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共为您搜索到73篇文章
  • 常与共:六维视角念屈子

    常与共:六维视角念屈子

    “告别屈原人格”?直到今天,依然有人以深刻的偏见和瘠薄的逻辑,在以别具一格的话语,向知识分子群体进行煽惑,其背靠国家崛起的宏大背景和爱国主义的历史强磁场,而裹头扯嗓尖叫的姿势,实在不好看,也越来越没有“票房”。

  • 丁玲的左、赵丹的遗言与儿童文学作家的淫邪

    丁玲的左、赵丹的遗言与儿童文学作家的淫邪

    某类对父亲恋女、动物色情和美化自杀等情节有绘声绘色描写的这类“儿童文学作品”和“儿童文学作家”,只能以淫邪称之,它们是污染社会的精神垃圾,是毒害人心的精神毒品,其作用对象主要是少年儿童,却居然能够堂而皇之地出版发行!难道诲淫诲邪也是“创作自由”?对毒害少年儿童也不“管”,就是有“文艺希望”?我相信,赵丹如果在天有灵,也不会同意。

  • 《春回地暖》:革命复杂性的历史伏笔

    《春回地暖》:革命复杂性的历史伏笔

    通过斗争,才打掉了地主阶级的威风,农民们消除了对地主势力的畏惧,章木生、章银生等曾经胆小怕事的农民也开始积极地投入改天换地的土地改革运动中。当年的地主阶级和现在的公知们称这是“不人道”的“暴力土改”,但历史的事实是,这对国家和人民来说,正是最大的人道。

  • 《美丽的南方》:土改运动中知识分子的素描

    《美丽的南方》:土改运动中知识分子的素描

    就长岭乡来说,不由贫苦农民自己起来斗倒何其多、覃俊三为代表的地主乡绅统治势力,韦廷忠、农则丰、苏嫂等广大贫农就无法摆脱受剥削、受欺压、受侮辱的命运。黄怀白这样的思维,在旧的社会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中并不少,但他们阻挡不了历史潮流。几十年后,“黄怀白”们和某些新起的站在反动地主阶级立场上的“知识精英”们鼓噪“暴力土改”的陈词滥调,但仍然无法抹杀土地改革运动的伟大历史作用。

  •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砸碎枷锁换天地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砸碎枷锁换天地

    枷锁,首先是贫苦农民由祖辈、父辈和自己的受压迫、受欺侮、受贫穷的记忆和经历,在自己心理、观念和精神上形成的,是无可奈何,是麻木认命。这无形的枷锁如此沉重,当共产党领导他们起来翻身革命时,许多人仍然犹豫观望、顾虑重重,有的甚至拒绝排斥。他们只有亲眼看到地主恶霸被彻底打倒了,才相信禁锢自己的精神枷锁是可以砸碎的。

  • 《江山村十日》:土改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江山村十日》:土改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小说只用少量的篇幅表现土改干部和农民先进分子的引导、带头作用,主要的笔墨放在谨慎多虑的金永生、“毛病”较多的李大嘴、温顺被动的周兰身上,以他们为广大贫苦农民的代表,通过描写他们在土改运动中思想观念和精神面貌的发展变化,展现“在平分土地当中,出现了新的面貌,也出现了一群新的人物,新的人物流露出新的喜悦感情”,从而彰显土地革命在促进政治、经济进步的同时,也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 俩“作协主席”的邪气与作家浩然的正气

    俩“作协主席”的邪气与作家浩然的正气

    西元1984年和1994年,浩然曾参加过对日本和美国的访问。那个时期,这样特意组织的“文化交流访问”活动很不少,大都是去西方“发达国家”,很有些参加了这类活动的作家,回国后写的出访文章中流露出对西方资本主义五体投地、膜拜不已的可怜心态。显然,这些“访问”带有“改变思想”的目的。浩然未为所惑,不屑于写这样的文章。

