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共为您搜索到100篇文章
  • 望长城内外:新中国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望长城内外:新中国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近年来,在一些文艺作品中,新中国成立之初被人民政府镇压的反动地主和反革命分子,却被描写成被流氓无赖欺压的好人,公然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对象鸣冤叫屈。这些文艺作品的作者究竟是属于新中国的人民还是新中国的敌人,也许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 新中国“近半个世纪后”收回香港,不如民国?

    新中国“近半个世纪后”收回香港,不如民国?

    1997年收回香港,距新中国成立确实隔了近半个世纪,但这可不是能力问题,这是一种目光长远的策略安排,或者说战略安排。这个策略,是利用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将之扩大为他们之间的裂痕,把看似铁板一块的对华封锁壁垒打开一个缺口,让反共反华势力的封锁,形同虚设。而民国的所谓“收回”主权,不过是半殖民地的中国在内有军阀混战、外有列强觊觎的情况下的面子“胜利”,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 鹿野:新中国是怎样打败美国经济封锁的?

    鹿野:新中国是怎样打败美国经济封锁的?

    美国宣布管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美管辖区内的所有公私财产,给了新中国处理美国在华资本的正当理由。要知道,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并没有给新中国留下什么经济遗产,在美国的资产也是寥寥无几,对于经济实力强大的美国来说,更是处于无足轻重的地位。相反,美国在新中国的资产不仅规模庞大,而且在中国的地位极为重要。美国发动的这场没收对方资产的运动,结果就是自己吃了哑巴亏,彻底丧失了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力。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新中国没收的不仅是美国企业中的资产,原本长期受美国控制的基督教会以及大量的教育机构也全部被接管,断绝了同美国的联系。这一切为新中国摆脱长期盛行的亲美崇美思想奠定了基础。

  • 为现代化奠基:新中国前30年社会保障和人类发展

    为现代化奠基:新中国前30年社会保障和人类发展

    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1949-1978年),中国依托特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创造了符合国情和社会事业规律、具有独创性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一制度着眼于社会事业优先发展,把社会保障嵌入基本的政治经济制度中,具有较高的福利性和公益性,和群众工作相结合,并采取符合国情的本土化路径。这一时期的社会保障,不仅有效保障了新中国的经济起飞,而且大幅度提高了人力资源水平,增进了社会团结,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基础,其中的有益历史经验也值得在新时代继续发扬光大。

  • 武力:一以贯之坚持走自己的路

    武力:一以贯之坚持走自己的路

    新中国70年的艰辛探索和成功实践,不仅使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而且向世界展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生命力,使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时代的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当代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引领时代发展的康庄大道,必须毫不动摇走下去。

  • 胡新民:抗美援朝树立起来的中国自信

    胡新民:抗美援朝树立起来的中国自信

    当我们谈到抗美援朝的积极意义时,如果放到中国道路的视角下观察,有两点是绝不能小视的。一是自1840年以来,中国人第一次敢于御敌人于国门之外。这与日本侵华之初蒋介石政权一味忍让,“暗中备战”简直有天壤之别。抗战胜利,国内外很多人又把功劳记在苏联的出兵和美国的原子弹上。现在朝鲜战争来了,苏联没有出兵迹象,美国依然手握原子弹,但是站起来的中国就是有了自信,就是敢于硬碰硬,“向西方(在一定程度上也向苏联)证明中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军事力量,为了保护国家它将不惜使用武力”。二是中国毅然出兵使斯大林对华援助也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这对于刚刚接下旧中国烂摊子的中国共产党,无异于雪中送炭。因此,抗美援朝对新中国的政治独立、经济独立和军队建设,都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 胡新民: “一边倒”——走向大国外交的第一步

    胡新民: “一边倒”——走向大国外交的第一步

    建设一个统一的、现代化的国家,恢复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既是几代中国人的奋斗目标,更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历史证明,新中国成立后选择的“一边倒”外交方针,是在外交领域实现这个目标和完成这个使命的最佳选择。尽管在执行过程中出现过这样或者那样的偏差,但总的来说是取得了完全的成功,迈开了走向大国外交的第一步。

  • 1949年毛泽东对新中国经济建设几个奠基性贡献

    1949年毛泽东对新中国经济建设几个奠基性贡献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不应忘记1949年开国领袖毛泽东对新中国经济建设所作的几个奠基性贡献。一是提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并指挥了解放全国的大进军,实现了中国大陆的统一,奠定了有利于经济发展、统一的国内环境;二是提议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建立政治协商制度,提出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让人民当家作主,提出实行少数民族自治的制度,奠定了保障经济发展的政治制度;三是提出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如提出党的工作重心转移的思想、力避战争对城市的破坏、要求接收并管理好城市、提出“今后工作重心在于建设”的思想、争取民族资产阶级、实现南北“三通”、部署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等。

  • 文林墨客: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的内在逻辑

    文林墨客: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的内在逻辑

    新中国70年取得的非凡成就,是必须充分展示的。它是中国共产党在几代杰出领袖的精心谋划下,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和中华儿女共同奋斗的光辉结晶。新中国70年积累的宝贵经验,是必须系统总结的。它是在反复探索思考、经过长期实践、付出重大代价才形成的重要法宝。新中国70年变革的内在逻辑,是必须深刻揭示的。它是历史性变革所蕴含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共同作用的必然结果。新中国70年发生的奋斗故事,是必须永远铭记的。它是由杰出领袖日理万机的忙碌身影、劳动英雄挥洒汗水的闪光足迹所汇聚成的壮丽画卷,用如椽的画笔,描绘在中华锦绣大地上、用精美的文字,铭记在人民共和国的辉煌历史中、用跳动的音符,传唱在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的心田里。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人民用短短70年时间已经创造了世界奇迹,必定在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中,再次创造令世界刮目相看的新奇迹!

