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共为您搜索到56篇文章
  •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毋庸讳言,中俄两国内部都有庞大的亲美势力,而中国这股势力尤其壮观。在中美俄关系问题上,他们将发起强大的舆论宣传攻势,把所谓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描述得比月亮还大,同时把中俄“共同利益”说成一介灰尘;把中美之间的“分歧”描绘成不足挂齿,同时把中俄之间的“分歧”说成险恶死活,以此形成政治作用,从而影响中俄关系的战略推进。

  •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目前我国CPU发展面临自主研发和引进技术两条技术路线的斗争。自主研发的CPU性能和软件生态能不能达到甚至超过引进技术的CPU是争论的焦点。首先分析了市场带技术和市场换技术两条道路的区别,指出英美等国在发展过程中走的都是市场带技术的道路。然后,从自主CPU可以满足我国自主可控信息化建设要求,引进技术CPU保不了国家安全,以及我国IT产业的根本出路是建立起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3个方面,论述了我国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最后,指出发展核心技术要发扬实事求是的作风和愚公移山的精神,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实现“直道追赶”,没有可以取巧的“弯道超车”。

  •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我国在基础领域的全球差距不断拉大。在制造强国指数上,中国结构优化指数已连续两年下降,与美国、德国、日本依然存在较大差距。2013-2017年,我国基础产业(主要包括:基础零部件、数控机床、仪器仪表产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从11.54%跌至6.92%,与美、日、德的差距拉大,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的制约性日益凸显,已成为制约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

  • 路风:中国发展大飞机的历史教训(二)

    路风:中国发展大飞机的历史教训(二)

    围绕大飞机项目的争论虽然纷繁复杂,但始终离不开一个根本点,就是自主设计和依赖外国设计的两条技术路线之争。因此,国家决策人面对诸多争论做出战略决定时,应该以对这两条路线的选择作为决策的标杆,因为这项选择会使对所有问题的决策都有了依据。至于应该做出哪项选择,历史经验已经给了一个教训:中国民用航空工业走了20来年的失败之路的根本原因是在自主开发上三心二意,甚至否定自主设计。

  • 运-10下马丢掉的是技术能力赖以发展的开发平台

    运-10下马丢掉的是技术能力赖以发展的开发平台

    运-10的下马标志着中国大型客机开发平台的丧失,而事实也证明中国民用航空工业的技术能力由此而陷入萎缩状态。单纯从产品的优缺点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只能是推脱责任的做法。抛弃运-10是自毁长城的行为,是一个永远不能忘却的历史教训。但是,为什么要这样自毁长城?问题就出在有人总是要反对自主设计和自主开发。

  • 农业技术的变革是如何被资本利用为其谋利的

    农业技术的变革是如何被资本利用为其谋利的

    该书对于中国农业转型的启发在于,农业资本化与工业资本化路径不同,受自然条件的客观限制,农业的资本化并不一定伴随着土地流转和规模化,资本可以通过对农业不同环节的改造、重组,从农业中占取剩余,形成资本积累。与该书的结论一致,当下关于中国农业转型的争论中,其中一种观点也是认为小规模家庭农业会继续存在,持这一看法的学者尤其强调中国小农家庭“半工半耕”的家计模式。不过,随着农业生产中的不同环节不断被占取,小生产者的劳动剩余不断被让渡,“半工半耕”模式下,小农生计被挤压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此外,在高度的市场竞争下,农业上、下游资本也被迫也卷入到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中,超越出占取主义/替代主义逻辑,也值得进一步关注。

  • 谈谈专利的两面性—技术如何成为阻碍进步的力量?

    谈谈专利的两面性—技术如何成为阻碍进步的力量?

    美国现在提出华为的专利无效,实际上我觉得我是能够接受的。当然,美国人针对的是华为。实际上,由于专利的阻隔,美国的很多小公司,被专利陷阱牢牢控制着,很难设计出综合性的产品——因为每一项功能,都可能触及专利陷阱。中国实际上主张技术共享和传播,另外,大公司的核心实力,往往在于执行力,团队的竞争力,专利虽然重要,但是只是一个侧面,是技术研发投入效果的自然反映。所以,在中国做事情,不必过多考虑专利陷阱,而更多的精力,应该打造系统竞争力。专利保护不了一家公司的长期发展,产品能力、销售能力、团队竞争力,这些才是更重要的。当然,这并不是否认技术投入,如果技术投入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专利法阻止对手,这种事情在中国注定不会成为主流。

