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共为您搜索到241篇文章
  •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在他看来,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由此,这场运动.出现了模棱两可的情况,萌发出民族主义特征。“黄背心”成为一个世界反叛象征。“他们认为地方民主是宝贵财富。这是一次非常本地化的运动。”拉瓦尔指出。

  •  大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兴亡

    大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兴亡

    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次制度转型,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以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主义所达到的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 段学慧:新自由主义及其所制造的陷阱

    段学慧:新自由主义及其所制造的陷阱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国际垄断资本进行全球扩张的经济理论、政治纲领和政策手段。拉美、前苏联和东欧地区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之所以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除了自身未及时转变发展方式外,从外部来看,无疑是中了“新自由主义”的圈套。中国已步入中上等收入国家,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自觉抵制新自由主义的侵蚀和影响。

  • J.B.福斯特: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

    J.B.福斯特: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是21世纪资本主义的核心意识形态,但是统治阶级却否定其现实存在,更不要说承认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了。本文分析了新自由主义的起源,解释了其存在目的,并详述了其出现后的一系列后果,最后指出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及其危害。文章认为,相对于主张经济自由并让监督它的国家为其划定范围的自由主义而言,新自由主义则强调市场自由是国家进行组织和治理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因此,在新自由主义条件下,国家被嵌入到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之中,国家失去了传统的监管职能,并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资产阶级的意愿,从而使资本主义成为绝对的资本主义,也加速世界走向毁灭。未来人类社会的唯一出路,就是开始一场旨在保护地球的长期生态革命,以创造一个实质平等、生态可持续、满足公共需求的世界。这就是21世纪的生态社会主义。

  • 伊拉克与新自由主义

    伊拉克与新自由主义

    美国国会拨款了25亿美元用来重建伊拉克,10月份又追加了184亿美元,然而到2004年7月,伊拉克国有工厂被明令排除在重建合同之外,数十亿美元全部归西方公司所有,绝大部分重建材料来自于国外。当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搞出了巨大的问题,甚至最成功的波兰“休克疗法”也曾经导致波兰出现巨大的社会动荡,因此从2004年到之后的若干年,任何媒体胆敢说出伊拉克重建很好,则必然是撒谎。

  • 拉美抗争大串联: 全球清算新自由主义的开端?

    拉美抗争大串联: 全球清算新自由主义的开端?

    智利的新自由主义绿洲神话已经破裂。尽管目前的运动正在平息下来,但是不同阶层的广大民众已经不再惧怕国家暴力,并且对于国家权威的尊重也消失殆尽。智利主流政客那一套技术官僚和“市场说话”的暴力已经被揭露。异质化的智利工人阶级开始有了阶级斗争的意识,而负债累累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左倾。但是让杰弗里·韦伯担忧的是,街头政治缺乏明确性并且变化无常。街头政治在不同阶级组成的无差别“反政治”情绪之中,可以轻易地转变。

  • 墨西哥暴力政治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根源

    墨西哥暴力政治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根源

    在新自由主义的全球浪潮中,许多发展中国家不仅没有实现经济增长,反而出现了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其中,墨西哥的毒品泛滥以及由此引发的暴力事件尤其值得关注。在经济增长“奇迹”结束之后,墨西哥政府面对日趋严峻的危机选择了市场化与民主化的改革思路。在“社会自由主义”纲领的指导下,土地私有化使大量农民失去土地,农民因为缺乏摆脱贫困的途径而被迫种植毒品,再加之自由贸易导致货物跨国流通加速,以致20世纪90年代后墨西哥毒品愈加泛滥。同时,伴随着竞争性选举的推行尤其是革命制度党的垮台,贩毒集团与政府间长期存在的恩庇网络被打破,这些贩毒集团转而选择以暗杀等暴力方式维护既有利益。与此同时,民主化在降低政府效率的同时却增加了政府回应民众诉求的压力,为了谋求连任,墨西哥各级政府不得不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打响禁毒战争。以上所有这些因素,最终导致墨西哥的暴力政治不断升级并使整个社会陷入恶性循环。墨西哥在“好制度”“好政策”指引下所犯的颠覆性错误为所有发展中国家提出了警示。

  • 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起源、实质与影响

    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起源、实质与影响

    新自由主义是21世纪资本主义的核心意识形态,但是统治阶级却否定其现实存在,更不要说承认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了。本文分析了新自由主义的起源,解释了其存在目的,并详述了其出现后的一系列后果,最后指出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及其危害。文章认为,相对于主张经济自由并让监督它的国家为其划定范围的自由主义而言,新自由主义则强调市场自由是国家进行组织和治理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因此,在新自由主义条件下,国家被嵌入到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之中,国家失去了传统的监管职能,并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资产阶级的意愿,从而使资本主义成为绝对的资本主义,也加速世界走向毁灭。未来人类社会的唯一出路,就是开始一场旨在保护地球的长期生态革命,以创造一个实质平等、生态可持续、满足公共需求的世界。这就是21世纪的生态社会主义。

