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553篇文章
  • 病毒疫情正变为政治疫情,中国面临三大阴谋性挑战

    病毒疫情正变为政治疫情,中国面临三大阴谋性挑战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没有哪个国家真心希望中国“和平崛起”,也不可能让中国“和平崛起”,美国更不可能。

  • 莫让政治偏见误己害人——八问特朗普!

    莫让政治偏见误己害人——八问特朗普!

    尽管两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不同,但是在面对人类共同遭受的重大传染病疫情,美国更应该摒弃优越论的陈旧理念。在这种重大的传染性疾病疫情面前,病毒没有国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没有一个个人能够完全生活在真空环境里。大家现在在一条船上,如果现在不团结还到处捅刀子,最后捅漏的是共同乘坐的这条船!抛弃政治偏见,同心协力抗疫。这才是正道,否则真是害人害己。

  • 陈清:“永居条例”幕后推动者的政治路线图

    陈清:“永居条例”幕后推动者的政治路线图

    而以CCG大规模吸纳前高级别官员加盟,以及拥有近200名各级专家智库研究员,其每年的资金投入数以亿元计,那么2008年以来的十多年间王辉耀不计成本地影响政策制定,推进政策路线图(成立移民局>“永居条例”立法降低门槛>引入东盟劳动力>接收难民>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的巨大资金投入,究竟从何而来呢?所谓的捐赠中,是否有犹太财团的定向提供呢?王辉耀妻子、CCG秘书长苗绿拥有主营人才中介服务的公司,CCG是否应彻底回避永久居留、移民等政策咨询呢?CCG是否已经成为加入外籍留学群体乃至犹太财团谋求利益而影响中国政策制定的游说工具?这都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 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以及欧洲的“政治疫情”

    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以及欧洲的“政治疫情”

    瘟疫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跟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们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不惜让本国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而我们即使是对于那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的民众的不幸也感同身受。在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以后,我估计中国会在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方面有所作为。本文所说的只不过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帮助某些人总结经验教训,假如他们自己不吸取教训而是坚持错误的做法的话,则是会让自己的国家继续滑入灾难的深渊!

  • 王玉涛:阴谋与阳谋

    王玉涛:阴谋与阳谋

    从当今世界发展潮流来看,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但冷战思维仍阴魂不散,零和博弈依然猖獗。追求霸权、推行强权政治,干涉他国内政,侵犯他国主权、安全及领土完整的行径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宗旨和原则,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这些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企图是无法通过阳谋来实现的。因此美欧推行霸权必然明修栈道-以自由、民主、人权为借口、暗度陈仓,诉诸阴谋-通过颜色革命进行和平演变。

  • 张志坤:形式主义为什么流行不衰

    张志坤:形式主义为什么流行不衰

    这实在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政治问题。干部队伍官僚性的蜕化,说到底是思想灵魂出了问题,没有足够或充分的理想信仰为支撑,连基本的官德都难以保住,想要不脱离群众、不搞形式主义,可谓难矣。从这个意义上说,思想革命在任何时候都不可放松,古今中外的政治巨人伟人对此莫不予以极大的关注,今天恐怕也不该例外。

  • 维护网络政权,加强网络力量体系力量执政力量建设

    维护网络政权,加强网络力量体系力量执政力量建设

    此次疫情阻击战中,雷神山、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包括医院和医疗体系网络安全与信息化设备的配套,就是实施伟大工程的范例。但在实施伟大工程的过程中,我们始终要聚焦网络空间或者说是网络社会的执政地位,把网络政权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网络社会的有序运行离不开核心技术,核心技术的突破不可能一蹴而就,这就需要我们整体布局、超前布局、应急变局。这考验的就是为国为民的执政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讲,当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从根本上是对执政力量的一次大考。

  • 张文木 | 政治人物安危与国家安全

    张文木 | 政治人物安危与国家安全

    冷战期间,以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通过控制苏东国家高层领导人的健康来影响社会主义国家的命运。冷战结束后,此种行为也被施加给整个南方特别是走独立自主道路的拉美国家领导人身上。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巩固,它与西方的矛盾从生存权领域进入发展权领域。中国与美国之间和平发展的时间和机遇空间日益缩小,可持续优势日益向中国倾斜。在中西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且有利于中国的历史条件下,重拾打击苏联的模式,是西方英美敌对势力必然要发起的、也是中国政治保卫工作不可回避的重要挑战。

