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共为您搜索到94篇文章
  • 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外敌对势力猖獗,国内“非毛化”倾向也很热闹,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军队影视艺术家们奉献了一大批表现长征、表现大革命、表现井冈山斗争,表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袖人物的非常感人的一系列好作品,这些作品以中国共产党和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正史作为反击敌人进攻的精神武器,向全社会宣传我们的光荣史,宣传我们的主流价值观,从而使我们整个社会在热潮兴起时,保持了清醒。这支拿笔杆子的文艺队伍,应该说是和平时期的英勇战士,同样也是捍卫我们国家利益的功臣。

  • 坚持网络文艺创作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

    坚持网络文艺创作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

    强化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特征,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基本价值取向,也是社会主义文艺的光荣传统和人民文艺的基本经验。网络现实主义创作作为新时代网络文学的“这一个”,在题材开拓、感情基调、主体生成和写作风格方面较好体现了社会主义网络文化的美学特征和精神气象。为推动社会主义网络文化进一步发展,需要加强网络现实主义创作的评论与研究;要更加开放理解网络现实主义创作,警惕回到把现实主义庸俗化和窄化的老路;更要处理好顶层设计、网站管理和网络创作的三重关系,在坚持网络文艺作品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的基础上保证国家意识形态、市场运营和作家个体在社会主义文化领域里和谐共振,奏响新时代网络文化的最强音。

  • 董学文:让文艺上的历史虚无主义没有藏身之地

    董学文:让文艺上的历史虚无主义没有藏身之地

    文艺家失去了理想信念,灵魂就会沦陷,创作的作品就会“热衷于‘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这五个“去”,实际上,就是对一些文艺作品通过臆想和独断对“五四”以来的进步历史、对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史和社会主义的辉煌进程加以回避、稀释,加以扭曲、否定和妖魔化现象的凝练概括与表述。当下出现的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的怀疑,对刘胡兰、黄继光、邱少云等革命英雄的质疑,等等,其目的就是使历史变成一种没有理想、没有深度、没有本质、没有是非的东西,其核心是怀疑和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共产主义理想。这样的历史虚无主义渗透于文艺作品,必然使其精神价值枯干萎顿,失去引领人民前进的资格和作用。

  • 陈先义:影视剧中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

    陈先义:影视剧中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

    影视是大众艺术,它必须先让受众产生兴趣,震撼视听,而后才能浸润心灵、陶冶情操。在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中应综合运用浪漫主义创作手法,以情著史、以人著史、以细节著史,将慷慨悲壮、高昂激越的故事内化于富有人性化、生活化的情感互动、生活细节、场景展示之中,并赋予浪漫精神以理性思考和主流价值取向,才能使那段时空距离当下生活已经久远的历史更富亲切感、感召力、震撼性。

  • 侯立虹:增强“用笔领导”的政治自觉

    侯立虹:增强“用笔领导”的政治自觉

    “一把手”必须认清网络是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也是许多错误思潮生成发酵的温床,网络舆论斗争直接关系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认识“用笔领导”在网络斗争中的特殊作用,自觉把“用笔领导”当作把握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主动权和话语权的重要武器,旗帜鲜明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发挥“用笔领导”的引导力、影响力、号召力,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有效压缩错误思潮和敌对势力造谣惑众、散布杂音噪音的生存空间,使各类意识形态阵地始终成为传播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国梦宣传教育的坚强阵地,以“用笔领导”推进意识形态工作的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

  • 鹿野:被终身停飞的机长,其实也是受害者

    鹿野:被终身停飞的机长,其实也是受害者

    正是这种以丑为美的文艺作品的泛滥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的导向偏差,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念的恶化。特别是在年轻一代的人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崇尚个人自由主义,不再把原来红色经典当中的那种一身正气,严格遵循组织纪律与道德规范的英雄人物视为自己的榜样,甚至还把一些违规违纪的现象视为“英雄的个性”。抖音为代表的一些网络平台上,炫耀性的胡乱展示一些并不恰当的行为也是很常见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位机长才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并拍视频炫耀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的受罚机长虽然是错误的实际执行人,但也可以算是受害者,文艺界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当中那些不正确的引导才是罪魁祸首。

  • 鹿野:英国货车惨案落幕,中国的确要反思

    鹿野:英国货车惨案落幕,中国的确要反思

    现实当中有着大量前往西方而被迫卖淫、被奸杀或被活摘器官等事件。像前几天,仅仅去美国进行交流学习就被强奸分尸的章莹颖的家属便又进行了诉讼。可是此类事件总是在媒体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闪即逝,从未形成引人注目的系统性持续性的报道,更不要提将其创作为文艺作品了。相比之下,西方对于中国香港、新疆和西藏等方面制造的大量谣言却是几十年如一日,真正做到了“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相关的文艺作品也数不胜数……

  • 陈先义:向“娘炮”开炮

    陈先义:向“娘炮”开炮

    当波兰等东欧国家垮台前夕,反对党最先向美国呼吁进口的不是武器和粮食,而是大批与新的意识形态相呼应的黄色的和宣扬西方价值观的书刊,其中就有他们要快速培养大批醉生梦死的“娘炮”青年。他们要引导这些“娘炮”只关心自己,不关心国家,只求娱乐,不求其它。于是在东欧城市的上空,美帝国主义支援来的飞机,便大量抛撒宣扬与西方价值观相应的黄色的和政治书刊。于是,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又一个国家变色了。人民重新又堕入苦难之中。

