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共为您搜索到24篇文章
  • 新冠肺炎疫情背后,门罗主义阴云笼罩在拉美的天空

    新冠肺炎疫情背后,门罗主义阴云笼罩在拉美的天空

    特朗普政府让门罗主义重新笼罩在整个拉美,特别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这段时间,他们不仅甩锅,还“甩毒”,助长新冠肺炎在拉美传播的同时还向这些国家传播“政治病毒”。这些麻烦制造者,不仅要为本国的防疫大溃败而负责,还要为拉美地区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而负责。正所谓“唇亡齿寒”,在人类共同面临的灾难面前,美国仍旧一意孤行,一贯坚持以门罗主义为指导思想,在自己邻居们的土地上大搞单边霸权,到头来只会让新冠病毒“渔翁得利”,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任正非:本已准备退休,美国的打压让我产生了动力

    任正非:本已准备退休,美国的打压让我产生了动力

    美国总打压我们,让我产生了动力。本来我都准备退休了,然后他打我一下,又让我留下给公共关系部打工。在美国不供应的情况下,我们用自己的部件生产,这是一个权宜措施,是短期行为。我们还是要坚定不移拥抱全世界最先进的文明。我们的新操作系统不只是给手机提供使用,而是穿越了所有物联网到各种显示系统,所以我们不会变成一个封闭系统。

  • 拉美抗争大串联: 全球清算新自由主义的开端?

    拉美抗争大串联: 全球清算新自由主义的开端?

    智利的新自由主义绿洲神话已经破裂。尽管目前的运动正在平息下来,但是不同阶层的广大民众已经不再惧怕国家暴力,并且对于国家权威的尊重也消失殆尽。智利主流政客那一套技术官僚和“市场说话”的暴力已经被揭露。异质化的智利工人阶级开始有了阶级斗争的意识,而负债累累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左倾。但是让杰弗里·韦伯担忧的是,街头政治缺乏明确性并且变化无常。街头政治在不同阶级组成的无差别“反政治”情绪之中,可以轻易地转变。

  • 只是美……把拉美搞乱了吗?问题可没那么简单!

    只是美……把拉美搞乱了吗?问题可没那么简单!

    虽然,处在风口上,猪都能上天!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巴西、阿根廷等国经济陷入危机困境!一系列社会问题接踵而来,拉美社会民众产生严重的社会不公正感和隔离感,一些政治腐败案进一步加剧这种焦虑和不满!加之美国这只黑手这时候煽风点火!导致这些国家政治斗争黑天黑夜,没完没了!

  • 徐世澄:玻利维亚局势不明,拉美左翼遭受沉重打击

    徐世澄:玻利维亚局势不明,拉美左翼遭受沉重打击

    莫拉莱斯辞职后,玻利维亚局势不仅没有平静,反而更加动荡,反对派抢劫了莫拉莱斯在拉巴斯的住宅,暴力活动有增无减。然而,莫拉莱斯在玻利维亚执政已近14年,他得到玻国广大中下层民众的拥护,也许未来莫拉莱斯会如他在离开玻利维亚时发的推文所说的那样,“带着更多的力量和精力归来”。

  • 政体移植让拉美结出苦果

    政体移植让拉美结出苦果

    综观移植西方国家制度模式的拉丁美洲诸国,可以看到被西方国家称为“普世”的民主政体、民主模式等也并没有获得西方国家极力鼓吹的效果。政局动荡、政府深陷腐败丑闻、公民抗议频繁、社会治安堪忧等现象屡见不鲜。而中美洲国家动乱、移民大军北上等活生生的事例,无不昭示着忽略自身实际情况,机械移植、生搬硬套国家制度模式而造成的消极后果。

  • 世界杯不只有狂欢:拉美足球背后的政治风云

    世界杯不只有狂欢:拉美足球背后的政治风云

    阿根廷的军事独裁政权希望利用1978年世界杯的举办来提高这个政权在国内外的合法性。但阿根廷对1978年世界杯的热情并不仅仅是独裁政权的宣传活动所产生的。正如塞尔吉奥·雷纳的一部故事片的标题所说,这是“全民的盛宴”。事后来看,对魏地拉将军而言,1978年世界杯在多个方面都是极其成功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它塑造了阿根廷的强国形象,让民众注意力暂时从糟糕的经济形势和恐怖的军事统治上挪开。看来,在足球文化盛行的拉丁美洲,将其作为转移民众注意力的工具是拉美政客的拿手好戏,操作起来可谓轻车熟路。足球这个“软球”足以撬动政治的“硬球”。

  • 中国大工程打脸“掠夺拉美”谬论

    中国大工程打脸“掠夺拉美”谬论

    越来越多拉美精英对中国兴趣浓厚,他们热衷于与中国商人见面。在高档商场的试衣间,可以听到上层女性谈论丈夫、儿子怎样见了中国企业家。“未来的生意在中国”成为拉美精英的一个共识,并影响到很多当地中小商人。

  • 谁是“帝国主义列强”?听听拉美人如何说中美!

