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共为您搜索到58篇文章
  • 83年过去,大学里还有人“讲的都是洋事”?

    83年过去,大学里还有人“讲的都是洋事”?

    据有迹可寻的传说,极个别研究马克思、讲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教授,居然言必称希腊,时常把美国人“治国理政”的例子拿来做范本,给孩子们讲“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国要向何处去。这不是活见鬼了吗?垄断资产阶级的御用学者,至多舔着脸给自己贴一个“人民的资本主义”的标签,可也还不敢宣布自己才是真格的社会主义,可我们有些第五代纵队的写手们却已经超越“老祖宗”,直接把美国爸爸拽到社会主义阵营里来了,如此表现,简直到了人神共愤、鬼见了也愁的地步。

  • 胡新民:为什么有的高校教师会时常发表不当言论?

    胡新民:为什么有的高校教师会时常发表不当言论?

    到现在为止,正如金冲及2011年所说的,“社会上混乱的思想还相当多”。这些年不断出现的一些党内外名人的不当言论就是一个明证。尽管这些不当言论对社会的冲击,已经没有了往日“杀气腾腾”那样的力度,也阻挡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向繁荣富强的步伐。但是,不当言论引起的对社会资源的耗费也是不可小视的。“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为“一定要认真扭转”所付出的成本,是要全体民众(纳税人)来承担的。

  • 鹿野:浅谈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乱象

    鹿野:浅谈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乱象

    必须改变教育产业化、学校企业化的错误思路,让高等教育回归公益性服务的本位,让高校教师同学生的关系从“老板”和雇佣工人这种扭曲的关系重新回归服务者与被服务者的关系。依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真正摆正了“高校及其教师是服务者,学生是被服务者”的关系,让高校从“企业”变成真正的学校,教师从“老板”变成真正的教师,绝大多数高教系统当中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更不会有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恶性问题了。

  • 李光满 | 香港暴乱法西斯化:逃离香港!

    李光满 | 香港暴乱法西斯化:逃离香港!

    那些纵恶的法官大多不是中国人,也不是中国香港人,而是英国人,那些港奸作家、大学教师、媒体总编也大多拥有外国身份,当香港沉沦的时候,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诺亚方舟,唯有那些占香港大多数的社会底层百姓无处可逃,香港这艘船沉了,数百万香港普通市民也只能跟着沉入大海,无处可逃。因此,别看香港的精英们鼓吹暴力,一旦香港变成暴力之都,一旦香港变成纳粹之地,这些人逃得比谁都快,他们既是恶之源,又是历史的小丑。只有底层百姓无处可逃,那些暴徒们也将在香港的毁灭中灰飞烟灭。

  •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千钧棒:让香港废青告知赵公知什么叫“攻击老师”

    “十八大”以来,教育系统里面尤其是大学里面的自由派人士利用大学课堂对大学生放毒,企图把大学生培养成为像香港黄之锋之流的颜色革命的马前卒的图谋受到了重创,尤其是这次香港的动乱和暴乱充当了很好的反面教材,让广大民众看清楚,如果让这些人的阴谋得逞,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大学生对老师在自己管理的微信群里面发布违反有关部门规定的信息进行礼貌的规劝合情合理,即使是向有关方面反映情况并且把该老师移出微信群,这也无可非议。赵公知居然把这称为“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我倒是愿意让他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

  • 女教师发文批形式主义获肯定,乐见领导干部为善意批评者撑腰

    女教师发文批形式主义获肯定,乐见领导干部为善意批评者撑腰

    互联网的普及,进一步畅通了民意表达渠道,创新了群众监督方式。面对网络舆论,对出于善意的批评,尤其是逆耳忠言,领导干部应该勇于正视问题和解决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不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旗帜鲜明地为善意的批评者撑腰,接受群众监督,应该是网络时代领导干部的基本素养。

  • 习近平:“好老师心中要有国家和民族”

    习近平:“好老师心中要有国家和民族”

    老师对学生的影响,离不开老师的学识和能力,更离不开老师为人处世、于国于民、于公于私所持的价值观。一个老师如果在是非、曲直、善恶、义利、得失等方面老出问题,怎么能担起立德树人的责任?

  • 毛尖:我们会打的

    毛尖:我们会打的

    进步主义的说法,现在的师生关系是文明了,通过教育收费,学生也慢慢从我们的孩子变成了我们的上帝,搞到后来,教师变得需要用“教师节”来赞美,类似我们用“阅读节”来挽救阅读,用“植树节”来挽救植被。而实际情况是,当我们终于走出类封建时代的师生关系时,老师和学生一起堕落了,“春蚕到死丝方尽”“化作春泥更护花”这些用来赞美老师的诗词,我们早就配不上,学生和家长也不会这么来要求我们,社会新闻里的老师常常斯文扫地,禽兽不如的也有,与此同时,学生对老师动武,家长状告学校的事情,也多了去。所以,现在的教师节,很多时候就跟学校门口的玫瑰花摊一样,花团锦簇很好看,但意思却被小贩声嘶力竭地垄断了:“教师节,玫瑰花,十元一枝,不送后悔!”

  • 老师究竟有多高?

    老师究竟有多高?

