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化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李斌:对“非郭沫若”认知装置的反思

    李斌:对“非郭沫若”认知装置的反思

    郭沫若研究在80年代以来的遇冷,跟“非郭沫若”认识装置有关。“去革命化”“现代化范式”“为学术而学术”“纯文学”是这种认识装置形成的主要原因。以学术和文学创作为革命和现实生活服务的革命者郭沫若,被排除在这种认识装置之外,在相关的文学史和史学史研究中被割裂、放逐、抛弃。同时,郭沫若研究受“非郭沫若”认识装置的影响,一些成果出现了偏差。反思“非郭沫若”认识装置,需要反思80年代以来的社会思潮,但又不是回到“革命史范式”,而是突破专业分工,重建一种更具包容性和整体感的研究范式,从而寻求知识分子跟政治、社会、阶层、种族、媒体等构建新型关系的另一种可能性。

  • 去政治化的政治:对文史研究去郭沫若现象的反思

    去政治化的政治:对文史研究去郭沫若现象的反思

    郭沫若研究在80年代以来的遇冷,跟“非郭沫若”认识装置有关。“去革命化”“现代化范式”“为学术而学术”“纯文学”是这种认识装置形成的主要原因。以学术和文学创作为革命和现实生活服务的革命者郭沫若,被排除在这种认识装置之外,在相关的文学史和史学史研究中被割裂、放逐、抛弃。同时,郭沫若研究受“非郭沫若”认识装置的影响,一些成果出现了偏差。反思“非郭沫若”认识装置,需要反思80年代以来的社会思潮,但又不是回到“革命史范式”,而是突破专业分工,重建一种更具包容性和整体感的研究范式,从而寻求知识分子跟政治、社会、阶层、种族、媒体等构建新型关系的另一种可能性。

  • 耶鲁教授:日益政治化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耶鲁教授:日益政治化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美国政治体制的终极奥秘在于将“政治问题法律化”,而最高院正因为其释宪者的地位而在美国政法体制中占据主导和中心地位。法学院的法律教育启蒙就来自于这样一个神话。在去年最高院法官斯卡利亚去世之后,美国两党即陷入关于最高院法官提名的政治纠纷,而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进行之际,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金斯伯格大法官对特朗普展开的猛烈抨击,又为人们思考最高院的政治角色提供新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