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共为您搜索到133篇文章
  • 从国际视角评切割政企关系的“假改革”陷阱

    从国际视角评切割政企关系的“假改革”陷阱

    市场经济下政企关系是相对的、多维度的、动态演化的,即使在OECD国家,政府与国有企业、私人企业等的实际关系也并非完全切割(或“切断”)。机械地理解政企关系、要求“完全切割”将会误导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改革。有关“国资国企”的改革,堕入把政府与国企治理相隔离的“假改革”陷阱。

  • 乱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实

    乱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实

    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为《NGO与颜色革命》一书中文版写序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认为,这些NGO的目的都有制造别国内乱的动因,为欧美制造武力或非武力干预的借口,最后在当地扶植一个亲西方政权、或是退一步至少让其陷入动荡与无法发展,减少西方的竞争者数量。

  • 打脸!透视英政府涉港报告、美政客涉港言论的虚伪

    打脸!透视英政府涉港报告、美政客涉港言论的虚伪

    香港骚乱一天没有平息,暴力事件就会随时发生,个种原因除了香港反对派、“港独”、骚乱分子不把香港法治放在眼里之外,事实证明,与美英的纵暴、支持有直接关系!

  • 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不许中俄点灯?

    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不许中俄点灯?

    全球化进程中,过度膨胀的金融资本在发达国家内部造成的贫富差距和怨愤情绪,同样被社交媒体点燃了;而被选举政治主导、遮蔽并撕裂的发达国家政府完全不具备应对这类冲击的有效能力。于是,人们看到的是,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之后,输掉选举的希拉里克林顿所在的民主党,及其各方支持者,一夜之间,将自己装扮成人畜无害的模样,反手指责所谓俄罗斯、中国用社交媒体干涉西方国家内政的各种荒腔走板的说法就因此出来了。

  • 谁统治美国?─CIA特工揭美国“影子政府”内幕

    谁统治美国?─CIA特工揭美国“影子政府”内幕

    影子政府痛恨它的内幕摊开来见光。我们身为美国人应该怎么做?我们知道有一个影子政府正在幕后操弄我们的民选政府,我们能怎么办呢?首先就是发起跨越全国的基层民间运动,我们全都参加。从甘地到马丁路德.金恩,历史上每一个伟大的民间运动,都是由一个受够委屈的人开始的,而且他们决定要把事情导向正轨。创立成千上万的团体,并在社群媒体上引起一阵风暴吧!比如我所说的一切将会被录制成影片发布在YouTube上。我们之前的影片也有上百万人的点阅率。影子政府知道我们有网络,而且他们很怕我们使用网络。

  • 自由派永远学不会的群众路线

    自由派永远学不会的群众路线

    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根本对立的自由派永远学不会共产党的发动群众。自由派只能是在特定的时期利用民众对政府工作的一些不满情绪,通过造谣惑众、煽风点火煽动群众。一下子,辨别能力不强的人也许会上当受骗,但是随着事件真相的不断披露,人们会看清楚自由派的真实面目,内地的自由派是这样,香港的港独分子也是这样。

  • 何干强:区分两种对立的市场、政府与国有企业观

    何干强:区分两种对立的市场、政府与国有企业观

    所谓“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是公平竞争”有极大的片面性,资产阶级的所谓市场公平竞争,其实只是直观地反映市场经济形态的表面关系,是用简单商品流通等价交换关系,掩盖资本主义市场的本质是剩余价值的实现环节;政府是国家的职能机关,必然具有阶级性,“政府不能进入市场”照搬了国际新自由主义的谬论,我国的人民政府理应进入市场;我国国企的本质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否定我国的国企进入市场是违反宪法的。

  • 美企是配合美政府演戏,还是真的反对?

    美企是配合美政府演戏,还是真的反对?

    美企反对也好,起诉也罢,既有配合美政府演戏的成分,也有动真格的意思。演戏更多是为了忽悠外界和撇清责任,不希望他国反制的棒子打在自己身上。动真格是因为它们的利益确实已经或将受损,如若不阻止特朗普们的继续折腾,它们利必将受损且损失会越来越大。

  • 谈谈社会黑恶势力产生的主要原因

    谈谈社会黑恶势力产生的主要原因

    目前我国社会黑恶势力产生的主要原因,既有社会的原因,也有政府管理控制社会的能力不适应的原因,但从根本上来说,社会的原因是主要的。因此,应积极采取相应的措施,努力铲除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

  •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新结构经济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结构经济学只是研究和强调经济结构问题、用结构理论解释一切的片面性。但是,经济发展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除了结构方面的发展战略选择、经济运行方面的市场和政府选择这两大关键因素之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因素——以所有制和分配方式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基本经济制度,而且经济发展方式、经济运行机制或者说资源配置方式也是受基本经济制度制约的,因此新结构经济学无论是对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研究,还是对中国经济发展实际的分析,还必须进一步深入到基本经济制度的分析研究。

  • 望长城内外:怎样建立健康的政商关系?

