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共为您搜索到77篇文章
  • 王传利: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洗礼

    王传利: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洗礼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正当其时,必将推动全党自觉地为实现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而不懈奋斗。

  • 新时代三个“意味着”的现代化指向

    新时代三个“意味着”的现代化指向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等,在新时代都已发生了变化。以此为基础,中国的国家战略随之发生重大改变。无视这一切,说明人们囿于线性历史观,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三个“意味着”缺乏深入理解。因此,我们应超越线性历史观,进入唯物史观所内含的辩证法视野。第一个“意味着”表明了中国现代化的“人民”指向,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存在根本区别,中国的现代化指向人的全面发展,而不是利润最大化;第二个“意味着”表明了中国现代化的“科学社会主义”指向,社会主义实实在在地体现于土地公有制、国有企业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等方面;第三个“意味着”表明了中国现代化的“世界历史”指向,预示着真正的人类历史的开启。

  • 陈先达:学习马克思,做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

    陈先达:学习马克思,做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

    马克思的确是个大写的“人”。但马克思和所有普通人一样,是父亲,怀有对儿女无限的爱,可是因为革命而陷于穷困的他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夭折;他对自己的爱妻燕妮无限爱恋,可是因为贫困不能给出身于贵族的妻子以安定和比较富裕的生活,而是依靠典当银器和大衣救急。他宁可依靠挚友恩格斯的友谊帮助,也决不向统治者屈服和低头。马克思出身于生活优渥的律师家庭,如果他为自己的个人生活考虑,完全可以跻身于普鲁士上流社会,可马克思没有走他的阶级为他铺就的这条功成名就之路——去当学者、当律师、当教授,而宁愿做一个为广大劳苦大众解放而受反动统治者迫害和驱逐的流亡者。这种为世界被压迫者和穷苦大众谋解放的“九死无悔”的人格,是何等高尚,何等辉煌灿烂!

  • 王伟光: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王伟光: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是不是站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认识问题、解决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区别于其他哲学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的显著特征。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作为工人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具有鲜明的党性原则和政治立场。马克思主义从不掩饰认识和解决问题的政治立场,这使其与一切打着价值中立的旗号,鼓吹进行“纯粹客观”研究的旧哲学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从根本上区分开来。

  • 努力培养具有中国情怀世界眼光的时代新人

    努力培养具有中国情怀世界眼光的时代新人

    共产主义理想是科学信仰,不能自发产生,要把学习马克思主义养成“生活方式”,使之成为做好自己、做好工作的“看家本领”。读经典著作必须贯彻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坚持系统而非零碎、实际而非空洞的学习态度,不哗众取宠,不孤芳自赏。要立意高远、甘于清苦、耐得住寂寞;意志坚定、不怕艰苦、勇于付出;不断学习、不断思考,学有所成、思有所悟,学用结合,达到真正的理论自觉。

  • 朱佳木:为什么要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

    朱佳木:为什么要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

    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把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紧密相联,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一大要义。所谓“革命理想”,就是指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统一;所谓“高于天”,就是指坚定这一理想对于共产党员来说高于一切。在当前复杂艰巨的国际国内斗争面前,我们更要挺起共产党人的精神脊梁,用“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精神,去抵御风险、解决矛盾、迎接挑战。

  • 在新时代更好地研究、坚持、弘扬毛泽东思想

    在新时代更好地研究、坚持、弘扬毛泽东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些重要论述具有很强的现实性、针对性、指导性,是我们深入学习研究毛泽东思想的基本遵循。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希望与会的广大专家学者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进一步深化毛泽东思想研究,深入把握毛泽东思想的历史意义、时代意义、现实指导价值,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丰富的思想资源和深厚的理论基础。

