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共为您搜索到102篇文章
  • 王维佳:网络霸权的地缘政治学

    王维佳:网络霸权的地缘政治学

    美利坚的成长史就是一部国家资本力量协同促进、逐步扩张的历史,而信息传播网络正是这种在横向地理空间中不断延展的“强力意志”进行生产控制和社会控制的基础性工具。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几百年的历程中,资本主义必须打破任何试图阻碍它对传播网络进行全盘操控的理念和机制,无论它是自由主义色彩的公共服务方案,还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平等主义方案,也无论它来自一国内部的新旧产业矛盾,还是来自国际间的争霸竞赛。

  • 他们不是数据,是有血有肉的人......

    他们不是数据,是有血有肉的人......

    特朗普,和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客,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爱国者”,但这个美国不只是你们精英有钱人的美国,更是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美国啊。太平洋对岸那个国家,已经抛弃了他们的地基,没有良知了。

  • 邋遢道人:湖北的“上甘岭”战役该怎么打?

    邋遢道人:湖北的“上甘岭”战役该怎么打?

    贫道以为,周边10个省区在湖北最关键的时候每天派出50-100辆救护车,总计从湖北拉走500-1000个新增确诊患者,安排在自己省区医院救治(最好集中安排),连续5天。配合两山医院投入使用,不仅缓解了湖北本地医疗资源的压力,而且让湖北人看到希望——因为外省医疗资源让湖北人感觉是无限的。救护车鸣着喇叭挂着彩旗,像拉结婚一样每天拉走几百病人,湖北人啥感觉!这一做法有可能成为湖北会战的致胜奇兵。

  • 新型冠状病毒若排除中医,死亡率可能高达19%

    新型冠状病毒若排除中医,死亡率可能高达19%

    实际上,不论什么病原体,疾病是靠人体的免疫系统发挥作用才能治愈的。药物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越是病情危重,越要保护人体正气,越不能滥用药物。而西医却恰恰相反,越是重症病人越是大量用药,最后越治越坏。

  • 微软又出阴招,将1.7亿中国用户置于巨大风险中

    微软又出阴招,将1.7亿中国用户置于巨大风险中

    Windows 7之后,我们还需面临Windows 8、Windows 10等后续的产品,以及移动互联网等更多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挑战,我们必须开始反思,即便这一次能够侥幸解决,我们又如何面对微软的下一次停服?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1956,4368,6494,这组数字让人心痛!

    1956,4368,6494,这组数字让人心痛!

    乱港势力正是利用香港年轻人参政意愿强烈的特点,打着“民主、人权、自由”的旗号,鼓动他们上街开展暴力活动。许多年轻人对暴力行为产生的法律后果非常清楚,但由于被政治冲昏了头脑,偏颇的认为,若是一般盗抢、斗殴他们不会去做,但由政见的不合引发“动手”违法,这是“政治意识”问题,不是“法律意识”问题,可以接受。还没毕业的学生、初入职场的新人,年轻气盛,阅历尚浅,正是思想易受外界影响最明显的阶段,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正是抓住此点,长期向香港青年灌输所谓的“人权、平等理念”,将他们变成自己的政治炮灰。

  • 朱富强:GDP数字对社会发展的误导

    朱富强:GDP数字对社会发展的误导

    一般地,GDP值反映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活力和发展状况,经济的快速增长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导向物质繁荣,因而现代经济学往往将人均GDP作为成为衡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家平均福利程度的重要参照指标。但是,如果作更为全面的考察,我们就会发现,GDP值本身并不是全面衡量社会福利的有效指标,统计数字的增长并不意味着人们福利水平的同步提高。事实上,如果我们过分注重GDP值的增长,往往不仅会阻断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也会削弱环境和经济制度之间的适应性。

  • 这六组数据,勾勒出今天香港的大轮廓!

    这六组数据,勾勒出今天香港的大轮廓!

