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权共为您搜索到51篇文章
  •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让政治走开,是阴谋家的口号。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人是社会的产物,人的本质是社会性,在阶级社会首先表现为阶级性。政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政治,是每个人都撕不掉的标签。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包括一首歌、一幅画,都与政治有关。文章读到这里,如果你仍然坚持人可以与政治无关,那么,我已经没有能力说服你,请坚持你的吧。现在,很多人流行说某人被“洗脑”,这些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的人,不过仅仅是一群被另一种思想洗脑的人罢了。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你的脑子里有什么超越了当今人类社会已知的思想,你有什么超越了历史的认知?不是被这种思想影响、占据,就是被那种思想影响、占据。悲哀的是,明明脑子里装着落后、保守、僵化的东西,装着已经被批判不是真理的东西,还嘲笑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

  • 田文林:伊朗政权稳固的内部根源及启示

    田文林:伊朗政权稳固的内部根源及启示

    伊朗在美国长期打压下始终能够维持政局稳定,内因显然是主要的,归结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伊朗已经找到适合国情的政治制度,并坚定捍卫政治安全;其次,奉行“抵抗型经济”总政策,努力实现经济独立自主;最后,对外战略将原则性与灵活性有机结合。伊朗的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关注。

  • “民众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历史与现实

    “民众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历史与现实

    拉美的民众主义产生于左派知识分子,与共产主义思想也有一定的关系。但与十月革命为中国送来马列主义不同,民众主义具有拉美特有的内生性,源于其自身长期的发展。由于语言和文化的相通性,各种思想风潮在拉美各国知识分子阶层中的传播速度很快。1926年德拉托雷发表了《什么是APRA》的宣言,明确提出了APRA党的五点基本信条,即反对美帝国主义;致力于拉丁美洲的政治团结;致力于土地和工业的国有化;致力于巴拿马运河的国际化;致力于世界所有被压迫人民和阶级的团结。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拉美民众主义泛拉美化的理念。

  • 如果马杜罗政权垮台,结果会怎样

    如果马杜罗政权垮台,结果会怎样

    每一届美国总统都要干掉一个别国政权,这已成为多年来的惯例,否则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知道特朗普总统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但从目前披露出来很有限的信息看,足以证明,特朗普的美国对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照旧玩弄着“明”“暗”两手,并且两手都“玩”得相当阴毒、高明。这里,“明”的一手就是制裁、封锁,扶持反对派代理人,挥舞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进行政治演变;“暗”的一手就是阴谋策划颠覆、刺杀、政变等活动。上述两手齐施并举,合力绞杀马杜罗,马杜罗注定要因此命悬一线了。

  • 资本积累让人们坐享红利,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资本积累让人们坐享红利,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在资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前,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就已经存在了。至少从历史上来看,剥削并不来自于权力。现实中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在资本主义社会,权力是资本的代言人,反映的是资本的利益。在社会主义社会,权力是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服务和保护。

  • 关注比国有资产流失更可怕的政府职能流失

    关注比国有资产流失更可怕的政府职能流失

    我们更要注意到政府职能的流失,背后就是政权的流失,政府给特许经营权,是有管理、有限制、有公益的,政府的这个授权不是一给了之,关键还有期限。而现在这个流失变成资本私产以后,是可以继承的,是他们的世袭权力,在得到这些权力的背后,他们就要有政治要求。维护一个政权,、最难的是防微杜渐,资本的渗透下之政府职能流失,背后就是渐进式的和平演变,这比国有资产流失更可怕。

  • 从网约车谈田氏代齐式的和平演变 ——公共服务是政府义务更是政权权力

    从网约车谈田氏代齐式的和平演变 ——公共服务是政府义务更是政权权力

    网络资本的烧钱补贴,买好社会各个阶层,就是田氏代齐的做法,需要警惕网络资本搞田氏代齐式的和平演变。合法化的背后,就是政府的交权。以后大家出行的市场,就是网约车的经营者进行管理了,我们的出租车管理局要被架空,背后就是政府的这个权力变成私人资本的了。

  • 辽宁贿选案:习总领导全党阻击资本控制政权的恶仗

    辽宁贿选案:习总领导全党阻击资本控制政权的恶仗

    辽宁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通过贿选产生的有45名,其中42人为企业家。他们大部分是1997年后借原国有企业改制的机会发展壮大的。众所周知,1997年开始的国企改革大潮中,国资流失问题极其普遍和严重。辽宁贿选案令人震动,但从根本上,这是中国近些年资本运动的必然结果。因此,查处辽宁贿选案,可以说是一场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阻击贪腐-资本势力复合体侵蚀颠覆国家政权的战斗。

  •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我们总幻想着,当物质强了,精神同样会强大。可是,我们可曾想过,如果一直抱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中华民族未来的精神需求仅靠一个孔子是不行的,我们需要更强大的信仰支撑。

  • 新媒体在颠覆美国敌对政权中功不可没

    新媒体在颠覆美国敌对政权中功不可没

    早在1999年,美国情报部门就开始了对网络战的系统研究,当时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美国。到了21世纪,美国情报部门远不是只有CIA一家来负责网络战,战术和技术上也领先于其它国家。反恐是他公开说的理由,当然,也是唯一能公开说的理由。事实上,突尼斯、利比亚、敘利亚甚至对中国的网络战,一直都有美国的身影。

  • 黎阳:“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目的是颠覆政权

    黎阳:“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目的是颠覆政权

    铁路私有化改革必将“问题频现”、必将“国产流失”,必将“持续一种高度缺乏安全性、管理混乱的运营”。那时就可以宣布这一切都是因为“缺乏基本的政治平台”、“这个政权本身不是宪政性的竞争性政权”,而是“独裁政权”。铁路私有化要成功就必须颠覆这个政权,实现“宪政”、建立反对党。这才是法律党推铁路私有化真正的“政变路线图”

  • 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志做“学者、战士、真诚的人”

    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志做“学者、战士、真诚的人”

    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的重要性从来也绝不会无足轻重于政治上的执政权,而相反,政治上执政权所遭遇的“滑铁卢”却往往总是先从丢失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开始的。“学界马克思”与“政界马克思”从来是同属于一个“命运共同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金一南: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金一南: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这个问题今后还会不断地出现,需要一代一代人回答: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因为还会有困难,甚至可能是很大的困难。需要一代一代中国共产党人不断用我们的行动、我们的成绩、我们的信心获得回答的资格和回答的能力。努力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就不断获得发展,不断获得进步。

  • 解放初期新政权与上海粮商的斗争

    解放初期新政权与上海粮商的斗争

    不难看出,刚解放的上海,国民党政府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军事上打了败仗的国民党不甘心失败,狂妄地叫嚣 "八月半要回上海吃月饼 ",其底气就来自对粮食等生活必需品的控制.为配合粮食战争,国民党还出动军舰在长江口外布雷,对上海实行封锁,截断原料和粮食的供应,这无疑让上海经济雪上加霜.脚跟尚未站稳的共产党人与资本家在上海斗智斗勇,围绕粮食和棉花等生活必需品,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斗争.

  • 蔡英文政权的台独本质与两岸关系衰变

    蔡英文政权的台独本质与两岸关系衰变

    台湾新上任的蔡政府,是受命执行美国对中国再平衡的忠诚佣兵,这个真实面当然不会在蔡的讲稿中公告,但却是北京要正视与因应的核心麻烦,不管美国人或者蔡英文怎么在讲稿上做文章,两岸关係问题的恶化趋向不会改善,那么,期望甚至诱迫北京只看这篇演讲就自缚手足,恐怕是很不现实一厢情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