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481篇文章
  • “民众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历史与现实

    “民众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历史与现实

    拉美的民众主义产生于左派知识分子,与共产主义思想也有一定的关系。但与十月革命为中国送来马列主义不同,民众主义具有拉美特有的内生性,源于其自身长期的发展。由于语言和文化的相通性,各种思想风潮在拉美各国知识分子阶层中的传播速度很快。1926年德拉托雷发表了《什么是APRA》的宣言,明确提出了APRA党的五点基本信条,即反对美帝国主义;致力于拉丁美洲的政治团结;致力于土地和工业的国有化;致力于巴拿马运河的国际化;致力于世界所有被压迫人民和阶级的团结。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拉美民众主义泛拉美化的理念。

  • 经济思想史研究在构建中特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

    经济思想史研究在构建中特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

    以上三方面的研究综合在一起,大致就能形成一部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史。如前所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史研究不是“知识考古”,而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支重要力量。能够见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完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经济思想史研究者的幸运,理应不遗余力投身其中,发挥经济思想史研究应有的作用。

  •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在这个技术革新的时代,新媒介、大数据和政治的结合不一定是坏事,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用、被谁用——是用来解决暴露出来的政治症结,还是用来煽动群体情绪、制造更多的问题?是商业利益驱动的数据公司在利用,还是以公共利益为重的机构在使用?按照葛兰西(Antonio Gramsci)的说法,政治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领域,而是生产性的,是一个结局开放的过程;在其中,经济、社会和文化中的各种力量和关系相互互动、影响,从而生成某种权力形式和领导方式。新媒介提供的只是新的平台和形式,而新的政治则是在各种力量的复杂互动与博弈中产生的。它需要历史的回顾、自身的省思;需要培育新的政治主体,进行积极的政治讨论,将各种被冷落的意见表达出来;需要打破陈旧的、僵化的政治话语,寻找新的共识。

  • 全球最大学术组织IEEE沦为美国政治工具!

    全球最大学术组织IEEE沦为美国政治工具!

    面对美国越来越无耻,越来越疯狂,中国需要挺起胸来跟美国大干一场,没有什么可怕的,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过去,越是怕敌人就会越是嚣张,就会越是凶残。美国指使国际学术组织打击华为显示出美国已经失去理智,“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表明,美国越是疯狂越是接近于灭亡,美国的国家信用已经丧失殆尽,这是一个国家崩溃的征兆,中国当下最关键的是要有定力,不自乱阵脚,要有血性,对美国的疯狂行为给以坚决回击,直到把美国把疼打怕打得心寒,打掉美国的嚣张气焰。任正非说,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华为,我们要说,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中国!

  • 西方干涉造成的灾难,要靠加强西方干涉来解决?

    西方干涉造成的灾难,要靠加强西方干涉来解决?

    《何以为家》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下拍摄的,只字不提西方国家和中东亲西方的买办势力对于难民苦难的责任,相反宣称难民的苦难全是穷苦人自身的责任,只有西方加大干涉力度才能解决。这恐怕就很难说不是西方资本势力的反动宣传了。在西方资本的操控下,中东到处充斥的都是《何以为家》这种为西方霸权辩护,把西方文明称之为天堂的片子。这种舆论氛围使得埃及,叙利亚和利比亚多年的动乱不但没有能够给其他中东国家一丝一毫的教训,反而又给了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等国效法的榜样……

  • 政治素人郭台铭能否再创特朗普选战奇迹?

    政治素人郭台铭能否再创特朗普选战奇迹?

    郭台铭想要赢得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就应大力发挥个人优势,以争取多方认同,包括重点阐述未来“拼经济”政策经济产业发展战略及如何将企业经营成功之道用于政府部门;发挥作为“政洽素人”的优势,持续展现开放、亲民、大器超然的形象;畅谈白手起家的奋斗历程,分享各阶段人生淬炼的故事等,以感动选民。

  • 恐怖之王“伊斯兰国”,是如何被美国制造出来的

    恐怖之王“伊斯兰国”,是如何被美国制造出来的

    大批的激进派穆斯林转移到了布卡拘留营,然后拘留营改为监狱,激进派爱在这里闹事,美国人就选中巴格达迪来“以穆制穆”。事情发展到后来,这间关着2.4万人的布卡监狱,其实成为了一间,伊斯兰国的极端思想培训学校。看起来巴格达迪在各处安抚穆斯林,但实际上他是在不断宣扬更极端的理念,那些极端分子都视其为“导师”。更要命的是,这是一间全地球上最安全的“极端穆斯林学校”,因为他开在美国人的监狱里。布卡监狱,实质上成为了一所伊斯兰国的信仰传播学校,这里有最全的,地位最高的激进派穆斯林,更有最安全的美军保护。在伊斯兰国最核心的25名头目中,有17人曾在监狱接受过巴格达迪的“教导”。你完全可以这么说,没有这个布卡监狱,就不会有后面声势滔天的伊斯兰国。

