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共为您搜索到143篇文章
  • 面对美机轰炸,我军如何以智取胜?

    面对美机轰炸,我军如何以智取胜?

    元山位于朝鲜东海岸,地理位置很重要,敌人为瘫痪我军运输线,在海上用舰炮轰击,在天空用重型轰炸机投掷定时炸弹,给我军修桥的工程兵部队造成很大威胁。工程兵们想出一个对策:让被炸断的大桥原样不动,而在它的旁边修建一座水下便桥,桥面架在水面下十公分处,能较好地起到隐蔽作用,车辆通行也能畅通无阻。

  • 高戈里:在朝鲜战场审讯美英战俘

    高戈里:在朝鲜战场审讯美英战俘

    在第四次战役中,1951年1月25日,第149师第447团3营副营长戴汝吉等“十八勇士夜袭水原城”,抓回来一名美25师的宪兵,也是莫若健参与审讯的。宪兵,本是个耀武扬威的差事,但成为志愿军俘虏后,却魂飞魄散。莫若健记得,当时,这名惊魂未定的宪兵“叽里咕噜”就重复一句话:“都被打死了,就我一个活的……”别的,啥都问不出来了。

  •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二)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二)

    在我军的坚强攻击下,敌军继续败退,战线南移。我营前至黄草岭。只见山的北坡上瘫着十几辆被击毁的大卡车,地上散落着许多美军尸体,一个个冻得硬梆梆的。突然,我看见一辆车上还有一个美军士兵,他一只脚伸在驾驶室里,另一只脚跨在踏板上,手扶车门直挺挺地站着!走近去看时,发现是个死人,原来他已被这儿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冻成了僵尸!

  •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一)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一)

    大概是9月底的一天,全团指战员集合在大操场上,收听周恩来总理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庆祝国庆节大会上发表的广播讲话。“讲话”大意是: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决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决心与朝鲜人民并肩战斗打败侵略者。

  • 陈辉:美军“开国元勋师”败兵录

    陈辉:美军“开国元勋师”败兵录

    云山战役,志愿军39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军骑兵第一师第8团大部、第5团一部及韩军第1师11、12团一部和15团大部,共计毙伤俘敌4000余名,其中歼灭美军1800余名,缴获美军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被俘的一名美军军官伸出拇指对志愿军翻译说:“你们包围迂回的战术运用得好,前头拦住,后尾截住,这样作战,历史上从未见过。”志愿军战士回敬他的话是:“我们就是这个打法,叫做你打你的机械化,我打我的巧妙化。”云山战斗,作为一典型战例,其作用和影响,在战后几十年中一直为人们所称道,甚至敌方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十二:《战争,为了和平》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十二:《战争,为了和平》

    小说借赵庆奎因伤回国疗养,把笔触伸到国内农村,从一些侧面展示了解放、土改、互助合作出现与抗美援朝给农民们带来的思想观念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心理活动和人们之间、包括亲人之间关系的新气象。农村青年们在抗洪保堤斗争中组织起以英雄名字命名的“魏强突击大队”,这激发了年轻人的干劲,也触动了某些“顽固落后”的老农民。村里呈现出的昂扬氛围,乃至自己妻子表现出的积极参加工作的精神面貌,使赵庆奎感到了“他的家乡已经有了这样的进步”。这反映出志愿军战士们抗美援朝奋斗牺牲的伟大价值和意义。

  • 驳二十条历史虚无谣言,还毛主席与抗美援朝清白

    驳二十条历史虚无谣言,还毛主席与抗美援朝清白

    中国军队将美国军队从鸭绿江赶回三八线,基本上凭的是手中的“万国牌武器”。苏式武器是运动战后期四五次战役才开始陆续装备部队,苏联空军只掩护清川江以北部分交通线,且大规模参战是在五一年夏季以后,而此时战场大格局已经奠定。另外,国民党军队有美国家伙撑腰还有力量优势,仍然败到了台湾?是不是败之很武?顺便说一句,美国军队有联合国旗号壮胆,却被迫与人议和,与之对等议和者还是一个根本不被联合国承认的国家,实在是和之无脸!

  • “投降安全证”: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有力政治武器

    “投降安全证”: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有力政治武器

    当时志愿军在朝鲜北部的碧潼郡设立战俘营,参加侵朝的十三个国家的战俘在其中受到善待,他们每年两次获发全新的夏冬全套制服,定期获得牙膏、牙刷、毛巾等物品,烟斗、卷烟纸、糖果、点心也满足供应,每星期发五盎司的烟丝。战俘营中有各种文化娱乐活动,在耶诞节举行了晚会,甚至还举办过战俘运动会。虽然现在看来当时有的优待政策不无可商榷的略过之处,但总的来说表现出以“文明”相标榜的西方国家所不具备的真正人类高尚文明。

