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共为您搜索到224篇文章
  • 王玉涛:从英国记者经历看如何掌握世界舆论话语权

    王玉涛:从英国记者经历看如何掌握世界舆论话语权

    欧美精英利用其强大的媒体力量,竭力丑化中国及不屈服于其压力的发展中国家,将这些国家塑造成“异类”,贴上“落后”“野蛮”“邪恶”的标签,在全世界进行长年累月、千篇一律的灌输和洗脑,塑造各国民众对这些国家的虚假认知、错误观念,引发误解、误会,进而形成对立、对抗情绪。此时,欧美精英见时机成熟,大肆煽风点火,笼络人心,为攻击发展中国家制造民意基础。

  • 侯惠勤:辨明错误哲学倾向,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

    侯惠勤:辨明错误哲学倾向,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

    我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上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形成了与西方国家各有千秋的现代国家制度及治理体系,开始显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社会主义实现了从理想或运动,向道路、思想、制度和文化有机统一的社会形态的飞跃。进入新时代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是建立在独特的国家和社会制度基础上的国家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模式,它向世界昭示了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代的生机活力。

  • 王达:美国对华意识形态遏制升级的实质

    王达:美国对华意识形态遏制升级的实质

    独具美国特色的理想主义意识形态输出是贯穿美国对华战略演进的逻辑主线。在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约束下,意识形态输出成为美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性工具。作为“全政府”对华竞争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意识形态遏制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华极限施压的重要手段,呈现出由点到面、由民间到官方、由保守派智库发声到国会立法和政府首脑表态施压等不断升级的态势。中美之争在深层次上是制度之争,在这一过程中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至关重要。中国应从中美长期角力的大局出发,秉持坚守领土主权底线、自主自决人权内政、法律是宗教自由的底线等原则,坚持“四个自信”,深化对外开放新格局,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反制和回击美国的意识形态遏制。

  • 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思考与探索

    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思考与探索

    毛泽东在新中国社会主义的道路探索、制度设计、理论创新以及意识形态建设等方面都作出过极其重要的历史性贡献。他创造性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的基本原则和根本方向,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本质内涵、指导思想、根本目标、基本性质及实现路径等,推动实现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国化的第一次理论飞跃,进而为建设科学完备的国家意识形态体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王岩: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意识形态批判

    王岩: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意识形态批判

    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与马克思主义新闻自由观有着本质的不同,它是改革开放进程中西方新自由主义新闻观的理论逻辑与中国媒体市场化改革的实践逻辑相互耦合的结果,其兴起和发展已经成为国内重要的思想文化现象乃至社会政治现象。然而,囿于其独到的产生环境以及其自身理论根基的依附性、价值理念的迷惑性和受众群体的广泛性,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日益凸显出浓厚且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科学揭示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实质,透视其反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本质,探索对之进行批判和引领的有效路径,对于净化新时代我国的新闻舆论生态和维护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安全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 云莉: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传播的路径研究

    云莉: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传播的路径研究

    新自由主义是欧美发达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其传播同时是一个西方主流意识形态不断对外扩张的过程。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导致了单边主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盛行,贫富分化、政党极化斗争等现象加剧。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是一批带有明显新自由主义倾向的思想家、经济学家、智库以及“意识形态企业家”等长期共同推动的结果,其传播路径可概括为三个层面:依托政治强权支撑的经济手段来渗透新自由主义理念,借助智库研究平台形成具有影响力的新自由主义传播网络,构建强势话语体系宣传新自由主义。

  • 革命文化认同的逻辑、挑战及其推进路径

    革命文化认同的逻辑、挑战及其推进路径

    革命文化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的特殊历史形态,是新民主主义文化谱系中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推进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有着重要作用。增进革命文化认同能够为坚定文化自信提供精神支撑,为保护文化安全筑起“防火墙”,是推进执政党自我革命的底气所在。当前,革命文化面临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内源性”挑战和历史虚无主义的“解构性”危险。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方位下,要不断增进革命文化认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观、自觉抵制历史虚无主义侵蚀、掌握和提升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民幸福团结凝聚共同的思想基础。

  • 宋月红: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宋月红: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也越来越需要中国。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是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坚持、运用和发展。在党关于新中国的国家理论中,党的建设的经验与规律,不仅是党自身思想理论的基础,而且是党领导国家建设和发展的思想理论源泉,是党关于新中国国家理论的核心内涵与精神实质,而这一理论的丰富和发展,离不开党科学总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基本规律和世界各国政党治国理政的有益经验。关于当代中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关于新中国的国家理论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植根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世界各国发展道路不同,党关于新中国国家理论启示:道路决定命运,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民族能够照搬别国道路实现发展,也没有一种一成不变的道路可以引导所有国家、民族实现发展,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必须走符合本国国情的道路,才有可能走向成功。 

