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共为您搜索到69篇文章
  •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砸碎枷锁换天地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砸碎枷锁换天地

    枷锁,首先是贫苦农民由祖辈、父辈和自己的受压迫、受欺侮、受贫穷的记忆和经历,在自己心理、观念和精神上形成的,是无可奈何,是麻木认命。这无形的枷锁如此沉重,当共产党领导他们起来翻身革命时,许多人仍然犹豫观望、顾虑重重,有的甚至拒绝排斥。他们只有亲眼看到地主恶霸被彻底打倒了,才相信禁锢自己的精神枷锁是可以砸碎的。

  • 《江山村十日》:土改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江山村十日》:土改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小说只用少量的篇幅表现土改干部和农民先进分子的引导、带头作用,主要的笔墨放在谨慎多虑的金永生、“毛病”较多的李大嘴、温顺被动的周兰身上,以他们为广大贫苦农民的代表,通过描写他们在土改运动中思想观念和精神面貌的发展变化,展现“在平分土地当中,出现了新的面貌,也出现了一群新的人物,新的人物流露出新的喜悦感情”,从而彰显土地革命在促进政治、经济进步的同时,也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 俩“作协主席”的邪气与作家浩然的正气

    俩“作协主席”的邪气与作家浩然的正气

    西元1984年和1994年,浩然曾参加过对日本和美国的访问。那个时期,这样特意组织的“文化交流访问”活动很不少,大都是去西方“发达国家”,很有些参加了这类活动的作家,回国后写的出访文章中流露出对西方资本主义五体投地、膜拜不已的可怜心态。显然,这些“访问”带有“改变思想”的目的。浩然未为所惑,不屑于写这样的文章。

  • 常与共:多用形象思维写“有铁”的诗

    常与共:多用形象思维写“有铁”的诗

    “现代诗中应有铁”,魏老的诗主张,没有比郭沫若同志1960年评述过的国外一位领袖人物的诗句更贴切的了。一切有志于为劳动人民写一点东西的,特别是进行诗歌创作,确需在这方面下点功夫。谩骂代替不了战斗。如果本义为同情弱者、弘扬正义而写的诗歌,发出来却只剩下满篇政治口号,或者满纸的情绪宣泄,那就没法起到应有的作用,往往还会其副作用、反作用,把基本群众都吓跑。

  • 王立华:某前作协主席,你也不能有特权

    王立华:某前作协主席,你也不能有特权

    省作协主席不是一顶装点门面的帽子,而是一个级别不低的文化领域的领导职务。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不允许任何人有特权,党和国家对担负领导职务的任何人都有明确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怎么某前作协主席就可以成为例外呢?

  • 辽宁王忠新: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辽宁王忠新: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最危急的时刻,才有最高昂的战歌!在举国体制的“武汉防疫战”,从基层创作出大量感人的文学作品,人民文学在凝聚人心,人民文学在激励作战,人民文学没有缺席“武汉防疫战”!正如杭师大人文教授周少雄感言:“这是真正的诗。这样的诗,岂敢点评,任何点评都是无力的。”阅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就像在圣洁和神圣面前,你只能被对照,只能被洗礼,你不敢站在局外,也不敢居高临下的指指点点。那么,中国作协的重要使命,就应结合贯彻“北京文谈会”的精神,积极对这场防疫大战中出现的文学现象进行总结。

  • 诗词三首致敬抗疫战士

    诗词三首致敬抗疫战士

    作诗词三首,向奋战在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的所有行业的战士致敬!

  • 某乎的屁股是歪的

    某乎的屁股是歪的

    我们写文章,谈不上什么人间大义,只是想能多影响一些人也是一份光热,因此即便某乎未给分毫流量、版权费用,即便某乎频繁删除稿件,我们还是坚持着,不忌繁琐地在某乎推文,和某乎后台编辑玩“游击战”。

  • 大师?OR坏人?

    大师?OR坏人?

    一个名人的人设,就是这么崩塌的,所以,给岳先生盖棺定论时候的,我们不可能根据他毫无污点的前半生,还把他叫做“君子剑”,因为谁知道,他前半生是不是也做了坏事,只是掩饰隐藏得好呢?