  • 鹿野:崔雪莉是幸运的,韩国至少比美国有希望

    鹿野:崔雪莉是幸运的,韩国至少比美国有希望

    错把好莱坞模式影响下的韩国文艺界存在的问题当作其特有的现象,不知道张紫妍、崔雪莉等人的悲剧恰恰是韩国模仿美国的结果,也不能完全怪中国的网友。毕竟,中国引进的美国文艺作品也大多是《复联4》这种歌颂超级富豪拯救世界的类型,连《小丑》这样多多少少触及一点儿美国真实现状的作品都几乎不引进。尽管美国官方都承认有五分之一的美国女性被强奸过,但是中国却也和美国主流媒体一样很少报道。一些中国人对美国产生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自然也就很难避免了。

  • 胡新民:对红色经典的任何改动,应当慎之又慎

    胡新民:对红色经典的任何改动,应当慎之又慎

    《智取威虎山》在中央党校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和高度肯定一年后,上海京剧院对该剧的唱词又进行了改动,令人难以理解。特别是发生在国庆七十周年大典刚刚过去的时候。这样的改动当然会使当年的创作人员感到难过,也会使广大党员、广大群众感到难过。因此,对红色经典的任何改动,应当慎之又慎。

  • 陈先义: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奠基礼

    陈先义: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奠基礼

    浏览剧本,我们可以发现,这同样是一部叩问灵魂的作品。对于今天的共产党人来说,对比当年赴汤蹈火的先驱们,将是一种灵魂的拷问和警示,哪是我们出发的路?什么是我们的初心?我们应该牢记什么使命?我们应该去往何方?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该扪心自问。剧中国民党的要员们也在进行灵魂拷问,比如蒋介石的幕僚陈布雷,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己死心塌地效忠蒋介石,却最后证明是一条死路?在百思不得其解时,最后在极度纠结中选择了自杀。同样,傅作义、张治中等等一大批国民党政府的要员们,灵魂在经过激烈的拷问和搏斗以后,最后选择走向了光明,走向了人民。走进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可以说,这是一部极其具有时代思想内涵的高水准作品。

  • 毛主席文艺理论指导产生大批文艺经典

    毛主席文艺理论指导产生大批文艺经典

    中国的和外国的要有机地结合,而不是套用外国的东西。要用外国有用的东西来改进和发扬中国的东西,创造中国独特的新东西。文化上对外国的东西一概排斥,或者全盘吸收,都是错误的。应该越搞越中国化,而不是越搞越洋化。要反对教条主义,也要反对保守主义,这两个东西对中国都是不利的。学外国不等于一切照搬。向古人学习是为了现在的活人,向外国人学习是为了今天的中国人。中国的和外国的,两边都要学好。应该是在中国的基础上面,吸取外国的东西,把它变成中国的。不要学西洋的东西的人办事,是不对的。要承认他们学的东西是进步的。但是要说服他们重视民族的东西,不要全盘西化。

  • 胡新民:《古田军号》为何会遇冷?

    胡新民:《古田军号》为何会遇冷?

    这些年来,很多年轻人不只是被“欧风美雨”洗脑,而是被我们自己的“历史真相”洗脑。“娱乐几乎成了他们进影院的唯一目的”有一定道理,但如果有关于“历史真相”的电影上演,他们至少不会象排斥红色文化那样排斥。有次与几位20来岁的青年人聊天。有两点特别印象深刻。一点是,他们认为共产党靠打土豪、分田地起家是由于“仇富”;另一点是一位“红三代”说的,他说,他长大后才知道抗日是国民党打的。特别是他去过一次台湾,亲眼见到了台湾社会的清廉。有一位还特别表现了他对“民国”的向往,他说在课堂上最喜欢听的是老师讲的“民国大师”。在这样的氛围下,红色影视作品的影响力可想而知。而其它色彩的影视作品就显示出更强的生命力。再回顾一下这些年来的文学作品,那就再明显不过了。

  • 罗岗|论“人民文艺”的历史构成与现实境遇

    罗岗|论“人民文艺”的历史构成与现实境遇

    在这“大变动的时期”,“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重返“人民文艺”的路途上,我们任重而道远!

  • 胡新民:“红色文艺轻骑兵”乌兰牧骑的红色基因

    胡新民:“红色文艺轻骑兵”乌兰牧骑的红色基因

    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着社会主义经济高潮的兴起,文化建设的高潮也随之而来。乌兰牧骑是在党的八大精神鼓舞下,从牧区地域辽阔、居住分散、交通不便、文化生活贫乏等实际情况出发而建立的宣传红色文艺轻骑队。时代在变化,但乌兰牧骑的红色基因没有变异。2017年,在建队60周年之际,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的16名队员联名给习近平写信,汇报乌兰牧骑60年来的发展情况。习近平回信鼓励他们“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 充分发挥红色文艺培育社会正能量的功能

    充分发挥红色文艺培育社会正能量的功能

    党的十九大把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纳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强调要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发展各方面,不断提升社会正能量,同时树立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使之成为个体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完成这一任务需要充分重视文化工作,尤其是革命文化在新时代的创新转化。在提升社会正能量的过程中,要从红色文化中汲取丰厚滋养,借鉴丰富经验。作为红色文化的重要内容和载体,红色歌谣在苏区政治动员、文化革命、价值引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研究其历史行程,挖掘其成功经验,揭示其基本规律,对树立共产主义理想、培育新时代的革命精神和动员社会正能量具有重要启示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