  • 曾经的崇美少年:今天,美国宣告死亡

    曾经的崇美少年:今天,美国宣告死亡

    美国梦,犹如我们年少时相信的童话,相信这个世界一切美好的事物。正义、勇敢、忠诚、善良、富饶、自由。然而童话,毕竟是不存在的。世间多少事,假自由之名而行之,世界多少罪恶,被正义之名所掩盖。那些向往美国的公知们曾经告诉我们:一个国家是否有希望,看他如何对待底层的人民,以及如何对待英雄。是的,今天我看到了。

  •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仁尼琴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仁尼琴

    那个什么诺奖,无论和平奖还是文学奖,都是西方意识形态的表达,对中国算不得什么东西。把这样一个受到西方嘉勉的作家拿出来教导中国读者,恐怕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把某些作家与索尔仁尼琴相提并论,以借此提高他们的身价。其实这种恶意炒作不仅可悲,而且可耻,不管索尔仁尼琴政治上怎样,有多少问题和不足,但他的文字还有诸多可取之处。而我们的某些作家那些被炒作的文字几乎谈不上什么文学的。每一个今天的读者,相信都有自己的辨别力。

  • “大疫”当前需要警惕西方意识形态偏见的“病毒”

    “大疫”当前需要警惕西方意识形态偏见的“病毒”

    不可否认,疫情肯定会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带来一定的影响。正因为如此,中国经济发展需要与西方展开尽可能广泛的合作,中国经济才会发展更好,“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现在来看,中国全面恢复生产的步伐可能会比西方普遍所预料的要更快。如果任其西方意识形态偏见像病毒一样流行,长期扭曲对中国的正确全面认识,更可能威胁和危及的是西方自身经济的安全,而这种威胁是不能借助口罩或护目镜来保护的。

  • 打好摆脱社会主义“文化贫困”的持久战

    打好摆脱社会主义“文化贫困”的持久战

    十月革命后俄国面临着突出的“文化贫困”问题,严重影响了社会主义建设,危及社会主义的前途。这些问题可以分为工具性的文化问题和意识形态性的文化问题。前者是最迫切的,但是相对容易解决;后者则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的特点,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列宁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分析了俄国当时存在的文化问题,对摆脱社会主义“文化贫困”进行了理论探索,并提出了许多实际措施,其思考集中体现在他最后口述的书信和文章(即“政治遗嘱”)中。回顾这些思考,有助于我们在新时代增强文化自觉,走向文化自强,筑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之基。

  • 以雷锋精神整合软实力,掌握舆论主导权

    以雷锋精神整合软实力,掌握舆论主导权

    这次防疫抗疫的人民战争,工农兵学商,守土保家,皆为战士,再现了雷锋精神的精髓: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助人为乐、知恩图报。我们还须进一步发掘与宏扬雷锋精神中艰苦朴素、爱憎分明、崇文尚武的民族特质,这就是中国软实力,不可一役绝尘,以对治普世主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消费主义,对治软男娘炮、媚外奢靡、恬文蔑武之风,成为最让敌人怕的民气国风,成为蔚为壮观的中国精神、中国力量、中国气象。

  • 陈先义:某些文人,看你屁股是不是已经坐偏了?

    陈先义:某些文人,看你屁股是不是已经坐偏了?

    但是,我们这些年,对意识形态确实有个管理的问题。中国大地不乏信谣言、传谣言和造谣言的土壤,你写个英雄人物,不会形成热点,但你要写个耸人听闻的虚假的东西,类似人咬狗之类。那就会赢得不少粉丝。所以,不信谣、不传谣,不相信那些打着作家名人旗号忽悠大众的人的骗,我们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就在当下,依然还有人不断传播上边说到的那些内容,提高我们每一个人的鉴别力,任重道远。

  • 尹海洁: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反马克思主义本质辨析

    尹海洁: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反马克思主义本质辨析

    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者们把“有机马克思主义”引入中国。有机马克思主义通过宣扬马克思主义不适合当代社会、污蔑马克思主义空洞无物、假借中国学者之口说马克思主义过于简单化的方法来贬低马克思主义;通过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还原论,宣扬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曲解马克思宗教观来歪曲马克思主义;用历史决定论、现代性来否定马克思主义,无端地给马克思主义贴上“教条的马克思主义”“工业化马克思主义”等标签。有机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目的是谋求用过程神学来取代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的意识形态。

  • 唐爱军:意识形态领导权与中国道路话语权

    唐爱军:意识形态领导权与中国道路话语权

    意识形态领导权是一个极其重大的理论和实践命题。从学理角度理解意识形态领导权,不能囿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等学术资源,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揭示出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国家权力”属性、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方式方法的基本特点等基本逻辑。我们要不断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在推进意识形态建设、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等方面的宝贵历史经验,在新时代意识形态建设过程中,要继续坚持领导力、创造力、吸引力、引领力和斗争力等基本原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我们要把握意识形态斗争的基本态势,着眼于围绕中国道路展开的各种话语争夺,积极主动构建中国话语体系,牢牢把握解读中国道路的国际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