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共为您搜索到305篇文章
  • 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并不需要基督教文化

    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并不需要基督教文化

    美国政府用军事实力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战略要道,并用美元霸权收割地球村各村民的韭菜,反正美钞印出来哪里都可以用,所以美国即便是当下有世界第一的23万亿美元国债,也完全不在怕的。可以说美国的上帝就是霸权,美式“基督教文化”的根源在于美元,某些资本家实质应该羡慕的是美国的枪杆子和印钞机,他对美国的强大有莫名的敬畏和崇拜,但他可能对美国的强大有什么误解,说是这种强大源于基督教文明及其上衍生的政治和法律体系。这就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无知了。

  • 侯立虹:敲响鼠文化变异的警钟——庚子杂感之四

    侯立虹:敲响鼠文化变异的警钟——庚子杂感之四

    善待鼠文化,把握其发展的主流和主旋律,防止其塞进西方想要的东西发生可怕的变异,防止老鼠成精的颠覆社会认知,切实保护中华传统文化,保证鼠文化邪不压正的大方向,是鼠年的本分,也是炎黄子孙的责任。这就是坚持写完本文的初衷。

  • “中学”是怎么“西渐”的?

    “中学”是怎么“西渐”的?

    欧洲思想家一方面运用来自希腊和中国的“理性”与无神论哲学作为反封建、反教会的锐利思想武器,另一方面他们把中国哲学“原则”融入欧洲哲学范畴、纳入了西方的思维形式之中,中国元素被深深埋藏在西方语境的深处。

  • 战疫之际别抽风,风月同天比武汉加油有文化?

    战疫之际别抽风,风月同天比武汉加油有文化?

    有的所谓文化人或绝大多数知识界的半瓶泔水,之所以无下限地吹捧“风月同天”,无非是觉得自己这会儿在暖气屋里、空调房里,小区门口还有专业防疫队伍守着,风雨无伤,四体不勤,测温不会,执勤不敢,吃饱了闲着也是闲着,反正自己不想喊加油,正好怀揣着一点老先人的牙慧、会整两句普通老百姓听不懂的文词,于是就有了搬弄是非搅混水的闲劲儿,还能显得自己有文化,才是人上人。这种行为和做派,归根结底是没文化更没底线的自我暴露。

  • 李光满: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李光满:中国如何从地缘政治的四大战略方向突围?

    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内心充满了良善,但依靠屠杀、战争、奴役和掠夺发家的美国一定是凶恶如魔鬼的,不要幻想美帝国会良心发现,因为他们的政治中根本就没有良心,根本就没有慈悲,根本就没有正义。对付美帝国,绝不能搞什么慈悲为怀,铸剑为犁,而是需要以利齿咬碎它,以利剑击毙它,打败它,消灭它,埋葬它,唯其如此,才能彻底摆脱它的绞杀和奴役。

  • 中国革命凝聚起了“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

    中国革命凝聚起了“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

    自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间,我国屡遭西方强蛮的侵略而反击无力,有一种说法指出我国社会“一盘散沙”。中华文明发展得早而成熟,面对世界时眼光就温和,心胸就宽厚,在遇到狼群般纠聚一起掠夺成性的野蛮的西方族类时,就显得力量分散,一时难于应对。这时候,中华文明就需要进行一定量的社会基础结构的改变,以便将文明的力量组织起来,凝聚成形,从而能够抵御野蛮,保卫先进文明,并在这过程中,使先进文明得以发展——当年的中国革命,实际上正承担并完成了这样的人类文明的历史任务。

  • 读懂了被宗教遗忘的尼泊尔:就读懂了啥叫文化自信

    读懂了被宗教遗忘的尼泊尔:就读懂了啥叫文化自信

    整个印度次大陆遍布无数美丽的庙宇、雄伟的教堂、宏大的清真寺、香火旺盛的佛教寺庙,还有犹太教堂和拜火教寺院等。就处在这样一个宗教影响强大的地区国际环境,尼泊尔却几乎什么宗教的寺庙、教堂都不存在,这该是一个何等的奇迹,这该是一个何等的文化自信?

  • 李建宏:如何应对基督教的挑战

    李建宏:如何应对基督教的挑战

    长期以来,西方国家一直牢牢地掌握着中西文化交流的主动权。来华外国人的筛选和派遣,都是在西方的主导下进行的,中方只是被动接受,最多也就是行使一些事后监管权,以保证不出大的政治错误。毋庸讳言,为了一改我国在对外文化交流中被动挨打的地位,我们必须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以积极主动的姿态与西方先进文化接轨,经常邀请西方的进步人士到我国的教育系统,进行对等的国际文化交流。党和政府应该将外教的选拔当做一件重大政治任务来抓,由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出面主持外教的集中选拔,建立统一的外教人才库,供确实需要外国教师的教学部门从中挑选。另外,我们还应该考虑从西方国家的进步人士,特别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中选拔人才来华任教。无论如何也要想方设法将教书育人和培养下一代这样的重大职责,牢固地把握在来自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者手中,从而让先进的红色文化堂堂正正地进驻我国的大中小学校,并最终取代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腐朽反动的西方落后文化。

