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学批判共为您搜索到3篇文章
  • 王阳明政治经济学批判范畴研究

    王阳明政治经济学批判范畴研究

    从马克思主义出发思考“文化自信”,理解场域首先是社会历史,据此可把握中外会通意蕴的马克思与王阳明“思维科学对话”,寻求世界科学和中国文化的机理相通。从工作实质性规定看,这恰恰是“中国人的方法论概念”。可以说,这是思维科学线索上中国与世界的“内在相通”。王阳明的著作体现《道德经》和《资本论》的“跨时空”相遇。从“经济学的文化自信”看,《资本论》的内在写作线索是历史科学与思维科学高度合一基础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科学创制,即出发地是“历史研究”(所谓的“研究方法”),工作落脚点是“理论科学”建构(所谓的“叙述方法”);而“王阳明心学”研究与之线索关联、机理相似,尤其“政治经济学批判”在何种意蕴上作为“思维”以及马克思主义学科工作规定的写法上与之具有高度的相关性。从理论科学建设高度看,这是人类认识的又一次启航,通过各种“思想高地”的比较与综合,建立不同经济形态社会类型的工作融汇与思想对话,以“新时代”为依据,重塑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学科范畴。同时按照“经典对话”研究的学术意义来讲,又不啻是一次更大范围内的经济学理论知识“再生产”。它启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基于“主体社会”“客体社会”两个规定层面进行“思维取象”,以利于建立对“资本”进行历史扬弃的“批判的知识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研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研究

    马克思主义统一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途径是实践的构图,把方法论也看作是“世界观”,进行“改造世界”“理解世界”“解释世界”,最终落脚于研究方法与叙述方法规定的统一。在这一构图中,“思维学”处于理解与联系的中心位置,从而可用以支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建设,从中发掘方法论品性的机理探究及其工作规定。具体做法:一是必须按照生产一般与资本一般的机理关系,考订对象到研究对象的研究叙述关系,阐述全体规定的方法论工作内涵,从中“本土寻根”与寻求“辩证的表达”;二是在马克思主义思维科学框架下,把握“本质对现象的关系”(规定),回答时代问题与实践问题。方法论上的唯物主义意义在于建立方法规定对经济认识的辩证理解关系,而指涉内在关系的“深层机理探究”将揭示《资本论》体系结构如何诞生,说明解决之道始终在于历史的“重新开始”与工作“再出发”。总体看,这是对从《资本论》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进程的方法论视野下的实践解读,富有民族工作底蕴,并启动“生产一般思维学”之时代研究进程。

  • 21年前,习近平为何如此重视马克思的这篇文章

    21年前,习近平为何如此重视马克思的这篇文章

    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必须从“原原本本读原著”入手,而读马克思的原著,又始终要把马克思所说的“一经得到就用于指导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放在心上。读习近平同志的这篇文章可以感到,他是“手把手”教我们读经典,他的文章读来十分亲切,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优良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