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共为您搜索到201篇文章
  • 毛泽东:“我和我的孩子都不能搞特殊”

    毛泽东:“我和我的孩子都不能搞特殊”

    毛泽东“寓爱于严”地教育子女,体现了一代伟人感人至深的家国情怀。毛泽东的干部子弟教育观,是站在党和人民事业长远发展的高度提出的,又以他的率先垂范而变得可感可亲、深入人心。它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美德,闪耀着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的光辉,在中国革命和建设时期显示了深刻的历史意义,在今天仍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指导作用。

  •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最近徽剑认真调查了一下,发现这次上街等学生,大多数中学阶段居然是教会学校读书的,而香港的教会,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都是出了名的反华。这次香港的教会学校,基本上都站出来了,表示对黑衣暴徒的支持,这个比例就很说明问题。这些教会学校,里面不但在通识课上大力宣扬反中、反对一国两制,甚至有部分学校,还公开跟藏独等有关连。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这样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孩子,会认同中国么?

  • 卢尚草:一些高校引进人才缺乏政治把关

    卢尚草:一些高校引进人才缺乏政治把关

    一个教师的政治素养不是抽象的,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对一个教师的判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他的学术成果,看他在各种场合说了什么、写了什么。我想这不是一件什么困难的事情,敬请清华大学的相关人士睁大你们的双眼,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一下任剑涛,看看你们得到的这一宝贝究竟是个什么货色。2016年,就有网友看清了任剑涛的真实面目,相信一流大学各级干部的水平不会低于一个网友的水平。

  •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

    餐饮界有个流行说法:18岁之前爱吃啥,这辈子就爱吃啥。精神文化消费的逻辑,大约也是如此吧。50、60后们从小受的教育是热爱领袖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所以他们会满怀深情地唱“党啊,亲爱的妈妈”,绝大多数人成年后,三观基本没有变。90、00后们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正是欧美大片充斥影院,戏说歪解历史和娱乐性影视剧受热捧的年代,而红色文化作品不仅数量很少,流行度更是低得可怜,这些年轻人几乎没有“吃”过多少正能量的精神食粮。在如此这般的文化环境熏染下,这一代年轻人的三观有着被转基因的危险,对此我们绝不可以视而不见或麻木不仁,不能忘记毛主席当年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忧思。

  • 香港“国民教育”为什么曲折多艰?

    香港“国民教育”为什么曲折多艰?

    一方面由于缺乏了解和对社会主义的固有偏见,另一方面由于长期浸染在西方价值观念体系中,香港长期的殖民统治使青年对大陆的政治制度和国家体制有相当多的误解。在很大程度上,香港人已经被西方“洗·脑”,从而必然以批判的眼光看待大陆的政治体制和价值观。这种批判性态度的好处是,它可以以局外人的清醒头脑发现大陆内在的某些弊·病,但是,其不利之处是,港人在认同西方价值观和政治体制的情况下,先入为主地以否定和批判性的眼光看待内地社会主义政治制度,选择性地把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缺陷和不足放大,从而难以建立对社会主义文化和价值的认同。

  •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里,不得不夸一夸河对岸的基础教育,他们教语文,教英语,教数学,教逻辑,教归纳总结,教实事求是,教辩证分析。他们懂得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懂得抓事情的主要矛盾。他们小学课本里,就有两句诗,叫做:“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小孩子就算当时不懂,以后都会懂。而这座城的年轻人,就缺了这样的教育,他们不知道不公平的根源在哪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怒,也不知道世界的运行规律是什么,所以,那些心怀叵测的野心家、投机者一煽动,他们就冲上了舞台,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把严肃的事情,当成了儿戏,又把儿戏,玩成了无法收场的闹剧。所以,他们在街头纵火、伤人、被捕。而野心家们在窗内举杯相庆,啜的是他们的血。这座城的故事,已然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标本,这个标本,就叫做“资本主义”。

  • 从《蒋公的面子》看中国大学里的误导式教育

    从《蒋公的面子》看中国大学里的误导式教育

    吕效平在复旦大学演讲中否定学雷锋活动和雷锋精神,令我记忆犹新,他说:“我们还有非常极端的学雷锋运动,……学雷锋运动是反现代化、反文明的一场运动。”几年来,我一直理解不了他的这些话的内在逻辑和实践依据,只看到这位大学教授的狂妄和无知。更令我不解的是,在那个演讲现场,对吕效平的这些错误观点,青年学子们却报以笑声和掌声。

  • 黄卫东: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控制香港权力

    黄卫东: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控制香港权力

    由于香港上层大都是英国培养的,把持香港教育领域,实行倾向西方的教育。此次有年轻人宣称香港是一个民族,应该独立,著名数学家丘成桐授以“可悲”、“不幸”来形容,认为这是因为香港过去十多年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导致年轻一代对自己的文化根源缺乏认识,未能建立与中国的感情所致。丘教授直指,回归后教育政策制订者难辞其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以及加入通识教育都是一个灾难!“教改大错特错,不教历史是绝大错误,所谓通识教育是假的,真正的历史内容学生是必须知道的!”对比“六七暴动”时,香港同胞积极斗争,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公开要求英美离开香港,香港回归祖国,两者形成鲜明对比。

  • 香港乱象在告诉我们什么?

    香港乱象在告诉我们什么?

