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共为您搜索到189篇文章
  •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普世价值”肇始于对价值共识和价值理想的追问,凭借西方大国的话语垄断,逐渐演变为一种极具虚伪性、迷惑性和反科学性的错误思潮。在深陷价值多元化困境的时代,“普世价值”以“全人类共同价值”自居,将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包装成超越物质基础和社会历史的永恒价值,其本质是充当西方发达国家强制推行资本主义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意识形态工具,企图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认同、文化认同和制度认同。因此,在厘清“普世价值”思潮的兴起背景、理论特质、政治实质、真实意图的基础上,认清“普世价值”的理论谬误和话语陷阱,找到应对“普世价值”思潮的现实途径,仍然是当前意识形态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我们只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以“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作为试金石,才能真正做到“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在这个标准下,才不至于像某些核心领域的党员干部那样,把某些新自由主义公知旨再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当作“开明知识分子”们善意的批评,而把马克思主义学者和人民大众对某些涉及民生的具体政策的建设性批评看成反改革。毫无疑问,习总书记关于“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的讲话,为我们进行意识形态的斗争划清了敌我友的界限,指明了方向。

  •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颜色革命”是西方国家意识形态斗争的长期战略。在国家层面,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和民主战略输出仍在继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将长期存在;在传媒层面,西方媒体的政治功能愈发凸显,新兴与传统媒体在“颜色革命”中扮演的角色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在社会层面,西方非政府组织参与和政府支持双管齐下,非政府组织的渗透和干预随处可见;在宗教层面,西方国家利用宗教因素进行隐形干涉,形成了巨大影响力。西方国家的“颜色革命”从未停止,我们要提高警惕,做好防范和抵御西方“颜色革命”的长期准备。

  •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离不开政治工作作保障,意识形态是我党政治工作极端重要的一环,如果我们不用毛泽东思想占领意识形态阵地,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文化必然会去占领。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党动手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指示,党和政府主流媒体网站就应立场坚定、理直气壮地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伟大斗争。否则,只能事与愿违,走向反面。我们应该放声高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而不是泣声吟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就必须旗帜鲜明、勇于斗争!

  •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打的是信息战争与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同价值观与发展模式的激烈较量。为此,俄军也十分注重加强“软实力”建设,把牢牢捍卫视之为国体基石的俄传统精神道德价值观,作为抵御“颜色革命”思想冲击的主要手段。

  •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重视新闻舆论工作、重视意识形态建设一向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你不占领,敌对势力就会占领。香港我们虽然实现了驻军,掌握住了枪杆子,但是却丢掉了笔杆子,这也是香港今日之乱的原因之一。我觉得目前必须清算反动媒体,同时国家队必须要光明正大地入场,夺回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

  •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

    餐饮界有个流行说法:18岁之前爱吃啥,这辈子就爱吃啥。精神文化消费的逻辑,大约也是如此吧。50、60后们从小受的教育是热爱领袖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所以他们会满怀深情地唱“党啊,亲爱的妈妈”,绝大多数人成年后,三观基本没有变。90、00后们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正是欧美大片充斥影院,戏说歪解历史和娱乐性影视剧受热捧的年代,而红色文化作品不仅数量很少,流行度更是低得可怜,这些年轻人几乎没有“吃”过多少正能量的精神食粮。在如此这般的文化环境熏染下,这一代年轻人的三观有着被转基因的危险,对此我们绝不可以视而不见或麻木不仁,不能忘记毛主席当年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忧思。

  • 胡新民:《大道之行》 警钟长鸣

    胡新民:《大道之行》 警钟长鸣

    《大道之行》写道:“中共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产生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的著作因而成为中共党员阅读最多的经典文本。由于改革开放破除‘教条主义’的需要,中共强调‘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强调理论的‘可实证性’。而对理论本身的历史延续性和统一性的关注有所降低,这当然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教条主义对创新的干扰。但如果对经典与新的实践之间的关系不加解释,不回答干部群众提出的‘我们身在何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的问题意识形态与干部的实践之间‘两张皮’的问题就会日益突出,干部的政治标准也会趋于模糊,历史虚无主义和机会主义就会流行起来。”

  • 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输出的新变化及我们的应对

    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输出的新变化及我们的应对

    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更新及其广泛应用,并没有改变意识形态的本质以及国家间意识形态的角力,反而使得网络空间的意识形态博弈变得更加隐蔽和激烈。中美大国关系的建构并未削减美国对中国的敌意和遏制,美国反而凭借其技术、资本、信息、话语等优势正在对中国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战略攻势。甚至有美国官员毫不隐讳地提出,“决定美国资本命运和前途的是意识形态,而不是武装力量”,“社会主义国家投入西方怀抱,将从互联网开始”。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以及“印太战略”与对华网络意识形态攻势如出一辙。为此,警惕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的新发展,不仅是建构和维护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安全的前提和基础,更是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关键。

