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共为您搜索到195篇文章
  • 习仲勋开展调查研究:把屁股坐在老百姓这一方面

    习仲勋开展调查研究:把屁股坐在老百姓这一方面

    习仲勋在领导土地改革工作中,十分注意调查研究,从边区实际出发,总结和推广典型经验指导全面工作,促进了生产发展。在全国解放战争正在进行之时,习仲勋提出的关于新老区土改的诸多思想观点、工作建议,不仅在当时受到了党中央、毛泽东的赞赏和采纳,以至在新中国成立后进行的全国大规模土地改革中,也发挥了很好的借鉴和指导作用。这些都表现出习仲勋的务实精神和远见卓识。

  • 不断优化体制,新时代的气息将更加浓厚

    不断优化体制,新时代的气息将更加浓厚

    改革就是创新,分清新旧界线,不把“旧”错当“新”,不把“新”错当“旧”,改革才具有真正意义,分散体制、独占体制是“旧”不是“新”,聚合体制是“新”不是“旧”,有了这个基本认识,推动新时代的改革才能目标明,方向正,路线清。新时代是社会主义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高度重视建立聚合体制,是新时代的改革应当大抓的大主题,建立聚合体制,决定新时代风采,决定初心使命寻续,必须以战略思维精心谋划,全力推进,当聚合体制真正成为立国之柱时,新时代就将幻化为扎根于民心的长青之树,飘香在神州的万花之园!

  • 我们要国企干什么?—与宋志平同志再三商榷几句

    我们要国企干什么?—与宋志平同志再三商榷几句

    最终的目的,并不是彻底放任资本,放任资本主义因素从经济基础走向上层建筑,而是要不断增强国有企业的市场活力和竞争力,做优做强做大国企,以此保障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实现共同富裕,回归社会主义本源——这就是经济发展路线的辩证法!

  • 吕新雨: 农村集体经济的道路与制度

    吕新雨: 农村集体经济的道路与制度

    没有社会建设的经济行为一定会失败。单纯的经济性扶贫难以形成持久的造血功能,关键就在于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之间没有形成有机的联系。没有有效的社会建设,后果只能是贫富的两极分化。塘约村、蒲韩社区和郝堂村的三个案例,呈现出当代中国发展农村集体经济路径的多样性,也说明了只有在维护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才能有真正经济的发展,才能克服和战胜资本主义市场对社会、社区的破坏。

  • 再与宋志平同志商榷几句

    再与宋志平同志商榷几句

    事实上,在很多资本主义国家,除了那些私人不愿意进入和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行业和领域,政府在许多自然垄断行业、资源垄断行业和一般竞争性行业和领域广泛存在。德国、法国、英国等欧洲国家,尤其是人均国民收入居世界前列的北欧国家,以及亚洲的新加坡等国家,国有企业及国有资本一直占有相当的比重。遗憾的是,有些人故意对此视而不见,将两种性质和功能的国有企业混为一谈。我们的国企改革方向不能以资本主义国家乃至个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参照系,所有关于“国有企业只需要在公共服务领域存在”,“市场经济要求国有企业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的观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国家国有企业存在的目的。”

  • “私吃公”不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

    “私吃公”不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

    我国是一个土地辽阔、民族众多的国家,资源不太丰富,人口如此众多,又处于资本主义的环伺之中。一个什么样的经济基础能够让十四亿人生活喜乐?答案是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中国古人讲,不患寡而患不均。我们的改革不能把“寡”作为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即使实现了平均,也要防止经济再次滑入不均之中。事实上,生产力总是会发展的。而且,中国共产党的军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史表明,在一种平均分配的社会制度里,生产力能够得到比在私有制的两极分化的分配社会里更快更好的发展。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平等、公平与效率完全是兼容而且兼得的。新中国70年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都让我们得出这一结论。香港正在发生的混乱也证明这一结论的正确性。

  • 正确认识和把握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特殊规律

    正确认识和把握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特殊规律

    纵观世界各个资本主义国家,也在不断进行改革,各国在改革与发展方面有不少可供借鉴的做法,其中一些做法在发挥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和防止资本主义的消极作用方面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我们常说,改革是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动力,可见,即使在“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的情况下,香港也需要进行改革。事实上,现在香港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

