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产业化共为您搜索到3篇文章
  • 如何看待中国天眼十万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

    如何看待中国天眼十万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

    给身处市场化中的员工提供计划经济惯性下的科研工资,势必会面临“不愿意来”的问题。这不仅仅会发生在FAST上,而是所有的天然非(弱)竞争性强公益性机构面临的共同问题。而且如果不改革,以后这个问题会更加突出。如果在国家出资的、天然具有弱市场竞争性强公益性的领域,走“企业办社会”的路子,修职工宿舍、修子弟小学、修卫生院、修养老院,修职工幼儿园,然后以很低的象征性价格为员工提供服务(如果离职则不能再享受这些服务)。以这样的方式解决员工待遇问题,效果好,花小钱就可以确保人员的稳定性和岗位的吸引力。

  • 中国最怕什么?开学第一课这次提供了准确答案

    中国最怕什么?开学第一课这次提供了准确答案

    文艺和教育属于社会上层建筑的一部分,文艺和教育的问题还是要到经济基础去找原因。文艺和教育的变化和经济基础变化的相关性,不管如何被否认,也是客观存在着的。私有经济占据了过高的比重,私有资本又通过媒体和文化产业化,逐步掌握了话语权。社会上层建筑毕竟是要反映经济基础的这一结构变化的。在重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之前,文化和教育领导权的问题是很难有根本改观的。

  • 警惕新一轮的“教育产业化”

    警惕新一轮的“教育产业化”

    面对“炽热的课外补习”、“公退民进”、“名校办民校”、“教育产业化”等现象,杨东平老师大声呼吁“请善待我们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名字叫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