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466篇文章
  • 党的政治建设应认清的几个基本问题

    党的政治建设应认清的几个基本问题

    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对人民利益的严重损害,反腐败是对人民利益遭受损害的遏制。党的政治建设,从根本上说,是夯实党为人民谋利益政治根基的建设。二者统一于人民的根本利益上。反腐败斗争的成果,能为党的政治建设扫除障碍,创造有利条件,增强党的群众基础;党的政治建设的成果,不仅能为反腐败提供强大力量,而且能从根本上遏制腐败的滋生和漫延。我们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反腐败斗争与党的政治建设的相互关系,以更加自觉的行动推动两项活动的深入进行。

  • 李明圣:共产党为什么选择毛泽东

    李明圣:共产党为什么选择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军队统帅和政治领袖,是不断战胜打击、排挤、挑战和党内各种错误的结果。博古政治早产,力不从心,是经验和能力问题。张国焘拥兵自重,利令智昏,是格局和党性问题。王明非左即右,德不配位,是立场和人品问题。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国际,在众多中共早期领导人中,选择了代表正确的毛泽东。

  • 俄罗斯要修改法律,从法律上保证军队更讲政治!

    俄罗斯要修改法律,从法律上保证军队更讲政治!

    苏军政治状况的评估是根据政治副职提交的专门报告作出的。俄军报告增加了对人员精神-心理状况的专门测试。其中有十几个问题,问题涉及到饮食、睡眠、压力。结果由专门的计算机程序处理得出,并生成一个单一的积分指标。其越高,精神-心理状况被认为就越好。绍伊古领导俄军这几年,正在逐步拾起历史上苏军的一些好传统好做法,注入时代新元素,使俄军面貌焕然一新,呈现勃勃生机。钱少也能办大事,装备有突破,能力有增强,军心更稳定,西方很无奈,恐怖分子很恐惧,既能打军事仗又会打政治仗,而且很漂亮。值得关注,令人起敬。

  • 鲁明军:艺术、阴谋与“后真相政治”

    鲁明军:艺术、阴谋与“后真相政治”

    吊诡的是,因为揭露阴谋,艺术看似获得了一种新的自主性和政治性,可很多时候,那些被揭露的阴谋本身反而比艺术作品更具艺术性。这固然为艺术切进事件真相和阴谋的内在逻辑提供了有效的方式和路径,但不可避免的是,作为互联网文化资本的一部分,艺术不仅会被卷入新的阴谋中,甚至会成为阴谋的制造者或“帮凶”。因而,是次展览虽然无涉“后真相时代”的艺术与阴谋,但它提示我们:此时,我们早已被包裹在一个更大的谎言或阴谋中。

  • 田心铭:驳“德育非政治化”的一些观点

    田心铭:驳“德育非政治化”的一些观点

    有论者提出,“用公民教育取代党化教育”,以此作为他们所谓的“宪政改革”在教育方面的纲领,并明确表示其目的是反对“党专制的意识形态说教”,要“解构学校中的党务工作系统”等,这就更加鲜明地表现出强烈的政治色彩,为我们提供了德育不可能“非政治化”的一个例证。“党化教育”这个概念本身就是对我们党的思想政治教育的诬蔑。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除了代表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外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它根本不需要,因而实际上也不存在维护一党私利的什么“党化教育”。

  • 外媒:政治内耗令英国掉入脱欧“黑洞”

    外媒:政治内耗令英国掉入脱欧“黑洞”

    外媒称,脱欧就像黑洞。它吞噬能量、光线和物质。没有其他新闻。没有其他思考。除了脱欧什么都没有。这会把每个人逼疯。

  • 两党政治

    两党政治

    所谓两党政治有利于互相监督。这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但在实际过程中,除了相互攻讦,哪有真正意义上的监督。民进党违背所谓“中华民国宪法”,大肆鼓吹台独多年,国民党到底监督什么了?国民党在这个方面有过什么有效的作为?那个所谓“不统、不独、不武”在本质上与台独有多少区隔?民进党则总是抓住国民党的所谓党产问题不放,可是对于民众所最需要的经济发展与建设,完全不予理会。在他们的头脑中,只有台独是唯一的目标,把支持台独说成是爱台湾的唯一表现。不支持台独就是不爱台湾。一个政党,把政治搞得这样丧心病狂的程度,这种两党政治与民主有什么可自吹的?又有什么可让人羡慕的?所落下的只是一个又一个笑柄而已。

  • 美媒文章:美国沦为“21世纪的病人”

    美媒文章:美国沦为“21世纪的病人”

    美国的实力,无论多么强大,如果用来达到出价最高者的目的,都毫无意义。正如阿西莫夫所说,帝国之所以往往会衰落,是因为它们过度扩张自己,破坏了精英阶层,并为它们自身的灭亡创造了先决条件。这是一场持久、颓废的崩溃。

  • 超大型政治体的内在逻辑——“帝国”与世界秩序

    超大型政治体的内在逻辑——“帝国”与世界秩序

    世界帝国的形成彻底改变了以往流行的基于国内政治所形成的左派与右派的政治意识形态划分,这在美国和欧洲的竞争性选举中能够清楚地看出。原来主张自由市场的右派在转向民粹派,而左派却变成了维护全球既得利益的建制派。这种意识形态倒错恰恰反映了世界帝国在今天的危机,即没有一种政治主张能够解决其面临的三大困境。可以说,我们今天正处在世界帝国第一版面临失效并趋于崩溃,而第二版的构思还尚未到来的混乱、冲突和巨变中的时代。

  • 高校纪委查不清楚党员教师政治问题?

