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共为您搜索到236篇文章
  • 国家安全公署可对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辖权

    国家安全公署可对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辖权

    彻底解决香港问题,还需对香港的宣传、教育进行彻底治理,对少数地产商和垄断资本家剥削香港老百姓的经济制度进行彻底改革。《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将从司法上对利益集团和敌对势力进行釜底抽薪,彻底斩断它们控制、绑架香港的黑手。这是保障香港光明未来的关键一步。

  • 复旦教授: 以美为师的中国教育正成为洗白的工具

    复旦教授: 以美为师的中国教育正成为洗白的工具

    美国公共教育系统名义上是允许流动性的,而上一代的财富通过这套系统“洗白”了,洗成了下一代的能力。由于个人能力差别导致了其他不平等听起来是挺正当的,也为人所接受,尤其是相信个人奋斗的美国中产阶级和美国保守主义者。这样,他们可以心安理得地看着穷人受穷:因为这些穷人少壮不努力,所以老大就该徒伤悲。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美国这个名义上平等的、只以个人能力分高下的社会,实质上蜕化成了以财富划分的世袭等级社会。这个社会甚至比等级社会还糟,因为它自以为是平等的。

  • 医院改革要坚持公有制公益性为主体

    医院改革要坚持公有制公益性为主体

    做强公立医院,关键是要提高公立医院硬件建设现代化水平。要科学规划公立医院建筑面积,保障医院功能齐全、设施配套所需要的场地。要为公立医院装备先进的医疗器械、网络设施,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提供先进的现代化治疗手段。

  • 鄢一龙:“新五化”——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鄢一龙:“新五化”——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通过实施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规划,“四梁八柱”改革的全面展开,推动国家治理体系的完善与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形成更具静态效率与适应性效率的中国制度体系,将制度优势进一步转化为治理效能。我们不但要进一步发挥市场经济的优势,更重要的是进一步发挥社会主义优势,以避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面临的危机,创造比西方国家更快、更可持续的增长。

  • 为国分忧:《论医院和医生的初心》

    为国分忧:《论医院和医生的初心》

    当前本该救死扶伤的一些医院,为何把患者当做赚钱的“工具”,不惜通过过度开药、多项无相关的检查等方式从患者身上变相赚取高额的费用?这实际是真假医院之争。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医院就是真医院;而一心赚钱、图财害命得医院就是假医院。比如,疫情来临国家建立的方舱医院、火神山、雷神山就是真医院,而莆田系之类医院就是假医院。真假医院之争,本质上是医疗改革路线之争。

  • 胡懋仁:好得很和糟得很

    胡懋仁:好得很和糟得很

    中国的发展和崛起过程中,确实存在着不少的缺点和问题。对此,我们当然不能掉以轻心,置若罔闻。我们不能因为已经取得的成绩而忽视这些缺点和问题。但是,对于中国人民来说,这些缺点都是可以纠正的,这些问题也都是可以克服的。即使在将来的发展过程中,还会出现新的缺点、新的问题,也并不可怕,中国人民同样会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就不劳这些“老爷”、“少爷”们闲吃萝卜淡操心了。

  • 温铁军:二十世纪末“化危为机”与结构性制度变迁

    温铁军:二十世纪末“化危为机”与结构性制度变迁

    第三次全球化的代价一定会累积,最终转化成危机爆发的,因为它是规律的表现。这次给大家做点中国纳入全球化过程的分析,我们怎么会遭遇到全球化危机?输入型的通货膨胀与紧缩都是典型的经济危机现象。所以我们得把故事讲得稍微完整点,把它往前拉到七八十年代,中国进入大转型。

  • 江宇:树立辩证观点,“改革”本身也需要改革

    江宇:树立辩证观点,“改革”本身也需要改革

    改革开放永无止境,“改革”本身也需要不断改革,改革是常为新的。只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向历史学习,向实践学习,向人民学习,不断总结经验、破除迷信,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从这样或者那样的教条主义中解放出来,从对这种经验或者那种经验的迷信中解放出来,我们的事业就必将获得新的胜利。

  • 老包:下次重大疫情来了还能靠谁

    老包:下次重大疫情来了还能靠谁

    本次抗击疫情已经显示出我国公立医院的力量不足,能够抽调的人员难以足额满足抗击疫情的需要,一线医务人员超负荷工作。待我们把公立医院都“私有化”改革后,下一次的重大疫情再来之时,抗击疫情还能靠谁?难道也要像西方那样只有到教堂祈祷和自生自灭吗?!我党的优良传统之一就是“有错必纠”。我国的“私有化”改革是误入歧途,必须悬崖勒马!首当其冲的是医院必须姓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中国公共医疗卫生防疫体系应该怎样改革和重建?