  • “乱港”分子的根本目的是“乱中”

    “乱港”分子的根本目的是“乱中”

    所谓“洗牌”,就是一定要全部开排专职于遏制与惩罚香港官员履行职责和依法履行职责的警察、鼓励和放纵“乱港分子”的那些外籍法官,开排那些“反中卖港立法会议员”,改革警察机制,进行“中国化教学课纲改革”等等一系列“去殖民化”行动。大乱,才能实现大治。坏事,往往是好事,万事不用急,沉住气。

  •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对货币供给实施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非常迫切,这不只是企业资本需求之必须,同时也是股市等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之必须。在住户储蓄存款不断走低的情况下,没有长期的资金供给,容忍金融期限错配过度发育,这显然将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大的风险。这一点,央行无论如何都要提高警惕。

  • 中小学教育教学改革如何破题?——我的批评与建言

    中小学教育教学改革如何破题?——我的批评与建言

    我的感触是:任正非不仅是一位了不起的企业家、军人,也是罕见、杰出的教育家、思想家、社会活动家。阅读华为、阿里、腾讯、科大讯飞以及英特尔等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知其社会影响、(溢出)辐射范围都在几亿人口。不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教育全球化动向和时尚?产学研用以及大中小学乃至终身学习和创新的深度融合,特许实验学校为啥不跟进?

  • 鹿野:某些媒体对良渚的报道并不准确

    鹿野:某些媒体对良渚的报道并不准确

    事实上,关于良渚文化探索历程的资料并不难找,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相关人士太不认真的缘故,仍然在报道中出现了偏差,导致有很多人被带了节奏。因此,我希望朋友们以后要是再看到某个领域“民国时期异常辉煌,以后陷入停滞,80年代以来才开始恢复发展”这种三段论句式,最好不要先盲目的相信。一般只要认真查一下相关资料,就会得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于人的生存和发展中的特殊必需品。我国医疗改革以来,理论界对医生劳动的特殊属性、药品作为商品的特殊属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在学理层面上尚未讨论清楚。本文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结合医生劳动和药品在劳动力再生产中的特殊作用,对医生劳动的特殊性,药品生产、流通和消费的特殊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医药分离的学理依据。本文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医药关系要以民生为导向,不能走医院企业化、医生劳动资本化之路。

  •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所谓建立评审防火墙制度,就是要求隐匿被评审内容的相关论文的发表期刊、期刊级别、影响因子、所获奖励等第三方因素信息,不允许这类因素作为成果评审的依据或参考。若评审者或被评审者不服,可以提请复议。复议同样要遵循内容评审原则,要屏蔽第三方因素信息。虽然完全隐匿第三方因素事实上不可能做到,但是在评审案卷上要求隐匿第三方信息,就已经排除第三方因素列为成果评审的法定依据。

  •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国企低效论”的核心主张无不恪守“绝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完全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信条。其实质是要在“国企低效率”与“私有化改革”之间建立起一种破与立的逻辑关联,试图通过颠倒黑白来妖魔化国企,制造“国企低效”的社会舆论,削弱乃至取消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实现所谓“私有化”目标。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坚守正确的改革方向,必须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根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也是国企改革者必须具有的底线思维。历史已充分证明,私有化改革并不能真正带来效率,决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

  • 魏少军: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如何从“芯”突破?

    魏少军: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如何从“芯”突破?

    前两年,我们在人才培养上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就是很多的学生毕业以后去搞投资,搞金融了,当然我自己的学生也有出去作投资的,去做官员的。我总是在讲,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干嘛要来学这么多年的集成电路呢?还是说他们对于芯片的重要性、对于芯片本身所蕴含的这种无穷的魅力了解得不够,他仅仅是把它当成一门知识来学了。当你真正深入了解芯片、集成电路它内在的东西之后,以及它对外的这种发展影响,那你就会知道,原来掌握集成电路芯片能够带来这么大的主动权。如果大家今后从事芯片技术的话,我相信从我今天的讲演当中,至少可以掌握到几个重要的点:第一个点,我觉得芯片的发展大概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直走下去,还会成长一百年;第二个点,芯片的发展不容易,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高额的投入,需要我们长期坚持。一百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一个年份,而是说长期坚持才会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