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共为您搜索到291篇文章
  •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我和一些朋友感觉,在涉及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居安思危,而是居危思危的时候了,就是因为在一系列的问题上,我们总会有媒体和专家学者表现出一种以美国的价值观为价值标准的倾向。这是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服务的美国舆论的成功,却是我们媒体的耻辱。抗日战争时,4亿人口的中国曾产生了400万汉奸。但是当年的汉奸想必远没有今天这样的舆论声势,没有这样大言不惭,冠冕堂皇。我们倒是应当庆幸美国今天的倒行逆施,帮我们擦亮了很多人的眼睛,使他们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怀疑。但是,能否最终挫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阴谋,则要看我们自己的决心、毅力、智慧和行动。

  • 战略对接更加体现国际关系平等和中国的大国自信

    战略对接更加体现国际关系平等和中国的大国自信

    在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上,如果泛泛地谈什么“与国际接轨”,并且把它扩大化套用到所有领域而且绝对化,不是糊涂、片面性,就是别有用心。而“战略对接”则是一种双向互动,是不同的国际政治体之间互相适应,是发展方向、发展方式的相互衔接和相互支持。既吸取了“与国际接轨”内涵中的积极意义,也规避了单向输出的弊端。

  •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历史上许多政治人物不败在战略逻辑的严密性,也不败在战略意志的坚定性,而是败在缺乏对本国国力底线和极限的经验性的认识和了解。21世纪初的美国小布什外交战略的失败,便是这一原理的最近说明。导致1905年俄国在东北亚失败的别佐布拉佐夫的经营远东的理论,以及导致美国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失败的凯南遏制理论等,其失误多不在战略逻辑是否合理——事实上它们在学理逻辑上非常完美,而在于这些战略理论提出者对当事国的国力底线和极限缺乏经验性的了解,他们以充足的理由推导出的却是只有上帝才能完成的目标,其结果使他们的国家不是惨败就是为这个目标疲于奔命。这种战略研究就是那种于事无益、于国无补的研究。

  • 中美俄三国正在进行怎样的“演义”

    中美俄三国正在进行怎样的“演义”

    美国注定将无法实现其战略目标,因为它既想搞垮俄罗斯,同时也想搞垮中国,这样的目标超出美国的战略能力,不管美国多么强大,也都无法做到。人类的历史经验证明,帝国的垮台往往源于追逐不可企及的目标,当年的罗马帝国是这样,后来拿破仑帝国是这样,大英帝国是这样,希特勒还是这样,今天的美国也一定是这样。从这个意义上说,“新三国演义”中的失败者必将是美国,“演义”的结果就是美国霸权的终结,这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样的结果,应该说就比较合理与公正了。

  • 疯狂的美帝色厉内荏,并没有那么可怕

    疯狂的美帝色厉内荏,并没有那么可怕

    从美国历届政府的疯狂行为中,就不难理解特朗普政府的疯狂举动绝非偶然。这就是说,“疯狂”已经融进了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的基因中、成为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代代相传的所谓“优秀”传统。从美国的过去,可以看到美国的现在;从美国的过去和现在,也可以窥见到美国的未来。也就是说,只要美国社会制度没有发生根本性变革,只要资本利益集团继续统治美国,不管谁在美国当政,都会一直疯狂下去。对此,我们不能有任何怀疑和幻想,必须认识到美帝国主义的疯狂行为,绝不是由政客们的好斗性格所决定的,是由它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反动本性所决定的。

  • 大时代新战略——健康中国

    大时代新战略——健康中国

    健康中国要建立什么样的制度,即尽可能的把这条线打平。更多的钱和财富投到前面,做好预防,做好健康管理,让每个老百姓免除疾病的担忧,人人活的有滋有味,健康幸福。健康中国是中国在大时代的新的机遇,就是探索人类以健康和幸福为目标的新型发展模式,我称它为“多数人的现代化”。无论是中国人过去的经验,还是今天的经验都证明,不需要很多钱,和GDP没有很多直接的相关性,中国是可以通过制度的创新,打造健康模式,让每一个人得到健康保障。如果中国能把这条路走通了,通过中国有为的政府,有效的市场,有机社会的合作,能够走通这一条路,这就是中国健康梦在支撑中国的中国梦!

  • 中美俄三国战略矛盾与利益关系

    中美俄三国战略矛盾与利益关系

    一切爱国的中国人万不可采取掩耳盗铃的态度,须知,刻意掩藏中美战略矛盾的做法与态度欺骗不了美国,更不可能说服美国的政客和战略设计者;同样,一切爱国的中国人也切不可为美俄之间目前热烈的打斗所迷惑,以为美俄之间的斗争将给中国提供足够的空间,幻想出现一个中美俄新的“大三角”,而中国能在其中上下其手,时过境迁,当年中国能够躲在美苏争霸大幕之后开辟自己天地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第一位的战略对手,当务之急,是要做好中俄联手这篇战略大文章。

  •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战略对决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战略对决

