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学共为您搜索到120篇文章
  • 王金贵:西方经济学必须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王金贵:西方经济学必须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我研究现代经济学近三十年,发现现代经济学存在着四大致命错误(单纯研究资源配置、单纯理性人研究、单纯研究市场经济、供给曲线),发现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学方法是非科学的。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研究错了,就像地心说把宇宙研究错了一样,现代经济学就是经济学的地心说,是错误的、非科学的经济学。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上唯一正确科学的经济学,但没有经济学家认识到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才是科学的,并将形形色色的西方经济学彻底颠覆,经济学家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更不懂科学的研究经济学,经济学仍然是处于前科学时代。哥白尼革命实际上就是科学革命,经济学需要科学启蒙,需要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 《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价值

    《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价值

    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被马克思称为“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在这部《大纲》中,恩格斯对当时盛行的经济学说,进行了直到今天在某些方面看来也是十分深刻的批判。当今的西方经济学仍然在宣扬的一些主要观点早就在100多年前就被这部天才的《大纲》批判过了。这部《大纲》尽管主要是涉及经济学方面,却是一部早期的带有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经典著作,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都在这部天才的《大纲》中涉及到了。这部《大纲》对私有制进行了前瞻性批判,对竞争进行了天才的分析,直到今天都具有重大的意义。当然,这部《大纲》也有它的历史局限性,但瑕不掩瑜,而且其中之瑕已经被马克思的《资本论》纠正过了。

  • 许光伟: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许光伟: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通史研究是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基本功。中华生产方式不宜以“小生产的小农视角”看待,姑且不论“中华小农”不小,中国城市史即涉及通代的、比较的、内外的、具体性的综合研究,其内容显然不是“西学范式”所能涵容的;可见,过于拘泥“文字记载的历史”和“话语霸权下的历史”,就容易犯“下定义的历史研究”错误。又之,经济史在财产所有制的意义上可能是独立的,在“劳动过程占有”的意义上则是非独立状况。所以,《保卫<资本论>》用的主体范畴——“劳动过程的主体”和客体范畴——“劳动过程的客体”,以及方法论上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须知中华历史是通史,世界历史亦是通史,当代史是断代史。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劳者的事格研究的方法论。关注劳动者立场,并非不研究剥削者,恰恰相反,它需要联系一切剥削者的历史和思想。所以,不能将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简单理解成“马克思主义主体论”和“马克思主义客体论”,使之直接对立起来。历史生产方式是内在贯通的,在寻求劳动过程文明规划的进程中,可杜绝任何离开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语义解释学。

  • 赵磊:谁有毛病?

    赵磊:谁有毛病?

    这样的逻辑真有意思:“交换创造价值”——没毛病;“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没毛病;“商人全身上下都流淌着高大上的道德血液”——没毛病;究竟谁有毛病呢?难道,马克思?难道,“劳动创造价值”,有毛病?

  • 赵磊:恩格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赵磊:恩格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一个假说是否正确,固然需要实证检验之后才能得到确认。但是,一个假说是否属于科学范畴,却并非一定要等待实证检验确认之后才能定义,而是要看提出这个假说的理论依据是否已经被实证检验所确认,以及这个假说是否存在实证检验的可能性。任何对未来的预测都有待实证检验,但并不是任何预测都属于科学范畴。比如,气象部门的天气预报与巫师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都有待实证检验。那么我们能不能因此断言,天气预报与“世界末日”的预言一样,二者都不属于科学范畴呢?显然不能。

  • 周文:西门庆的政治经济学

    周文:西门庆的政治经济学

    西门庆在金钱的攫取上是长袖善舞,如鱼得水,玩得游刃有余地。旦凡是有任何经济利益的机会,他马上脱胎换骨成为另外一个人,生意人的精明立马呈现出来。天生对经济利益的直觉,使他绝对不过任何有经济利益的机会,并敏锐地捕捉到一切赚钱的机会。精明过人又意志坚韧,手法老到又冷酷无比,判断精准而攫取得又淋漓尽致。自始自终,没有任何的失算和失误,从未亏损过钱财。可以说,西门庆是专为金钱而生,更为金钱而来。当然,最终结局也是为金钱而死。

  • 王今朝: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稳定政策的思考

    王今朝: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稳定政策的思考

    只有公有制企业成为人民日常生活用品的供给主体,中国才能将人民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降低到最低限度。这就意味着,为了保证人民的生活,最好的办法是用公有制企业来生产和供给商品。这意味着只有真正实现公有制企业在生产领域、运输领域、批发领域和零售领域的供给主体地位,才是真正的保民生的有效办法。在中国收入分配分化得相当厉害,低收入家庭还不少的情况下,采用公有制来实现生产和供给应该会得到人民的衷心拥护。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探索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探索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正在形成和发展的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建立能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并指导中国经济发展的“系统化学说”,关键和难点是确立正确的研究对象。本文结合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探讨的历程,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所包含的历史阶段、社会主义性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下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进行探索,研究发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方式以及相应的生产和交换条件。

