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共为您搜索到52篇文章
  • 以抗击疫情斗争胜利推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进步

    以抗击疫情斗争胜利推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进步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的初步胜利,体现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优势,也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包括党的领导是坚强有力的,干部职工队伍是靠得住的,我们能够以人民为中心,我们能做到全国一盘棋,公有生产服务部门是胜利的基础,要有忧患意识,要统筹考虑国内与国际两方面的斗争。正是因为与疫情的斗争充分暴露了矛盾,教育、锻炼了党和群众,检验了我们的制度与力量,我们才能获得更深更新的认识,获得更强的力量,更好地进行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斗争,推动重大的历史进步。为了更好地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我们需要在思想上、经济上、政治上勇于和善于进行斗争、推动变革。在思想方面,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更科学深入地认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认清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历史性,认清公有制为主体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中的核心作用,认清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属性,认清基本经济制度的整体性及各方面之间的相互关系。在经济方面,建立和完善全国公有经济体系,使公有经济顺应生产社会化深入发展的新要求,符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满足城乡协调发展的要求。在政治方面,发挥党的领导作用,使党组织成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战斗堡垒,使党员成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先锋,依靠群众,发挥群众的主动性、创造性,赋予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鲜明的新特征。

  • 坏土豆:十万生命逝去,也撕不掉美国恶魔的面具

    坏土豆:十万生命逝去,也撕不掉美国恶魔的面具

    特朗普阴险的抬起头来,无惧十多万美国鲜活生命的离开,他在得意,他在骄傲,他对自己的无耻而欢欣鼓舞,他告诉全世界,人们欠他一个大大的奖章!现实就是这样的冷酷,疫情没有削弱他们一分一毫,只是帮他们节省了巨额的养老金。那10万曾经鲜活的生命,早已被遗忘得不留下一丝痕迹。

  • 乔姆斯基:团结可以战胜特朗普和新自由主义

    乔姆斯基:团结可以战胜特朗普和新自由主义

    特朗普政府与之前的共和党政府不同。因此,理查德·尼克松和罗纳德·里根明显受到了大众抗议的影响。这在特朗普身上是不会发生的,他是另一种精神变态的自大狂。此外,他周围都是马屁精和胆小鬼,他们只是想擦他的鞋,重复他说过的话。这在政治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这不仅仅是普通的右翼反动政府。特朗普再执政四年,我们就有大麻烦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摆脱这种方式。我们要清楚知道该怎么做,在11月份抽出几分钟,推动控制杆,同时施加压力,这就是奏效的策略。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作用,这一策略目前正在发挥作用。

  • 骠骑参领:末日帝国垂死挣扎,只待中国摧枯拉朽!

    骠骑参领:末日帝国垂死挣扎,只待中国摧枯拉朽!

    通过新冠疫情的世界性影响,美国已经布下两盘大棋,首就是用激烈的虹吸效应收剿资本,然后用巨量美元的著币税收益攫世界财富。当世界上所有人都面临危机时,总有人是血赚不亏,这就是美国利用那支“看不见的手”来统治世界的秘密。富贵险中求,美国为了永保财富王国的地位,这次把自己豁出去了,美国激烈的财政政策丝毫不亚于希特勒的军事豪赌,这是强弩之末的垂死挣扎。

  • 刘加民:面对疫情,想起“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刘加民:面对疫情,想起“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毫无疑问是包含斗争的,因为疫情引发的国际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狂躁,再一次提醒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团结,是为了斗争。只有团结起来一起斗争,才能为全人类赢得永久的和平。

  • 王绍光:加强深度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研究

    王绍光:加强深度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研究

    此次疫情,中国早期做出判断时,我们将其定义为“深度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早期开始的步伐慢了一点。湖北和武汉是在深度不确定条件下作出的决策,而其他各个省是在一般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所以除了湖北以外各个省的表现是比较好的。国外尤其是欧美各国的决策条件已经不是一般不确定性了,而是已知的已知了,是在确定性很大的条件下进行决策,但是仍旧做出错误的决策,表现出他们的决策水平是很差的,所以就决策条件来分析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说法。

  • 细思极恐?华裔科学家研究病毒却神秘遇害

    细思极恐?华裔科学家研究病毒却神秘遇害

    到目前为止,美国警方拒绝评论这次凶杀案的任何可能动机。对它的调查也许很快有结论,也许会很漫长,甚至无果而终、变成某种罗生门。但无论如何,一名科学家的猝然离世都是人类的损失,希望事情能尽快水落石出,以告慰亡灵。