  •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事情决不能止于隔靴搔痒式的撤稿声明,以及不痛不痒的“引咎辞职”。这背后有没有学术腐败?有没有违规违纪行为?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目前中科院已在微博上作出回应,说会尽快成立调查组。我们在等待结果,如果不了了之,那释放的信号将会十分可怕。

  • 中国,是世界天文学的祖师爷

    中国,是世界天文学的祖师爷

    有人说,是西洋人首先发明了地球仪。在中国明朝灭亡若干年后,才开始建设天文台的欧洲,是如何搞出地球仪来的?这个问题,只有创造天地的耶和华的儿子耶稣,才能回答得了。其实,简而言之,地球仪,就是浑仪的简化版;全球地图,就是浑仪简化版的平面版。直到今天,在全世界,无论是地图,还是地球仪,统统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东西为经、南北为纬,中分南北者为赤道,地球仪的北轴对准北极星。如此等等,与中国自古以来的基本规则完全一致。

  • 张屏瑾 罗岗 孙晓忠:再论丁玲不简单

    张屏瑾 罗岗 孙晓忠:再论丁玲不简单

    丁玲的人生道路告诉我们,“寻找”没有那么简单、浪漫,“人民”也远不能依靠理论思辨来完成词与物的有效搭配,它必须依靠脚踏在土地上的人们,依靠一次次切实的行走、漫长的行走,从故乡到上海,从上海到南京,从上海到延安,从延安到张家口,从北京到北大荒,丁玲在一次次的丈量中国土地,并在一次次勇敢的自我否定中,校正着她笔下的“人民”和现实中人民的焦点,丁玲的道路就是人民文艺的道路。

  • 《大刀记》:受苦人拿枪闹革命

    《大刀记》:受苦人拿枪闹革命

    小说的主题,可以借用电影《苦菜花》主题歌的两句歌词来概括:第一部,“受苦人何时得解放?”第二部,“受苦人拿枪闹革命!”一个人或一个家庭对占有社会强大资源的恶势力的抗争,终究是无法成功的。“受苦人何时得解放”?在那个黑暗“民国”中的梁永生和千千万万被践踏的受苦人,需要的是一个能把他们动员起来、组织起来、凝聚起来的代表人类正义的团体。“受苦人拿枪闹革命”已超出了个人解放的范畴,升华为人类的解放和社会的革命。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十二:《战争,为了和平》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十二:《战争,为了和平》

    小说借赵庆奎因伤回国疗养,把笔触伸到国内农村,从一些侧面展示了解放、土改、互助合作出现与抗美援朝给农民们带来的思想观念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心理活动和人们之间、包括亲人之间关系的新气象。农村青年们在抗洪保堤斗争中组织起以英雄名字命名的“魏强突击大队”,这激发了年轻人的干劲,也触动了某些“顽固落后”的老农民。村里呈现出的昂扬氛围,乃至自己妻子表现出的积极参加工作的精神面貌,使赵庆奎感到了“他的家乡已经有了这样的进步”。这反映出志愿军战士们抗美援朝奋斗牺牲的伟大价值和意义。

  • 旷新年:说说病态历史的折射——“民国范儿”

    旷新年:说说病态历史的折射——“民国范儿”

    “民国范儿”是病态历史的折射。它回避南京大屠杀这一民国最重要的历史记忆,试图通过对“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等历史记忆的重新“发掘”、“考证”与颠覆,通过对“民族魂”鲁迅的八卦式“研究”与流言性书写,掩盖民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消解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现代文学反帝反封建的精神内核,通过对“民国范儿”虚假的贵族身份的伪饰,为中国社会的重新封建化招魂。这种封建性与流言性的写作将“民族魂”鲁迅改写为“大先生”,与汉奸“二先生”并列,以此消解“民族魂”与“汉奸”根本不同的性格特点。

  • 《苍生》倾情写苍生——新中国文学经典札记之五

    《苍生》倾情写苍生——新中国文学经典札记之五

    在这部小说描摹的田家庄“改革”后的图景上,有几抹希望的亮色:这亮色不仅在于田保根的朝气蓬勃,也不仅在于老队长郭云的“初心”不改,更在于田家庄相邻的红旗大队坚持“共同走富路、一块儿过富日子”的集体发展道路所取得的成就——虽然小说中没有正面描写红旗大队,只是借田保根到嫁在红旗大队的姐姐家走亲戚时所见所闻进行了简略的侧面介绍,但它显然是《艳阳天》中的东山坞村和《金光大道》中的芳草地村的必然发展结果,也是这部《苍生》中田家庄村的未来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