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共为您搜索到67篇文章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龙芯董事长胡伟武:“市场换技术”将换来一副锁链

    龙芯董事长胡伟武:“市场换技术”将换来一副锁链

    胡伟武表示,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通过自主研发掌握CPU的核心技术,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走“市场换技术”的道路,通过引进技术发展自主CPU产品,只是将一副锁链换成另外一副锁链。“没有什么比为人民做龙芯,为国家和民族建设自主创新的信息产业体系更艰苦和更有意义的事业了。自主创新的信息技术体系和产业生态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 郭建波:龙芯赞

    郭建波:龙芯赞

    龙芯人在胡伟武同志领导下,以毛泽东思想来武装自己,不仅有战天斗地的勇气,更有攻坚克难的方法。他们借鉴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道路,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乞丐不可与龙王比宝的睿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从行业做起,以嵌入式芯片为主,循序渐进,稳扎稳打,剑直信息产业的巨无霸。龙芯人从毛泽东的方法中吸取智慧,从毛泽东的精神中获得动力,从毛泽东的立场中树立信心,在改革的背景下做到自主,在开放的条件下打破垄断,为人民做CPU。

  • 虚弱的仪器:制造业的薄弱地带

    虚弱的仪器:制造业的薄弱地带

    2009年北京大学、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和国家科学图书馆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专项课题支持下,对国内科学仪器研发现状做了系统调研。长达100多页的调研报告表明这样一个结果:目前我国的科学仪器研究和制造,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不是缩小了,而是逐步拉大,对国外仪器依赖度逐年增高。这其中,分析仪器长期是进口依赖的“重灾区”。

  • 刘元春:不必恐惧技术脱钩

    刘元春:不必恐惧技术脱钩

    从技术经济学角度来看,如果要遏制一个后进国家进行技术赶超,最重要的方法不是封锁,而是有步骤地转让落后技术给后进国家,这种落后技术的转让可以从根本上颠覆后进国家的自我研发体系,特别是当落后国家自我研发刚刚有所收获的时候,发达国家的技术转让会直接让这些自我研发体系在竞争中被摧毁,从而导致落后国家技术积累和技术赶超出现夭折。因此,我们会发现,美国现在所采取的很多策略,从历史上、从理论上来看,并不是很高明的策略,他们全面遏制中国,企图通过技术封锁、技术脱钩来打压中国的战略必将失败!

  •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1971年7月杨振宁回到了魂牵梦萦的祖国,在他访问北京等地后回到上海准备回美国时,读完他的好友邓稼先的简短信件“中国原子武器工程,除了最早于1959年底以前曾得到苏联的极少帮助以外,没有任何外国人参加”后,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杨振宁是在“科学技术也取得重大成就。国防科技业绩显著,民用科技也有突破”的时候回到祖国进行参观访问的。作为世界著名科学家的他,对祖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怎能不感到“大为震惊”呢?

  •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斗争服务!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斗争服务!

    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用科学为无产阶级服务,是钱学森那一代科学家崇高的人格境界与坚定的阶级立场。我们在纪念钱学森同志时候,一定要继承他这种凛凛风骨与松柏节操。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看问题包括看科学问题,不能只见物,不见人;只见财,不见义;只见功利而鄙弃道义;只谋发展,而泯灭初心;只见“第一”,不见“最强大”!从历史唯物主义上来讲,科学技术其实是意识形态的一种,只有牢牢地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才能转化为“第一生产力”。

  •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作为社会主义大国,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必然受到西方的防范、限制和围堵。长期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将高档数控机床及其关键配附件视为战略物资,对我国实行限制或禁运。“巴统”解散后,西方国家于1996年又签署《瓦森纳协定》,对向中国出售的高端设备、数控系统、功能部件实行不同程度的控制。我国一些重要企业都被列入美欧日的“禁售黑名单”。当前我国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西方对我国的限制和封锁必然日趋严厉。我们要下决心,坚持自主创新,奋力追赶世界先进水平。

  • 国庆献礼—多家央媒关注龙芯核心技术自主创新成果

    国庆献礼—多家央媒关注龙芯核心技术自主创新成果

    芯片是信息产业的基础和核心,通用CPU芯片可以说是芯片中的“珠穆朗玛峰”。2001年8月,龙芯第一款CPU芯片龙芯1号成功启动操作系统。十年前的9月28日,我国首款商用四核处理器龙芯3A1000流片成功。每一款产品的诞生都是一段不断突破难点、持续掌握新技术的过程。18年过去了,龙芯始终坚持自主创新。从第一代产品的基本可用,到第二代产品单核性能大幅提升实现可用,再到第三代产品“跨越发展”提升性能实现好用,龙芯产品已具备相当的市场竞争力,基于龙芯CPU的IT产业生态也初步显现。

