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共为您搜索到206篇文章
  • 梅荣政:试析新自由主义在经济上的实质和危害

    梅荣政:试析新自由主义在经济上的实质和危害

    社会思潮是社会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表现形式。近些年来,干扰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主要错误思潮大体可分两大类,一类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一类是封建复古主义思潮。文章主要分析新自由主义在我国经济领域的危害。新自由主义在经济方面的主张主要是两大方面,一是反对公有制,宣扬彻底私有化;二是反对国家对经济的任何干预和调控,主张完全市场化。这些主张都是绝对错误的,具有深重的危害。

  • 法西斯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的复辟

    法西斯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的复辟

    四面楚歌的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体系与法西斯主义运动的暗中勾结需要引起我们最大的警惕。法西斯主义并非某种反对议会制选举民主之不确定性的专制警察政体,而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在特定情况下面临挑战的一种特殊的政治回应。法西斯主义已在西方、东方和南方复辟,而且这种复辟是与普遍化的、金融化的、全球化的垄断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的扩散联系在一起的。

  • 高校还要继续使用宣扬新自由主义的课程和教材吗?

    高校还要继续使用宣扬新自由主义的课程和教材吗?

    《西方经济学》的一个“经济人假设”(又称“理性人假设”),蒙蔽误导了多少年轻学子,培养了多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们很难想象,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更别说什么共产主义信仰了。所有崇高理想和伦理道德,在他们眼里都成了笑话。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还要大肆宣扬资本主义的哲学基础——个人主义呢?也许有人会辩解,我们是为了批判才教的。这纯粹是一派胡言!见过几个教授《西方经济学》的人是批判“经济人假设”的?轻描淡写、不着要害的点评,那也叫批判?当然,他们也可以为自己辩解——书上就是这么写的!编写者忘了马克思对个人主义的批判了?

  • 新自由主义的法西斯主义批判

    新自由主义的法西斯主义批判

    对抗和战胜新自由主义的法西斯主义特有的终极排斥和社会死亡这一犯罪机制的步骤之一是让教育成为改变人们思考、愿望、希望和行动方式的政治核心。语言和历史如何能够采用说服的模式,将民主生活扎根于追求经济平等、社会公正和广泛的共同愿景的承诺中?在由野蛮的新自由主义支持的法西斯主义下,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了解语言、记忆和教育在民主政治中可能意味着什么,并就此采取行动。集体行动和创造基础广泛的民主社会运动的不断努力如何滋生希望?”想象一种既没有暴力又能赢得权力并促进公众自由的蓬勃发展的政治”,我们需要做什么?让激进民主的精神回归和幸存,我们需要捍卫什么样的制度并为之奋斗?

  • 深刻理解新自由主义的本质至关重要​

    深刻理解新自由主义的本质至关重要​

    资本从何处获得更多的利润的一个指证是外国直接投资在全球流动提供的。三分之二的外国直接投资投向发达国家,其余的投资最大的一块唯一的目的地是中国。有财政顺差的非西方国家(中国、海湾石油国等)用这些资金收购西方的公司,表明它们知道最大的利润在哪里。最后,对某些资本家来说私有化是非常有利的。它本身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只是能够做到增加对工人或农民的剥削。相反,只是意味着顺差从一个资本家分流给另一个资本家。但是这对资本家个人是有利的。他们的物质利益与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联系非常密切,他们准备吸引、贿赂和恐吓政治家们以便使私有化走得更远。

  • 从新自由主义到后自由市场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从新自由主义到后自由市场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上新自由主义观念已经破产,但既成体系并未消亡,利益格局仍在延续,在新的思想获得主导地位之前,新自由主义进入“超卖”期;美国的垄断资本演化出更高级的形式,它们进一步与美国政权结合,不仅垄断资源和市场,还试图垄断创新,抑制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谋求长期超额利润。这表明美国经济已步入了后自由市场阶段。“超卖”引发的是西方国家逆全球化连锁反应,部分发达国家还通过重构自由贸易协定、强化金融优势地位来推进超级新自由主义。然而,这不但无法让全球经济回到正常发展轨道,反而会分割国际市场,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为修复当前的系统失衡,美国推出了“美国优先”的行动纲领,其经济意义是通过政府之手扭曲市场,利用贸易保护推行过时的进口替代政策。这会对现有的国际生产体系产生一定影响,加深经贸冲突,但无助于解决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也无助于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正在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 新的新自由主义加速非民主化进程造成全球混乱

