对恐怖之道?为何叙利亚或是民主刚果等地的冲突永无休止?为何当显然毫无胜算时,武装团体还要继续作战?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玛丽•卡尔多教授使用“全球安全”一词来指代应对大规模暴力事件的方式,运用对于战争与安全文化的深刻了解,在新书《全球安全文化》中,首次提出了“全球安全文化”的概念,探讨了当前四种典型的全球安全文化类型——地缘政治、新型战争、自由主义和平、反恐战争,以解释为何在全球层面上调整促成安全的方式、令其适应当下的挑战,是如此困难,并对当下的全球安全形势以及作为其基础的文化活动做出了评估,试图找到人类社会与民族国家避免冲突与战争的可能路径。

  •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冷战结束”,我们迎来的是一超独霸的世界,资本统治“全球化”,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苏联瓦解了,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了,全球化的革命退潮与反动势力复辟反攻倒算,阶级压迫与民族压迫空前加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转型,但斗争并未终结,有压迫就有反抗,恐怖主义不过是霸权资本横行霸道所激化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一种扭曲表现形式。

  • 新西兰咋就成了“恶之花绽放的土地”呢?

    新西兰咋就成了“恶之花绽放的土地”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位自称是布伦顿·塔兰特的枪手的行为与特朗普的在美墨边界强建隔离墙的行为有很大的的一致性,而特朗普对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并不加以谴责,恰恰说明了霸权主义和恐怖主义之间有了结合点,在白人至上和种族歧视及种族排斥的大气候下,加上恐怖主义与霸权主义本身就是孪生怪胎,产生两者杂交的产物就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不从根本上消除霸权主义,不把这种白种人的针对其他种族的恐怖主义消除在萌芽状态,那么西方国家就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恶之花绽放的土地”。

  • 美国真正的恐怖主义是极端右翼

    美国真正的恐怖主义是极端右翼

    这种新型恐怖主义威胁无法通过过度关注“圣战主义”这一意识形态来解决。这种威胁根植于复杂的国内政治生态和连接全球的互联网对美国人的影响,旅游禁令显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相反,要积极面对今天的恐怖主义威胁,需要强有力的执法和对松散的枪支管制法律所致危险的反思,需要政策规范社交媒体上传播暴力思想的行为,还要借助社区团结(commercial reselience)的力量,以警惕美国乃至世界政治坠入激进主义的深渊。

  • 2019年国际反恐形势将依然严峻

    2019年国际反恐形势将依然严峻

    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节节败退,新的恐怖组织会在各恐怖势力中重新占有主导地位。而且新组织的生命力也会更顽强,从现在的情报分析来看,这些组织吸取了’伊斯兰国“覆灭的教训,尽管巧妙地改头换面,实际上仍是变种的与”伊斯兰国“并无异样的恐怖组织。在战事推进的过程中他们逐渐发现,一个经过重新包装的恐怖组织正在暗中集结,等待卷土重来的一天,对后“伊斯兰国” 时代的中东乃至整个国际社会构成新的安全隐患。

  • 东南邻邦的恐怖主义,是否会成为中国的隐忧?

    东南邻邦的恐怖主义,是否会成为中国的隐忧?

    面对这样的反恐形势,中国也没有闲着,据了解,与东南亚国家相邻的省份也都加强了边境管控,同时也做好了充足的应急预案。所以安全隐忧的确存在,但我们也不用过度紧张。对刀哥来说,世界上几乎找不到第二个地区,如东南亚一般迷人,自然风光无限不说,它还融合了那么多文明、民族、宗教元素,充满异域风情。合上电脑后,我可能又要开始计划东南亚的下一次行程了。

  • 巴尔干火药桶一触即发,罗兴亚再现战争风云!

    巴尔干火药桶一触即发,罗兴亚再现战争风云!

    现在美国在科索沃搞事,明显就是在卡土耳其、俄罗斯、伊朗对欧洲能源出口的脖子,打击各国去美元化,阻挡全球货币起义。现在回头看,很多问题也逐步变得清晰。比如美国政变土耳其就是因为土耳其与俄罗斯合作修建直达欧洲的土耳其溪管线;支持库尔德武装也是为了撕裂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四国;制裁和威胁军事颠覆伊朗政权都是为了直接卡死什叶派管线的源头伊朗,该地区陷入混乱,这样欧洲永远没有希望与中东建立直接能源联系的可能。利用库尔德分裂势力让四国陷入碎片化以后就可以建立一个破碎地带,将欧洲、土耳其、俄罗斯和中国全部隔绝在中东之外,与沙特、以色列一起永久霸占中东能源,让石油美元一统江湖,泽被苍生,千秋万载。

  • 美国霸权衰亡之时,就是全球恐怖分子消失之日

    美国霸权衰亡之时,就是全球恐怖分子消失之日

    美国以及美国人也只不过是美国背后那群真正掌控了权力的人的工具,美国这个国家是他们真正从零开始建立的一个完美的壳,而美国人只不过是他们圈养的牲口。对于美国真正的统治者来说,不管是美国国内的人,还是美国之外的人,对他们来说,都是工具,既然是工具,那么如果能够达成自己想要的目的,牺牲掉那些工具,又有什么可惜的呢?等到哪天和平与正义的力量进入了美国的实验室,拿到他们的大量核心机密档案文件,全世界的人就都会知道,美国以及美国背后的那群统治者,干过的那些反人类的东西,足够让他们死一百回都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