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共为您搜索到195篇文章
  • 黄星清:匪夷所思的进攻—元丰宋夏战争

    黄星清:匪夷所思的进攻—元丰宋夏战争

    今天的美国正在台湾、香港、南海、东南亚对中国采取盲目进攻的战略,我看其结果也不会比神宗发动的元丰宋夏战争好到哪里去,只怕会越陷越深,最终一败涂地。但与西夏不同的是,中国不会被这场历史大变局拖垮,因为我们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以及雄厚的产业基础。而中国要做的就是固本修身,发展自己;保持战略勇气和定力,绝不四面出击;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这样就完全可以在“纵敌深入”中立于不败之地。

  •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 田辰山|被导演者的宣言:要么自杀,要么自我解放

    田辰山|被导演者的宣言:要么自杀,要么自我解放

    必须结束人间的动乱、战乱!必须结束对自然剥夺,必须结束一切摧毁人类作为整个一个大生命过程的生态环境的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竞争游戏!必须立刻向它叫“停”!全世界的人们,首先是被欺凌、压榨的,都要醒过来,从这场被导演的噩梦中警醒。要团结起来,不要再被人导演!不要再接受被一小撮导演者分配给我们为他们资本服务的角色、用小线拉着我们人人跟随他们的腔调唱木偶戏!全世界的我们,人人都不要跟这个集团玩了!

  • 孙锡良:何时能刹住屏蔽“毛主席”的歪风?

    孙锡良:何时能刹住屏蔽“毛主席”的歪风?

    也许,部分演艺工作者并非主观故意,他们被某些公知洗脑洗得很彻底,“谎言讲一千次就成了真理”在他们身上表现得很有普遍性,诸多对毛主席的造谣,在他们心中已经固化为“真事”,因而也就跟着删除“毛主席”。这是多年来教育的失败和公共意识引导的失败。意识分裂是社会脆裂的前兆,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堤坝从底层垮塌了,5G,航母,大飞机,大核弹,全都是废物,没有什么能挡得住精神溃堤的缺口,投降,跪舔,卖国,从来都不需要理由,只要能苟且。

  • 李慎明:重点做好国内改革、发展和稳定工作

    李慎明:重点做好国内改革、发展和稳定工作

    我国仍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面临的国际形势日趋错综复杂,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从问题导向出发,目前国内最为重要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切实加强党的政治建设,二是切实加强党的理论建设,三是牢牢把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四是切实抓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五是切实做好必要的军事斗争准备。这些问题真正要上升到顶层思维,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党的领导。

  • 警惕:灭国超限闪击战在行动!

    警惕:灭国超限闪击战在行动!

    社会文明保障链的任何一环掉链子都足以毁灭社会。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任何一环都不放过,多年来就这样对中国社会文明保障链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无孔不入地、无休止地打击摧毁,其疯狂程度连其他已经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打跨自己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都望尘莫及——当年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煽动教唆动乱的时候也不见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叫嚷“劣等民族劣等人”、“劣等文化劣等文明”、“爱国贼”、“带路党”、“三百年殖民地”之类,可见这些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至少没从一开始就把灭亡自己的国家、淘汰自己的民族作为奋斗目标。而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从一开始就肆无忌惮地叫嚷这一切,足以证明他们的“普世价值”、“人权人性”是假,里应外合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灭亡中国、灭绝中华民族是真。中国人跟他们的关系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跟他们的较量是一场生死较量。

  •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普世价值”肇始于对价值共识和价值理想的追问,凭借西方大国的话语垄断,逐渐演变为一种极具虚伪性、迷惑性和反科学性的错误思潮。在深陷价值多元化困境的时代,“普世价值”以“全人类共同价值”自居,将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包装成超越物质基础和社会历史的永恒价值,其本质是充当西方发达国家强制推行资本主义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意识形态工具,企图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认同、文化认同和制度认同。因此,在厘清“普世价值”思潮的兴起背景、理论特质、政治实质、真实意图的基础上,认清“普世价值”的理论谬误和话语陷阱,找到应对“普世价值”思潮的现实途径,仍然是当前意识形态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我们只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以“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作为试金石,才能真正做到“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在这个标准下,才不至于像某些核心领域的党员干部那样,把某些新自由主义公知旨再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当作“开明知识分子”们善意的批评,而把马克思主义学者和人民大众对某些涉及民生的具体政策的建设性批评看成反改革。毫无疑问,习总书记关于“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的讲话,为我们进行意识形态的斗争划清了敌我友的界限,指明了方向。