    高校纪委查不清楚党员教师政治问题?

    高校教师在课堂上代表的是某个学科领域的价值观取向,其思想意识对学生的社会认知、国家认知与群体认知都有很大的影响,其课堂言论不能没有底线。高校教师违反宪法与法律的言论一旦肆意传播,“暴力”的种子就会在学生群体中生根发芽。高校教师“言论自由”有度,高等教育才能培养出国家建设的栋梁。高校纪委主抓政治纪律责无旁贷,对教师课堂政治言论等相关政治问题必须套上“紧箍咒”与“安全锁”。

  • 卫兴华:关于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的一些思考

    卫兴华:关于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的一些思考

    我们的理论工作面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社会主义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还有许多复杂的理论是非需要澄清。澄清理论是非,才能有理论创新。需要有大批真学真懂真用的经济学人才。宋涛同志曾对我们讲,要培养经济学的梅兰芳。可惜我们这一代没有出梅兰芳,寄希望于下一代。他们中要有真正大师级的梅兰芳,成为世界著名经济学家,他们的话语权能走向世界,其著作在全世界有影响力。萨缪尔森的经济学著作在全世界都有影响,我们中国哪一个经济学家出的教材在全世界翻译过?所以寄希望于我们经济学院将来能培养这样的经济学大家,寄希望于我们的后代。

  • 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俄军正式恢复列宁军事政治学院,政委又要回来了?

    今天的政工干部需要尽快成熟起来,所有人心知肚明。看一下社交网络、媒体、公园长凳上人们的议论,真是众说纷纭。而且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观点都可以用生活中的实例来印证。只是俄军是一支军队,而不是部分队的简单拼凑。今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苏联时期的冷战已经沦为小孩把戏。国际关系的复杂性、爆发军事冲突、甚至大规模战争的危险性依然存在。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有必要加强官兵的意识形态教育。

  • 坚决维护党的核心和中央权威是强党兴国的要中之要

    坚决维护党的核心和中央权威是强党兴国的要中之要

    对于一切损害习近平同志核心地位和党中央的权威的错误思想言行,我们都必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对党中央的决策和部署我行我素、敷衍应付、阳奉阴违的,对在重大政治原则是非问题上蓄意制造混乱或对此熟视无睹的,在政治上经济上违法违纪、腐败变质的,对当官不为、妄顾职守,乱政庸政的,对一切传播反马克思主义、非马克思主义思想和跟着错误思想跑的,都必须进行有理有节的斗争,做敢于亮剑的勇士和善于斗争的智者。

  • 共军带兵人也带匪气吗?—抗联的政治色彩不容抹去

    共军带兵人也带匪气吗?—抗联的政治色彩不容抹去

    被派往抗联的各领导人无一不是先在关内入党革命,后又由党组织派到东北来工作的。这些由党组织派入东北工作的军政干部,都绝对不是想怎么就怎么,都不是想在哪干就在哪干,都不是在一个单位想呆多久就呆多久,他们的每一步,都是组织调遣的结果。这些岗位,有哪一个不是组织的安排,有哪一个是仅凭他个人的意志想去就去想离开就离开的。试问,如果没有组织的背景,任何一支绿林或义勇军的首领,能够有如此频繁和如此跨度的岗位调动?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每到一个岗位多数都能忠实地履行职责,除了个人坚强的党性原则与斗争精神,也得益于部队听他们的信他们的。而这,又只有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军队才能做到。如果不是党的军队而是胡子匪队或义勇军等,在东北那地缘背景之下,让一个与这支部队毫无历史渊源的关里人南方人来发号施令,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 也谈“英语对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一项废物技能”

    也谈“英语对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一项废物技能”

    语言本身并没有阶级性,但话语是具有阶级性和政治倾向性的。像英国的《晨星报》为代表的进步媒体和英国的《经济学人》、美国的《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虽然使用的都是英语,但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话语体系。而在今天中国的英语教学当中,主要的材料显然不是出自《晨星报》为代表的进步媒体,而是以反共和推崇资本主义著称的《经济学人》、《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如果让学生把大部分精力耗在不加批判的学习这些西方主流媒体文章上,恐怕很难不受到这些文章中广泛存在的西方话语霸权思维影响。

  • 对高校政治理论教育的认识及思考:真问题与真话

    对高校政治理论教育的认识及思考:真问题与真话

    近些年面对资本主义全球化普世化的意识形态冲击,连一些曾经宣称信仰马克主义的学者也缴械投降随声附和,当起了吹鼓手。坚守者则以中国国情的特殊性或中国特色来应对,这种应对有道理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显然缺乏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所能赋予的大历史观和历史高度。对较为认同理性思维的大学生来讲,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基础的薄弱会使他们缺失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支撑的大的历史视野,在资本主义占有历史发展优先权的背景下很难长期抵御资本主义全球化和普世化的意识形态冲击。他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认同和坚守也很难经得起大的风云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