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共为您搜索到51篇文章
  • 农业技术的变革是如何被资本利用为其谋利的

    农业技术的变革是如何被资本利用为其谋利的

    该书对于中国农业转型的启发在于,农业资本化与工业资本化路径不同,受自然条件的客观限制,农业的资本化并不一定伴随着土地流转和规模化,资本可以通过对农业不同环节的改造、重组,从农业中占取剩余,形成资本积累。与该书的结论一致,当下关于中国农业转型的争论中,其中一种观点也是认为小规模家庭农业会继续存在,持这一看法的学者尤其强调中国小农家庭“半工半耕”的家计模式。不过,随着农业生产中的不同环节不断被占取,小生产者的劳动剩余不断被让渡,“半工半耕”模式下,小农生计被挤压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此外,在高度的市场竞争下,农业上、下游资本也被迫也卷入到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中,超越出占取主义/替代主义逻辑,也值得进一步关注。

  • 谈谈专利的两面性—技术如何成为阻碍进步的力量?

    谈谈专利的两面性—技术如何成为阻碍进步的力量?

    美国现在提出华为的专利无效,实际上我觉得我是能够接受的。当然,美国人针对的是华为。实际上,由于专利的阻隔,美国的很多小公司,被专利陷阱牢牢控制着,很难设计出综合性的产品——因为每一项功能,都可能触及专利陷阱。中国实际上主张技术共享和传播,另外,大公司的核心实力,往往在于执行力,团队的竞争力,专利虽然重要,但是只是一个侧面,是技术研发投入效果的自然反映。所以,在中国做事情,不必过多考虑专利陷阱,而更多的精力,应该打造系统竞争力。专利保护不了一家公司的长期发展,产品能力、销售能力、团队竞争力,这些才是更重要的。当然,这并不是否认技术投入,如果技术投入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专利法阻止对手,这种事情在中国注定不会成为主流。

  •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在这个技术革新的时代,新媒介、大数据和政治的结合不一定是坏事,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用、被谁用——是用来解决暴露出来的政治症结,还是用来煽动群体情绪、制造更多的问题?是商业利益驱动的数据公司在利用,还是以公共利益为重的机构在使用?按照葛兰西(Antonio Gramsci)的说法,政治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领域,而是生产性的,是一个结局开放的过程;在其中,经济、社会和文化中的各种力量和关系相互互动、影响,从而生成某种权力形式和领导方式。新媒介提供的只是新的平台和形式,而新的政治则是在各种力量的复杂互动与博弈中产生的。它需要历史的回顾、自身的省思;需要培育新的政治主体,进行积极的政治讨论,将各种被冷落的意见表达出来;需要打破陈旧的、僵化的政治话语,寻找新的共识。

  • 简新华:必须纠正经济学中重技术轻思想的现象

    简新华:必须纠正经济学中重技术轻思想的现象

    中国经济学现在存在轻经济理论,重数学方法的倾向。现在做经济学研究、写经济研究论文,有一种流行的做法:先提出假设,然后照搬国外现成的模型公式,再套上中国数据资料,最后得出简单的结论(要么是大家都知道的结论,要么是与国外一致的结论,如果不同,就强调中国的特殊性),不管是否有新的经济思想、提出了新的见解、发现了新的规律、说明了或者证明了什么还没有被说明或者证明的经济道理、解决了什么经济问题。此类在中国留学生中比较常用的做法和文章都很难在美国主流刊物上发表,但是在国内却成了时髦、潮流的方法、高水平、现代化的标志,正在流行泛滥,这可能会把经济研究者引入歧途!

  • 警惕!不要对从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报有幻想

    警惕!不要对从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报有幻想

    本文提醒中国企业,不要对日本半导体市场抱有幻想!此前,有熟悉中国市场的日本银行曾表示,我国产业投资基金正有意向日本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出资和收购……这些投资应高度关注日本的动向,因为“跟随”美国的日本会随时对中国资本“关上大门”。日本加强投资限制和严格出口管制措施的相继出台,势必将阻碍我国半导体企业的对日投资和技术引进及吸收。

  • 中国的稀土有多重要?

    中国的稀土有多重要?