  • 树立底线思维,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树立底线思维,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思想教育工作者要善于抓住事物的根本,阐扬彻底的理论。具体而言,要以美国等西方国家助推“颜色革命”的阴谋动机和真实意图教育青年人,用“颜色革命”在多国引发的政治悲剧、国家悲剧警示青年人,用“颜色革命”在多国理论上实践上的破产说服青年人,用“颜色革命”中多国青年人的不幸遭遇感染青年人,促使青年人形成正确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真正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颜色革命”划清界限,不断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始终保持政治定力和政治清醒。

  • 刘恩东:跨国公司与美国民主输出

    刘恩东:跨国公司与美国民主输出

    美国跨国公司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也成为全球政治的重要行为体,是美国借民主输出谋求全球霸权战略、主导世界秩序、维持和巩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推动美国意识形态国际化、促使社会主义和平演变的重要参与者、推动者、新载体和重要工具。冷战后跨国公司在美国对华民主输出战略中的地位与作用日益凸显,在输出民主中的角色从自为逐渐走向自觉,出现了鼓吹互联网自由等新动向,但其对华民主输出具有虚伪性、有限性和复杂性,我们应在正确评析其作用的基础上,做好抵御意识形态渗透工作。

  • 从香港的动乱看坚守大学意识形态阵地的重要性

    从香港的动乱看坚守大学意识形态阵地的重要性

    这是从总体上说的,由于那些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的人只是暂时蛰伏,国际国内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纷纷出笼,他们常用的的手法就是利用一些的确存在的社会问题和民众的不满情绪,煽风点火,继续忽悠民众把矛头对准体制。有一些虽然有正义感但是缺乏辨别能力的人还居然与他们的某些说法产生共鸣,希望有些学生出来闹一闹。这种情况与香港这次参与示威的人数达到一定规模具有一定的共同之处。而这次香港发生的动乱和暴乱,对于某些港人和一些中国内地的民众是很好的反面教材,让他们看清楚,如果听信一小撮人的鬼话,会给国家、给社会、给家庭、给本人带来什么。尤其是给各级教育部门和高校的管理者敲响了警钟,大学的意识形态阵地绝不能失守,如果谁放任敌对势力利用高校搞乱中国,破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谁就会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 这里也有赛义夫

    这里也有赛义夫

    中国是不是也有赛义夫这样的人,可以肯定地说,也是有的。他们利用各种机会与传媒,在诬蔑我们的祖国和我们的党。他们用词非常恶毒。他们把西方世界说得跟花儿一样,把我们自己的祖国说得跟污秽的泥坑一样。如果他们真的得势,中国也会分裂,中国的老百姓也会遭殃,也会倒霉。可以更肯定地说,中国人民的境遇,比起当年的俄罗斯人民来说,不知要悲惨多少倍。现在,中国的赛义夫式的人物似乎不太得意。但不能大意,如果遇到适合的气候,他们一定会跳出来要闹事的。对此,我们一定不能松懈,不能放松任何警惕。

  • 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面临的形势、问题及应对

    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面临的形势、问题及应对

    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高校的教育工作者承担着党和人民所赋予的神圣职责,责任重于泰山。对于高校干部和教师而言,这一责任要压实压严,一旦出现意识形态失控、失范问题,就应当受到严格、严肃的政治处理。但截至目前,许多高校还没有完全形成意识形态追责问责制度,一旦出现问题,往往将其作为学术不端或一般性的失职、渎职来处理,没有充分意识到此类事件对广大师生思想产生的严重冲击,对我国政治安全的极大危害。

  • 中国的电影市场不需要美国价值观改造的《上气》

    中国的电影市场不需要美国价值观改造的《上气》

    操心美国的科技、军事、经济的同时,更要操心美国的宣传——操心好莱坞的文化输出。小孩子看几遍漫威,就会觉得,哦,美国队长真善良,黑豹杀死弟弟是除恶务尽,娜塔莎的前半生好悲惨,苏联真可怕,上气有一个邪恶的中国爸爸好可怜。9102年了,在好莱坞电影中,华人明星几乎只能演反派和配角,甚至要找韩国人、日本人来演中国人,他们无一例外单眼皮、小眼睛、宽下巴、化着鬼画符的妆容,说着中国人都听不懂的“中文”。这就叫“迎合中国市场”!

  • 特别通知:“第二届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形态重要论述论坛暨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研讨会”开始征文了

    特别通知:“第二届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形态重要论述论坛暨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研讨会”开始征文了

    为了进一步深入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的思想理论体系,深入研究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的主要经验和基本规律,总结新时代党的意识形态建设的最新成果,探讨当前国内外意识形态发展的新态势,提升意识形态领域风险防范及化解能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文化安全与建设研究会、河北师范大学主办,河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的“第二届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形态重要论述论坛暨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研讨会”拟于2019年10月12日至13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举办,论坛采取以文参会的方式,欢迎全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积极投稿参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