    衡量一个军事统帅是不是具有远大的战略眼光和驾驭复杂多变局势的能力,至少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第一,他能不能对全局客观情况的发展变化及时掌握,清醒地作出正确的判断,并且预见到下一步可能的发展;第二,他能不能针对面前的实际情况制定明确而有效的决策,除非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决不轻易动摇或改变,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忙于应付,也不会因某些次要情况的变动就轻易地一再改变决心。从三大战略决战的实践检验中可以看出,蒋介石对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既不知己,也不知彼,目光短浅,反复多变,被动应付,顾此失彼,而且始终自以为是,出了错只怪部下无能或没有执行他的指示。这些都是军事统帅的大忌,他在平时都有表现,而在辽沈、淮海、平津这些决定命运的战略决战中暴露得格外突出。

  • 俄对美“特洛伊木马”战略的回应给中国提了个醒

    俄对美“特洛伊木马”战略的回应给中国提了个醒

    美军的“特洛伊木马”战略也是冲我而来的。美国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公然声称,提出“特洛伊木马”战略有一考虑就是,中美两国军队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美方担心中国崛起——尤其是在更强大的军事力量的支持下——将对华盛顿的全球领导地位构成威胁。俄罗斯已然在行动,在回应。这给我们也提出了一个问题,怎么办?

  •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未来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未来

    冷战后,随着美国全球民主制度输出战略的推行,使美国民主制度内在的弊端都暴露无遗。推行这种战略所引起的国内外各种矛盾的加深和激化,已经把美国推到了进行新的社会变革的十字路口。比如“9.11”后,与布什在“先发制人”战略下发动规模庞大的反恐战争的同时,美国自身两大肿瘤却越长越大。一是财富分配和占有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二是由“内线人物”为核心的腐败活动越来越猖獗。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人民是不会容忍这二者任意发展下去的,它们迟早要引起新的变革。

  • 同中国对抗不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这是真的吗?

    同中国对抗不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这是真的吗?

    对于中国,美国霸权也不是不要“合作”,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美国不但同中国进行着前有未有的“合作”,而且也一直在加强对“合作”效果的评估、评价与评判。对于同中国“合作”所带来的好处,美国的政治家们不但认知清楚,而且其中的许多人还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他们发现,同中国“合作”最主要的结果,是让中国在战略实力上越来越同美国接近了,而与此同时,中国距离美国所期望所要求的目标却越来越远了。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在某些方面同美国并驾齐驱、分庭抗礼的国度,这就为美国霸权所不能允许、不可容忍了。

  • 美国对外意识形态输出的战略与策略

    美国对外意识形态输出的战略与策略

    意识形态话语权始终是西方国家抢夺的重点领域,以美国学者为代表的西方政治学者认为,“意识形态”是自带贬义的标签性术语,特指共产主义国家官方所持的价值观,“意识形态性”只是马克思主义门徒们的蛊惑与偏见。美国意识形态输出战略基于利益需要,带有东方主义的基本偏见和反共产主义目的。美国意识形态的综合输出策略包括:以联邦政府为主导,构建对外意识形态输出的组织化体系;以好莱坞电影为代表的多方位文化意识形态输出;干预新闻传播;构建网络与新媒体的立体攻势;经济上的接触促变与以压促变;支持教育交流、学术研究与智库建设等。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权力是社会主义中国取得国家独立和解放的根本力量来源,是我们立国与国家发展的权力基础。我们必须牢牢掌握意识形态的话语权,构建具有中国气质的学术话语体系与研究范式,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

  • 西方“肢解”战略浅论

    西方“肢解”战略浅论

    肢解中国的主要手段。肢解中国的手段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形成了各个领域的组合拳。主要的有以下几种:一是舆论围攻。二是理论欺骗。三是内应培植。四是拉拢腐蚀。五是经济要挟。六是封锁打击。七是歪曲诬蔑。

  • 孟晚舟事件再次暴露美国本性及其对华遏制战略

    孟晚舟事件再次暴露美国本性及其对华遏制战略

    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不遗余力地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甚至直接绑架华为企业高管孟晚舟,这种荒谬的政府行为背后,完全是基于美国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已不是简单的贸易竞争,而是更深层次的国家未来发展战略之争。因此,对于美国所发起的贸易战,我们既要重视在技术层面或战术层面进行反制,更要做好在事关国家发展战略层面上的谋划。

  • 怎样理解基辛格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

    怎样理解基辛格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

    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难以解决的问题,可美国所要的仅仅是要打赢这场贸易吗?中国的一个表述可以说明一切:“美方也应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我们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美国并不尊重甚至反对中国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美国所反对的是中国的发展道路并依这一道路发展所应享有的合理权益。什么是战略意图?这就是美国的战略意图。中美在战略上可能产生碰撞的焦点就在这里,因此基辛格才会说,大家不要纠缠于贸易战中的细节,而要着眼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

  • 新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历史演进

    新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历史演进

    在对新中国对外开放史的认识中,常存在将改革开放前30年视为顽固的闭关锁国,从而坐失对外开放良机等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倾向。追溯新中国对外开放的历程及其战略思想的形成,能起到驳斥这些错误思潮、帮助人们树立正确历史观的作用。新中国成立近70年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及其后的几代领导人,带领全国人民,善于抓住时机、果断决策、敢于斗争、利用矛盾,先后制定了“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一边倒”等开创新中国外交新局面的三大决策,以及坚持维护国家主权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等战略方针。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开展“乒乓外交”奠定对外全面开放的基础,通过实施全面对外开放战略向社会主义强国迈进,最终形成了十八大以来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引领世界交往新潮流的对外开放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