    谁是“帝国主义列强”?听听拉美人如何说中美!

    谈到与美国的关系,墨西哥城市民胡安•卡洛斯说:“现在墨西哥民众对美国的心态十分复杂,一方面推崇和羡慕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美国人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对美国歧视墨西哥人的态度感到愤怒。”卡洛斯说,这种矛盾的心态也是很多拉美国家民众的心态。今年7月1日墨西哥将迎来大选,目前民调领先的墨西哥城前市长、左翼候选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已明确表示,将阻止美国修建美墨边界隔离墙的计划。

  • 展望2018:拉美进步主义继续与新自由主义较量

    展望2018:拉美进步主义继续与新自由主义较量

    2018年将是确定帝国主义右派的力量和进步的或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的力量之间激烈碰撞的一年,后者主张建设符合在世界各地区和国家范围内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战略利益的一个新世界,它们可能引导或建立进步类型的现状,实施新的发展主义色彩和社会介入国家的政策,或者说推动具有新的征兆的反对资本主义和反对帝国主义的计划,也就是说组建社会主义类型、自由的和社区的新的经济--社会构成。

  • “拉美腐败”背后的华盛顿因素

    “拉美腐败”背后的华盛顿因素

    我们不禁要问,拉美的问题是腐败,还是拉美的“议程”包括优先事项皆由权力中心,尤其是和拉美右翼共同拥有重大利益的美国政府-私人部门以及企业集团(包括媒体)来决定呢?

  • 委内瑞拉欠中国钱不还?绞刑架下的社会主义(二)

    委内瑞拉欠中国钱不还?绞刑架下的社会主义(二)

    委内瑞拉最大的问题:一,石油产能不足,越危机,越下降,现在一天只能产50万桶。二,民众不团结,没有吃苦精神。富的想抱美国大腿,盼着王师上岸,穷的想不劳而获。比较令人宽心的是,反对派联盟终于发声反对外国军事干涉。中国在美国后院伸手,并大量得到委内瑞拉廉价石油,美国心里很受伤,它制裁委内瑞拉,国内石油财团也有损失,不是没有压力。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中,马杜罗能否走到2019还很难说,如果军队也失控了,委内瑞拉就可能爆发内战,这才是真正的末日。

  • 绞刑架下的社会主义--委内瑞拉(一)

    绞刑架下的社会主义--委内瑞拉(一)

    委内瑞拉转向社会主义道路,其实是在绞刑架下求生存,美国一直想将绞索套在委内瑞拉脖子上,将其行刑式处决,以警告其它拉美国家。

  • 拉美金融自由化反思录

    拉美金融自由化反思录

    在金融全球化的进程中,就汇率、资本管理、货币国际化、国内改革等核心问题而言,新兴国家不能依照发达经济体的惯例一步到位,而应尽可能避开和防范市场动荡对本国金融稳定的冲击,逐步推进、相互促进、动态逼近金融全球化。同时,新兴国家既要谋求发展,还应注重自我保护,培养自身更强大的金融保障能力,为更为开放的金融市场做好准备。

  •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应该看到,在拉美,除古巴外,左翼至今仍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萨尔瓦多、乌拉圭、智利等国执政。在委内瑞拉,马杜罗目前还是国家总统。即使在阿根廷,左翼仍有相当大的实力,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有优势,且在全国不少省和城市掌权。在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等一些不是左翼执政的国家,左翼力量也不可小觑。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

  • 拉美浮现“颜色革命”魔影

    拉美浮现“颜色革命”魔影

    拉美两个最重要国家同时陷入动荡,或引发地区联动效应,冲击左翼力量“七分天下”的政治格局。尽管事件的主因是经济形势恶化,但幕后仍隐约浮现出“颜色革命”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