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共为您搜索到309篇文章
  • 中国反制:迎来清除香港毒瘤的战略机遇!

    中国反制:迎来清除香港毒瘤的战略机遇!

    面对更为复杂的国际斗争局势,怕鬼有鬼!中国只有不怕鬼、不信邪,善于斗争、敢于胜利,才能赢得胜利、赢得尊重、赢得战略机遇!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好未来是斗争出来的!

  • 张文木 | 伊朗高原:中国西陲安全的“桥头堡”

    张文木 | 伊朗高原:中国西陲安全的“桥头堡”

    伊朗高原国家与中国西陲被“扎格罗斯—兴都库什—喜马拉雅”战略屏障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样,位于屏障最西端的伊朗高原国家,实际上成为中国西陲安全的第一道“防火墙”。对中国西陲安全有重大关联度的是以伊朗为前沿的高原国家:在历史上,伊朗高原国家成功地抵御了罗马帝国的东扩,削弱了英国、沙皇俄国和美国的扩张,今天仍在抵抗和消耗着“北约东扩”。

  • 青衫老祖:美帝对华“发动机战略”必将徒劳而无功

    青衫老祖:美帝对华“发动机战略”必将徒劳而无功

    全面梳理与美国的科技合作项目,全面推进“脱钩备胎”战略。这就叫举一反三。从美国的种种作为看,美国对中国的“点穴式打击”的“发动机战略”不会停留在某个领域,它很可能是全方位的。包括5G、航空航天、人工智能、集成电路、操作系统等等,中国务必作出全方位应对的准备。脱钩不可怕,脱钩后没有后续补救、应对手段才可怕。中兴告诉我们以教训,华为告诉我们以经验,教训和经验都告诉我们:国际合作“真香”,独立自主“有底”。

  • 哈佛教授:美国外交为何失去战略思考能力

    哈佛教授:美国外交为何失去战略思考能力

    文章称,以现在的处境,美国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更像是行为艺术。除了对于开展行动的军人和外交官之外,美国行动的结果真的无关紧要。

  • 李光满: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李光满: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内心充满了良善,但依靠屠杀、战争、奴役和掠夺发家的美国一定是凶恶如魔鬼的,不要幻想美帝国会良心发现,因为他们的政治中根本就没有良心,根本就没有慈悲,根本就没有正义。对付美帝国,绝不能搞什么慈悲为怀,铸剑为犁,而是需要以利齿咬碎它,以利剑击毙它,打败它,消灭它,埋葬它,唯其如此,才能彻底摆脱它的绞杀和奴役。

  • 金一南:美安全观是攻击性的,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

    金一南:美安全观是攻击性的,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

    2020年估计中美关系应该比较平稳,但是我们从美国人这些发言中可以看出,我们不能对他们给予太多的信任,因为他们太言而无信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做好反击的准备,这种准备其实对我们的军事能力是一种提升,就是通过应对这些挑衅,通过贴近飞行,逼近航行,提升我们的能力,同时提升我们指挥员在国际军事活动中协调、组织、指挥和控制的能力。

  • 张文木 | 发展权:中国国家安全的战略支点

    张文木 | 发展权:中国国家安全的战略支点

    对中国──乃至对所有南方国家而言,不反霸则不能求发展,求发展必然要反霸。但是,反霸至少要有与霸权不至过于悬殊的力量,尤其是军事力量。在这一点上,今天的许多人过于相信“国际法”的作用。然而在当今世界上,光有法律而没有力量就得不到公正;法律的合理与否不取决于力量,但其有效性要由后者赋予。用综合国力保卫自己应有的海外平等自由发展的权利,而不是动辄以“制裁”的方式剥夺他国的这种权利,这正是中国既要崛起又要坚持反对霸权主义的原则界线所在。

  • 张文木:布热津斯基战略理论及其历史地位

    张文木:布热津斯基战略理论及其历史地位

    对于今天的战略学者而言,布热津斯基是中国战略学界的一面镜子,它警示中国的学术研究不要脱离实事求是的认识路线,不要为了一味迎合所味“主流”——当年那些热拜热追热捧布氏理论的人就是这样———选择性地忘却中国的近代耻辱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力量以及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历史,为了一点个人虚荣而留下对不起祖国和人民,老了又让自己后悔甚至悔罪的“白纸黑字”。