    如今的理大校园已经大变样。有走进校园的记者看到,因为多日污染打扫,食堂堆积了大量厨余垃圾,恶臭加剧。垃圾桶堆满的垃圾上爬出了蛆虫,厨房一个盆内的数块生肉上,更有大量蛆虫蠕动。

  • 于中宁:中国经济70年发展的两组令人震惊的数据

    于中宁:中国经济70年发展的两组令人震惊的数据

    从世界经济的角度看,我们已经有了新政时期和新自由主义时期的经济发展对比。从中国自己的角度看,我们有以陈云同志为代表的实事求是的科学经济管理的经济成就和左的右的教条主义时期的经济问题的对比。到了需要总结这些历史经验和教训的时候了。

  • 忠魂:也说数据GDP

    忠魂:也说数据GDP

    在种种不利因素和不同条件下,并且统计数字为后期修正补算而得出,即使就统计数字而言,前期的经济增长速度与后期是相差不多的!至于就实际情况而不是数字的评价,只怕更是见仁见智吧!另外,从实际物质增长(钢产量、发电量等)来看,前期发展速度更快。

  • 朱富强:计量重构历史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朱富强:计量重构历史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人类历史的事件是整体性的。历史的整体性表明,对历史的认知往往是基于某种想象,但这种想象必须是自相统贯的,能够将许多孤立而相关的证据联系起来。相应地,它要求我们,对历史的研究必须首先要站得高,要能够通览全局。但是,计量经济学家在研究历史问题时却试图以各个分立的数据为基础,或者热衷于细枝末节的考据,这种局限于微观实证的研究往往会陷入“盲人摸象”的认知误区。

  • 张捷:中国数据背后的逻辑与美分妖魔党

    张捷:中国数据背后的逻辑与美分妖魔党

    仅仅简单的一些经济差异比较,就知道单单凭借一个数据就说三道四的低级和苍白,而分析了这诸多的经济数据和因素,我们应当的就是对中国更有信心,但我们还在美国的体系之下,下面是更深融入去给美元缴费,还是自力更生脱离这个体系发展,是要权衡的。脱离也是有巨大代价的,光一个英国脱欧就多少代价?中美经济体系脱钩,影响巨大。但你死皮赖脸的让对方全赢的留在这个体系,被盘剥到油尽灯枯,则更没有前途。本来是共赢的事情,人家要全赢,不允许你缴费分一杯羹,面对如此霸道的对方,也要有斗争的勇气。人家要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得利的,而斗则是两伤的事情,不能单方面只看中国的代价。

  • 王立华:从粮食产量等数据看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农业

    王立华:从粮食产量等数据看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农业

    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中国农业,比西方主要国家和“民主橱窗”印度不但不差,还有相当大的发展速度优势,那些言必称美国和西方的权威们,难道不应当从实际出发认识一下吗?

  • 我在操纵你,而你却不自知

    我在操纵你,而你却不自知

    一名曾参与归类心理档案的大数据工程师说,她发现了自己16岁的女儿也在大数据心理档案中“建档”了,但她都还没有投票权。那他们要她的数据干什么呢?但是你知道吗,共有73000个数据点用来定义我的女儿。这73000个数据点,足以知道我女儿是谁,最近在干什么,她想要什么,厌恶什么。只要对我的女儿发送被“精准定位”后的信息,那她就是一个能够被操纵的棋子。

  • 长安十二时辰的真相!

    长安十二时辰的真相!

    但我们要知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数的偶然集合成了必然,不是一个“机械降神”的徐宾就能改变的。我们现在都知道,掌握档案管理和大数据很重要,掌握基层人口、户籍、税收很重要。但直到封建时代结束,这些问题都未能解决。用大数据管理国家,也许现在都不能完全实现。他自以为掌控一切,又焉知自己不是他人的棋子?他的财富来自西方,他的援助来自境外,焉能知道,他当了宰相,是造福大唐,还是造福外邦?如果他的力量真是来自太子,那就更有趣了,这位太子殿下,历史上叫做唐肃宗,为了平定安史之乱,他向回纥借兵助剿,许诺外国军队,可以随意掳掠大唐的长安、洛阳两座都城。恐怖分子,没有前途,带路党,更没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