    新的新自由主义加速非民主化进程造成全球混乱

    对通过法律行使新自由主义的权力已经不存在制约,在同样的措施中法律已经变成新自由主义反对民主的斗争具有特权的工具。法制国家没有从外部被取消,而是从内部受到破坏,以便使它成为一个反对居民和为统治者服务的战争工具。马克龙关于改革退休金的法律草案在这个方面是个样本;根据正式的普遍性的要求,它的原则是一个定价的欧元对所有的人准确地提供同样的权利,不论他的社会地位。因此,根据这项原则在计算退休金的数额时禁止关注劳动条件的艰辛情况。在这个问题上萨科齐与马克龙之间的分歧也是明显的:萨科齐做到通过一项又一项法律,但没有跟着制定相关的实施的法令。马克龙非常关注法律的实施。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 被劫持的新闻自由与文化领导权

    被劫持的新闻自由与文化领导权

    广告资助媒体这一制度设计是一种政治选择,英文叫calculated liberalization,即经过算计的自由化。西方资产阶级正是通过媒体的商业化和市场自由化从媒体的体制和机制层面来巩固其话语权,实现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如果中国还希望建立社会主义话语体系,如果共产党领导的新闻事业还希望坚持党性与人民性一致性的言说,共产党在媒体治理体制和机制问题上,就不得不认清和面对这一现实——如果让媒体走商业化、市场化和资本化之路,必然会导致资本主义话语体系和资产阶级话语霸权的建立。

  •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一、美国梦危机。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三、政治危机。四、管理危机。五、信仰危机。六、基础设施危机。七、人口危机。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重重地投射在夕阳的余晖里。新自由主义是为少数阶层量身打造的金铠甲,它曾经摧毁了苏联,难道,它现在要吞噬它的主人?

  • 刘国光:市场决定性作用应限制在微观层次

    刘国光:市场决定性作用应限制在微观层次

    社会主义经济如果长期受到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想的侵蚀,使自由化、私有化倾向不断上升,计划化、公有经济为主体的倾向不断弱化,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最终就要变质,变成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不相容的东西。而随着私有经济的发展,资产阶级力量壮大,其思想影响也在扩大,迟早他们会提出分权甚至掌权的要求,那时即使在政治思想上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做多大的努力,恐怕终究难以为继。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多年来,美国积极用新自由主义理论(集中为货币主义)来刷新各国央行的指导思想,或通过各种运作将华尔街的代理人输送到相关国家中央银行的关键位子,努力鼓励与促进各国央行趋于并保持独立,成为完善美元国际环流机制建设的重要一环。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希腊等欧洲国家的“成功经验”显示,相关国家的央行一旦取得独立,推进经济金融化、放松金融监管、加大金融开放等一切有利于美元国际环流、强化美元霸权的政策与措施便顺理成章,这些国家的央行某种意义上实际成为美联储海外分支机构,自觉为美元国际环流服务。

  • 新自由主义、主体性重构与日常生活的金融化

    新自由主义、主体性重构与日常生活的金融化

    金融化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在宏观层面揭示了金融化的形成原因、运行机制和根本矛盾,在微观层面主要关注企业和家庭的金融化,但是缺乏对微观个体金融化转变的深入分析。本文试图在金融化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与哲学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宏观和微观各因素,构建一个理解个体金融化转变和日常生活金融化的分析框架。新自由主义的经济重构使个体通过负债来维持劳动力的再生产成了必然的选择,设定了个体金融化转变的宏观必然性。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重塑则促进了金融逻辑对日常生活的渗透,引导了个体的日常实践,为个体的金融化转变提供了内在动力。以上两个方面共同塑造出了自我规训的金融化微观主体,推动了日常生活领域的全面金融化。日常生活金融化的实质是金融领域的资本日益广泛地渗透到非物质生产领域,将家庭和个体作为榨取利润的对象。它不仅不能消除资本积累中的矛盾,反而以新的方式加剧了这些矛盾。

  •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西方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效地侵蚀了我国能源建设的理论根基,一些忽视或无视国内外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不平衡性、无视霸权主义遏制中国崛起战略图谋的呼声此起彼伏,进而影响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这将给中国带来极大的灾难。

  • 诺奖得主:新自由主义可宣判死刑

    诺奖得主:新自由主义可宣判死刑

    降低富人的税收、放宽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的管制、金融化和全球化——这些新自由主义实验被证实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如今的增长率比二战后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增长率还要低,而且大部分增长率已经达到了收入水平的最高点。在几十年的停滞甚至收入下降之后,新自由主义必须被宣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