    老师当年在图书馆里学到的那门学问,太过博大精深,他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去研究、实践、去发展这门学问。就像所有的圣哲先贤一样,他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也不可能掌握最终的真理,他也不可能看到一切的未来。真理肯定不是一成不变的,历史更是不断向前发展的,我们站在历史的高度去俯视老师,老师也只是一个凡人,但老师却以凡人之躯,教育了人民,唤醒了人民,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历史。

  • 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香港废青是怎么诞生的?就是因为高等教育缺乏监督造成的。香港的教材,可以故意歪曲历史,宣扬分裂,宣传“港毒”言论,香港的大学老师可以在课堂上肆无忌惮讨论“港毒”、攻击大陆、污蔑国家政策。学生长此以往、耳濡目染,丑恶的种子种了下去,自然会长出丑恶的花朵。长久以来,很多人呼吁的“学术自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学术自由”,他们想要的是“造谣无罪”、“反华无罪”、“恨国有理”。这才是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你去看看那群口口声声“学术自由”的人言论成果,有几样和“学术”相关?

  • 要落实惩戒权,还必须做好这四方面工作

    要落实惩戒权,还必须做好这四方面工作

    惩戒是基本的教育手段,多数老师对孩子的批评、管教与惩戒都是为了孩子好,否则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家长在管教孩子时还经常发生冲突,老师在管教孩子的分寸拿捏上出现一些瑕疵就更能理解了。这时就更需要给老师多一些宽容。也只有家长真正的支持与包容,老师才有胆量与勇气管教孩子,惩戒权才能真正落实,教育与孩子也才能真正健康发展。

  • 堪忧的教师处境将毁了中国基础教育事业

    堪忧的教师处境将毁了中国基础教育事业

    对于教育主管部门,不允许轻易为了迎合某些家长的无理要求,就任意处分教师。任何处分结果,要经过学校方面的同意。如果有争议,要采取协商机制进行解决。对于那些做出对教师不合理处分的教育主管部门的负责人,要追究其责任,进行必要的处理,从降职、解职,直到辞退开除。对于各类官员用职务干预学校和教师正常教育教学行为,要严格约束。任何借助职务之便对学校和教师提出无理要求的,要进行调查,在查清事实后,如果确有错误做法,就一定要惩处,绝对不能姑息。

  • 从老师到考试,通识课如何带歪香港学生?

    从老师到考试,通识课如何带歪香港学生?

    香港的通识教育课,只教会了学生们要批判,但是根本没有教他们怎么批判,怎么列事实、摆证据、讲道理。但凡那些学生看了一点点具体的内容,有哪怕一点点的独立思考能力,都不会去反对。这样的通识教育教育出来的不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而是一群为了反对而反对,满口“民主”“自由”却连民主自由究竟是什么都不懂的“废青”。随便被人挑拨一下,他们就会心甘情愿去当别人的炮灰。Youtube上很多大陆的网友去和香港青年辩论,但是双方吵到最后发现,根本是鸡同鸭讲,双方的思维都不是一个体系的。BBC在报道香港昨天的撑警察游行时,把30万人说成只有几千人,旁边的老一辈香港市民当场打脸,说BBC是Fake News。

  • 望长城内外: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师道尊严?

    望长城内外: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师道尊严?

    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要“重振师道尊严”。我认为,要重振师道尊严,必须营造环境与规范自律双管齐下。一方面,要在全社会进一步大力倡导尊师重教。特别是要把教育事业发展作为考核地方官员特别是党政一把手的重要内容,凡是由于主观原因造成教育事业发展缓慢的问题,都要严肃追究责任,更不能提拔使用。另一方面,要加强教师队伍师德建设,特别是要推行师德考核负面清单制度,建立教师个人信用记录,完善诚信承诺和失信惩戒机制,促使教师加强自身修养,严格自律,做到有资格让学生与社会尊敬。只有营造环境与规范自律并重,才能真正重振师道尊严。

  • 陈俊杰:职称评审腐败逼良为娼?

    陈俊杰:职称评审腐败逼良为娼?

    学术腐败是社会的一个根本性腐败,社会影响恶劣不亚于官场腐败,从断人慧命、祸及子孙的意义上可能还更严重。学界的急功近利之人、剽窃谋名之徒古来有之,但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倒真是举世罕见。学术成果剽窃者明明被人捉了个正着,证据确凿在案,但就是死不认账,甚至还反咬一口,诬称告发者是别有用心,“打假”往往变成了“打架”的口水战。但敢这样做又能这样做的往往都是在学界有个一官半职的家伙,问题的严重性也正在这里。学术不能履行我们薪火传承、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文化理想,即使富甲天下,也不过是一群西服革履满口粗俗的暴发户,提供不了有价值的学术。

  • 学术资本主义对英美大学教师的影响

    学术资本主义对英美大学教师的影响

    高校教师目前的生存现状不仅仅影响着当代学者,还将影响到学术圈的后继者 —— 研究生院的博士生、硕士生。由于学校无法为科研人员提供长期稳定的工作环境,当前的许多科研人员开始另谋出路:科学、工程、数学类的科研人员开始考虑向谷歌、亚马逊等大型企业的科研中心求职;而一些人文学科的教授正逐渐退出学术圈。同时,兼职或短期教授由于受到合同的限制,很难长久地为学生提供专业领域内的服务或学术上的帮助。因此,在课堂上表现突出的学生将很难获得已经离职的教授的推荐信,离开学术领域的教授也将难以为有学术目标的学生提供相应就业指导。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博士项目的缩水,以及博士生人数的骤降。汉伦在文章中指出,当下高校教授所处的种种困境,很有可能导致学术圈后继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