  • 警惕“文牍政治”成为滋生官僚主义的温床

    警惕“文牍政治”成为滋生官僚主义的温床

    在现代社会,国家治理需要顾及方方面面,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信息出现,日常行政,特别是基层日常行政在工作量上就会增加许多。如果不注重优化政治公文的数量,精简不必要的公文往来,那么基层公务人员将面临异常繁重的工作压力,需要在日常填写、审核、回复大量公文。就此而言,假如公文数量未能减轻,反而加重,那么很可能会造成许多适得其反的后果,无助于实现理性、高效、连续性、统一性等现代政治的基本特征。更有甚者,很可能出现前面所提到的现象,即为了凸显政治公文而牺牲政治内容,不但让许多勤勤恳恳的基础公务员叫苦不迭,各种官僚主义作风也会随之而生。

  • 王锐:“官僚主义式”政治及其历史教训

    王锐:“官僚主义式”政治及其历史教训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毛泽东在当时强调:“我们共产党人,无论在什么问题上,一定要能够同群众相结合”。他号召广大党员“应该走到群众中间去,向群众学习,把他们的经验综合起来,成为更好的有条理的道理和办法,然后再告诉群众,并号召群众实行起来,解决群众的问题,使群众得到解放和幸福”。他警告,一旦忘记了这些,就有可能“沾染了国民党的作风,沾染了官僚主义的灰尘”。可见,毛泽东非常在意中国共产党是否能避免在国民党身上体现出了的各种毛病。在他那里,“国民党式”的政治是一个负面的符号。新中国成立之后,毛泽东依然十分警惕这种“国民党式”的政治作风在党内出现。1958年5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中强调领导干部要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出现。

  • 主席说,酸菜里面出政治

    主席说,酸菜里面出政治

    1949年中共中央初进北京城,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时,一位军队将领当场提出:资本家吃饭时要摆五六个碗,解放军吃饭是盐水加一点酸菜,这不行,军队应当增加薪水,与会者当时多表示支持。毛主席说:“这恰恰是好事。你是五个碗,我们吃酸菜。这个酸菜里面就出政治,就出模范。解放军得人心就是这个酸菜。”

  • 李慎明:共产党人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讲政治

    李慎明:共产党人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讲政治

    立足中国大地,放眼当今全球,挑战世所罕见,机遇也前所未有。衷心希望我国政治学人,勇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勇于坚守真理、修正错误,勇于登高远望、当立潮头,坚守出以公心,永远不负人民,为我们党、国家和人民做出能经受住社会实践和历史考验的成绩来。

  • 朱新开:俄罗斯修宪的前世今生与隐情

    朱新开:俄罗斯修宪的前世今生与隐情

    普京本人在2019年12月19日年度记者会上曾明确表示,在“不得连续两届以上”的表述中,可以删除“连续”字样。对此,俄罗斯人文政策研究所专家弗拉基米尔·斯拉季诺夫认为,如果对宪法做此修订,便意味着一个人担任总统最多只能12年。照此看来,普京虽然仍有可能再当总理,但不得再选总统,也就不会再出现“二人转”的情况,至少不会有梅德韦杰夫了。

  • 李光满: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李光满: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内心充满了良善,但依靠屠杀、战争、奴役和掠夺发家的美国一定是凶恶如魔鬼的,不要幻想美帝国会良心发现,因为他们的政治中根本就没有良心,根本就没有慈悲,根本就没有正义。对付美帝国,绝不能搞什么慈悲为怀,铸剑为犁,而是需要以利齿咬碎它,以利剑击毙它,打败它,消灭它,埋葬它,唯其如此,才能彻底摆脱它的绞杀和奴役。

  • 美国暗算他国领袖,中国政界精英须警惕!

    美国暗算他国领袖,中国政界精英须警惕!

    未来,美国对华战略,有极大的可能采取与1980年代面对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全球攻势时相似的策略,加大力度,全方位对中国国内政治精英,经济领袖,科技专家进行收买控制暗算。最常见的手段就是以干预政界精英的政治生命实行胁迫,甚至不惜实施肉体暗杀。最近几年,中国多名身在国内外的顶级科学家非正常死亡,自杀等现象,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本文简单叙述了政治经济学(亦即经济学)在美国发展的历史脉络。分别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讲述了辩护者学派、制度经济学、边际生产力论、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新古典—凯恩斯主义综合派、后凯恩斯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等学派在美国的发展。文中特别注意评述了美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与非主流的变化情况,特别是制度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综合派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消长,力图描绘出一幅更为全面完整的美国经济学的发展图景。作者认为,随着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各种矛盾的不断深化,其主流地位的丧失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