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共为您搜索到50篇文章
  • 卢克文: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成为毁灭苏联的希望的

    卢克文: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成为毁灭苏联的希望的

    安德罗波夫为戈尔巴乔夫操碎了心,但他跟戈尔巴乔夫并没有利益往来,他是真心觉得国家需要实干型的年轻人才,而政治局里的老人太多,国家顶层需要新鲜血液,他一直觉得,戈尔巴乔夫是国家的希望。安德罗波夫先生,戈尔巴乔夫后来确实成为了国家的希望,不过是毁灭的希望,而不是革新的希望。

  • 戈尔巴乔夫是怎样在西方的扶植下登上权力顶峰的?

    戈尔巴乔夫是怎样在西方的扶植下登上权力顶峰的?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出版的《间谍艺术》一书中,艾伦·杜勒斯承认:“西方情报机构密切关注着这些人物的出现,而且,对各个级别的共产党员,从最高层到基层,认真建立档案卷宗,详细记录他们的活动和讲话,个人和社会生活的有关情况。”但中央情报局未必搜集党组织和党委书记们的情报,也许,在苏联社会发挥特殊作用的党组织例外。比如,苏共中央委员会机关的党组织,或苏联克格勃。区委和市委一级,如果不是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其他大城市,中央情报局未必感兴趣。但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所有共和国、边疆区和州的首府均在美国特工机构关注的视野之内。在这种情况下,戈尔巴乔夫的姓名出现在中央情报局人物资料卡片的时间,不会晚于1968年,当时他任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党委第二书记。在人物资料卡片中输入其党务活动、公开讲话、“个人和社会生活”资料的时间,也不会晚于这一时段。

  • 苏联元帅:戈氏早就背叛了苏联,后悔军队未能制止

    苏联元帅:戈氏早就背叛了苏联,后悔军队未能制止

    在最高苏维埃有一个所谓的跨地区民主议员团,由尤·阿法纳西耶夫、加夫里尔·波波夫等人领导。他们经常为美国人推车拉磨,而戈尔巴乔夫在当总书记之前就出卖了苏联。他曾拜会撒切尔首相,前往加拿大与苏联驻加大使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会面。后者是一个毫不遮掩的反苏分子。后来戈尔巴乔夫总是单独地“策反”每个人,但人多时从不谈。苏联农业部部长瓦·卡·梅夏茨告诉我,戈尔巴乔夫一次召见他,不停地讲,在加拿大生活有多好,而我们在社会主义制度里受苦……

  • 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最后一位苏军元帅生前的诉说

    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最后一位苏军元帅生前的诉说

    当所谓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开始行动之后,格拉乔夫打电话给我,向我报告说,叶利钦要求他派兵保护“白宫”。我告诉他:“请吧,从图拉派106空降兵师一个营到白宫附近。”这个师的师长是列别德,虽然他那时候已经是伞兵部队副司令,是格拉乔夫的副手。空降兵营到了。但是那里都喝醉了。给军人灌酒了。列别德走向叶利钦,报告说,他是来“执行保护”的。总体说来,实际上是叶利钦把他们俩(格拉乔夫、列别德)都策反了。唉,随他们去吧!不想再多提……

  • 普京评价戈尔巴乔夫:他是历史上最大罪犯!

    普京评价戈尔巴乔夫:他是历史上最大罪犯!

    苏联内部其实早已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借助苏联职务,在解体前就开始大肆捞取利益,把苏联的一些国家资产占为己有。苏联一旦解体,很多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及苏共、俄共领导人都纷纷脱党,不难发现,谁脱党最激烈,谁就可能占有大部分利益的人,他们为了保存利益,当然盼望苏联解体。随后,俄罗斯实施的“休克疗法”,以及新卢布货币实施,那些未脱党的苏共成员,特别是普通党员,沦为了受歧视的人群,甚至很多人都因为无法工作,而没有收入,导致生活艰难。

  • 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难辞其咎

    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难辞其咎

    乔治·凯南在为《外交事务》撰写的文章中,谈到了苏联体系的潜在弱点以及“迅速变革”的可能性。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苏联体系被逐渐腐蚀。但是,如果戈尔巴乔夫没有发动激进的改革,并引起了强烈反对,苏联不该如此短命。正是戈尔巴乔夫触发了苏联解体的进程。在西方,戈尔巴乔夫是一个英雄,他不仅解散了苏联,而且结束了冷战。对于俄罗斯来说,他的经济改革以及对苏共的破坏使国家陷入混乱,他对西方的屈从给民族带来了耻辱。不过,苏联的崩溃发生得很快,没有大规模的流血事件:苏联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经历长期暴力冲突而解体的大国。

  • 周关: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把苏联引上私有化方向的?

    周关: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把苏联引上私有化方向的?