    望长城内外:怎样建立健康的政商关系?

    政府与企业要建立健康的政商关系,必须坚持正确的义利观,坚持中立性和公正性原则,坚持依法行政的原则;在实际工作中要防止和纠正违背宪法基本精神的做法,防止和纠正认人不认法、认钱不认法的现象,防止和纠正有的法执行严、有的法执行松的现象;各级政府要坚持当全体人民的公仆,而不是只服务于某些企业。

  • 福岛八周年记——核灾废炉遥遥无期

    福岛八周年记——核灾废炉遥遥无期

    日本政府和东电给出的信息和数据,可能制造一种印象,就是清理工作不断有进展,同时借助高科技的机器人解决问题。可是,科学如此昌明的今天,人类面对象福岛这样的核灾难局面,几乎是束手无策的。废炉、清理、赔偿的开支,政府2013年的估算是11万亿日元(6650亿人民币),2016年12月的估算是21.5万亿日元(13,000亿人民币),增加几乎一倍。问题是,核灾难对人命、对水土、对大自然的伤害,是无法用金钱来弥补的。

  • 如果马杜罗政权垮台,结果会怎样

    如果马杜罗政权垮台,结果会怎样

    每一届美国总统都要干掉一个别国政权,这已成为多年来的惯例,否则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知道特朗普总统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但从目前披露出来很有限的信息看,足以证明,特朗普的美国对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照旧玩弄着“明”“暗”两手,并且两手都“玩”得相当阴毒、高明。这里,“明”的一手就是制裁、封锁,扶持反对派代理人,挥舞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进行政治演变;“暗”的一手就是阴谋策划颠覆、刺杀、政变等活动。上述两手齐施并举,合力绞杀马杜罗,马杜罗注定要因此命悬一线了。

  • 石之瑜:何止台湾空姐为美国乘客擦大便!

    石之瑜:何止台湾空姐为美国乘客擦大便!

    台湾早就在帮美国擦大便了,乐此不疲,争取唯恐不及。美国政府要台湾干嘛,台湾一定就干嘛,不打折扣。对台湾压力之大,就连李登辉这种见惯大风大浪的反骨,为了去康奈尔演讲一次,在台上几乎用尽一生功力。影响所至,凡是稍有常识的美国人,就知道对台湾可以肆无忌惮。上焉者如包道格,大剌剌居然不请自来跑到“立法院”,要求通过购买爱国者飞弹的预算;下焉者如莫健、葛来仪覆诵一些没有根据的陈腔滥调,对台湾媒体指指点点。遑论是那些专捡剩肉吃的跑单帮秃鹰们?

  • 张晋华:美国政府如何利用新媒体开展政治动员

    张晋华:美国政府如何利用新媒体开展政治动员

    美国政府深知,对一个国家发动战争必须有充分的理由,要赢取国际舆论的支持。尤其是在己方未遭到袭击的时候,这就需要美国媒体在对外进行宣传报道时,配合美国政府力争在国际舆论场中获取认同。通过媒体的报道“妖魔化”敌对国的领导人,来证明自己有发动战争的理由,只有这样才可能获取国际舆论的支持。正如华盛顿传媒与公共事务中心负责人罗伯特·利希特尔所说,“科索沃战争中,媒体报道以无所不及的方式渲染了发动战争的人道主义合法性”。譬如美国空袭叙利亚,正是利用“白头盔”组织所提供的虚假照片,指责叙政府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美国政府通过强大的对外传播能力,将这些观点通过新闻报道和评论的形式向全球受众进行传播,来争取其他国家和受众支持美国的军事行动。

  • 政府与市场的“互荣共融”: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

    政府与市场的“互荣共融”: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影响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发展绩效的关键。经济自由主义与国家干预主义由于存在政府与市场的“二分法”、注重静态配置效率以及忽视市场经济和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多样性等局限,难以准确定位和解释现实世界政府与市场的作用及其演进。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发展目标,坚持政府与市场共进共生、积极渐进的演变方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第三条道路”。“中国经验”表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能否取得良好的经济发展绩效,关键在于能否在目标选择、生产组织、技术创新、制度变迁以及规制调节等方面形成政府与市场之间互融共荣的新型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