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常与共:“熔化”千百万俘虏的世界不欠谁的

    常与共:“熔化”千百万俘虏的世界不欠谁的

    怀念像王克勤这样的几十万几百万解放战士、人民英雄,我们不能不带着真挚地敬意去回望他们实现从鬼到人,从普通青年到先进战士的转变的过程。这些“怪话”是怎么被一一拆解的,是靠老战士在月光下忆苦思甜吗?是,又不全是。摆事实讲道理,或者用某些人更爱听的说法,“洗脑”教育,说多少遍“你爹不是你的亲爹”,“奶奶不是你的亲奶奶”都没用,否则,今天那些精美精日哈韩者族,满世界乱认爹、认奶奶,早就被大大小小的口才大师“说服”了。

  • 中共领导的乡村改造为何能实现并超越乡建派的理想

    中共领导的乡村改造为何能实现并超越乡建派的理想

    20世纪50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乡村改造,成功进行了民国乡村建设派希图从事的多种工作。它通过普遍建立党的组织以实施对工作的领导,在农民当中培养先进分子以示范和带动农民,以及让农民进行充分的自我教育。这种改造的内容和方式与建立一个新国家、新社会的革命目标紧密相关。从山西省委试办合作社的决策过程和川底村郭玉恩合作社的微观发展过程中,可以看到其中革命和建设相互交织、农民主体性强等突出特征。

  • 聂焱:我的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聂焱:我的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如果把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从思想上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一类是没有改造好或拒绝思想改造的知识分子,那我父亲就属于前者。回顾我父亲的一生,勤俭节约、安贫乐道、克己奉公、重奉献轻索取、重大局轻名利,对得起家庭,无愧于社会,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改造好的”知识分子的典型。

  • 从一些“右派”的改造经历看1957年反右

    从一些“右派”的改造经历看1957年反右

    关于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中共中央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即第二个历史决议肯定了反右的必要性,同时也指出了反右严重扩大化造成的不幸后果。对全国人民,特别是对全党来说,正确认识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的意义也可以说是第一粒扣子,如果没扣好,肯定就不会对新中国前三十年有正确认识,肯定也不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正确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