    前苏联、东欧国家通过人道的民主社会主义改革,用私有制代替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实现了资本主义复辟。苏联人民七十多年流血牺牲艰苦奋斗换来的建设成果毁于一旦,从而导致生产大幅度下降,严重的两极分化,人民生活不断恶化。历史是一面镜子。认真总结前苏联怎样往私有化发展的经验教训,将会使我们更加坚定地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叶利钦通过电视向全国表示,“休克疗法”过后,到1992年秋天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有好转。然而事与愿违。两周后物价上涨幅度便超过了10倍,黑市的价格还要高出许多。在一次电视直播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拿出一根香肠,提问主管经济的副总理盖达尔是否能说出香肠的价钱。盖达尔对着电视机镜头回答:1公斤香肠市场价是9—10卢布。当时舆论哗然。实际上,当时香肠的市场价已是90卢布/千克。

  • 苏联解体27年中戈尔巴乔夫100次再就业

    苏联解体27年中戈尔巴乔夫100次再就业

    搞了那么多年政治工作,最先想到的还是重走老路,把被叶利钦攫取的权力再抢回来。所以从1993年开始,蛰伏了两年的戈尔巴乔夫就已经在准备重回政坛了。1996年的大选,是他的一个重大机遇。由于当时叶利钦使用休克疗法,让俄罗斯本就薄弱的经济底子再次陷入困境,而他的主要对手久加诺夫又是不怎么讨喜的苏共代表,民众对这两位候选人的印象都不佳。这给了戈尔巴乔夫以强大的信心,可能再次重出江湖。

  •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1987年,戈尔巴乔夫所著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在苏联和美国同时出版。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倡导“革命性的思维方式”,倡导以所谓全人类的价值代替“阶级观点”。戈尔巴乔夫一方面鼓吹“文明社会价值”和“核时代的文明”,一方面单方面主动对西方让步,这为他在西方赢得了奖赏,也从根本上颠覆了苏联舆论对外部世界的看法。戈尔巴乔夫“良好愿望”最后没能换来西方真正的回应,但他那些国际关系“新思维”的主张却有效解除了苏共思想武装,使西方轻而易举地打赢了多年的攻心战,赢得了冷战。

  • 李慎明:苏联放弃政治安全防线的悲剧

    李慎明:苏联放弃政治安全防线的悲剧

    尔巴乔夫等苏共领导人一方面拱手让出思想舆论阵地,另一方面又将一些全国性报刊和苏共中央级出版社变成传播自己背叛思想的工具。例如,为配合“公开性”运动而出版的《苏联其产党中央委员会通报》,由戈尔巴乔夫亲自出任主编。就是这样一个重要刊物,却有意回避现实生活问题,热衷于揭发斯大林问题,诋毁和“反思”苏联历史的文章有时占据三分之二的篇幅。于是,苏共党内自上而下借放开舆论之际,彻底打开思想大门,而苏联中央一级的报刊在其中起了先锋带头作用。

  • 苏联解体的秘密,藏在5盒鲱鱼罐头里

    苏联解体的秘密,藏在5盒鲱鱼罐头里

    这位特工调查之下才发现,这些伪装成鲱鱼罐头的鱼子酱罐头,是苏联官员们贪污的法宝。当时,苏联有专门针对官员的特供商店,里面有各种顶级的鱼子酱、好烟、好酒,琳琅满目,而且价格还便宜。这些官员吃腻了顶级鱼子酱,想要卖鱼子酱赚钱,他们就私下搞了个工厂,把特供商店的鱼子酱装进罐头,外面贴上“鲱鱼罐头”的商标,按廉价罐头的价格交关税。等罐头出口到了国外后,他们再把“鱼子酱”的标签换回来,赚其中的差价赚钱。而与此同时,苏联的老百姓们却总是拿着钱,对着超市空空的货架感叹,想吃而不得。这波操作是教科书一般的中饱私囊。

  • 苏联最后的克格勃掌门,为何没阻止苏联解体?

    苏联最后的克格勃掌门,为何没阻止苏联解体?

    克留奇科夫是一个很有苏联情结的人,甚至有人说他是斯拉夫人情结很重的人。普京此时让这个曾犯有“叛国罪”的人出现在他的就职典礼,无外乎向世人表达普京的一个目标,那就是俄罗斯要新崛起,一些苏联的东西还要保留。再一个目的,就是向世界表达,他尊重每一个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克留奇科夫即使在“8.19事件”派人行动,也不可能挽回苏联解体的命运,因为苏联军队没有作为,还有部分军队已经忠于叶利钦,克格勃人员即使行动,也不可能成功,因此,克留奇科夫在苏联“8.19事件”中,既无奈也是很清醒看到未来的人。克留奇科夫于2007年病逝,但俄罗斯人并没有忘记他。

  • 吴恩远: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反转的启示

    吴恩远: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反转的启示

    多年来我们一直追踪俄罗斯评价斯大林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态度的变化,可以说,刻意歪曲历史,全面否定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搞历史虚无主义,最终就是把思想搞乱了,偌大一个党、一个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我们应该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 戈尔巴乔夫改革后的俄罗斯

    戈尔巴乔夫改革后的俄罗斯

    人民生活状况急剧恶化。储蓄所中的存款迅速贬值,而国家组织和企业工作人员的工资涨幅缓慢,通货膨胀速度明显超过了工资增长速度。列入预算内的职工,首先是幼儿园教师、中学教师、医生都在勉强度日。伴随着私有化过程出现的大量招摇撞骗导致部分私有化的企业被犯罪分子所控制。犯罪团伙可以用非法获得的钱财来购买企业,并通过武力保护自己的“赃物”。

  • 西方在等待他们的“戈尔巴乔夫”?

    西方在等待他们的“戈尔巴乔夫”?

    总体来看,社会主义在美国政治中仍然只会是一个噱头,或许能掀起些许浪花,引发几阵热议,却不可能给美国政治带来什么正经改变。因为这些因素之下,更深层的政治体制和文化机制仍然像钉在美国社会主义幽灵棺材盖上的铁钉一样,锁死了美国政治游戏的自由度。但一个显然的问题是,空前的不满正在欧美聚集,当前的西方体制已经很难消化。分化和分裂正在酝酿对抗和冲突。今天的西方正站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关头,很可能会有一个历史性的人物,带着西方走往一个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