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共为您搜索到125篇文章
  • 长河红阳:就冷战起源与沈志华等商榷

    长河红阳:就冷战起源与沈志华等商榷

    两次的援助半数以上是军需物资,是打仗物资,是蒋记民国打内战的本钱。只有破坏力,没有建设性!就算是有经济援助的成分,但是也绝对不能弥补对中国的戕害!再者,还因为这些“美援”,美国又迫令蒋记民国签署《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例》,向中国讹诈海量国家利益。它对西欧、日本是这样吗?!中国怎么和西欧、日本比?中国什么时候都是外人,哪来的什么“人民内部矛盾”?现在中国人的人民币都是自己的血汗钱,是在从没有受过美国的好处的情况下自己创造出来的,凭什么棒子一抡就要趴下?就要让利?就要“分割”?就要“让渡”?说这个话,要不要脸?!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七:《特殊的战争》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七:《特殊的战争》

    小说的作者谭良生在抗美援朝时期从事过空军部队电台报务员,“亲眼目睹了我国空军诞生和成长的过程”和我军空军指战员在抗美援朝战斗中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显然这使他做不到抛弃良心完全转向,这部小说仍然坚持了基本的民族自豪感和革命正义感。

  • 江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赢得中美博弈新胜利

    江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赢得中美博弈新胜利

    当前,中美博弈日趋复杂,美国对华战略定位早已发生实质性转变,其发动的贸易战旨在打掉中国的发展预期,中国对美斗争形势紧迫、任务艰巨。抗美援朝那场震撼世界的史诗般战争证明了有党的坚强领导与正确的战略战术,依靠人民的力量,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那么美帝国主义是可以被打败的。在对美斗争中,我们要继续发扬抗美援朝精神,占据道义的高地,坚决反对霸权主义。要维护国家独立自主和良好的发展局面,我们必须放弃幻想,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努力使局势朝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要坚持斗争与合作的辩证法,以合作时防右,斗争时防“左”为指导思想,摆脱美国的思路与逻辑,坚信“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

  • 罗援: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中华民族的硬骨头

    罗援: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中华民族的硬骨头

    中朝军队于1952年9月中旬至10月底,对全线敌军发起有计划的战术性反击作战,这次反击作战,贯彻了积极防御的思想以及“零敲牛皮糖”的打小歼灭战、积小胜为大胜的原则。粉碎了敌人发动的多次攻势和“绞杀战”、细菌战,取得了全线战术性反击作战和上甘岭防御战役的胜利。中朝军队越战越强,1953年又发动了强大的夏季反击战役,有力地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

  • 胡新民:通过“王成”原型之争看抗美援朝

    胡新民:通过“王成”原型之争看抗美援朝

    1994年年末,《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和“王芳”,刘世龙和刘尚娴,手捧着巴金喜爱的玫瑰花和新年贺卡来到巴金的病房时,久卧在床的巴金激动起来,双手不停地向他俩招手致意。刘世龙、刘尚娴分别握住巴金的手,闪着泪花,贴近巴老的耳边深情地说:“我是王成!”“我是王芳!”刘世龙还连连学着电影中王成的话喊道:“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巴金激动得连连点头,而后他缓缓地说:“我在朝鲜看到志愿军英勇作战,很感动。”笔者以为,如果蒋庆泉、洪炉真正想做、或者尊重志愿军中千千万万的王成,就应该向巴金、毛烽、刘世龙、刘尚娴他们学习,而不是到四处寻找新的“蒋庆泉”。

  • 张顺洪:抗美援朝的意义不容低估

    张顺洪:抗美援朝的意义不容低估

    正如《伟大的抗美援朝》所展示的:前方将士不畏牺牲,浴血奋战;后方人民万众一心,积极支援前线战斗,热情建设社会主义家园。抗美援朝战争,激发了无限的爱国情怀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一座丰碑!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五:《梧桐叶落》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五:《梧桐叶落》

    《梧桐叶落》小说对张韵桐及其战友们战斗生活的描写,生动展现了我军文艺工作队伍的面貌:文工队员们以富有战斗力的、及时的文艺表演形式激励和慰问指战员,成为我军思想政治工作的组成部分;同时,文工队员在战斗中还参与伤员的运送、包扎、护理,参与后勤运输,参与打扫战场,等等。这是我军独特而先进的人民军队建设的重要方面。

  • 钱昌明:是谁在否定抗美援朝战争?​

    钱昌明:是谁在否定抗美援朝战争?​

    请不要忘记: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让美帝国主义威风扫地、让中国人民大长志气的战争。历史尽管已进入到21世纪,抗美援朝战争也已过去了60多年,但只要美帝国主义还在,只要其亡我之心不死——继续妄想变中国为它的新殖民主义附庸,它就必然会勾结国内汉奸、买办势力和所有“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分子,要继续翻抗美援朝战争的案,继续翻新中国社会主义的案,继续翻毛泽东时代的案!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事。

