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冷战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新冷战”计划?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新冷战”计划?

    外界十分困惑:俄罗斯恢复对美国的军事战略均势与双方经济潜力的世界统计数据大相径庭。只能认为发生了奇迹:俄罗斯仅占世界GDP的2%,却能顶住美国制裁的巨大压力,从深海到太空的战略武器层出不穷。我们认为,俄罗斯的现实经济完全可以和美国相提并论,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只有这样,才能合理地解释为什么俄罗斯能够迅速换装先进的高超音速武器,同时保持了国内经济的正常运行。

  • 美开启对中俄新冷战!对华全面贸易战之时就是解放台湾之时!

    美开启对中俄新冷战!对华全面贸易战之时就是解放台湾之时!

    当今世界,中美俄三足鼎立,美国仍然超强,中俄均有一长一短,中国强在经济弱在军事,俄则强在军事弱在经济。面对美国同时对中俄冷战,以中俄今日之力量,分则孤木难支,难以抗衡,可能被各个击破:合则则战略互补,强强联合,力量倍增;守则力量不足,处处设防,处处无防;攻则主动有余,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因此,中俄都必须跳出“美方出题我做作业”和各自单打独斗的格局,着眼长远,取长补短,加强战略协作和互动,特别是要在军事和经贸领域加强战略互信与合作,推动战略合作走实走深。目前,中俄两国元首习普6年已会晤达30多次,显示出中俄前所未有的亲密关系,中俄战略合作的潜力巨大!

  • IRA与社交媒体新冷战的兴起

    IRA与社交媒体新冷战的兴起

    IRA主要经历了从秘密机构到合法媒体的两个发展阶段,但其宗旨没有发生变化,即维护普京政府利益、抨击国内政敌和国外敌对势力。IRA所使用的手段也从最早的“网络喷子”的评论和跟帖,发展到如今包含通讯社、门户网站、社交媒体账号的全媒体矩阵。

  • 媒体新冷战与外国代理人之争

    媒体新冷战与外国代理人之争

    美俄之间围绕“外国代理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媒体战”,不禁让人回想起“冷战”时期“互称敌台”“隔空怒怼”的对立与纷争。更值得重视的是,这场“媒体新冷战”甚至有蔓延而开的趋势。

  • 东亚新冷战正由“可能”转向“现实”

    东亚新冷战正由“可能”转向“现实”

    马蒂斯在与代行总统职务的韩国国务总理黄教安会谈时表示,特朗普政府认为美韩同盟具有“优先重要性”,将持续强化美韩同盟。而在访问日本期间,安倍与马蒂斯就地区局势、加强美日同盟、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等问题达成共识。不难看出,尽管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前任奥巴马之间性格和执政风格迥异,甚至互相不服对方,但是,在实施美国全球战略,特别是实施旨在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方面并无根本的区别。

  • 一场新冷战要开始了

    一场新冷战要开始了

    种种迹象表明,一场新的冷战可能要开始了。在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治下的俄罗斯与西方有过短暂的蜜月,但很快,围绕着北约东扩、攻打南联盟,双方已经貌合神离;及至普京上台,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上,双方近乎战场刀兵相见。

  •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普京被迫与西方展开新冷战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普京被迫与西方展开新冷战

    俄罗斯曾一次一次地主动向西方靠拢,只为获得平等对话和合作伙伴的身份,但却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中被肆无忌惮地视为只是失败的苏联帝国遗留下来的没有枝蔓的树干、一个虚弱的国际乞讨者、一个靠石油维持生存、一个地区性的欺凌弱小者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