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共为您搜索到20篇文章
  • 某乎的屁股是歪的

    某乎的屁股是歪的

    我们写文章,谈不上什么人间大义,只是想能多影响一些人也是一份光热,因此即便某乎未给分毫流量、版权费用,即便某乎频繁删除稿件,我们还是坚持着,不忌繁琐地在某乎推文,和某乎后台编辑玩“游击战”。

  • 张文木:写文章不能只摆砖不拿蓝图

    张文木:写文章不能只摆砖不拿蓝图

    写文章犹如建房,不能只在读者面前摆出摞摞青砖而不拿出蓝图。不读书,好逐风,此可造势,不可成事,更要败事。推倒苏联的多是这些不知疲倦地猛追风头的人。现在有些教师总投学生个人偏好,讲一些比如精英主义的“小道理”,不给同学指出太阳的光明,却津津乐道于月光的皎洁,这样讲课是走不远的。

  • 建林同志的学问与文章--卫建林同志周年祭

    建林同志的学问与文章--卫建林同志周年祭

    我们不无遗憾地看到,在一片虚无传统声中,我们民族文化的这一优良传统也在黯然消褪。一些所谓名家、大师或其他风云人物,尽管被炒得震天价响,然则读其文却是如嚼石蜡、如观浮肿、如入杂货市场。谚曰:“物以稀为贵”。正因为文气日馁,佳者渐寡,我才着意推崇建林同志的文气。建林同志的文章,方直严正,如落青霜而寒群小;大处着眼,如登泰山而小陵丘;气势磅礴,如起大风而扫残云。其间不时闪出的机智与幽默,则更表现了玩论敌于股掌的精神优势。只要读一读《辩证法是革命的代数学》,当知此说不谬。

  • 殷叙彝先生未能在《炎黄春秋》刊登的文章

    殷叙彝先生未能在《炎黄春秋》刊登的文章

    由于张殿清发表在《炎黄春秋》上的文章影响很大,流传很广,当殷叙彝先生“认为有必要作一些说明”时,自然也打算在《炎黄春秋》发文。不过事与愿违,“2010年9月我写了一篇短文投寄给《炎黄春秋》,迄今没有动静。根据该刊的征稿规定,这说明它不会刊登这篇文章了。

  • 去台湾旅游回来后,看到网上的一篇文章,笑喷了

    去台湾旅游回来后,看到网上的一篇文章,笑喷了

    ​十一期间我跟团去台湾旅游了一圈,台湾人民大多数都非常热情友好,城市干净整洁,风景也算优美,回来后我准备写篇游记,然后就在网上搜索一些相关的文章,结果就找到一篇名为《大陆和台湾的真实差距,看完我惊呆了》的文章,说实话,如果没去台湾之前我看到这样的文章,我估计会相信,因为写的特别详细,语气特别肯定,但是当我从台湾回来以后,我看到这样的文章真的是要笑死了。

  • 如何评价《盛世中的蝼蚁》这篇文章

    如何评价《盛世中的蝼蚁》这篇文章

    《盛世中的蝼蚁》这篇文不过是一个新公号打造的爆款文而已,不要看到一篇貌似悲天悯人的文就以为他是发出了社会的声音。文中还在鄙视小中产阶级的麻木冷漠,中产阶级在资本主导的社会中也只比蝼蚁强一点点,不还是朝不保夕战战兢兢么?资本社会就是资本掌控着这个世界掌控着每个人,让所有人围着它转,所有东西都简单粗暴地商品化资产化,我们每个身处其中的人谁也没躲过资本的鞭挞。

  • 陈晓律:反台独不能成为大陆只说不练的应景文章

    陈晓律:反台独不能成为大陆只说不练的应景文章

    在一个充满激烈冲突和利益纷争的世界,我们绝不能“慕虚名而处实祸”,必须以足够的定力,坚定不移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无论是谁,只要侵犯了中华民族的利益,我们就要坚决打击。

  • 【痛悼艾跃进】重温艾跃进生前文章:中共不能再沦为地下党

    【痛悼艾跃进】重温艾跃进生前文章:中共不能再沦为地下党

    中国共产党不应再沦为地下党,中国共产党也绝对不能再被沦为地下党,因为这不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不再让中国共产党沦为地下党,这不仅是为了8600多万中共党员的生命,而且是为了13亿中国人民的福祉、五千年中华民族的命运!因此,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坚守住人民、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底线,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义不容辞的历史担当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