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共为您搜索到297篇文章
  • 分裂委内瑞拉的是美主导的经济战争,而非社会主义

    分裂委内瑞拉的是美主导的经济战争,而非社会主义

    最近的一些政治暗杀正在加剧这种气氛。委内瑞拉与美国结盟的哥伦比亚政府边界的紧张局势继续存在。社会主义积极分子的坚实基础是不会让革命被推翻的,也不会让紧张局势继续升级。马杜罗和统一社会主义党的主要任务是团结委内瑞拉,而不是让委内瑞拉升级为内战状态。

  • 日本战毁系列,日本天皇罕见谈话曝光

    日本战毁系列,日本天皇罕见谈话曝光

    根据美国学者谢尔顿·H·哈里斯,考证历史后认为,裕仁天皇,非但很清楚细菌战是什么,他还相信科学是实用工具,也是必要的战争手段,这种手段就包括化学战和细菌战。如此一来你甚至可以判断,当年根本不是东条英机想要建立731部队的。更有可能的历史真相是,深信科学乃实用工具的裕仁天皇,下令让东条英机去建立的731部队为以后打细菌战做准备。但如此惨无人道的731部队,又怎么可能由天皇来建立,于是这罪名就落到了东条英机头上。

  • 我闻到了战争的血腥味——祖国,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闻到了战争的血腥味——祖国,你做好准备了吗?

    在这些怪异现象面前,我们再也不能歌舞升平、醉生梦死了,再也不能浑浑噩噩、麻木不仁了,我们必须高度警醒,充分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敢战方能止战,能战方能止战。本届党中央经过几年的厉兵秣马,已经为我们赢得了一些宝贵的时间,目前,我们必须马上进入战前准备,有备无患,只有我们充分的战争准备才可能嚇阻他们的战争冲动,让他们刹住已经启动的战争车轮。

  • 胡新民:通过“王成”原型之争看抗美援朝

    胡新民:通过“王成”原型之争看抗美援朝

    1994年年末,《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和“王芳”,刘世龙和刘尚娴,手捧着巴金喜爱的玫瑰花和新年贺卡来到巴金的病房时,久卧在床的巴金激动起来,双手不停地向他俩招手致意。刘世龙、刘尚娴分别握住巴金的手,闪着泪花,贴近巴老的耳边深情地说:“我是王成!”“我是王芳!”刘世龙还连连学着电影中王成的话喊道:“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巴金激动得连连点头,而后他缓缓地说:“我在朝鲜看到志愿军英勇作战,很感动。”笔者以为,如果蒋庆泉、洪炉真正想做、或者尊重志愿军中千千万万的王成,就应该向巴金、毛烽、刘世龙、刘尚娴他们学习,而不是到四处寻找新的“蒋庆泉”。

  • 玛丽·卡尔多 | 叙利亚是新型战争观念的试验场

    玛丽·卡尔多 | 叙利亚是新型战争观念的试验场

    在“9•11”事件发生16年之后,当恐怖主义这一现象已变得前所未有地普遍,为何仍在使用军事手段打击恐怖分子?当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马里、索马里以及其他各地的战争令形势雪上加霜时,为何政客还会觉得战争是应对恐怖之道?为何叙利亚或是民主刚果等地的冲突永无休止?为何当显然毫无胜算时,武装团体还要继续作战?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玛丽•卡尔多教授使用“全球安全”一词来指代应对大规模暴力事件的方式,运用对于战争与安全文化的深刻了解,在新书《全球安全文化》中,首次提出了“全球安全文化”的概念,探讨了当前四种典型的全球安全文化类型——地缘政治、新型战争、自由主义和平、反恐战争,以解释为何在全球层面上调整促成安全的方式、令其适应当下的挑战,是如此困难,并对当下的全球安全形势以及作为其基础的文化活动做出了评估,试图找到人类社会与民族国家避免冲突与战争的可能路径。

  • 张文木:关于甲午战争的大历史总结(全文)

    张文木:关于甲午战争的大历史总结(全文)

    历史上注重战略能力的国家,都将国民性塑造问题放当作战略问题来看待。不然就不能解释今天为什么有些人要把《色戒》《霸王别姬》等片子引到中国来,为什么带有中性气质的主角张国荣被捧得这么高?还有把国民性格塑造得很自虐,将青涩男藏在一群少妇里准备为日军“献身”影片《金陵十三钗》以及目前出现的“鸟叔”现象,为什么在银幕和舞台上大行其道,道理很简单,这样的作品和形象符合西方强权的需要,在南方国家,这样男人多了,国家就不能打仗了。侵华战争期间,日本学者杉山平助在《论支那人》文章中将日本对华“笔战”的作用概括为:“军人用刀剑刺支那人,我们文化人就是要用笔把他们的灵魂挖出来。”

  • 毛泽东对待战争与和平的鲜明态度

    毛泽东对待战争与和平的鲜明态度

    毛泽东之所以提出要做好持久斗争的准备,是因为帝国主义的和平是虚伪的和平,帝国主义是打着和平的幌子在准备战争,对此绝不能麻痹大意,要在思想上持久地保持高度警惕。他在1959年10月18日谈到国际形势时指出,整个国际形势在好转,主要是因为西方统治集团对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抱有恐惧,如果说冷战形势有所缓和,那是因为以往的冷战政策对他们不利了,所以才有所改变,才使形势缓和下来。他特别提醒人们,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资产阶级使形势有所缓和是一手,另一手是当缓和对他们不利的时候又挑起紧张局势,而“这就是资产阶级的两面性。他们的‘爱好和平’和我们的爱好和平是不完全一致的”。