    中国公共医疗卫生防疫体系应该怎样改革和重建?

    我们不能仅仅把这次疫情当做对我们的一次警示,而应该拿出实际行动进行改变,这种改变是全方位的,是从思想层面到政治层面的,是方向的改变,是整个政策的调整,也就是对中国医疗卫生防疫体系来一次刮骨疗伤和对整个体系的重建与再造。

  • 当《土地法大纲》遇到解放战士,能发出怎样的神威

    当《土地法大纲》遇到解放战士,能发出怎样的神威

    四十年代的中国是个地地道道的农业国,而国民党兵也全是抽丁或抓来的贫苦农民,几百万的俘虏兵,之所以在加入人民军队后能够很快的脱胎换骨掉转枪口,成为埋藏蒋家王朝的勇士,旧社会的统治让他们没地或少地并因此没有任何的尊严,打倒蒋介石后能够分得土地,不用再给人扛活交租,不用再受人欺负让人踩在脚下,不能不说是一个最实在最有效的动力。

  • 开车进故宫,为什么特权阶级屡禁不止?

    开车进故宫,为什么特权阶级屡禁不止?

    我们经过无数次尝试,然而特权阶级永远是个顽疾,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因为说到底,特权阶级是人性的必然,所有人都讨厌特权,但是假如每个人都有用特权的机会,大多数人都顶不住诱惑。故宫开车的那位,就是如此。放到整个国家,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少数,这是根深蒂固的人性,彻底解决谁也没见过。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教育家黄炎培和毛泽东,在延安曾有过一场著名的窑洞对话。黄炎培提出自己了疑虑——“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初起时意气勃发,人人奋进,一旦成功之后,逐渐懈怠,惰性逐步取代活力,最终走向僵化,乃至无药可救的灭亡……共产党会不会重蹈前人的覆辙?”对此,毛泽东的回答是,我们已经找到一条新路,可以走出这历史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让人民监督政府,防止政府的松懈,让人们各负其责,避免产生“人亡政息”的情况。让人民监督政府,也许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人民群众吃二茬苦,受二茬罪。

  • 改革的主线、底线和红线,改革要警惕卡瓦略式人物

    改革的主线、底线和红线,改革要警惕卡瓦略式人物

    卡瓦略曾在美国名校接受新自由主义教育,任职之后卡瓦略竭力主张银行私有化、全力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在阿根廷金融危机前夕卡瓦略协助西方金融资本外逃,后来卡瓦略以出卖情报破坏金融安全的罪名遭到逮捕。一些人也曾竭力主张商业银行必须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不承认商业银行股权被贱卖的事实,而目前则竭力主张资本项目自由化,如果中国像阿根廷一样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和持续的社会动荡,那么,那些推动资本自由化、利率市场化、企业私有化、股市衍生品化的官员们也可能会得到与卡瓦略类似的下场。

  • 李玲:医改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李玲:医改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下一步中国深化医改就是要建立中国特色的医疗卫生制度,而且必须能够满足中国老百姓的需求,符合中国国情和制度优势,而不是单纯地学习美国。再重复一下,就医疗卫生而言这是整个学界的共识:不要一味迷信美国,不要学美国的制度。我们要充分发挥中国制度优势,充分利用信息化、智能化手段。另外,发挥中医药和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优势。之所以中国能够取得较高的健康绩效,一是我们政府的治理,另一个就是国人健康养生习惯。所以不要丢掉我们的文化优势,把这些优势集成起来,创造一个全球领先的健康模式,如果能够得以实现,这就是对人类的贡献。

  • 赵月枝:“新地球村”想象

    赵月枝:“新地球村”想象

    “新地球村”的想象基于对更为平等和多极的全球秩序的憧憬,更根植于地球各个角落不同社会主体超越剥削和压迫关系、维系人与人平等互惠以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关系的社会实践。这些实践,是 “新地球村”的 “希望之源”。

  • 刘书林:思想政治理论课改革创新的行动纲领

    刘书林:思想政治理论课改革创新的行动纲领

    习近平总书记在“3·18讲话”中指出:“要坚持建设性和批判性相统一,传导主流意识形态,直面各种错误观点和思潮。”这里讲的是破和立的关系。不破不立,不塞不流。通过批判错误思潮和错误观点,增强对主流导向的掌握。直面错误观点和错误思潮,实事求是地据理以争,常常具有很好的说服力。敢于直面现实,敢于直面各种错误思潮和错误观点,这是理论联系实际的表现,也是坚持问题导向的体现,更是坚持弘扬主旋律的必要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