  • 新时代中国共产党要不断提高逆商

    新时代中国共产党要不断提高逆商

    毛泽东曾说,马克思主义必须在斗争中才能发展,不但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必然是这样。正确的东西总是再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斗争精神是中华民族和中国共产党的宝贵精神财富。全党要敢于担当、敢于斗争,加强斗争历练,增强斗争本领,永葆斗争精神,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敢于斗争的风骨、气节、操守、胆魄。要强化实践锻炼,让干部到重大斗争一线去,经历风雨,练就金刚不坏之身。

  • 在新时代伟大征程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新时代伟大征程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与实践,立意高远,内涵丰富,思想深刻,成果丰硕,具有广泛的世界影响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既面临难得机遇,也充满严峻挑战。我们需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论述,认真研究探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关系,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自觉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的各项决策和部署上来,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努力奋斗。

  • 牢牢把握“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优势”

    牢牢把握“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优势”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一重大科学论断是对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宝贵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也是我们党领导革命、建设、改革辉煌历史的理论结晶。牢牢把握“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优势”,必须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不动摇。

  • “两个维护”是新时代共产党人的试金石

    “两个维护”是新时代共产党人的试金石

    “两个维护”是刚性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的历史经验表明,凡是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得好,党的事业就兴旺发达;反之,党的事业就遭受挫折。“两个维护”是我们党的政治命脉,是最高的政治原则、最根本的政治要求、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必须旗帜鲜明地拥护、坚决有力地维护。

  • 宁显福:全面推进新时代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

    宁显福:全面推进新时代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

    全面推进新时代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是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必然要求,是为了贯彻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以为党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提供根本保障。推进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必须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顺应党的执政和建设规律,采取问题导向的方法,做到科学立法、民主立法。推进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要深化党的领导体制机制改革,进一步完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注重全面加强党的纪律建设,在党内法规的制定和实施上统筹规划、一体推进,加强党内法规等方面的理论研究和人才队伍建设。

  • 新时代国有企业党组织职能演变解析

    新时代国有企业党组织职能演变解析

    党的十九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将国有企业党组织的职能从发挥政治核心作用修改为发挥领导作用,这与我国政治经济建设的深刻变革密不可分。相较于发挥政治核心作用,党组织发挥领导作用的内涵更加丰富、方式更加全面、保障更加有力。党组织发挥领导作用的意义重大,有利于提升国有企业的效率,使国有企业树立正确的发展理念,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要充分发挥国有企业党组织领导作用,必须坚决纠正以公司章程替代法律规范、以抓好党建替代全面领导、以国际接轨否定党组织的作用等认识误区,夯实法律基础,加大制度供给,建设复合型高素质党务工作者队伍。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起点研究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起点研究

    逻辑起点范畴研究至关重要:一门科学是根据逻辑起点范畴的内在规定性建立起来的严密逻辑体系。《资本论》逻辑起点范畴“物”商品论需要深化,“人”商品论理应确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恰当确定逻辑起点范畴建构“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虽然已近乎学界共识性历史使命,但逻辑起点范畴研究却成“前沿尖端难题”而莫衷一是。本文主要价值在于,深化《资本论》逻辑起点范畴研究提出“人”商品论,尤其对逻辑起点范畴的“两能”标准和人力产权范畴胜任妥帖的探究,似有“前沿尖端难题”破解特征。

  • 正确认识生产力生产关系,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

    正确认识生产力生产关系,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

    中国的价格过高、收入分配不合理以及环境污染等是国内外私人资本坐大并兴风作浪甚至侵入政府(通过行贿受贿以及俘获政府官员来实现)相联系的(比如,外企在中国房价上升中的作用也值得注意——20世纪90年代外企支付给中国员工的高工资提升了中国一线城市对住房的购买力,进而启发了中国的房地产商提高价格,启发了中国政府一些人的土地财政思路的形成,等等)。而私人资本是与阶级相联系的。这样看来,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政府更好发挥作用与社主义市场机制的建立和运行是完全统一的。因此,市场机制能否正确地发挥作用,就取决于各级党委和各级政府是否能够正确地看待中国的阶级状况,正确对待国内外各种资本。这是中国在新时代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基本推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