  • 常与共:多用形象思维写“有铁”的诗

    常与共:多用形象思维写“有铁”的诗

    “现代诗中应有铁”,魏老的诗主张,没有比郭沫若同志1960年评述过的国外一位领袖人物的诗句更贴切的了。一切有志于为劳动人民写一点东西的,特别是进行诗歌创作,确需在这方面下点功夫。谩骂代替不了战斗。如果本义为同情弱者、弘扬正义而写的诗歌,发出来却只剩下满篇政治口号,或者满纸的情绪宣泄,那就没法起到应有的作用,往往还会其副作用、反作用,把基本群众都吓跑。

  • 王立华:某前作协主席,你也不能有特权

    王立华:某前作协主席,你也不能有特权

    省作协主席不是一顶装点门面的帽子,而是一个级别不低的文化领域的领导职务。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不允许任何人有特权,党和国家对担负领导职务的任何人都有明确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怎么某前作协主席就可以成为例外呢?

  • 辽宁王忠新: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辽宁王忠新: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最危急的时刻,才有最高昂的战歌!在举国体制的“武汉防疫战”,从基层创作出大量感人的文学作品,人民文学在凝聚人心,人民文学在激励作战,人民文学没有缺席“武汉防疫战”!正如杭师大人文教授周少雄感言:“这是真正的诗。这样的诗,岂敢点评,任何点评都是无力的。”阅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就像在圣洁和神圣面前,你只能被对照,只能被洗礼,你不敢站在局外,也不敢居高临下的指指点点。那么,中国作协的重要使命,就应结合贯彻“北京文谈会”的精神,积极对这场防疫大战中出现的文学现象进行总结。

  • 诗词三首致敬抗疫战士

    诗词三首致敬抗疫战士

    作诗词三首,向奋战在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的所有行业的战士致敬!

  • 某乎的屁股是歪的

    某乎的屁股是歪的

    我们写文章,谈不上什么人间大义,只是想能多影响一些人也是一份光热,因此即便某乎未给分毫流量、版权费用,即便某乎频繁删除稿件,我们还是坚持着,不忌繁琐地在某乎推文,和某乎后台编辑玩“游击战”。

  • 大师?OR坏人?

    大师?OR坏人?

    一个名人的人设,就是这么崩塌的,所以,给岳先生盖棺定论时候的,我们不可能根据他毫无污点的前半生,还把他叫做“君子剑”,因为谁知道,他前半生是不是也做了坏事,只是掩饰隐藏得好呢?

  •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事情决不能止于隔靴搔痒式的撤稿声明,以及不痛不痒的“引咎辞职”。这背后有没有学术腐败?有没有违规违纪行为?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目前中科院已在微博上作出回应,说会尽快成立调查组。我们在等待结果,如果不了了之,那释放的信号将会十分可怕。

  • 中国,是世界天文学的祖师爷

    中国,是世界天文学的祖师爷

    有人说,是西洋人首先发明了地球仪。在中国明朝灭亡若干年后,才开始建设天文台的欧洲,是如何搞出地球仪来的?这个问题,只有创造天地的耶和华的儿子耶稣,才能回答得了。其实,简而言之,地球仪,就是浑仪的简化版;全球地图,就是浑仪简化版的平面版。直到今天,在全世界,无论是地图,还是地球仪,统统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东西为经、南北为纬,中分南北者为赤道,地球仪的北轴对准北极星。如此等等,与中国自古以来的基本规则完全一致。

  • 张屏瑾 罗岗 孙晓忠:再论丁玲不简单

    张屏瑾 罗岗 孙晓忠:再论丁玲不简单

    丁玲的人生道路告诉我们,“寻找”没有那么简单、浪漫,“人民”也远不能依靠理论思辨来完成词与物的有效搭配,它必须依靠脚踏在土地上的人们,依靠一次次切实的行走、漫长的行走,从故乡到上海,从上海到南京,从上海到延安,从延安到张家口,从北京到北大荒,丁玲在一次次的丈量中国土地,并在一次次勇敢的自我否定中,校正着她笔下的“人民”和现实中人民的焦点,丁玲的道路就是人民文艺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