  •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在这个技术革新的时代,新媒介、大数据和政治的结合不一定是坏事,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用、被谁用——是用来解决暴露出来的政治症结,还是用来煽动群体情绪、制造更多的问题?是商业利益驱动的数据公司在利用,还是以公共利益为重的机构在使用?按照葛兰西(Antonio Gramsci)的说法,政治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领域,而是生产性的,是一个结局开放的过程;在其中,经济、社会和文化中的各种力量和关系相互互动、影响,从而生成某种权力形式和领导方式。新媒介提供的只是新的平台和形式,而新的政治则是在各种力量的复杂互动与博弈中产生的。它需要历史的回顾、自身的省思;需要培育新的政治主体,进行积极的政治讨论,将各种被冷落的意见表达出来;需要打破陈旧的、僵化的政治话语,寻找新的共识。

  • 简新华:必须纠正经济学中重技术轻思想的现象

    简新华:必须纠正经济学中重技术轻思想的现象

    中国经济学现在存在轻经济理论,重数学方法的倾向。现在做经济学研究、写经济研究论文,有一种流行的做法:先提出假设,然后照搬国外现成的模型公式,再套上中国数据资料,最后得出简单的结论(要么是大家都知道的结论,要么是与国外一致的结论,如果不同,就强调中国的特殊性),不管是否有新的经济思想、提出了新的见解、发现了新的规律、说明了或者证明了什么还没有被说明或者证明的经济道理、解决了什么经济问题。此类在中国留学生中比较常用的做法和文章都很难在美国主流刊物上发表,但是在国内却成了时髦、潮流的方法、高水平、现代化的标志,正在流行泛滥,这可能会把经济研究者引入歧途!

  • 警惕!不要对从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报有幻想

    警惕!不要对从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报有幻想

    本文提醒中国企业,不要对日本半导体市场抱有幻想!此前,有熟悉中国市场的日本银行曾表示,我国产业投资基金正有意向日本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出资和收购……这些投资应高度关注日本的动向,因为“跟随”美国的日本会随时对中国资本“关上大门”。日本加强投资限制和严格出口管制措施的相继出台,势必将阻碍我国半导体企业的对日投资和技术引进及吸收。

  • 中国的稀土有多重要?

    中国的稀土有多重要?

    如何充分利用我国在稀有金属资源上这种独一无二的垄断地位,抓住即将到来的新技术革命的难得机遇,将丰富且便宜的稀土资源投入到我国而不是别国的新能源、新材料的研发应用等高质量生产环节上,是我们下一步对于稀土等稀有金属资源利用最应该努力的方向,也是唯一方向。

  • 路风:中国技术发展的战略选择

    路风:中国技术发展的战略选择

    自己动手做科学研究是要增强利用知识的工业能力。只有自己做研究,才能理解人家做的是什么东西,这是我们讲自主创新、自主开发的本意,并不是说要拒绝学习国外科学知识。核心问题在于:在全球知识流动的条件下,我们自己有没有利用这种知识的能力。如果我们要讲能力,它必然是组织性的,它只能是内生的。我们自己不干就没有这种能力,这种能力是买也买不来的。这才是自主创新的核心问题。自主创新不等于自我封闭。

  • 华为之“劫”,美利坚之耻

    华为之“劫”,美利坚之耻

    为了掌握核心科技,为了围堵中国,为了扼杀华为和中国科技的崛起,他们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绑票,“被自杀”、“火灾”,这些场面放在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太常见了。我们所有人都该“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他们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自由贸易,并不包括我们中国人和中国企业,你不甘于做一个下游外包商,不甘于吃他的残羹冷炙,希望能够独立自主,走自己的道路,掌握核心技术和话语权,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扼杀你。

  •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之说本身不是一个科学命题。马克思曾说过“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这样的话,但并不认为科学技术就是一种生产力即现实生产力。因为科学技术是一种“精神产品”,是一种观念形态的东西。同时,他还认为,科学技术也不是构成现实生产力的一个要素,因为科学技术本身不能独立存在,而只是生产力的一种可溶性要素。因而它对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不是以一种独立的要素来发生作用的,而是通过与劳动力、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的融合,以及对生产的工艺流程与管理创新来实现的。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一说更是错误的,它对马克思科学唯物史观关于“全人类的第一个(首要的)生产力就是工人,劳动者”这一原理是一个直接否定,由此必然带来更加严重的理论后果,使科学的唯物史观完全被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