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共为您搜索到76篇文章
  • 鹿野:鲁迅会反对整顿涉嫌发布色情小说的网站吗?

    鹿野:鲁迅会反对整顿涉嫌发布色情小说的网站吗?

    鲁迅非但不赞成文艺作品描写色情,即使对于当时的文艺作品过度描写恋爱的做法也是不同意的。不过,当时那些被左翼文坛骂得一塌糊涂的仙侠与言情等小说所宣传的忠孝节义和因果报应等观念固然在本质上是消极的,反动的,也有不少淫秽血腥等低级趣味,但是至少还是对于极端个人主义持排斥态度的,也没有鼓吹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现在一些网络小说,宣传极端个人主义和赤裸裸的丛林法则,甚至让以个人自由主义为指导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看了以后,也感到不可思议。因此,如果要是有关方面对于这些现象听之任之,让这些精神鸦片肆无忌惮的流传,才是真正会被鲁迅等左翼文学家谴责的。整顿网络小说中那一类鼓吹打怪练级、极端个人主义、弱肉强食等价值观的作品,正是他们的一贯态度。

  • 李慎明:伟大的抗美援朝,我们不曾忘记也不会忘记

    李慎明:伟大的抗美援朝,我们不曾忘记也不会忘记

    当今文艺题材的表现中,我们既需要“小桥流水”,更需要“大江东去”。《伟大的抗美援朝》是我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是进行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的好教材,是进行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好教材。表现和反映当年这场战争,对武装到核牙齿的美国,我们当时仗都敢打,并且打赢了,这有利于对后代进行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和不怕鬼、不信邪的光荣传统的教育与培育。这不仅对两国和两国人民,而且对于维护世界持久和平,都有所裨益。

  • 丁国旗:对延安文艺讲话中文艺批评思想的重新认识

    丁国旗:对延安文艺讲话中文艺批评思想的重新认识

    “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这是长期以来学界对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中关于文艺批评标准问题的基本认识。这种认识是片面而不完整的,要完整理解毛泽东延安文艺批评观的全部内容,就必须回到延安文艺讲话的历史文本之中,既看到相关的理论阐释,也要关注毛泽东对于 8 个错误思想观念的分析与批判,并切实回到延安文艺讲话的历史语境之中,唯其如此,才能真正认识延安文艺批评观的真正内容与涵义。

  • 韩毓海:“文艺与人民”随想

    韩毓海:“文艺与人民”随想

    进入新时代,广大文艺工作者仍然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虚心向人民学习,从人民群众丰富的内心世界和真情实感中寻找主题、选择视角、塑造典型,自觉把握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新特点、新趋势,深入探究人民群众艺术需求的新规律、新变化,深刻展现人民群众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中昂扬向上、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和精神风貌。

  • 延安时期是怎样将群众观点转化为文艺体制的基础的

    延安时期是怎样将群众观点转化为文艺体制的基础的

    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官僚体制, 延安时期的文艺体制重心在于思想、立场的一致。它的形成与共产党对文化人的角色和功能的认知有关, 这一体制所着眼的是文化人(同一时期的还有广义而言的知识分子)在革命队伍内部的自我改造和成长;它来源于共产党的党建经验,即将作家与党的关系实际上转变为作家与群众的关系,“群众” 在作家 “自我” 转变 “他者” 的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个关系构成了延安文艺体制的 “非制度” 基础。

  • 文艺领域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批判

    文艺领域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批判

    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根植于唯心史观的社会思潮,已经广泛渗透于同人们精神生活紧密相关的文艺领域。总体上看,历史价值偏误和历史发展观缺失是文艺领域中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发生根源。具体而言,“碎片化”历史、“中性化”历史以及“泛娱乐化”历史是文艺领域中历史虚无主义的鲜明表征,分别体现了创作方法论上的形而上学、认识论上的抽象主义和价值论上的相对主义。文艺领域中的历史虚无主义装裹着“幽蔽的面纱”,以此混淆视听,颠覆正确历史认知,消解主流价值认同,具有极大危害性,必须予以严厉批判与肃清。深入探讨应对文艺领域中历史虚无主义的有效对策,对于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及增强主流意识形态自信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 艾青《吴满有》:作为生产的文艺与农民主体的创生

    艾青《吴满有》:作为生产的文艺与农民主体的创生

    40年代中期,陕甘宁边区发起的劳模运动将“典型政治”的运作模式引入大生产运动,并进一步引发了文艺工作者书写劳动英雄的写作潮流。其中不同文类体裁与艺术门类的创作都表现出一种“泛报告文学”倾向,呈现出文体形式的交叉与文体边界的交融。艾青的长诗《吴满有》以其在不同的文艺体裁、形式传统及个人的创作脉络之间丰富的形式实验,既创生出一种有声音、有行动的农民主体,也内含着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体制以及文艺生产工具的试验性改造。对于政治实践而言,解放区文艺以形式实践的方式提供了一种反向的生产性与能动性。

  •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只要了解一点电影史的人都知道,西方资本势力统治下的好莱坞早在三四十年代开始就推出了两种“反共文艺”,一种是旗帜鲜明的歌颂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强调要战胜一切敢于威胁这种体制和价值观的所谓“共产主义邪恶势力”,另一种则是先骂一通“美国社会的黑暗”,然后再强调“如果实现了共产主义统治会更黑暗,所以我们也只能忍受”。前者被称为“主流反共文艺”,后者被称为“黑色反共文艺”。这两种文艺作品艺术风格是相反的,但是其实所要表达的思想内涵是完全一致的,都认为美国式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是不可战胜的“历史终结”。

