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共为您搜索到22篇文章
  •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我们必须看看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在替代方案的构建层面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这里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十年拉丁美洲左翼的所有建构仍然站立着。我们将看到它们被如何转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仍然站立着,巴西的无地农民工运动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左翼的知识分子网络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仍然活着。在理论层面,有一些重要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成果的十年。有许多拉丁美洲知识分子撰写了非常有趣和原创性的东西,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爆炸性的语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知识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所做的事情持乐观态度。

  • “民众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历史与现实

    “民众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历史与现实

    拉美的民众主义产生于左派知识分子,与共产主义思想也有一定的关系。但与十月革命为中国送来马列主义不同,民众主义具有拉美特有的内生性,源于其自身长期的发展。由于语言和文化的相通性,各种思想风潮在拉美各国知识分子阶层中的传播速度很快。1926年德拉托雷发表了《什么是APRA》的宣言,明确提出了APRA党的五点基本信条,即反对美帝国主义;致力于拉丁美洲的政治团结;致力于土地和工业的国有化;致力于巴拿马运河的国际化;致力于世界所有被压迫人民和阶级的团结。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拉美民众主义泛拉美化的理念。

  • 西媒:特朗普主义与拉丁美洲的混乱和巴尔干化

    西媒:特朗普主义与拉丁美洲的混乱和巴尔干化

    特朗普政府使用一场混合的和多层面的战争所有的武器,从武装干涉的威胁,通过一场使用国际大众媒体和所谓的社交媒体进行长期的心理战,到多边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或泛美开发银行严格根据它们的政治愿望为了制约信贷进行讹诈。作为证据,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向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施加压力,让其攻击委内瑞拉,消灭南美洲的一体化,交出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奥·阿桑奇,以交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笔可怜的贷款。

  •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罪恶历史与现实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罪恶历史与现实

    人民意识到美国的侵略和委内瑞拉政府的错误。他们想纠正错误和调整。马杜罗总统的政府支持与非暴力的反对派对话。委内瑞拉人正在发展与俄罗斯、中国、伊朗、土耳其、玻利维亚、墨西哥和其他独立的国家的关系。拉丁美洲已经遭受了几十年美国的剥削和统治,但是也拥有一部民众成功抵抗的历史,包括墨西哥、玻利维亚和古巴的革命和在巴西、阿根廷、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的社会运动和后来选举的胜利。特朗普总统和他的由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总统任命的负责委内瑞拉的特使艾布拉姆斯组成的暗杀随从人员已经对委内瑞拉人民宣战,但是至今委内瑞拉人民没有被打败。斗争还在继续。

  • 西报:委内瑞拉与拉丁美洲大陆对美国扩张的抵抗

    西报:委内瑞拉与拉丁美洲大陆对美国扩张的抵抗

    帝国主义这个反对委内瑞拉行动的国际阵线依靠美洲国家组织的秘书处、欧盟和它制造的利马集团,焦点放在更多类型针对委内瑞拉政府的指控,不承认马杜罗作为总统的合法性。“温和地说话,但是带着一根大棒”,仅仅是一种隐喻,美国政府的发言人经常的威胁,没有任何温和之处,在中央情报局的特工和战争罪犯之间分担这些威胁。明确的是他们自己一直在说对话的时期已经结束,他们不接受除了合法的尼科拉斯·马杜罗的政府下台以外没有别的出路。从这时出现唯一留给他们的道路在最粗暴的表达中是“大棒”:战争。

  • 西报:拉丁美洲的进步主义、新右派与帝国主义

    西报:拉丁美洲的进步主义、新右派与帝国主义

    面对经济危机表现的新形势,资产阶级的寡头更新他们的统治机制,出现在一种新的形式下,以便虚假地打击他们自己制造的事情,逻辑上在一个选举阶段与另一个选举阶段之间,一个进步的政府不可能解决几个世纪的剥削积累的东西。存在利用公司的传播手段制造舆论的主体,借助于候选人,有时候借助电信手段,其他时候取自企业界,将左派的语言据为已有,承诺变革或比左派做得更好。这种反攻不限于右派的回归,如同我们所了解的那样,而是现在他们提出另外的思维、方式和方法以便检测自己的氛围和更激进的目标,从根本上说是加固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

  •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的历史:入侵、贿赂和政变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的历史:入侵、贿赂和政变

    美国入侵了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在其他许多国家破坏民主,干预几乎所有国家的内部事务。有的时候因为不受欢迎的伙伴打赌之后就开枪射击,但是与那些政策更具破坏性的遗产有很大区别。现在这些国家有更多的理由怀疑美国在每个机会的意图。这种不信任的爆发可能晚几个世纪。

