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帝国主义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美国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给世界带来什么?

    美国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给世界带来什么?

    西方的主流社会重新发现帝国主义这一概念并在褒奖的意义上使用它,其真正的目的是“为美国军事和政治统治辩护,使其与造成穷国与富国的鸿沟的勾当脱离干系”。帝国主义的新时代也就是全球霸权资本主义时代。在这一时代,美国尽一切能力扩张自己的帝国权力,使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以及资本主义世界各国都屈从于自己的利益。当前的世界现实就是人类处于单极帝国主义国家以一种荒唐的方式进行的暴力统治之下。面对这样一种态势,人类仅存的希望就是重建社会主义。

  • 卢荻: “新帝国主义中国”论,请慢用

    卢荻: “新帝国主义中国”论,请慢用

    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高,各种“新殖民主义”“新帝国主义”的指责甚嚣尘上,这些声音往往来自左右两方面:一边是美国这个最大的帝国主义势力,另一边则是一些反资本主义的左派。在这些言论中,中国的贸易增长和国际影响力的增强,或者被想象为一种“殖民主义”,或者被指认为老牌资本主义的粗暴形式,被认为是田园生活的破坏者。各种产生于特殊历史背景的新旧大帽子被拿来扣向中国,实际上却为造成世界经济困境的真凶“新自由主义”开罪。

  • 西报:世界体系中新法西斯主义鼓动建立

    西报:世界体系中新法西斯主义鼓动建立"新帝国主义"

    亨廷顿将一个世界分成“西方”和“其余”,主要由安全的威胁和其他国家的上升主宰,以及唯一的大国美国对未来认同的恐惧,依靠它的世界性的民族主义,美国可能是唯一能够保障“西方”生存的国家。因此,对于“美国造的”全球化正在遭受相对合法性的危机,这种视角遇到受众不是偶然的,正如布热津斯基所承认的,在根子上这一切都是(美国)侵略伊拉克的后果。

  • 新帝国主义“新”在何处?-兼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新帝国主义“新”在何处?-兼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建构一套理论工具,使之适用于资本积累的内在的时空动力以及为控制这些动力的危机趋势而进行的实践,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这需要结合资本积累及其内在矛盾的空间理论和帝国主义的空间/地理学理论,后者援引了民族国家间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斗争。这两种理论是由资本来解决剩余资本的吸收问题的方法即地理(和空间)修复联系起来的。地理修复要求帝国主义不断扩张并消除资本空间流动的所有障碍。这个概念阐明了资本和国家之间的关系,这是艾伦·M.伍德在《资本的帝国》的讨论中时常遗漏的要点。

  • 新帝国主义奴役的自由:评新自由主义

    新帝国主义奴役的自由:评新自由主义

    当前我们进行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不是新自由主义供给学派的供给侧改革,我们的改革是要调结构的,用创新的产品去应对国际经济大潮的冲击,如果指望有关部门采取减税降费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而不是调结构和创新,将只会浪费政策的努力,陷入经济困局而不拔。以哈耶克为首的新自由主义更加强调对工人阶级进行剥削与奴役的自由,并为新帝国主义对国家主权的削弱和对其它国家经济资源的自由掠夺和控制提供理论根据,从而成为了新帝国主义的政策主张和霸权工具。另外,哈耶克在《通向奴役的道路》一书中所攻击的社会主义,只不过是德国和奥地利曾经流行的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和第二国际那些修正主义者的社会主义,从而也只是形形色色的资本主义,而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无关。

  • 西报:西方经济精英们推行新帝国主义妄图统治世界

    西报:西方经济精英们推行新帝国主义妄图统治世界

    资本的积累绝对控制在少数人手里,对政治的权力实行同样类型的控制,已经不是分心和分散在政治力量或政府的人群中,而是有一种由经济的精英们委派的角色,这些精英才是真正的掌控者,在某个时候他们独立于政治权力。因此,不可否认近年来发生的在国家主权的丧失和跨国公司的权力增加之间的平行演化,虽然在最初的时候权力集中于对经济的决定,但已经前进走向控制这些社会的和政治的领域,一直达到控制地球的生命本身。

  • 新帝国主义的国际资本主义阶级分析

    新帝国主义的国际资本主义阶级分析

    新帝国主义是一种关于国际资本主义的政治和社会组织形式的观点。它对帝国主义持批判态度,并着重于阶级关系的分析,关注跨国资本和跨国阶级对“第三世界”国家内部阶级结构和阶级分化的影响。从世界范围看,存在着国际资产阶级与国际工人阶级的分野。随着资本所有权与管理权的分离,资本的合作经营,产生了执行资本总体职能的“管理者资产阶级”,成为阶级演变中的新现象。

  • 共济会与新帝国主义的组织模式创新

    共济会与新帝国主义的组织模式创新

    共济会的确是一种超越了常规国家治理模式的非政府国际组织。该组织以间接而隐蔽的方式,试图实现对地球资源的重新分配。他们的目的是牢牢掌握地球资源的分配权,从而确保特定利益集团的利益最大化。他们的方法就是通过对金融资本的垄断,掌握全球商品的定价权,从而对有限的地球资源进行全面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