  •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颜色革命”是西方国家意识形态斗争的长期战略。在国家层面,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和民主战略输出仍在继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将长期存在;在传媒层面,西方媒体的政治功能愈发凸显,新兴与传统媒体在“颜色革命”中扮演的角色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在社会层面,西方非政府组织参与和政府支持双管齐下,非政府组织的渗透和干预随处可见;在宗教层面,西方国家利用宗教因素进行隐形干涉,形成了巨大影响力。西方国家的“颜色革命”从未停止,我们要提高警惕,做好防范和抵御西方“颜色革命”的长期准备。

  •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离不开政治工作作保障,意识形态是我党政治工作极端重要的一环,如果我们不用毛泽东思想占领意识形态阵地,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文化必然会去占领。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党动手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指示,党和政府主流媒体网站就应立场坚定、理直气壮地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伟大斗争。否则,只能事与愿违,走向反面。我们应该放声高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而不是泣声吟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就必须旗帜鲜明、勇于斗争!

  •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打的是信息战争与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同价值观与发展模式的激烈较量。为此,俄军也十分注重加强“软实力”建设,把牢牢捍卫视之为国体基石的俄传统精神道德价值观,作为抵御“颜色革命”思想冲击的主要手段。

  •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重视新闻舆论工作、重视意识形态建设一向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你不占领,敌对势力就会占领。香港我们虽然实现了驻军,掌握住了枪杆子,但是却丢掉了笔杆子,这也是香港今日之乱的原因之一。我觉得目前必须清算反动媒体,同时国家队必须要光明正大地入场,夺回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

  •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

    餐饮界有个流行说法:18岁之前爱吃啥,这辈子就爱吃啥。精神文化消费的逻辑,大约也是如此吧。50、60后们从小受的教育是热爱领袖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所以他们会满怀深情地唱“党啊,亲爱的妈妈”,绝大多数人成年后,三观基本没有变。90、00后们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正是欧美大片充斥影院,戏说歪解历史和娱乐性影视剧受热捧的年代,而红色文化作品不仅数量很少,流行度更是低得可怜,这些年轻人几乎没有“吃”过多少正能量的精神食粮。在如此这般的文化环境熏染下,这一代年轻人的三观有着被转基因的危险,对此我们绝不可以视而不见或麻木不仁,不能忘记毛主席当年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忧思。

  • 胡新民:《大道之行》 警钟长鸣

    胡新民:《大道之行》 警钟长鸣

    《大道之行》写道:“中共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产生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的著作因而成为中共党员阅读最多的经典文本。由于改革开放破除‘教条主义’的需要,中共强调‘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强调理论的‘可实证性’。而对理论本身的历史延续性和统一性的关注有所降低,这当然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教条主义对创新的干扰。但如果对经典与新的实践之间的关系不加解释,不回答干部群众提出的‘我们身在何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的问题意识形态与干部的实践之间‘两张皮’的问题就会日益突出,干部的政治标准也会趋于模糊,历史虚无主义和机会主义就会流行起来。”

  • 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输出的新变化及我们的应对

    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输出的新变化及我们的应对

    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更新及其广泛应用,并没有改变意识形态的本质以及国家间意识形态的角力,反而使得网络空间的意识形态博弈变得更加隐蔽和激烈。中美大国关系的建构并未削减美国对中国的敌意和遏制,美国反而凭借其技术、资本、信息、话语等优势正在对中国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战略攻势。甚至有美国官员毫不隐讳地提出,“决定美国资本命运和前途的是意识形态,而不是武装力量”,“社会主义国家投入西方怀抱,将从互联网开始”。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以及“印太战略”与对华网络意识形态攻势如出一辙。为此,警惕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的新发展,不仅是建构和维护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安全的前提和基础,更是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关键。

  • 树立底线思维,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树立底线思维,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思想教育工作者要善于抓住事物的根本,阐扬彻底的理论。具体而言,要以美国等西方国家助推“颜色革命”的阴谋动机和真实意图教育青年人,用“颜色革命”在多国引发的政治悲剧、国家悲剧警示青年人,用“颜色革命”在多国理论上实践上的破产说服青年人,用“颜色革命”中多国青年人的不幸遭遇感染青年人,促使青年人形成正确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真正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颜色革命”划清界限,不断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始终保持政治定力和政治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