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共为您搜索到278篇文章
  • 叶慧坚:评何新的金融决定论

    叶慧坚:评何新的金融决定论

    何新认为,资本主义的本质在金融。他揭示,西方资本主义的真正兴起,一开始就犹太金融势力(如共济会)推动的。其中的一个重要关节点在于,金融资本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这是整个资本主义金字塔体系的顶尖;然后,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金融资本不断控制经济运行、变革经济形态,推动整个经济走向金融化。

  • 南非的新冠肺炎治理:成功与新自由主义的威胁

    南非的新冠肺炎治理:成功与新自由主义的威胁

    南非共产党在6月1日表示,更重要的是,南非不可能回到它在冠状病毒危机爆发之前的状态。必须对该国的政治和经济优先事项进行根本改革。“这意味着,仅仅恢复到新冠肺炎之前的水平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够的,因为我们已经陷入了一场地方性的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失业率、不平等、大规模贫困和空间发展不平衡都创下了世界纪录。”

  • 云莉: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传播的路径研究

    云莉: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传播的路径研究

    新自由主义是欧美发达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其传播同时是一个西方主流意识形态不断对外扩张的过程。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导致了单边主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盛行,贫富分化、政党极化斗争等现象加剧。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是一批带有明显新自由主义倾向的思想家、经济学家、智库以及“意识形态企业家”等长期共同推动的结果,其传播路径可概括为三个层面:依托政治强权支撑的经济手段来渗透新自由主义理念,借助智库研究平台形成具有影响力的新自由主义传播网络,构建强势话语体系宣传新自由主义。

  • 紫虬:当前对新自由主义的借鉴与防范

    紫虬:当前对新自由主义的借鉴与防范

    离开剩余价值理论,今天只强调价值规律平等交换自由意识,那么只会被新自由主义牵着鼻子走,成为资本积累、集中、垄断的工具。

  • 王静:路线与策略:缓慢衰落中的印共(马)

    王静:路线与策略:缓慢衰落中的印共(马)

    2019年印度第17届人民院选举中,印度人民党取得压倒性胜利,印度政治右转态势进一步巩固;印共(马)大选成绩滑落到历史最低点,左翼政治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以印共(马)为代表的左翼失利的内部原因在于基本政治能力的持续下降和2014年大选失利后整改调整措施落实不到位;印度人民党与大资产阶级结成裙带资本主义联盟以及选举策略的成功运用,是印共(马)失利的外部原因。

  • 经济金融化视角下的美国经济结构与中美经贸摩擦

    经济金融化视角下的美国经济结构与中美经贸摩擦

    经济金融化下,美国实体经济空心化,金融资本脱离实体经济相对独立发展,导致美国必须高度依赖外部市场购买实物消费品,美国巨额贸易逆差源自其自身经济结构而非外部原因。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着美国处于不利的地位,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金融资本对外投资三者来看,美国在服务贸易、对外投资获取利润上都处于绝对优势地位。中美经贸摩擦是美国新自由主义的表现,美国可放开对华出口管制以减少逆差。过度金融化的美国经济警示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应处理好国内经济结构平衡关系、处理好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谨慎对待资本项目放开。

  • 长河红阳:中东火药桶、全力推行私有化的幕后黑手

    长河红阳:中东火药桶、全力推行私有化的幕后黑手

    新自由主义对于第三世界国家来讲,就是入国灭国,因为在第三世界国家里,化公为私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一个把国民共有财富据为己有的,势力极为庞大的寄生阶层。而这个寄生阶层又是外国势力推行私有化时产生的,那么,外国就是它们的恩主,这个寄生阶层必然要忠于这个恩主,为恩主的利益竭诚效忠,那么它们自己的祖国还有可保留的国家利益吗?它们的祖国一定会国将不国!兵不血刃毁灭一个国家的经济根基,任由资本不加节制的四处泛滥侵蚀他国经济,这就是新自由主义的威力,也是当下罗斯柴尔德家族操弄世界的手段!

  •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虽然现在不少经济学的教师和学者不太公开像过去那么讲了,但是总的教学大纲没有变,教学内容没有变,教材也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往严重的方面说,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人子弟。不知道教育主管部门对此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是要真的下决心来改变这样的状态呢?还是由其继续放任下去,继续祸害我们的教育和学生呢?

