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438篇文章
  • 史蒂夫·班农的新欧洲政治秩序计划

    史蒂夫·班农的新欧洲政治秩序计划

    班农和莫德里卡曼的支持加大了五月在德国、奥地利、匈牙利、波兰、法国及瑞典等成员国都获得了立足点的民粹主义组织与马克龙、比利时的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荷兰的马克·鲁特(Mark Rutte)以及卢森堡的泽维尔·贝特尔(Xavier Bettel)等自由派支持者之间发生选举冲突的可能性。本月早些时候这四位比荷卢的领导人讨论遏制民粹主义崛起的欧洲战略、探索在选举前与数个欧洲政党联合的可能性。

  • 开始!西班牙最高法院审判“加独”

    开始!西班牙最高法院审判“加独”

    此次审判被称为“世纪审判”,引发广泛争议与分歧。西班牙民众支持惩罚独立公投涉案者,但加泰罗尼亚民众以及各政党则谴责诉讼案。在法庭现场旁听的加泰罗尼亚现领导人在胸前佩戴了一条小黄丝带,这个标记表示“抗议”。此外,在法院开庭之前,现任加泰罗尼亚大区主席带领抗议人群在马德里街头拉起横幅,认为审判是政治迫害。同时加泰罗尼亚文化认同协会发出通知,号召加泰罗尼亚民众在12日19时举行大型抗议游行。为了对此进行应对,西班牙政府发起“这是真正的西班牙”活动,称真正的西班牙拥有完整的国土、包括加泰罗尼亚,表明此次审判并非政治迫害。

  • 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环境处于最危险时刻?

    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环境处于最危险时刻?

    欧亚集团在网络方面提出的警告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特朗普的贸易战有可能发展到网络战,毕竟美国是全球互联网的掌控者,通过网络战打击对手的经济发展,美国具有更大的优势。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使美国再次伟大”,没有把力量重点放在发展自己的科技力量方面,而是竭尽全力千方百计打压其他国家在网络技术和其他关键技术方面的发展。美国动用政府力量全面围剿华为公司就是典型例子,华为公司即不是美国围剿的第一家中国公司,也不会是美国围剿的最后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对此应有所准备。

  • 我党面临的真正危险与重新建立党的道德制高点

    我党面临的真正危险与重新建立党的道德制高点

    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和危机看起来很严重、很棘手。但是,只要共产党牢记党的宗旨,坚持相信广大人民群众,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所有这些问题都是不难解决的。群众的眼睛是亮的,我们要敢于放手让群众来帮助揭发我们工作中的黑暗面,揭发我们干部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共产党的干部必须是被广大人民群众认可的,按照党的宗旨,他们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工作的人。共产党的干部选拔,必须让广大人民群众充分发表意见。不被人民群众认可的干部,不能升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联系群众,与群众同甘共苦,是共产党人在革命的历史过程中总结出来的传统和法宝,必须永久坚持下去。放弃这些传统和法宝,共产党就不再是共产党,就会丧失党的政治合法性。

  • 梅荣政:不断提升共产党人的根本政治品格

    梅荣政:不断提升共产党人的根本政治品格

    坚持党性原则是共产党人的根本政治品格,是政治工作的根本要求。一个政党的党性是它所固有的阶级本性最高的、最为集中的表现。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属性是中国工人阶级的阶级性最高而又最集中的表现,即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新时代加强共产党人的党性修养是共产党人肩负的历史使命、执政面临的新环境、队伍构成的新状况提出的迫切要求。新时代共产党人加强党性修养要抓住要领,主要从理论、政治、作风、责任、能力五个方面进行,做到“五个过硬”。

  • 美国乡村为啥支持特朗普?

    美国乡村为啥支持特朗普?

    美国乡村所面临的问题在中国同样存在,中国乡村也深受全球化的影响。一方面,跨国粮食企业通过兼并、收购逐渐实现产业链的整合 (伯恩斯坦, 2011),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使得国际农企的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与中国本地农产品形成竞争,而以家庭为单位的农业生产无法具备相应的规模经济,在农产品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地位。另一方面,生产资料的深度商品化使得农业生产所需的种子、肥料等均依靠购买,而少数大型企业控制着这些生产资料的生产和销售,这增加了农民农业生产的成本。最终,乡村家庭只能从农业中获取较低的收入,而社会生活的深度商品化,使得单纯从事家庭农业远远满足不了一个家庭的开支需求,农民需要另寻出路。

  • 那个在耶鲁大学改变了美国政治的周末

    那个在耶鲁大学改变了美国政治的周末

    对于保守派是否已经成就了他们最初在各个法学院发展时的目标,其实是一个开放性问题。而特朗普似乎并不赞同他们关于小政府以及各州的权力的看法,也不赞成那些严谨的学术观点,或许他将以另一种方式结束执政生涯。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朗普的影响力将远超过其任期,甚至持续数十年。从执政表现上看——特朗普占据了最高法院中最重要的席位——这是联邦党人协会之于法院史无前例的深刻影响力。因为联邦党人协会,特朗普得以改变这个国家。