    未来,香港若想不再“沉沦”,就必须重教育、兴文化、变格局,让年轻一代不荒废,让老一代有归属感,当然最主要的是,别让资本家和外部敌对势力为所欲为。此外,警察和政府也要适当提高自身的威信力,该强硬的时候还是要强硬的。最后,愿港人自知,也愿香港早日恢复平静。

  • 要落实惩戒权,还必须做好这四方面工作

    要落实惩戒权,还必须做好这四方面工作

    惩戒是基本的教育手段,多数老师对孩子的批评、管教与惩戒都是为了孩子好,否则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家长在管教孩子时还经常发生冲突,老师在管教孩子的分寸拿捏上出现一些瑕疵就更能理解了。这时就更需要给老师多一些宽容。也只有家长真正的支持与包容,老师才有胆量与勇气管教孩子,惩戒权才能真正落实,教育与孩子也才能真正健康发展。

  • 由《鲁滨逊漂流记》引起的对当今教育的忧思

    由《鲁滨逊漂流记》引起的对当今教育的忧思

    或许在现代文明人看来,鲁滨逊的一次又一次抛弃舒适生活,投身危险重重、吉凶难卜的冒险之旅,是多么的荒谬,但从健全的人的概念论述,人的作为高级动物的动物的属性的源起,乃是自然与生活实践,这是人及动物获取心灵和生活愉悦的自然野性的初始源头。人类回归自然的实践行为愈多,愈能获得这种天然的神秘快感。只有将知识同自然劳动和社会实践有机结合起来,才是成就一个体魄、思想和精神健全的人的根本途径。

  • 惊现“占领操场”题目 通识课本如何洗香港学生脑

    惊现“占领操场”题目 通识课本如何洗香港学生脑

    课本中有不少用词和表达方式被怀疑是故意误导学生。例如,市民有意见原本可与政府官员沟通来解决,惟课本第77页右下角“提提你”一栏,直言参与政治议题的市民会遇到政府的“阻力”,教学生运用下棋般的博弈思维去调整行动,赤裸裸地把政府设定为博弈的对象、人民的对手。有家长认为,若把通识书比作“洗脑”利器,一部分通识科老师就是落实“洗脑”的刽子手。网名叫“薯圈”的家长说,其子遇到的通识老师,当中九成不会客观中立地讲课,这样的通识科只能令学生思想更单一。“唔统一谂法,立即被杯葛!”致使儿子在校只能做“沉默的羔羊”。

  • 堪忧的教师处境将毁了中国基础教育事业

    堪忧的教师处境将毁了中国基础教育事业

    对于教育主管部门,不允许轻易为了迎合某些家长的无理要求,就任意处分教师。任何处分结果,要经过学校方面的同意。如果有争议,要采取协商机制进行解决。对于那些做出对教师不合理处分的教育主管部门的负责人,要追究其责任,进行必要的处理,从降职、解职,直到辞退开除。对于各类官员用职务干预学校和教师正常教育教学行为,要严格约束。任何借助职务之便对学校和教师提出无理要求的,要进行调查,在查清事实后,如果确有错误做法,就一定要惩处,绝对不能姑息。

  • 新时期陈云对抵御执政风险问题的思考及其价值

    新时期陈云对抵御执政风险问题的思考及其价值

    改革开放条件下,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文化的侵袭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陈云高度关注这个问题,反映出他强烈的风险意识。陈云指出:“对外开放,不可避免地会有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作风的侵入。这对我们社会主义事业,是直接的危害。”他告诫要“严重注意”这种“渗入”现象,认为“‘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正在严重地腐蚀我们的党风和社会风气。”陈云指出,现在有些人,包括一些党员,忘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些人看见外国摩天大厦高速公路等等,以为中国就不如外国,社会主义就不如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就不灵了。对这些人,我们要进行批评教育;对其中做意识形态工作的同志,经过教育不改的,要调动他们的工作。

  • 路风:自主创新与美国的负面教育

    路风:自主创新与美国的负面教育

    也许以后的年轻人很难相信,中国曾经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有那么多的人相信技术进步可以通过“拿来主义”实现,而用不着自主开发。当然,这种思维的流行不仅与学界的“胆怯”有关,也与跨国公司的“大众教育”有关。大约在2005—2006年的某一天,作者应邀参加了一个论坛。在论坛的嘉宾讨论环节,主持人向当时微软(中国)的负责人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什么时候能有像微软那样的企业?”那位负责人煞有介事地纠正主持人说:“中国已经有啦,因为微软就是中国企业。”为了攫取中国市场,当时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都自称中国企业。今天,在微软按照美国政府的行政命令对华为“断供”之际,再回想一下这些言论,不禁令人莞尔。这个插曲说明,一个民族要想进步,就要汲取自己从经历中获得的教训。对于包括工业史在内的学术研究来说,其社会功能之一就是使民族的记忆历久弥新,时时提醒我们什么是错误的、什么是正确的。

  • 陆寿筠:立体视野中的儒家“以德治国”论

    陆寿筠:立体视野中的儒家“以德治国”论

    只有合道的良“法”才是给他的指引,空洞的道德说教不可能提供实在的指引。如果那个合道之“德”已经体现在“法”制中了,那又何必多费口舌、多此一举、造成思想混乱呢。真正赞成依法治国者完全可以满足于“依法治国与道德教育相结合”这样的主张。坚持依法治国必须与以德治国并提者,如果不是另有用意,那么其思维方式就需要反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