  • 李子柒了不起,小姑娘,大文章

    李子柒了不起,小姑娘,大文章

    那位“心灵鸡汤”贩子从红得发紫到紫得发黑、被轰下讲台才用了多久?一个小姑娘能否在巨大的势力面前把握住自己、抵御资本的魔力迷惑和吞噬?不敢说。敢说的只有一点:如果她能把握住自己抵御住恶俗势力的诱惑胁迫,坚持真善美的初衷,那绝对了不起;但如果无力抵御,只要不太离谱,她之前对弘扬中华传统民族文化、演绎真善美、激发社会正能量所做的一切贡献仍将被肯定记述,她的例子在冲击社会偏见、诠释中国为什么发展神速、证明中国为什么强大也不会侵略别人等大题目文章中的作用依然不变。来日方长,拭目以待。

  • 阚道远:“加速衰落”是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的历史宿命

    阚道远:“加速衰落”是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的历史宿命

    近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强国利用经济科技先发优势,在世界范围内大肆进行文化输出、价值渗透和观念塑造,企图以资本主义“普世文化”取代各个民族“个性文化”,以资本主义“普世价值”取代各个思潮“价值追求”,以资本主义“普世道路”取代各个国家“独立探索”。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禁锢头脑、垄断话语、打击“另类”,维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战略利益和维持文化殖民局面。为数不少的发展中国家结合各自历史传统和文化特点,不懈探索符合本国实际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发展规律,破除西方迷信,打破文化困局,消除自卑心理,不再唯西方教条马首是瞻,不再对西方模式削足适履,赢得了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欣欣向荣的局面。

  • 万里长城永不倒

    万里长城永不倒

    香港曾经很爱国,当年抗日战争期间,东江纵队这在里坚持游击,和日寇血战,不做亡国奴;当年英国殖民统治的时候,热血的香港市民们,也曾奋起抗争;当年蒋介石政府全国限制抗日言论的时候,香港的报纸却能够发出抗日的呼声;当年的香港文化之所以热血、爱国、民族主义,因为他们上一代的香港人,不愿意做个殖民地的顺民和奴隶,他们大声疾呼,拼命斗争,为了就是不做英国人的狗。甚至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许多香港人是欢欣鼓舞的,当年的南洋商业银行,甚至不惧英国殖民政府当局,公然挂出了五星红旗,香港人当年同样为祖国解放、站起来而感到骄傲。

  • 美国“伟大”吗?

    美国“伟大”吗?

    很多人以为,美国在二战中,帮助盟军战胜了法西斯,守护了人类文明的成果,可是,有谁知道,在二战初期,美国是支持纳粹,支持法西斯的呢?有谁知道,德国纳粹、日本军国主义,其实是美国亲手武装起来的呢?二战中,许多著名的美国资本家、商人和纳粹暗通款曲,美国政府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战期间,与德国有经济往来的大公司超过200家,其中包括我们熟知的摩根大通银行、通用汽车、标准石油、柯达公司、西屋电气等。美国企业对德国战争的支持,也是渗透到了各个方面。

  • 师伟:九龙塘上好八连

    师伟:九龙塘上好八连

    我认为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九龙塘上好八连上街打扫卫生当然是信号,但后续行动还是要随机应变。现在香港市民已经开始觉醒,出现了一些打击废青的行为,但总体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下贸然介入并非最好的时机。

  • 张小平:当代文化帝国主义的新特征及批判

    张小平:当代文化帝国主义的新特征及批判

    在当代经济全球化深入扩展以及信息技术革命大发展的情况下,作为后殖民范式主要代表的文化帝国主义具有了新特征,而其给全球带来的文化危机必须引起我们高度警惕。当代文化帝国主义新特征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即输出型文化产业体系的建立、文化输出的大众化与意识形态输出的隐蔽性、“网络文化帝国主义”的形成、固守“西方文明优越论”及文明冲突论思维。当代文化帝国主义所引发的文化危机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破坏世界文明的多样性,二是威胁各民族国家的文化认同和文化主权,三是阻碍人类精神文明进步,将人类引向物质主义与享乐主义。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仅要立足于民族国家自身并借助最新的信息技术手段进行分析批判,而且要联合其他国家,抵御全球性的文化帝国主义。

  • 慕峰:文明边缘的香港

    慕峰:文明边缘的香港

    香港既处在中华文明的边缘,也处在盎萨文明的边缘。与新加坡最大的不同,是港人在政治上的幼稚,尤其是,香港的社科学者,不少是盎撒文明的传声筒。他们学自英美,但大多不像新加坡和日本学者那样,冷静的做过不同文明之间的制度比较分析。从学界到实务界,相当部分利益与英制直接挂钩(金融、司法)。所以对英制的弊端,几乎不会有人去分析和指出,也无法像新加坡那样,将英制中有益的部分抽离出来,而只愿做整体承袭。长期的英国殖民,以英为尊的心态,导致香港精英阶层缺乏自醒,进而将盎萨文明中的内在缺陷,归结为对盎萨文明抄袭还不彻底。

  • 光明日报:中国文化对欧洲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光明日报:中国文化对欧洲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进一步做好“中学西传”的研究,我们还必须有学术批评的视角,必须在多元文化交融互鉴的观照之下,打破西方文化中心主义,因为西方文化中心主义显然存在着“以西方之心度世界之腹”的明显局限。同时还必须认识到,西方对中国文化常会误读、曲解甚至污蔑。对此,中国学者就更有必要坚定文化自信,掌握话语权,以此打破西方的文化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