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开车进故宫,为什么特权阶级屡禁不止?

    开车进故宫,为什么特权阶级屡禁不止?

    我们经过无数次尝试,然而特权阶级永远是个顽疾,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因为说到底,特权阶级是人性的必然,所有人都讨厌特权,但是假如每个人都有用特权的机会,大多数人都顶不住诱惑。故宫开车的那位,就是如此。放到整个国家,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少数,这是根深蒂固的人性,彻底解决谁也没见过。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教育家黄炎培和毛泽东,在延安曾有过一场著名的窑洞对话。黄炎培提出自己了疑虑——“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初起时意气勃发,人人奋进,一旦成功之后,逐渐懈怠,惰性逐步取代活力,最终走向僵化,乃至无药可救的灭亡……共产党会不会重蹈前人的覆辙?”对此,毛泽东的回答是,我们已经找到一条新路,可以走出这历史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让人民监督政府,防止政府的松懈,让人们各负其责,避免产生“人亡政息”的情况。让人民监督政府,也许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人民群众吃二茬苦,受二茬罪。

  • 我在故宫开奔驰,你们为啥要生气?

    我在故宫开奔驰,你们为啥要生气?

    对于高露这个人,定要一查到底,高露此人虽有“特殊背景”,却也只是个幌子,从其种种表现来看,其个人更偏向于我们常批评的“崇洋媚外的暴发户”和“跪舔洋人的键盘喷子”,此刻那些借高露事件喷中国社会的人,其实是在拿他们的“自己人”开刀。

  • 旧宫女人背后的美国推手

    旧宫女人背后的美国推手

    我们想象一下,普通媒体,比如自媒体,辛辛苦苦,像我一样,每天写一篇原创文章,碰巧赶上了重大舆情,达到上百万的阅读量,点赞大约1万人。作为普通自媒体,这不常有。但是,推手自媒体,往往每篇10万+,赶上重大舆情,经常百万+乃至千万+,这都毫不稀奇。因为推手可能有经费嘛。尤其是那些专业推手。如果推手在推文中,到了文章末尾,还顺带夸奖一下美国,比如说点美国月亮更圆之类的话,我们几乎可以推测,多半是美国推手。

  • “故宫大奔撒欢女”仅仅在炫富?仅仅在表现特权?

    “故宫大奔撒欢女”仅仅在炫富?仅仅在表现特权?

    现在很多人从“故宫大奔撒欢女”事件中看到的仅仅是不公平的特权,这仅仅是特权问题吗?显然不是,我们需要对这件事进行更深层次的反思,我们要坚定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走一条真正为广大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才是当务之急和根本要务。

  • 孙锡良:故宫,请给文化留点颜面!

    孙锡良:故宫,请给文化留点颜面!

    我并不完全反对文物单位有少量商业化行为,但坚决反对把旧人留下的文物馆藏当作摇钱树,无论你给出多少理由都不足以说服我。在单前院长的推动下,《我在故宫修文物》节目曾火遍中国,“文博热”和“文创热”随之而来,故宫牵头,资本殿后,明星唱戏,形式上确实让中国的“伟大文化”火了一番。不过,我还是要劝大家适当冷静冷静,不要急于跟风,不要以为自己跟了,文化就传承了,文物就有救了,民族就可以自豪了。恰恰相反,过度商业化的结果只会是:庸俗化和腐朽化。

  • 人,凭什么高贵?

    人,凭什么高贵?

    今天,在这个国家里,只有生产者最高贵,只有劳动者最高贵,只有凭自己双手努力工作的人最高贵,镰刀和斧头,才是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忘记了这一切,都等于背叛。我想起了当年设计镰刀斧头旗的那位少年。少年见到了教员。“给我改个名字吧。”“你在长辛店做过工,将来要为人民做工,就叫长工吧。”少年跟随着教员,走进了劳苦大众中间,去打倒那些吃人的豺狼虎豹,去唤醒千千万万的“长工”,他们辗转万里,历经磨难,无数的战友和同志牺牲,终于建立了一个新世界。让亿万“长工”,都做了天下的主人。

  • 公知可知,圆明园不烧亦如昨夜故宫一样绝美

    公知可知,圆明园不烧亦如昨夜故宫一样绝美

    昨夜故宫夜景照片惊艳网络震撼国人,如圆明园不遭劫难穿越今天一定也是美不胜收火树银花。公知认为国人对圆明园没有产权,何需落泪?任何民族文化瑰宝被毁灭都会令正常人痛惜。无论中华历史长河中哪条河流、哪座山峰、哪些庙宇典籍,哪段华美词章,那篇不甘屈辱抗击侵略流血牺牲的悲歌------,对我们每一个人,对我们的子孙后代都有着与生俱来、不可割舍的情愫、因缘和追寻。

  • 《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何走红?

    《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何走红?

    也许,当经历市场化的洗礼之后,当人人都有机会成功的允诺蜕变为只有极少数才能占据胜利果实的现实(如同机会平等的彩票游戏)时,人们才能真切地体会到“平平淡淡才是真”,才会接受从事平凡的工作是大多数工薪阶层的人生“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