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俘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自愿遣返志愿军战俘实是杜鲁门政府的“反共武器”

    自愿遣返志愿军战俘实是杜鲁门政府的“反共武器”

    绝大多数被俘人员期望尽快返回祖国大陆。他们不愿意被遣送到腐败独裁的蒋介石当局那里,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同样不愿意被遣送到李承晚独裁政权那边。针对这种情况,美军首先在战俘营中利用国民党和李承晚特务分子强迫战俘在身上刺字、写血书,然后对战俘实行所谓的“甄别”,强迫战俘表示“拒绝遣返”。当战俘拒绝进行“询问”和“甄别”时,即遭美方的恐怖迫害和血腥屠杀。

  •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回国后的战俘,均被开除军队,被称为通敌分子,背上了沉重的“叛徒”包袱,被“洗脑”、歧视,屡遭磨难,惨度余生。当年没有到中国定居,回到美国的战俘命运也一样的悲惨。美军战俘雷奇因在战俘营从事了反战活动,回国后,被美军军法处以背叛美国军人誓言,损害美军声誉罪名判处20年徒刑,超过了在志愿军战俘营7倍的时间。自称世界上最民主、最人权、最自由的美国权贵们,并没有给朝鲜战争的幸存者施舍半点“民主”、“人权”、“自由”,给他们留下的只有灾难。

  • 胡新民 | 关于人权:美军虐囚VS美军战俘

    胡新民 | 关于人权:美军虐囚VS美军战俘

    在“1952年战俘营营际奥运会”成功举办后,陈志昆和同事们更加抓紧时间走访各个战俘营。他每天与战俘们生活在一起,彼此间无拘无束地畅谈各种话题,他的每一次访谈交流,实际上都是一次生动的和平工程教育的践行。外国战俘们从与他们的接触中,进一步看清了谁要战争、谁要和平的真相,看到了世界各国人民和平运动的力量,从而坚定了拥护和平的信心。这些变化影响之大甚至让美、英等国社会乃至政界也感到震惊,从而推动了朝鲜停战协定的达成。

  • 高戈里:在朝鲜战场审讯美英战俘

    高戈里:在朝鲜战场审讯美英战俘

    在第四次战役中,1951年1月25日,第149师第447团3营副营长戴汝吉等“十八勇士夜袭水原城”,抓回来一名美25师的宪兵,也是莫若健参与审讯的。宪兵,本是个耀武扬威的差事,但成为志愿军俘虏后,却魂飞魄散。莫若健记得,当时,这名惊魂未定的宪兵“叽里咕噜”就重复一句话:“都被打死了,就我一个活的……”别的,啥都问不出来了。

  • 师伟:论投降和战俘甄别

    师伟:论投降和战俘甄别

    军队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而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个观点来自克劳塞维茨,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也有引用),所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因此作为战争主角的军队,承担了国家和民族兴衰荣辱,不可不察。而投降意味着背叛,不但是个人的怯懦和污点,同时客观上损害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因此投降不可能是一个被普遍认可的行为,古今中外皆如此。

  • 从国共两军对待战俘说起:文明和强大,从来都是一体的

    从国共两军对待战俘说起:文明和强大,从来都是一体的

    解放军认为,俘虏只是曾经受到蒙蔽和胁迫的阶级兄弟,只要放弃抵抗就不再是敌人。所以,他们一不杀戮二不掠夺三不强迫。这种方式在解放战争最开始就被中共中央以一份《对俘虏工作的指示》进行了统一和明确,从而确保所有部队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