  • 卢荻:在历史轨道上的改革开放

    卢荻:在历史轨道上的改革开放

    既然新自由主义在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具有系统意义,它的意识形态内涵往往也就被包装成普世价值来作为政治鼓动力量,极具魅惑作用。而落实下来的新自由主义却往往与价值本身相去甚远,所谓“普世价值政治”,实际上却是社会发展失落和人道灾难的代名词。正是这种缺陷使得政治鼓动者有机可乘,夺权成事之前奢言道德政治,成事之后面对经济发展失落和灾难就推卸责任,说这是现实的错,不是意识形态的错。

  • 新时代净化党内政治生态的问题导向与实现路径

    新时代净化党内政治生态的问题导向与实现路径

    党内政治生态是政党组织和成员在以政治为主导的实践活动中积淀形成的环境、氛围、风气、习惯等,是政党政治文化的综合反映。党内政治生态不仅对政党组织和成员产生极大的感染和影响作用,关乎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和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也强烈辐射和影响着党内外关系以及政风、社风、民风等各方面。党内政治生态问题表现形式多样,生成机制较为复杂。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是一项系统工程,应针对党内政治生态存在的突出问题,多管齐下、综合施策、系统治理,在全面推进党的政治、思想、组织、作风及纪律建设中营造风清气正的党内政治生态。

  • 毛主席政治风度与乡村红色企业家崛起

    毛主席政治风度与乡村红色企业家崛起

    从文化上讲,毛主席的政治风度,具有他特有的人格风范,这是富有感染力的。毛主席被外国人称之为魅力型领袖,这是内在道之力,外化成他的行为举止的结果。作为领导者来说,政治风度是必不可少的。相对而言,西方国家的领导者更加注重风度,这是文化习俗使然。

  • 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政治每时每刻都在关心你

    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政治每时每刻都在关心你

    既然你不关心政治,政治也会关心你,那我们何不稍微主动一点(太主动了也不好,会有僭越之嫌),也关心关心政治?毕竟再清明的时代,政治也不可能没有瑕疵,只有每个人都来关心政治,都来激浊扬清,才有可能使社会越变越好,才有可能朝着更有利于大多数人的方向发展。如果都抱定“若为佣耕,何富贵也”的心态,社会是不会进步的。

  • 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指导思想、政治方向是否正确

    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指导思想、政治方向是否正确

    改革开放以来,在要不要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问题上,并没有多大分歧。斗争集中在要不要坚持并加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在这个问题上明显地表现出两种改革观的斗争。应该看到,这个问题也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关心的焦点,它们竭力呼吁我国推行私有化,使私营经济占据主体地位,进而改变我国社会的性质。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为主导,是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决不能等闲视之。要知道,公有制是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没有了公有制经济,共产党靠什么来维持自己的执政地位?

  • 兰德支招:美国怎么打政治战?

    兰德支招:美国怎么打政治战?

    美国政治战的前景还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兰德报告强调,美国政治战的中心任务是,“在当前国家所面临的广泛竞争中,继续保持攻势”。这意味着,美国要通过政治战,继续称霸世界,在本质上违背了当今世界政治多极化发展、普遍追求平等互惠的潮流。分析兰德报告所提出的三大核心行动,发现其核心要义.还是要搞干涉别国内政和“颜色革命”那一套,也预示其难以真正塑造理想中的战略格局。

  • 毛主席伟大的政治贡献是建立三个世界政治体系

    毛主席伟大的政治贡献是建立三个世界政治体系

    在冷战中,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取得了胜利。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在美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攻击之下,丧失抵挡之心,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它的抵挡是手忙脚乱,每战必败。当时,美国人认为,自己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教育体系、最先进的科技文化体系,培养出了世界上最精明、最智慧的政客学者,苏联的共产主义并不是牢不可破,但是,面对毛泽东思想武装下的中国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居然束手无策,无以应对,最让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在于,居然想不出为什么会这样、如何破解?尼克松被迫访华,就是出于这种内心深处的迷惑和恐惧。

  • 权力道德化:腐败的政治哲学根源

    权力道德化:腐败的政治哲学根源

    通过对权力道德化成为腐败根源的客观评述和逻辑分析,从权力道德化这一理论“制高点”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人为否定权力优越和抑制制约与竞争,是权力激励不足、制约不力产生特权腐败的最深层原因。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结论即是:在市场经济的利益多元化时代,权力者道德规范的形成,必须建立在承认和尊重其个体权利和利益的基础上,忽视权力者的利益诉求,虚伪地宣扬超利益的权力道德化,事实上很难行得通,反而必然会滋生出权力者的腐败动机及行为。当今权力腐败的最主要根源,便正在于这种权力道德化与市场经济体制之间不协调、不适应。

  • 姜迎春:许X润妄想对谁进行“政治清算”?

    姜迎春:许X润妄想对谁进行“政治清算”?

    这位“著名法学家”几十年如一日地颠倒是非,他根本没有资格谈是非问题,他对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极尽曲解之能事。在许X润看来,建立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都是“走错了路”,所谓“正确的路”只有一条即所谓“立宪民主之路”。我们这位“著名法学家”对西式民主顶礼膜拜、宠爱有加、痴迷执着,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特别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却闭目塞听、刻意曲解、满怀仇恨。像许X润这样的人,生在中国、活在中国,实在是“委屈”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