  • 鹿野:警惕“宫斗剧”泛滥成精神鸦片

    鹿野:警惕“宫斗剧”泛滥成精神鸦片

    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建立的对于文艺作品进行整顿审查的机制,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只有清理了那些文化垃圾,才能够让文艺经典绽放出生机与活力。相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宣传的自由放任政策,其实也是有意无意的在用劣币驱除良币,让民众沉浸在“奶头乐”的精神鸦片当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宫斗剧进行整顿,并不像一些人宣传的那样会损害中国文艺的发展,相反可以会让文艺更加健康地发展。除了宫斗剧,前面说的那些韩国台湾味道十足,宣扬资本至上的“霸道总裁”式现代言情剧也一样应该整顿。

  • 李希凡对于我们今天文艺批评的意义

    李希凡对于我们今天文艺批评的意义

    如今,各种唯心主义泛滥,各种唯心论文艺观畅行,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但有人去认真“识别”吗?有人去加以“抵御”吗?为什么不敢对错误观点“开火”?文艺研究和批评的“灵魂”在哪儿?我们能否同唯心论搞“统一战线”?思考这些问题,我们就能更加看清李希凡同志遗产的价值。

  • 刘文斌:坚定文化自信 促进文艺繁荣——从“诺贝尔文学奖”说开去

    刘文斌:坚定文化自信 促进文艺繁荣——从“诺贝尔文学奖”说开去

    文艺界、学术界的某些人士似乎患上了严重的文化缺钙症,既不重视中外有识之士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正确评价意见,也不正视“颁奖辞”暴露出其评委对中共及中国人民的严重偏见,而是跟在某些洋大人和“出走”美国多年的刘再复屁股后面瞎吆喝。莫言获诺奖后,国内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吹捧该奖项及莫言的大合唱。“中国人”“对当代文化的自信”,难道不是植根于对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文化伟大实践的清醒认识,而竟然是“只有”从“国际社会”对“中国文学”的“肯定”中,才能“找到”吗?至于仅仅因为中国作家未获过诺奖而产生的“只有向西方致敬的悲怆的挫败感”,那只是这位教授先生的个人感受,并不能代表全体中国人。

  • 马建辉:40年来我国文艺理论发展中的西化偏向

    马建辉:40年来我国文艺理论发展中的西化偏向

    西化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西方文化的强势传播,西方意识形态的着力渗透,还有一些学者“以洋为尊”。但最为根本原因我觉得还是资本,特别是来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以及作为其附庸资本。资本既带有生产的属性,又带有意识形态的属性;既带有剥削的属性,又带有西方的属性。当我们的生活中充斥了肯德基、麦当劳、美国电影、法国香水、德国汽车、日本动漫,当西装变成我们的正装,当留洋变成一种镀金,当西方品牌变成我们的奢侈品,当英语进入到我们的国民教育全序列,当我们搜索崇拜谷歌,手机崇拜苹果,定位必须GPS时,我们实际上已经强烈感受到西方资本的强大同化力。文化领域、意识形态领域的西化倾向是西方资本追求的目标,也是它们所达成的一个结果。文艺理论的西化倾向在这里正可以作为一个例证。

  • 董学文:我国文艺理论研究40年来的基本教训

    董学文:我国文艺理论研究40年来的基本教训

    时至今日,有些人还是不提或不愿意提40年来我国文艺理论界存在两条不同思想倾向和理论路线的问题。有些人虽然也承认有分歧,却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改革”、“创新”或“超越”的推手,把别人说成“僵化”、“保守”派,把坚持马克思主义文艺观说成是“不改革”,把文艺理论“改革”说成就是要搞西方那一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认为主要是长时间不去区分理论的是非,一些似是而非的文论观念长时间得不到清理,再加上这些理论观念善于变化、善于伪装、善于投机,因之一些原本错误的文论观念在新的形势下,改头换面地又冒将出来。

  • 鹿野:县委书记中央党校发言为何被“群嘲”?

    鹿野:县委书记中央党校发言为何被“群嘲”?

    矫揉造作的文风泛滥,本身就反映了某些人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精神与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而县委书记中央党校发言被“群嘲”,其实也是这种背离损害了群众对党和政府信任的反映。

  • 坚持文艺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

    坚持文艺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

    文艺工作者应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理解时代,回应时代呼唤,进而真正推动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发展:一是必须重建“人民”作为社会主义文艺主体的合法性;二是要让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掌握文艺的主导权和领导权;三是把实现社会主义理念、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文学的价值追求;四是要造就一批“有远大的理想、丰富的生活经验、良好的艺术技巧的一派艺术工作者”,把社会主义文艺不断推向前进。

  • 女儿谈柳青:一个时代的精神创业史

    女儿谈柳青:一个时代的精神创业史

    直到今天,《创业史》都是重新审视和评价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的重要参照。2016年柳青诞辰100周年,柳青女儿刘可风出版了《柳青传》,呈现了一个不同于文学史上被刻板叙述的柳青。在一定意义上,柳青代表了新中国社会主义时期一种新的文学创作主体。他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书写农村,也被农村不断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