  • 科技公司一旦不以研发为中心,就如同失去了灵魂

    科技公司一旦不以研发为中心,就如同失去了灵魂

    过去几十年的经验表明,这也是中国高技术公司要吸取的教训。倪光南表示,华为的了不起之处在于,它不仅持续推进核心技术的研发,当有人试图卡住它脖子时,“它的备胎计划做得很好”,此外,倪光南对其模式也表示认同,“它予以科技人才更多的话语权和价值认同。”倪光南告诉记者,“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一旦不以研发为中心,就如同失去了灵魂。”他说,科研人员发挥的作用,既是在将技术成果转化为具有竞争力的科技产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代表着国家的科技竞争力水平。

  • 程恩富  吴文新:论自主创新的若干问题

    程恩富 吴文新:论自主创新的若干问题

    自主创新中的跟跑、并跑和领跑。我们的目标是以科技自主创新为动力领跑新一轮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跟跑”主要靠学习借鉴与模仿,“并跑”“领跑”则要靠自主创新,要有原创、首创。必须强化战略导向和目标引导,强化科技创新体系能力,加快构筑支撑高端引领的先发优势,加强对关系根本和全局的科学问题的研究部署,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集合精锐力量,作出战略性安排,尽早取得突破,力争实现我国整体科技水平从跟跑向并行、领跑的战略性转变,在重要科技领域成为领跑者,在新兴前沿交叉领域成为开拓者,创造更多竞争优势。

  •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毋庸讳言,中俄两国内部都有庞大的亲美势力,而中国这股势力尤其壮观。在中美俄关系问题上,他们将发起强大的舆论宣传攻势,把所谓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描述得比月亮还大,同时把中俄“共同利益”说成一介灰尘;把中美之间的“分歧”描绘成不足挂齿,同时把中俄之间的“分歧”说成险恶死活,以此形成政治作用,从而影响中俄关系的战略推进。

  •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目前我国CPU发展面临自主研发和引进技术两条技术路线的斗争。自主研发的CPU性能和软件生态能不能达到甚至超过引进技术的CPU是争论的焦点。首先分析了市场带技术和市场换技术两条道路的区别,指出英美等国在发展过程中走的都是市场带技术的道路。然后,从自主CPU可以满足我国自主可控信息化建设要求,引进技术CPU保不了国家安全,以及我国IT产业的根本出路是建立起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3个方面,论述了我国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最后,指出发展核心技术要发扬实事求是的作风和愚公移山的精神,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实现“直道追赶”,没有可以取巧的“弯道超车”。

  •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我国在基础领域的全球差距不断拉大。在制造强国指数上,中国结构优化指数已连续两年下降,与美国、德国、日本依然存在较大差距。2013-2017年,我国基础产业(主要包括:基础零部件、数控机床、仪器仪表产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从11.54%跌至6.92%,与美、日、德的差距拉大,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的制约性日益凸显,已成为制约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

  • 路风:中国发展大飞机的历史教训(二)

    路风:中国发展大飞机的历史教训(二)

    围绕大飞机项目的争论虽然纷繁复杂,但始终离不开一个根本点,就是自主设计和依赖外国设计的两条技术路线之争。因此,国家决策人面对诸多争论做出战略决定时,应该以对这两条路线的选择作为决策的标杆,因为这项选择会使对所有问题的决策都有了依据。至于应该做出哪项选择,历史经验已经给了一个教训:中国民用航空工业走了20来年的失败之路的根本原因是在自主开发上三心二意,甚至否定自主设计。

  • 运-10下马丢掉的是技术能力赖以发展的开发平台

    运-10下马丢掉的是技术能力赖以发展的开发平台

    运-10的下马标志着中国大型客机开发平台的丧失,而事实也证明中国民用航空工业的技术能力由此而陷入萎缩状态。单纯从产品的优缺点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只能是推脱责任的做法。抛弃运-10是自毁长城的行为,是一个永远不能忘却的历史教训。但是,为什么要这样自毁长城?问题就出在有人总是要反对自主设计和自主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