  • 赵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

    赵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

    确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否属于实证科学的依据,不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某个观点是否已经实证,或者是否具有实证的可能性,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是否具有实证的性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实证性质奠定了坚实的方法论基础。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实证性质是嵌入在逻辑起点、理论内核以及认识过程之中的。唯物辩证的“抽象力”是政治经济学实现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实证性质的具体路径。用计量经济模型“跑数据”虽然能够实证出经济变量之间的真实关联,但这种关联背后的内在根源仍然有待经济理论的进一步的揭示。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资本论》,是不可能依靠计量经济学的“跑数据”来完成的。《资本论》既是马克思运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揭示资本主义经济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结果,同时也是马克思通过资本主义的宏观样本数据对唯物史观进行实证检验的过程。

  • 赵磊:我为何纠缠这个问题

    赵磊:我为何纠缠这个问题

    即使知道了自然力在生产过程中的无偿性质,很多人依然感到困惑:既然自然力的耗费不能计入价值,那么为什么人力(劳动)的耗费却要计入价值呢?言外之意:自然力也好,人力也罢,两者都是“力”的耗费。既然自然力的耗费不需要计价,那么人力耗费凭什么就需要计价呢?

  • 杨承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发展

    杨承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发展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一个整体系统,后者是前者的一部分,是它的细化。我们应当完整理解,用科学的系统思想丰富、充实、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敢于矫正一些不符合时宜的旧观念,坚持在实践中发展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实现理论上的新飞跃。

  • 吴易风 | 毛泽东论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吴易风 | 毛泽东论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毛泽东在1960年初读完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说:“写出一本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现在说来,还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有英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发展成熟的典型,马克思才能写出《资本论》。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至今还不过四十多年,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还不成熟,离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还很远。现在就要写出一本成熟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还受到社会实践的一定限制。”从毛泽东发表这一谈话到现在,又是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今天观察问题和认识问题有了更广阔的历史背景和更丰富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因而应当比前人进行更深入的探索,研究更多的问题,获得更多的认识。但是,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积累在每一个具体历史阶段上获得的并经过实践检验的认识,不断推进,不断深化,才可能越来越接近于科学真理。

  •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背景下,21世纪的资本主义生产不再是国家经济的集合体,资本主义剥削也不再为现有政治经济学甚至左翼学者所能理解。那么,怎样才能正确理解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呢?本文主张将分析视角从国家实体转变为跨国公司的全球商品链,并为此构建了以劳动力为中心的劳动价值商品链分析方法。借此方法可以看出,帝国主义是通过全球商品链,利用南北方国家间巨大的单位劳动成本差异榨取外围地区的超额利润,并将其间所产生的附加值归功于中心国家自身的经济活动。因此,单位劳动成本是解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剥削之谜的关键,而单位劳动成本分析所揭示的极高剥削率则反映了全球化垄断金融资本的本质。

  • 社会主义经济责任关系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社会主义经济责任关系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社会主义经济责任关系是指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基础上,执政者基于责任制原则,为包括自身在内的经济行为主体所规定的经济权利和经济义务关系的总和。在经济行为主体多重责任关系中,体现社会主义总体要求的经济责任关系包括政府对企业的管理和调控责任、企业对劳动者的公平分配责任以及公有企业对私人企业的支持和引领责任。完善社会主义经济责任关系,是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增强民族企业竞争力的客观要求,是发展中国家增强自主发展能力,推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着公正合理方向发展的重要支撑。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推进体制改革、自主开放和法治建设,是完善社会主义经济责任关系的基本路径。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和逻辑起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和逻辑起点

    马克思主义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其初衷是要让劳动人民摆脱受剥削受压迫的境地,成为社会的主人,过上有尊严的富足的生活,获得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所以,通过快速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实现社会主义初衷和根本目的的唯一途径。实行公有制是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制度保障。公有制、按劳分配都是服从于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的,都是围绕“通过快速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这一主线运行的。

  • 再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国家主体性

    再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国家主体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也引起了一些国家的关注。近期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就是这种现象的集中表现。在对外开放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时,更需要国家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统筹国内国际力量,共同应对巨大挑战。因此,中国国家战略的制定必须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指导。中国对外开放不是为了资本的利益,而是为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研究如何在面临外部压力的环境下,继续坚持对外开放,通过国家引领走出一条不同于以往的全球化道路,争取我国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和空间,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课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