  • 乔姆斯基:新冠危机何是新自由主义的巨大失败

    乔姆斯基:新冠危机何是新自由主义的巨大失败

    乔姆斯基猛烈抨击美国的疫情应对方式。他警告称,核战争及全球变暖的威胁在疫情结束后仍会存在。新冠疫情或许有好的一面:让人们去思考,我们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我们应思考这场危机的发生,新冠危机何以发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巨大失败。根源自市场的本质,野蛮的新自由主义加剧了本已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我们应该记住,高度威权的邪恶国家与新自由主义是高度相容的”。

  • 孙晓:一切艰难险阻都是纸老虎

    孙晓:一切艰难险阻都是纸老虎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如今看来,这绝不是伟人盲目的乐观,而是来源于一代伟人的实践,当下的事实也证明了当年伟人的高瞻远瞩,只有依靠人民,打人民战争,我们才能凝聚起抗击疫情的更加强大力量,取得新冠疫情的最终胜利。

  • 钱昌明:靠“反华”歇斯底里能“抗疫”吗?

    钱昌明:靠“反华”歇斯底里能“抗疫”吗?

    在狂掀反华歇斯底里同时,4月14日,特朗普又向世界卫生组织发难,以“问责”为由,宣布“暂停”缴纳会费。引发国际舆论一片哗然。然而,靠“反华”歇斯底里,就真能缓解美国的“疫情危机”吗? 只要疫情不能缓解,靠“甩锅推责”战略,特朗普真的就能顺利过关? 就能转移美国选民的视线? 难道世人真的全是白痴?!

  • 新冠“大考”,欧洲缘何失败?

    新冠“大考”,欧洲缘何失败?

    有统计表明,最终受到疫情重创的会是美国,其反应速度甚至比欧洲还慢,而且美国比德国的社会分歧更加严重,极大影响团结协作。但同样清晰的是,由于欧洲既没有像中国那样迅速、有力地采取封城措施,也没有像韩国那样积极地进行检测(他们从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症爆发的惨痛经历中吸取了教训),数不清的生命已难以挽回。欧盟内耗仍在持续,也不清楚他们是否吸取了最初混乱应对的教训。

  • 江东要论:“战疫大考”彰显“中国之治”显著优势

    江东要论:“战疫大考”彰显“中国之治”显著优势

    越是艰险越向前,团结人民、战胜疫情,关键是要有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人民利益至上,彰显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本色,熔铸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价值追求,成为我们战胜风险挑战的重要优势。经受抗疫斗争的检验,我们更加清楚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要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

  • 刘仰:从海湾战争到新冠肺炎

    刘仰:从海湾战争到新冠肺炎

    即便这次新冠肺炎的源头、轨迹还没有查清楚,它也应该提醒我们:生物武器、生物战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它的危害不能完全用传统的战争观念来理解。生物战争的手段、目的,比传统战争更丰富、多样、灵活、高效,并且不易被察觉。在先进生物技术手段下,完全可以伪装成自然产生,以达到特殊目的。

  • 乔姆斯基:为了战胜病毒,我们必须想象不同的世界

    乔姆斯基:为了战胜病毒,我们必须想象不同的世界

    疫情会冲击人们,从而使人们向往真正的国际主义,认识到治疗新自由主义瘟疫下的病态社会的必要性,接着便是针对当代病症的根源做更彻底的改造。美国人尤其应该醒悟到孱弱的社会公正体系的残酷性。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比如,我们看到,即使在主流观点政治光谱的最左端,那些诸如伯尼·桑德斯倡导的项目也会被认为对美国人来说“过于激进”,这真是太奇怪了。他的两个主要的计划呼吁普遍的医疗和免费的高等教育,这在那些发达社会以及相对贫穷一些的社会都是很正常的。

  • 纵横十:美国射出了4支毒箭!

    纵横十:美国射出了4支毒箭!

    对疫情的处理失当,本应该是川普最大的政治失分,也应该是民主党对川普的最大攻击点,然而川普的甩锅,让对手的攻击变得软绵少力。在这里,其实也是民主党自作自受的结果,假如不是美国精英阶层共同打造了这种不健康的反华情绪,若是能引导绝大多数美国民众客观理性的看待问题,那么民主党对川普抗疫不力的攻击,将会效力倍增。

  • 李达希:新冠疫情将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吗?

    李达希:新冠疫情将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吗?

    资本主义是否将发生改变,不是取决于疫情本身,也不是取决于疫情导致的流通领域的经济危机,而将取决于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领域所发动的斗争与革命。“病毒不会打败资本主义”,但是团结起来的工人的斗争将可以打败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