  • “米格走廊”上的飞鹰—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揭秘

    “米格走廊”上的飞鹰—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揭秘

    美军在苏军和志愿军空军出朝作战之前,非常骄横,轰炸机在执行轰炸任务时,根本不用战斗机护航。战斗机可以随意超低空追射志愿军车辆和行人,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志愿军入朝时,共有运输车辆1300多辆,20天内就被美军飞机炸毁600余辆,给志愿军后勤补给造成巨大困难。苏联空军投入空战后,局势立即发生了改观。尽管苏联空军打得美军闻风丧胆,但由于苏联担心空战扩大会引起世界大战,苏军空战领域始终局限于后方运输线。因此,朝鲜前线的制空权仍然掌握在美军手中。但苏联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的历史功绩中朝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 峻极高山齐仰止—97后纪念抗美援朝爆发69周年

    峻极高山齐仰止—97后纪念抗美援朝爆发69周年

    那时的中国百废待兴,工业化并未真正开始,生产力落后,我军武器落后,后勤保障落后,敌人火力和后勤异常强大,我方伤亡大。敌人的狂轰滥炸不仅夺去了很多战士的生命,也多次摧毁了我方后勤补给线,使得战士的武器,医疗和生活物资的供给极其困难。在中印战争、中苏珍宝岛冲突中,解放军都赢了,但同样吃过装备和补给的亏。在经过70年发展的今天,我们的国防尖端技术实用和军工生产能力已经获得了迅速提升,我们以前这么差的条件都能赢得胜利,现在已经逐步缩小和美帝的差距,应更有自信应对敌人的军事威胁,而不是被那些中美矛盾爆发时四处宣扬投降论的败类迷惑得悲观起来。

  • 火烧圆明园、红军长征和抗美援朝—兼评某奇谈怪论

    火烧圆明园、红军长征和抗美援朝—兼评某奇谈怪论

    从某种意义上说,火烧圆明园等是点燃国人反帝反封怒火的导火索之一,蒋介石集团背叛革命迫使共产党人进行武装反抗,而红军长征一方面是不利情况下的战略转移。另一方面是北上抗日的需要。由于共产党人以民族大义为重,才有第二次国共合作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面对已经逐步沦落为新的法西斯主义的美帝国主义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的图谋,抗美援朝战争是一次新的“长征”,第一次长征达到的目的是建立起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第二次“长征”即抗美援朝战争起码客观上产生的效果是真正奠定了新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

  • 李振 | 毛泽东:“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

    李振 | 毛泽东:“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

    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在战场和谈判桌的交互斗争中运筹帷幄,始终抓住而又巧妙灵活地使用谈与打、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这两手,双管齐下,互相配合,针锋相对,毫不放松,稳操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的主动权。在“文斗”方面,我方有理。在“武斗”方面,我方亦有办法,依托坚固的阵地,用“零敲牛皮糖”的办法,一口一口地吃掉敌人,积少成多,合起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亦文亦武,紧密配合,在谈判桌和战场上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较量中,迫使“联合国军”就范,达成协议。

  • 美军靠再多GDP,也攻不下上甘岭

    美军靠再多GDP,也攻不下上甘岭

    毛主席说抗美援朝我们花的钱,不到一年的工商税。这说明我们花的钱是极少的。而美国花的钱是多少呢?美国输掉的可不光是钱,还有他自建国以来的傲慢。美国的GDP该大了,到底有多大作用呢?而毛主席领导的人民战争,是能用GDP计算的吗?用GDP衡量一个历史阶段的价值,能够让人想得通吗?说得通吗?问问美国人,那行得通吗?

  • 抗美援朝:世界游戏规则,因中国而改变!

    抗美援朝:世界游戏规则,因中国而改变!

    新中国,不仅维护了自己的国家安全,还对世界和平,作出了重大贡献!如果当年“联合国军”进展顺利,兵临鸭绿江畔时新中国忍气吞声没有反应,或者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之后挡不住“联合国军”,被人打回鸭绿江北。那么“世界警察”维和模式仍然可以认为是成功模式,“世界警察局”美利坚合众国仍然可以继续自己这个似乎是天经地义的角色!然而,就因为当年不起眼的新中国说了一声“不”,于是一切都改变了!新中国,从棋子变成了棋手!而且,还决定了联合国维护世界和平方式的改变!——也就是,世界游戏规则,因新中国的参与而修改。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十:《火红的香花》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十:《火红的香花》

    作者是亲身参与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士,小说的战争场面描写十分专业。从小说中可以看到,我军在进行阵地战时部署得当,战术灵活,往往以小部队正面坚守,另以小部队侧翼突袭,最终以少胜多。可以说,我军是以巧妙的战术和高扬的革命精神战胜了敌人的弹药倾泄战术和人海战术。

  • 对新中国、对志愿军的爱召唤着他们不断前进

    对新中国、对志愿军的爱召唤着他们不断前进

    书名《爱的召唤》,这里的“爱”主要是对昂扬向上的新中国的爱,对英勇顽强的志愿军的爱,这些“爱”“召唤”着这些医护战线的战士们奋发上进,逐渐从幼稚、怯懦走向成熟、勇敢,也“召唤”着自私落后者迷途而返,跟上新时代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