  • 西媒: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垂死挣扎与灭亡

    西媒: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垂死挣扎与灭亡

    新自由主义在阿根廷造成了它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比2001年“兑换”危机创伤性的衰败更糟糕。这如同重新登上陡峭的山坡,因为马克里使国家陷入深刻的危机,被通货膨胀和两位数的失业率搞得遍体鳞伤,几乎40%的居民处于贫困状态,欠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量短期债务。但是智利和厄瓜多尔的社会爆炸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以便使那些想劝阿根廷新总统仿效在智利发生的新自由主义的结果的人们泄气。

  • 李翔 赵宛颖:“千禧社会主义”缘起、主张与评析

    李翔 赵宛颖:“千禧社会主义”缘起、主张与评析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西方民众对资本主义制度和新自由主义的信心日渐动摇,一股“千禧社会主义”之风正在当代西方社会兴起。“千禧社会主义”的出现,是历史与现实、主观与客观等多种复杂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后经济危机时代下社会矛盾无法消解、代际价值观转变、新自由主义的衰落,是“千禧社会主义”兴起的最主要原因。“千禧社会主义”主张国家干预和公平分配,要求更多的社会福利,倡导“绿色新政”。尽管“千禧社会主义者”对社会主义理解存在偏差,在实践中未必能成气候,但它是西方社会和政治生态变迁的客观反映,有助于分析当代资本主义及未来走向,并时刻提醒我们对资本主义保持警惕和批判。

  • 新自由主义破坏巨大 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二)

    新自由主义破坏巨大 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二)

    在苏联于1991年解体以后,美国成为仅存的超级大国,但他没有履行这一地位授予它的责任。美国更有兴趣享受冷战胜利的果实,而非为处于水深火热的前苏联解体国家伸出援手。结果就是,它坚持拥护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的药方。华盛顿共识假定金融市场能够修正其自身的过度发展,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将破产的机构兼并入更大机构的方式,来照看这些破产机构。这是错误的信念,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 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入了死胡同

    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入了死胡同

    全球生产过剩和资产价格泡沫是导致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入死 胡同的两个主要原因,这突出表现在世界经济因美国互联网和房地产泡沫遭到 重创、第三世界经济体通过增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时代总体上已经终结、国际 收支失衡席卷整个第三世界、法西斯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再次兴起等四个方面。 当新自由主义穷途末路时,它不得不依靠法西斯分子来恢复所谓的有意义的政 治活动。这种复苏的政治活动必然会给某些国家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带来挑 战。作为支撑国际金融资本霸权的整个政治经济体制,帝国主义将采取包括资 本外溢、贸易管制、民主或议会政变以及经济战争在内的各种措施予以应对。实 质上,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无法规避其面临的诸多长期挑战,因为它并没有自我 重塑的打算,甚至不知道如何才能复兴。

  • 新自由主义政策破坏大,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 一

    新自由主义政策破坏大,推进反思宏观政策范式 一

    新自由主义已经破坏民主近40年了。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同时也引发了政治冲突,激化了民族主义,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的巨大破坏正在推进全世界范围内的政策反思。法国发生的黄马甲运动具有象征意义。就像黄马甲运动的参与者面临的选择是加入右派的勒庞(Le Pen)还是左派的梅朗雄(Mélenchon)一样,许多向下流动的美国人也可能会在特朗普或桑德斯(Sanders)之间做出选择,特朗普或桑德斯与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同,他们领导的是不守规矩的政治运动,而不仅仅是官僚政党。特朗普是波拿巴主义的人物,桑德斯则是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在美国,正如法国一样,不平等和持续的向下流动性是问题所在,在这两个国家中,许多公民似乎都对精英的技术官僚式的解决方案失去了信心。法国的这种激进部分地解释了,为何马克龙将投降作为扭转局势的一种方式。

  • 乔姆斯基:智利动荡毫不意外,凸显新自由主义失败

    乔姆斯基:智利动荡毫不意外,凸显新自由主义失败

    智利发生的一切丝毫没有令我感到吃惊。在过去的40年中,新自由主义不断袭击着全球民众,在这种袭击之后,作为袭击造成的后果,智利发生的事情是完全能够预见的,并且在世界范围内一再得到印证。​正如我已经提到的,新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特别野蛮的版本。新自由主义从里根政府和撤切尔政府那里获得了影响力,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产生了破坏性影响。这是造成民众对政治机构的愤怒、不满和蔑视席卷全球大部分地区的根本原因,为特朗普、博索纳罗、欧尔班、萨尔维尼等极右翼煽动者创造了机会,这些人试图将合情合理的怒火转移到一些替罪羊身上,如移民、非洲裔、穆斯林等。这是一种古老的伎俩,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 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在公共服务领域的破坏性力量

    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在公共服务领域的破坏性力量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公器私用,现在表现为公共服务的私有化,或者是国家机器成了某些集团的道具,往往都是帝国走向衰亡的特征。沉舟侧畔千帆过,美国的现状,可谓一面镜子,中国不可不察也。

  • 西媒:世界将恢复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

    西媒:世界将恢复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

    右派的攻势已经失去魅力,因为约翰逊的英国保守党在国会失去了多数,因为特朗普他不得不辞掉他的“战争先生”博尔顿,这样他们不得不对建制派转入守势。在意大利右派政府失败了,在西班牙由于选举一个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同时在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没有实现组织一个政府。在拉丁美洲形势再次发生朝进步主义的方向变化,因为在墨西哥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当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