  • “毛泽东承认抗美援朝错了”谣言的来龙去脉

    “毛泽东承认抗美援朝错了”谣言的来龙去脉

    今天,美国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中国已经在中美经贸关系中承担极大成本和代价的情况下,还要对中国开展经济战、贸易战、科技战以及在台湾等问题上的军事围堵战略,其根本逻辑就是美国错误地判断今天的中国已经丧失了当年的抗美援朝的精神、勇气和能力。对此,中国有必要提醒美国要正确认识今天的中国仍然是坚持毛泽东思想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和50-70年代的中国人一样勇于对抗一切来犯之敌,美国处理中美关系的最好模式还是当年的基辛格-尼克松模式,美国最好回到70年代开始的那种尊重中国的状态,即便不能像当年那样对中国输出先进技术和设备,也不要动辄对中国进行围堵和打压,这才是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只有中国继承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才能最终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这早就是中美关系历史的铁律了。毫无疑问,看到“毛泽东”、“抗美援朝精神”这些字眼,美国的垄断财团和帝国主义政客们会在潜意识里产生巨大的恐慌,因此才拼命发动媒体、发动信息舆论战争妖魔化这些内容和符号,试图诱导中国走当年戈尔巴乔夫的道路,如果中国按照美国之音的节奏跳舞,那就必然掉进万丈深渊里去。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四:《剑》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四:《剑》

    美国的这种国家恐怖主义劣根性自其成立以来一直存在,当年它在北美大陆就对大陆的主人印第安人实施了恐怖主义的灭绝行为,在朝鲜战争以后依然如此,比如在侵越战争中用贫铀弹轰炸越南村民,在侵略南斯拉夫时攻击电网等民用设施,乃至用导弹攻击中国大使馆,侵占伊拉克后用电视播放吊死萨达姆的恐怖场面,在监狱中对伊拉克战俘进行性虐待,等等。现在可见的反映这个事实的文艺作品不太多,近四十年来更是绝无,这部小说显得弥足珍贵。

  • 毛泽东:“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

    毛泽东:“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

    1953年9月12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的讲话中,对抗美援朝做总结,也说过几句相似的话: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这些话,恰恰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这个“大学校”既培养训练了新中国的军队,也教育了刚刚获得解放的中国人民,还教训了不可一世的侵略者,更告诫了那些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政客!

  • 有理有利有节的中国:风雨不动安如山

    有理有利有节的中国:风雨不动安如山

    这是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体现,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回归。唯物主义历史观认为,一个时代的文艺是随着一个时代的社会生产方式的变化而演变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时代主题。抗美援朝是当代国际政治中历史性的大事件,反映抗美援朝题材的文艺作品必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而大放异彩。现在中美贸易摩擦和贸易争端公开化,中央电视台连续几天在黄金时间热播这些抗美援朝题材的老电影,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和好评。中央电视台的工作是值得称道的。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三:《不可侵犯的人们》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三:《不可侵犯的人们》

    顾全大局,积极主动,自我牺牲,这是我军高级指挥员的基本素质,师长邓克的言行生动地展示了这种素质。这种素质的形成主要不是天赋,而是来自于我军从井冈山时期开始确立的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二:《朴玉丽》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二:《朴玉丽》

    小说作者王西彦是个纯粹的知识分子,国统区文人,新中国成立后,他努力迈向新社会的道路,他的描写土地改革运动的长篇小说《春回地暖》和描写知识分子寻找道路的长篇小说《在漫长的路上》就是这种努力。西元1986年他七十二岁高龄时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或许表明了他在后来的新的社会变动中没有像一些著名文人那样追逐潮流。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一:《北汉江两岸》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一:《北汉江两岸》

    小说的作者枫亚,真名龚德,他于西元1945年十六岁时在老家启东县参加新四军,任文工队员、连队文化教员,西元1946年担任团《战士生活》油印小报通讯员,西元1948年奉调师部《挺进报》当记者,是真正的战士作家。除了《北汉江两岸》以外,他还著有《向敌后出击》、《不可侵犯的人们》等战斗题材小说。西元1999年开始,他创作出版史诗性的长篇历史小说“扬子百年记”——《大脚雾》、《大脚风》、《大脚潮》、《大脚雷》四部,于西元2004年全部完成,由作家出版社成套出版。他于西元2016年6月逝世,享年八十七岁。

  • 中朝友谊塔碑文写了什么?

    中朝友谊塔碑文写了什么?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积极致力于发展中朝关系。今年是中朝建交70周年,当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形势发生了深刻复杂变化。在这一关键节点时刻,中朝两党两国最高领导人在这样的重要年份进行历史性互访,并在短短15个月内实现第五次会晤,再次生动诠释了中朝传统友谊的生命力。习近平总书记在此次访朝会谈中高屋建瓴地指出:坚持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中朝关系的本质属性;共同的理想信念和奋斗目标是中朝关系的前进动力;最高领导人的友谊传承和战略引领是中朝关系的最大优势;地缘相亲和文缘相通是中朝关系的牢固纽带。这拨云见雾般的论断对于新时代中朝关系发展具有继往开来的重大意义,对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必将发挥岀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