  • 李慎明:关于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两个相关问题

    李慎明:关于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两个相关问题

    经历苏东剧变的疾风暴雨之后,作为世界上既是唯一的社会主义大国又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与越南、古巴、朝鲜、老挝一道巍然屹立于世界各国之林,这是国际政治和世界格局中十分靓丽的风景,她以特有的风姿昭示着人类的未来。

  • 张文木:具有战略意义的细节才决定成败

    张文木:具有战略意义的细节才决定成败

    在相当一段时期里我们社会上存在这样一种错觉,似乎生产力的发展、财富的发展就能带动国家的发展和崛起。其实财富是生产的结果,国家财富的占有水平相当程度上是国际分配规则及该国在这个规则中所占地位的结果,而分配规则的形成多是大国强力较量后的结果。大国间的博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国家战略能力的博弈,而不是财富多寡的博弈。不然我们就不能解释历史上那么多穷国打败富国的原因,也不能解释富裕的宋朝和明朝何以败亡于北方少数经济落后民族之手的原因,更不能解释苏联在“五大三粗”的时候竟轰然垮台的原因。

  • 张志坤:伊朗与美国,谁能笑到最后

    张志坤:伊朗与美国,谁能笑到最后

    人类战略博弈每每都能创造奇观异景,伊朗同美国之间的战略搏斗也是这样,双方目前所采取的战略惊人地相似,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都采用了“拖”字诀,在美国方面来说,霸权要用“拖”的办法实现“以压促变”的目的,而伊朗方面则要用“拖”的办法争取时间,达到“以拖待变”的目的,也就是说,美伊两国都做好准备要一直苦熬干耗下去了。他们谁能支撑到最后呢?窃以为,笑到最后的恐怕不一定是美国,霸权很可能要有捏着鼻子哭泣的那一天。

  • 李光满:中印首脑金奈会晤将如何确定中印未来关系

    李光满:中印首脑金奈会晤将如何确定中印未来关系

    中印两国关系虽然偶有不和之音,但从长远看,维护好两国关系,管控好两国分歧,从战略上推动两国合作,对中印双方都有好处。我相信通过两国领导人从武汉到金奈的会晤,两国关系必将摆脱困境,走向正轨,两国必将出现经贸爆发期,中印都从两国关系正常发展中获得战略机遇和国家利益,印度离美国的会印太战略越来越远,离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会越来越近。

  •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尽管有人说:“习惯吧,美国已不再是老大”,尽管有人说:“西方世界必将消失”。但这个过程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的。毛泽东告诫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上任第一天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对中国发出叫嚣,强调美国军方要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这种疯狂叫嚣,反映了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因自身衰退而焦虑万分的阴暗心理、因看不得别国崛起而疯狂挣扎的反动本质。他的叫嚣提醒我们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我们唯一正确选择。

  •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毛泽东越是在孤独的时候斗志越是昂扬:“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虎豹”指的是美国,“熊罴”指的是苏联。毛泽东就是不信邪,因为他知道,历史规律不在对手那里。帝国主义要称霸,称霸必然要透支自己并自我毁灭。天要冷了,这是规律,美国和苏联在争霸中已被耗得筋疲力竭。梅花即人民当然高兴,“梅花欢喜漫天雪”,苍蝇是过不了冬的。

  • 澶渊之盟及北宋的战略失误对当下的几点启示

    澶渊之盟及北宋的战略失误对当下的几点启示

    澶渊之役中,抗击辽军侵略的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北宋朝廷却被极度的悲观主义所左右,不能正确分析战场形势,不积极调集军队和各种资源进行坚决的军事斗争,而是忙于讨论“南幸”及“南幸”路线。除了极个别官员外,整个执政集团无战略定力、战略视野和战略决心,只想逃跑避战,妥协苟安。澶渊之盟的事实证明,寇准和杨延昭等坚持的积极抗战路线在强大的苟安主义路线面前显得势单力薄,能够争取赵恒和朝廷过河已经是主战派作用的极限,对于苟安主义尽快妥协投降的政治决定,他们无力回天。

  • 张志坤:中美战略互信所剩还有几何?

    张志坤:中美战略互信所剩还有几何?

    一些中国人这等样子的辩护与辩解毫无意义,这种做法看似爱国,实则害国,譬如街头遭遇流氓殴打,痛哭流涕诉说打错了自己无辜,这没有用处,关键是如何打跑流氓,或者实现起码的自保。至于中美关系,残酷的事实已经表明,美国已经下定决心要拿中国过不去,中美战略互信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是人类社会二十一世纪战略领域最惊人的忽悠,今后必将如同肥皂泡泡一样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