  • 回顾近十多年美国在拉丁美洲“后院”的干涉政策

    回顾近十多年美国在拉丁美洲“后院”的干涉政策

    “我们已经让拉丁美洲的大部分由忠实于美国的盟友控制: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哥伦比亚、洪都拉斯等。我们拥有13个国家的利马集团,它们已经要求对委内瑞拉强加金融制裁,仅在几年前这是非常不可想象的事情。在2009年洪都拉斯发生军事政变的时候,它没有使整个拉美政治阶层的领导人感到愤怒,听到谈论制裁,这就是拉丁美洲不干涉其他国家的事务的强烈传统。”

  • 必须反对美帝的黩武主义和跨国公司的全球主义

    必须反对美帝的黩武主义和跨国公司的全球主义

    美国利用拉丁美洲重组它的经济,企图赶走中国,使墨西哥屈服,将巴西的交易据为已有。帝国新的侵略具有破坏性的后果。更多地通过间接的压力而不是明显的干涉去实现。它得到保守派复辟的三种方式的支持,保守派通过对欧洲有利的自由贸易协议完全屈从于特朗普。富豪统治集团并不参加投票,它们将打压委内瑞拉放在优先地位。埋葬“美洲自由贸易区”的战斗重新出现。

  • 委内瑞拉危机背后,拉美“右转”还是“石油诅咒”?

    委内瑞拉危机背后,拉美“右转”还是“石油诅咒”?

    今天的拉美大陆深受经济自由主义之害。它制造了贫困,铲除了文化。就连巴拿马这个自由政体也提供不了足够的工作机会,滋生了暴力。在拉丁美洲有着广泛的贩毒网络,因为美国和欧洲对毒品有很大消费需求。他们很多人就是为此搭上了性命。我们阿根廷有个词,把这些人称之为‘逐利的卖国贼’。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因此,拉丁美洲的政治家要想办法让人民真正获得权力。

  • 古巴医疗体制远胜中国--古巴医疗体制的评价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古巴医疗体制远胜中国--古巴医疗体制的评价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财富与健康的因果关系这一曾被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现在受到了挑战。作为中低收入国家,古巴的国民健康状况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20世纪90年代,即使由于美国的封锁而使古巴经济陷于困难时期,古巴在国民健康方面的情况依然如此。古巴之所以取得如此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主要得益于其医疗体制。

  • 十字路口的拉丁美洲左翼

    十字路口的拉丁美洲左翼

    巴西奥运会行将到来之际,国内却政治动荡到将总统弹劾至停职。不仅巴西,整个拉丁美洲,左翼政权纷纷遭遇危机。本文分析了这种普遍危机的原因,作者相信,有着丰富反新自由主义斗争经验的拉美工农会再次站出来,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 西报:希拉里和华尔街反对拉丁美洲的新自由主义战争

    西报:希拉里和华尔街反对拉丁美洲的新自由主义战争

    媒体的很多报道讨论对罗塞夫总统的弹劾和巴西的腐败涉及更加广泛的问题:国际金融资本正在与希拉里·克林顿和其他美国政治家携手努力,目的是重申在拉丁美洲的“华盛顿共识”,这个计划得到了本地区右派的迎合。现在是时候总体上考察这个问题了。

  • 齐普拉斯的可耻投降与拉丁美洲的不进则退

    齐普拉斯的可耻投降与拉丁美洲的不进则退

    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毫无疑义地成为了冷战后左翼运动最大的投降派之一。正如某位左翼评论家严厉但十分准确的评论:他上台后的第一天去向反纳粹的共产党烈士下跪,而第二天他就去向德国总理下跪。齐普拉斯号召全民公投,宣布“民主”、“人民”获得了胜利,但一转身他却向欧洲的权势集团递上了一份更耻辱的降表。

  • 公平贸易与拉丁美洲小农

    公平贸易与拉丁美洲小农

    从公平贸易运动的要求来看,确实表现出对第三世界国家小农处境的高度同情与良善的愿望,他们鼓励并协助小农组织合作社,反对跨国垄断资本的贸易自由化,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与进步意识。但公平贸易运动却忽略了第三世界农业资本主义化背后所隐藏的土地分配与生产关系。

  • 医疗私有化是如何祸害拉丁美洲的?

    医疗私有化是如何祸害拉丁美洲的?

    20世纪90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在拉丁美洲推行以私有化、自由化为特征的新自由主义医疗改革,给拉丁美洲带来灾难性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