    如何充分利用我国在稀有金属资源上这种独一无二的垄断地位,抓住即将到来的新技术革命的难得机遇,将丰富且便宜的稀土资源投入到我国而不是别国的新能源、新材料的研发应用等高质量生产环节上,是我们下一步对于稀土等稀有金属资源利用最应该努力的方向,也是唯一方向。

  • 路风:中国技术发展的战略选择

    路风:中国技术发展的战略选择

    自己动手做科学研究是要增强利用知识的工业能力。只有自己做研究,才能理解人家做的是什么东西,这是我们讲自主创新、自主开发的本意,并不是说要拒绝学习国外科学知识。核心问题在于:在全球知识流动的条件下,我们自己有没有利用这种知识的能力。如果我们要讲能力,它必然是组织性的,它只能是内生的。我们自己不干就没有这种能力,这种能力是买也买不来的。这才是自主创新的核心问题。自主创新不等于自我封闭。

  • 华为之“劫”,美利坚之耻

    华为之“劫”,美利坚之耻

    为了掌握核心科技,为了围堵中国,为了扼杀华为和中国科技的崛起,他们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绑票,“被自杀”、“火灾”,这些场面放在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太常见了。我们所有人都该“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他们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自由贸易,并不包括我们中国人和中国企业,你不甘于做一个下游外包商,不甘于吃他的残羹冷炙,希望能够独立自主,走自己的道路,掌握核心技术和话语权,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扼杀你。

  •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之说本身不是一个科学命题。马克思曾说过“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这样的话,但并不认为科学技术就是一种生产力即现实生产力。因为科学技术是一种“精神产品”,是一种观念形态的东西。同时,他还认为,科学技术也不是构成现实生产力的一个要素,因为科学技术本身不能独立存在,而只是生产力的一种可溶性要素。因而它对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不是以一种独立的要素来发生作用的,而是通过与劳动力、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的融合,以及对生产的工艺流程与管理创新来实现的。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一说更是错误的,它对马克思科学唯物史观关于“全人类的第一个(首要的)生产力就是工人,劳动者”这一原理是一个直接否定,由此必然带来更加严重的理论后果,使科学的唯物史观完全被消解。

  • 西方发明“用技术换市场”,指责中国实在荒谬

    西方发明“用技术换市场”,指责中国实在荒谬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发表言论,称美国要优先发展与相同价值观的国家间关系。事实上,只要他坚持“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政策,美国的价值观就和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价值观大相径庭。美国宣扬的美国利益至上的价值立场,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遵从的多边合作,包容共存的理念截然不同。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世界上没有与美国价值观相同的国家。美国只能是个“独立(独自而立)”“孤芳自赏”的国家。中国政府发布了有关中美贸易争端的“白皮书”。在这个文件中,中国政府以翔实的数据和事实向世人公布了中美两国贸易关系的复杂性和重要性。贸易纠纷只能用贸易手段来解决,而不能把贸易问题意识形态化,更不能政治化。这样会把中美两国关系引向危险的境地,对中美的未来发展和世界经济发展均会产生严重影响。

  • 任正非:不做亡国奴,到了提枪跨马上战场的时候!

    任正非:不做亡国奴,到了提枪跨马上战场的时候!

    在会上,任正非要求做好三个战略准备:一是重视体验,以商业需求曲线和技术生长曲线叠加的最大值作为战略目标,视频技术将远远超过人眼需求,是一个战略城墙口;二是每条战线要收缩一些边缘性投资,在关键领域加大投资,避免生命线被卡住;三是现在和美国赛跑,到了提枪跨马上战场的时候,现在美国排外会有一大批科学家离开,我们要改变用人的格局和机制,敞开心胸,容纳人才,“他们想在哪,我们就安置在哪”。

  • 警惕国产工业机器人技术空心化

    警惕国产工业机器人技术空心化

    机器人核心技术研发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必须沉下心来,不能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在机器人产业发展过程中,更要摒弃通过上规模打价格战的想法,而忽视技术积累。工业机器人产品成功依靠的是产品的品质和信誉。只要产品质量可靠,性价比好,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用户买单。所以发展机器人产业不急于一朝一夕,要做长远打算,笑在最后。

  • 黄树东:中国绝非全球化天然受益者

    黄树东:中国绝非全球化天然受益者

    中国既需要全球化,也需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中国是认识到了全球化的弱点的。中国的2025战略产业规划,其实就是强调要独立自主,就是决定了在这些关键的产业里面,我们不能简单依赖现有的全球价值链。我们要改变和超越现有价值链。如果完全相信全球资源的市场配置,我们就不需要2025战略规划了。在国际形势错综复杂的今天,控制好全球化的风险,我们就能更好地运用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