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共为您搜索到252篇文章
  • 美国高调宣传“脱钩”的真正目的是“紧密挂钩”

    美国高调宣传“脱钩”的真正目的是“紧密挂钩”

    华尔街的所谓“竞争力”是美元霸权赋予的,由于作为主权货币的美元攫取了“世界货币”的地位,在国际货币等级体系中处于支配地位,是最有侵略性和投机性的强势货币,而处于国际货币等级体系底端的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在金融开放条件下必将是一种任人宰割的弱势货币,必然会发生金融危机,从而更深地陷入对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金融、贸易和技术等多方面的依附地位。因此,我国必须采取金融保护主义,保护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

  •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如果说在前进中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感到,危险主要来自于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扩展,这一思潮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观点,中国的继续发展必须打破政府对资本和商品流通的有效控制,把企业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要知道,美国的自由主义模式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据我研究,凡是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国家,一旦采纳新自由主义模式,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最多只能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现在俄罗斯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想中国的领导要比俄罗斯人高明,不会成为新自由主义词汇的俘虏,不会重蹈俄罗斯的覆辙。

  •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

    本文简单叙述了政治经济学(亦即经济学)在美国发展的历史脉络。分别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讲述了辩护者学派、制度经济学、边际生产力论、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新古典—凯恩斯主义综合派、后凯恩斯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等学派在美国的发展。文中特别注意评述了美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与非主流的变化情况,特别是制度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综合派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消长,力图描绘出一幅更为全面完整的美国经济学的发展图景。作者认为,随着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各种矛盾的不断深化,其主流地位的丧失是必然的。

  • 新自由主义企业理论方法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新自由主义企业理论方法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新制度经济学以个人主义方法论作为企业理论研究的基础,其理论渗透着唯心史观;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以唯物辩证法作为企业理论研究的根本方法,其理论始终贯穿着唯物史观。新制度经济学以“新经济人”假设作为企业理论研究的出发点,使其理论陷入了形而上学思维;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以历史的、现实的人作为研究的出发点,使其企业理论的研究在辩证联系中展开。新制度学派采用静态比较的方法,把企业问题置于交换领域中研究,使企业理论仅仅限于市场运行层面的解释;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运用系统发展的观点,在生产与交换的有机结合中研究企业问题,既能认识企业的市场运行特征,又能认识企业深层的本质关系。

  • 新自由主义观念在当前负隅顽抗之一:照搬供给学派

    新自由主义观念在当前负隅顽抗之一:照搬供给学派

    以贯彻上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名,行供给学派和新自由主义之实,忽视人民群众有效需求,聚焦资本,盲目减税,缩减公共服务,去监管。有些部门或者区域,在新自由主义思想引导下,把提振经济的首要举措集中在以减税为主。

  • 大卫·科兹:新自由主义给中国洗脑

    大卫·科兹:新自由主义给中国洗脑

    中国新自由主义流行的动力在哪?我必须要说的是,当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原因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在1985年,那个时候只有一两个学生会认为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思想是正确的,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越来越多中国人接受了新自由主义的想法。这种现象的来源是什么呢?它来自于西方。西方是强大的,美国受到很多中国人的羡慕,中国不少学生去美国、英国上大学、上研究生,从那里吸取了新自由主义的思想。此外,国际金融机构,例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们也非常活跃地向中国推销新自由主义。

  • 宋朝龙:分析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理论工具

    宋朝龙:分析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理论工具

    金融资本积累的内在矛盾导致了英美等西方社会的系统性经济、社会、政治和国际关系危机,导致了新自由主义向民粹主义的转化。新自由主义从抽象人性论出发引申出一套以人格权、所有权、契约关系、公民权等为内容的形式自由的规范体系,这一套体系是金融资本运行的形式条件,它无法理解金融资本自我否定的逻辑,无法理解金融资本产生危机的机制,也就无法理解新自由主义自身为新民粹主义所取代的必然性。《资本论》为理解金融资本提供了坚实的逻辑基础。希法亭曾经认为不理解金融资本就不能理解现代社会的任何一项政策,列宁也是以金融资本为基础分析了帝国主义时代的经济基础,今天,我们更应当把金融资本理论作为观察和分析当代世界变局的理论工具。