  • 张文木:谈谈学术与政治的和谐与宽容

    张文木:谈谈学术与政治的和谐与宽容

    历史一定是合力创造的,也就是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对个人而言,学术与政治活动都是值得尊重但并非是唯一高尚的人生活动。“学而优”的人,要有仕心,但不一定要入仕,“仕而优”的人,要善于学习,但也不一定要从学,学术和政治与农民种地、工人做工一样,都是一种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形式。人生的高尚与否不在于其工作形式,而在于他是否能通过这种形式,为人民、为国家、为历史,继而为人类做出贡献。

  • 西方政治学界对于“定量霸权”的反思与批判

    西方政治学界对于“定量霸权”的反思与批判

    定量研究已经成为西方政治学界(尤其是美国政治学界)的主要研究方法,但也出现了“定量霸权”的局面。同时,定量方法日益繁杂、深奥,出现为定量而定量的状况,并且定量学者的学术著作日益“小众化”和“圈子化”,定量研究的弊端日渐显现。为摆脱“定量霸权”,西方政治学界开始反思并批判政治学领域里定量思维的统治地位。一些西方政治学者认为,政治定量分析存在种种不足,政治学研究必须摆脱“物理学嫉妒”。另外,也要认识到政治学研究已经形成了两种独特的文化即定量研究和定性研究,两者分别具有各自独特的研究程序和研究逻辑,本质上两者并不存在彼此对立的关系。为超越“定性—定量鸿沟”,政治学者必须摆脱对特定方法论的盲目崇拜,要以问题为导向,以问题去选择研究方法,而不是从研究方法去选择研究问题。

  • 张佳俊:当法律帝国遭遇行政国家

    张佳俊:当法律帝国遭遇行政国家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传统法治模式的自我革命,依然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弗缪勒坦言,法律人的退让只是一种有条件、不彻底的退让。在法治的竞技场中,律师们仍有用武之地,法官们也并未金盆洗手;甚至在短期内,仍有可能出现一些司法过度干预行政的“逆流和孤立裁决”,让法律笼罩在不确定性的阴霾之中(15页)。故而司法的自我节制,与其说是美国法治历史演进的完成时,不如说是美国法治现代转型的进行时。在此过程中,法律帝国与行政国家、司法权与行政权之间还将碰撞出更多的火花,点燃那些可能推动法治变革的进步理念。

  • 新自由主义的政治神学——亚当·科茨科访谈

    新自由主义的政治神学——亚当·科茨科访谈

    我希望我们能够找到一种方式,使我们真正地成为“我们”,成为那种能为我们的集体命运负责的集体性行为主体,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严格限制市场的范围。人类已经把自己的决策“外包”给冷冰冰的市场机制太久,是时候成长起来了,不要再相信无形之手的神话,而是要为我们自己的集体命运负责。在实践中,这意味着一些我们事先无从知晓的事情,但我认为,如果我们看到它,或者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就会了解它。

  • 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

    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

    这些技术和动摇-肢解方法使国家在实现总统五月指令时刚刚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造成了政治运动、“奋发图强”的假象,却悄无声息、严重削弱俄罗斯的战略主体性,使其陷入历史困境。任何明智的思想、倡议都会被故意导向奇谈怪论,受到批评、污辱、讥笑,走向自己的反面。“特洛伊木马”在自由主义马厩中乱踢乱踏,总想把幼稚者、外行抛下马鞍。

  • 政治素人背后站着寡头,西方素人政治仍是精英统治

    政治素人背后站着寡头,西方素人政治仍是精英统治

    虽然社会大众求新、求变的思想很可能把非政治圈的“政治素人”推进西方各国的政治枢纽,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不变的情况下,这些缺乏政治经验的新人在进入政坛后,最终很难兑现他们在竞选时许下的诺言,也不可能长期跟统治精英集团相背而行。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怪圈是,选举不断推出“政治素人”当政,但他们最终还是要顺应统治精英的意愿。因为,所谓“素人时代”不过是另一种变相的精英统治罢了。

  • “民主”得如此荒诞,乌克兰还能有救吗?

    “民主”得如此荒诞,乌克兰还能有救吗?

    从政治的角度上看,一个国家经过一场标准的“民主”运动,居然弄出了这样的结果,未免太离奇了。这样的民主实践,堪称幼稚、低能,其结果完全可用“荒诞”二字来概括,甚至比当年波罗申科靠吹牛当选还更无稽不靠谱。乌克兰“民主”得如此荒诞,这将给这个苦难方殷的国家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个国家能因此得到救赎、找到走出危机的出路吗?

  •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来看泽连斯基,这个毫无经济支持,毫无政治背景的喜剧之王,则必然是个台前傀儡,一个提线木偶他即没经济资源,更没政治资源,人民选他不是因为多支持他,而是因为他的对手实在太烂你说这样的总统,除了乖乖听话,还能干嘛呢?

  • 党的政治建设应认清的几个基本问题

    党的政治建设应认清的几个基本问题

    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对人民利益的严重损害,反腐败是对人民利益遭受损害的遏制。党的政治建设,从根本上说,是夯实党为人民谋利益政治根基的建设。二者统一于人民的根本利益上。反腐败斗争的成果,能为党的政治建设扫除障碍,创造有利条件,增强党的群众基础;党的政治建设的成果,不仅能为反腐败提供强大力量,而且能从根本上遏制腐败的滋生和漫延。我们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反腐败斗争与党的政治建设的相互关系,以更加自觉的行动推动两项活动的深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