  • 这场纪念,永不过时

    这场纪念,永不过时

    回头看,一百年来,我们学过西方,学过苏联,但不要忘了,我们走过这百年风雨,干的始终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应该从已有的成功实践中找到正确评价自己的方法,而不是在一套习以为常的“域外标准”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如果一切套用“域外标准”,中国就无法解释自己的成功,倒是会变得“精神分裂”。如果说百年前,“五四”是一场新思想、新文化的启蒙运动,那么百年后,我们何尝不面临另一场重塑自信的启蒙?百年前,落后的我们只能“向西看”,提不起自信;百年后,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发展起来的中国向何处去?答案就在这过往的百年历史中,也在你我这代青年的一言一行中。

  • 董学文: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董学文: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我们总结和回顾五四运动100年的经验和教训,不难发现,处在中国历史变迁关节点上的五四运动,正是由于其核心有了先进的世界观和革命论指导,它才提出了对中国现代文化发展方向和现代社会制度选择的科学诉求,它才激励了新的阶级力量的代表勇敢地登上历史舞台,它才预示了古老而青春的中国将在革命的烈焰中诞生,它才宣告了不屈奋斗的中华民族将迎来伟大复兴。

  • 潘维:官员廉洁最可靠的基础是社会均等化

    潘维:官员廉洁最可靠的基础是社会均等化

    新中国七十年的巨变,可视为“正反合”三个“新时代”:“正题”是经济和社会的计划化,“反题”是经济和社会的市场化,“合题”是经济市场化,但社会均等化。社会不平等是必然,但尽力缩减社会不平等也是必然。让社会越来越不平等是逆人类历史进步潮流的反动。

  • 胡新民:李先念晚年的忧思

    胡新民:李先念晚年的忧思

    1990年12月,李先念看到《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的建议》后,于12月21日致信江泽民。信中说:“在经济体制改革部分中提到,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增强国有大中型企业活力等等,这些原则是很好的。但是,目前私有企业、乡镇企业和三资企业很有‘活力’,而国营企业特别是大中型企业(包括工业和商业)却困难重重。这种‘私挤公’、‘小挤大’的现象如不改变,而任其发展,公有制为主导就是一句空话。”“在制订和实施社会发展计划时,要具体地、充分地体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防止和平演变等重大原则和方针,力争做到有备无患。”

  • 毛泽东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意识形态主导权

    毛泽东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意识形态主导权

    如何实现意识形态的全国有效覆盖,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面临并必须解决的一个意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问题。毛泽东从“破” “立”两个方面加强意识形态主导权:一方面,以“立”为主,通过旗帜鲜明维护、身体力行研习马列主义,宣传普及马列主义,明确并强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指导地位;另一方面,从理论上集中批判关于中国革命的谬论,全方位清理旧社会痼疾,肃清封建买办思想及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侵蚀,批判清理了各种非社会主义思想的负面影响。毛泽东从“破”“立”两个方面加强意识形态主导权的历程与经验告诉我们,各种价值观念深度碰撞与融合的当前形势下,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不可稍有懈怠,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同时抵制和批判一切错误思想。

  • 周新城:为什么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未来要有预见

    周新城:为什么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未来要有预见

    就具体战役来说,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是正确的,但就战略来说,必须有预见,必须“计算到往后多数阶段,至少也应计算到下一个阶段”。要有预见,要领导,必须掌握马克思主义,了解社会发展的规律。按照社会发展规律预测未来的发展趋势,才是科学的预见,才能实现领导。当前我们党内存在一种倾向:只顾忙于眼前的具体事务,很少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枉顾未来发展的方向,缺乏科学预见。更危险的是,有人还嘲笑我们的最终奋斗目标——实现共产主义,说共产主义是渺茫的、虚幻的,反对把我们眼前的工作同未来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联系起来,反对科学的预见,反对考虑未来的发展趋势。这种言论,在一定范围的人群里,还成为一种时尚。

  • 何云峰: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的社会治理思想

    何云峰: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的社会治理思想

    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领导党和政府开展了大规模的社会治理。作为一个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政治家,一个极具超凡魅力的精神领袖,毛泽东对于社会治理有着宏大而高远的追求。他不仅要安排好国计民生,要建立一个安定的社会秩序,他更要建立一个革命化的新社会,确立革命价值观在全社会的主导地位。为了更好地进行社会治理,毛泽东提出了将人民群众“组织起来”的理念,领导新政权逐步建立了一个纵横交织的组织网络,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的整合程度,增强了国家的社会动员能力。广泛动员群众参与是毛泽东开展社会治理的基本方法。各项工作都充分发动群众参与,大张旗鼓,造成巨大声势,收效显著。毛泽东的社会治理思想对于新时代的社会治理具有重要的借鉴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