  • 邱海平:对新自由主义的深层反思

    邱海平:对新自由主义的深层反思

    金融市场自由化将导致发展中国家严重的财政不稳定,同时也提高了容易引起经常性金融及货币危机的风险。在这方面起作用的不仅是国家层面的金融市场自由化,另外还有国际资本流通的自由化。在过去几十年里,不仅发达国家,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也越来越依赖于逐渐强大的资本力量。在经济政策上,政府不再优先考虑提高薪酬、减少失业率和改善工作环境。很多发展中国家的限制消费和投资增长的经济政策,对于就业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 危机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危机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历史已经表明,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危机严重到了垄断资本无法正常统治的产物,而一旦法西斯主义成为一个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法西斯主义者执掌了政权,不仅这个国家内部的那些“替罪羊”会受到残酷的压制甚至大规模的屠杀,而且发生侵略战争的风险也会急剧加大。这将使人类社会再次陷入灾难性的境地。要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唯一的希望就在于各国马克思主义者尽快组织起来,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尽快走出困境,联合各国无产阶级掀起一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高潮。

  • 本·法因:马克思主义视角下的金融化

    本·法因:马克思主义视角下的金融化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通过逻辑、理论和历史三个视角来理解金融化。金融化不同于信用,它可由生息资本存在性的日益增强来定义,它在现实资本积累中所起的作用与虚拟资本的积累相反,并且它构成了包括全球危机在内的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基础。金融化可被视为是生息资本在深度(intensive)和广度上(extensive)的扩张。在深度层面值得注意的是,金融资产的增长及扩散(proliferation)本身与商品生产及交换本身的联系日趋减少,广度层面则涉及生息资本以与其他资本类型相杂糅的形式,拓展至社会经济生活的新领域。附录罗列了本文所采用的金融化研究进路同科斯塔斯·拉帕维查斯的金融化研究进路之间的区别。

  • 美国人为什么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美国”

    美国人为什么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美国”

    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影响,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多届政府实施有利于垄断财团和富人阶层,不利于中产阶级与普通劳动者的经济、社会政策,造成美国收入分配严重不平等、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社会持续分裂与动荡。

  •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在他看来,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由此,这场运动.出现了模棱两可的情况,萌发出民族主义特征。“黄背心”成为一个世界反叛象征。“他们认为地方民主是宝贵财富。这是一次非常本地化的运动。”拉瓦尔指出。

  • 大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兴亡

    大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兴亡

    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次制度转型,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以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主义所达到的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 段学慧:新自由主义及其所制造的陷阱

    段学慧:新自由主义及其所制造的陷阱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国际垄断资本进行全球扩张的经济理论、政治纲领和政策手段。拉美、前苏联和东欧地区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之所以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除了自身未及时转变发展方式外,从外部来看,无疑是中了“新自由主义”的圈套。中国已步入中上等收入国家,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自觉抵制新自由主义的侵蚀和影响。

  • J.B.福斯特: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

    J.B.福斯特: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是21世纪资本主义的核心意识形态,但是统治阶级却否定其现实存在,更不要说承认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了。本文分析了新自由主义的起源,解释了其存在目的,并详述了其出现后的一系列后果,最后指出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及其危害。文章认为,相对于主张经济自由并让监督它的国家为其划定范围的自由主义而言,新自由主义则强调市场自由是国家进行组织和治理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因此,在新自由主义条件下,国家被嵌入到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之中,国家失去了传统的监管职能,并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资产阶级的意愿,从而使资本主义成为绝对的资本主义,也加速世界走向毁灭。未来人类社会的唯一出路,就是开始一场旨在保护地球的长期生态革命,以创造一个实质平等、生态可持续、满足公共需求的世界。这就是21世纪的生态社会主义。

  • 伊拉克与新自由主义

    伊拉克与新自由主义

    美国国会拨款了25亿美元用来重建伊拉克,10月份又追加了184亿美元,然而到2004年7月,伊拉克国有工厂被明令排除在重建合同之外,数十亿美元全部归西方公司所有,绝大部分重建材料来自于国外。当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搞出了巨大的问题,甚至最成功的波兰“休克疗法”也曾经导致波兰出现巨大的社会动荡,因此从2004年到之后的若干年,任何媒体胆敢说出伊拉克重建很好,则必然是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