  • 李光满:战争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李光满:战争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战争离我们很遥远吗?如果俄罗斯这么想,那么俄罗斯将重蹈前苏联的覆辙而被西方再次解体,如果伊朗这么想,那么今天的伊朗将会重复叙利亚的命运。当前国际形势十分复杂,美国一直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不断向中国发动各种形态的战争,遏制、围剿、打击、掠夺、摧毁中国,一直是美国等西方势力的战略目标,战争从未离我们远去,战争不仅是军人的事,也是我们每个国民的事,热爱祖国,建设国家,丢掉幻想,提高警惕,不怕牺牲,恢复强悍精神,保持战争意志,随时准备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为祖国和人民而战不仅是每个军人的神圣使命,也是每个国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 不能掉以轻心,美国还有可能发动更大规模金融战

    不能掉以轻心,美国还有可能发动更大规模金融战

    因为美国有美元这个世界货币,又实际掌握了全球主要货币结算体系的控制权,所以金融制裁事实上成为美国最具杀伤力的制裁措施和非军事战争手段。现在的问题只是美国会不会用,什么时候会用?对美国来说,是否发动金融战,理由从来就不是问题,用一袋洗衣粉就可以冒充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当作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借口。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支持的白头盔组织,多次采用摆拍的方式,伪造叙利亚政府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造成平民伤亡的“现场”。即便是没有借口又如何,美国制裁华为,可曾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美国是否发动金融战,取决于美国对代价与收益的计算和评估。只要收益大于代价,发动金融战就不是问题。如果收益远远大于损失,那么金融战随时都有可能发动。

  •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所谓的“伊朗危机”将没有尽头,也将没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兰反美政权存在一天,美国就一天也不会放弃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战胜一切危机,正如伊朗总统所说,“抵抗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经常见诸于外交和舆论媒体的所谓通过谈判来解决,不过是无聊的扯淡而已。

  •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阿富汗是一个帝国坟场,但也可以是一个“中亚的瑞士”,任何想征服这一地区的国家都失败了,我们必须换一种思维,走出历史的陷阱,不是征服,而是以和平的方式、以经济发展的方式改变阿富汗,改变了阿富汗,就稳定了中国西部的安全局面,一带一路就能够得以畅通,阿富汗这个战争之地就能成为和平和繁荣地带。解决阿富汗问题对中国很重要,但再重要也不能急,千万别想对阿富汗进行军事征服,或在阿富汗与美国进行正面军事冲突,也不要与俄罗斯发生重大利益冲突,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军事和政治渗透与阿人民一起在阿富汗埋葬美国,埋葬不了就赶走美国,最后通过经济发展实现阿富汗和平,实现中国西部安全,确保一带一路畅通,如此则中国能够成为阿富汗的最大赢家。

  • ​朝鲜战争美军到底损失了多少人?

    ​朝鲜战争美军到底损失了多少人?

    最后向那些坚信美国朝鲜战争退役老兵纪念碑数据的中国网民说一句:历史是要把各种资料都拿出来综合分析研究的,而不是把美国众多数据中拿出很单一的部分来。仅公开资料,美国人在统计的时候也有很多数据的。

  •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灯塔”正不断颠覆历史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灯塔”正不断颠覆历史

    文化的输出是潜移默化的,是润物细无声的。就像人们喜欢看美剧,就会被美国式的思想所引导。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存在逆差,导致中国在外的声音相对微弱。而西方国家正以经济、科技等硬实力为后盾,凭借多种手段对中国实施文化扩张战略,中国的文化安全遭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这是中国人必须要竞争的挑战。人类社会发展历史,十九世纪是生产力的竞争,二十世纪是意识形态的角逐,二十一世纪则是文化的博弈。

  • 从战争的一般规律看中美经济战

    从战争的一般规律看中美经济战

    在中美经济战中,只要我们中国采取正确的战略和灵活的战术,照样可以逐步实现双方力量的彼消我长,使美国由强变弱,使中国由弱变强。这里的关键是要采取正确的战略。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我党我军都采取了正确的战略,最后都实现了双方力量的彼消我长,从而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所以,我们能否在中美经济战中取胜,关键是要制定和采取正确的战略。

  •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

    直到今天,仍有观点认为,韩国半导体芯片的崛起,日本半导体芯片的衰落,是产业转移的结果。这是不准确的,因为产业转移是生产线/工厂从高劳动力成本地区向低劳动力成本地区迁移,日本的半导体芯片企业并没有向韩国迁移生产线,而是直接被替代。美国人实际上联手韩国,重组了全球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将日本人从供应链上抹去,使一支在全球看起来不可或缺的产业力量消失得干干净净。纵观日美芯片战,是否掌握重组全球产业链的能力,才是贸易战中决胜的关键,市场份额的多寡不构成主要实力因素,这也是日本输掉芯片战争的关键原因之一。

  • 南线告捷,北线奏凯,改变了什么?

    南线告捷,北线奏凯,改变了什么?

    关于这次国共双方的这次南线大决战,如今早已见诸于祖国大陆的各种史籍典册,而且已经成为了各种影视作品的丰富素材。人们早已耳熟能详不说,也为各路军迷提供了长期的热议话题,可谓经久而不衰!然而迄今为止,我们见得最多的,还是胜利者方面的记录,以及进出过“共军”的“战犯管理所”、有被“洗脑”之嫌的前国民党军参战将领的回忆。如此,当然也就难免为前朝遗老,后辈“果粉”所垢病——他们都以“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由,顽强地对这些记录表达或表现出了忽视乃至无视之意。笔者这次就开一新局:用失败一方的“事后诸葛”之论,来这场战事作打总结。至于各位读者从中得出什么样的结论,那就由各自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