  • 乔姆斯基:为了战胜病毒,我们必须想象不同的世界

    乔姆斯基:为了战胜病毒,我们必须想象不同的世界

    疫情会冲击人们,从而使人们向往真正的国际主义,认识到治疗新自由主义瘟疫下的病态社会的必要性,接着便是针对当代病症的根源做更彻底的改造。美国人尤其应该醒悟到孱弱的社会公正体系的残酷性。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比如,我们看到,即使在主流观点政治光谱的最左端,那些诸如伯尼·桑德斯倡导的项目也会被认为对美国人来说“过于激进”,这真是太奇怪了。他的两个主要的计划呼吁普遍的医疗和免费的高等教育,这在那些发达社会以及相对贫穷一些的社会都是很正常的。

  • 斯蒂格利茨: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历史的新生

    斯蒂格利茨: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历史的新生

    富国和穷国的精英都承诺,新自由主义政策将推动经济增长,由此得到的福利会形成涓滴效应,包括最穷困人群在内的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将获得改善。但要实现这一点,工人不得不接受更低的工资,所有民众都不得不接受重大政府规划遭到削减。我们正在经历这一巨大骗局的政治后果:怀疑精英,怀疑作为新自由主义之基础的经济“科学”,怀疑促成这一切的被金钱腐蚀的政治制度。

  • 胡懋仁:何来国退民进?

    胡懋仁:何来国退民进?

    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们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叫嚷要“国退民进”,这自然是符合新自由主义理论的。新自由主义就是要废除各国政府对经济中的管理作用,而且特别仇视中国的国有企业。因为他们也清楚,中国的国有企业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如果没有这个强大的经济基础,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就难以立足。所以,他们经常配合美国政府,指责中国的国有企业。这样看来,他们越是反对,我们就越是要坚持。

  • 新自由主义与秩序自由主义视域下的帝国主义理论

    新自由主义与秩序自由主义视域下的帝国主义理论

    帝国主义是一种由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公共政策和积累体制共同推动的国际政策。它总是试图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自身的制度模式强行移植到其他国家,特别是那些边缘和半边缘国家,进而通过重塑这些国家的内部环境来促进资本积累。英美新自由主义和德奥秩序自由主义是当今十分重要的两大公共政策体系。前者推动了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全球化和金融化的发展,具有全球影响力;后者推动了欧洲一体化进程,并辐射欧盟控制的边缘地区,包括巴尔干半岛、东欧和中东北非地区。两大主义推动下的公共政策都具有帝国主义性质,在国内支持永久性的紧缩政策和威权主义,在国外则主导无限战争和永久破坏。

  • 法国左翼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性研究

    法国左翼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性研究

    新自由主义发展至今,其理论本质及实践恶果使之遭受众多批判。法国左翼从政治经济学、生命政治学、意识形态等角度,分别对新自由主义的资本垄断、政治霸权、虚假民主等危害进行相关研究,并提出替代性方案。其研究维度及替代方案虽多停留在学理层面,但不乏颇有见地之处。当下中国正处于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关键期,厘清法国左翼对新自由主义批判研究的理论路向,对我们认清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及危害,坚定“四个自信”,具有重要意义。

  • 新冠危机与中国应对:替代新自由主义秩序是可能的

    新冠危机与中国应对:替代新自由主义秩序是可能的

    在这场全球斗争中,华盛顿没有采取任何形式的团结与合作,而是加倍努力部署其新的冷战战略,试图把失败的责任推到中国身上,并转向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华盛顿对中国的敌意日益加深的背后,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焦虑,这种焦虑对世界各国乃至对美国体制最热心的捍卫者来说越来越明显:中国国家主导的体制正在超越美国的资本主义,并逐渐使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合法化。

  • 贾根良:评对私企见死不救的“涸辙之鲋”之策

    贾根良:评对私企见死不救的“涸辙之鲋”之策

    针对我国私人企业前所有未有的大危机,某人提出的建议却是坐等全球化再次启动,因此,他只能重复其新自由主义老一套的陈词滥调:“再说一遍:‘保护私有产权,国退民进,放松管制,全面减税’,反正我就这么几句。”如果指望着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们,那么我们只能到“干鱼店里”去寻找我国现在大多数私人企业的标本了。长期以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对我国经济政策的建议除了鹦鹉学舌的重复“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之外,再也了无新意。而当中国的私人企业一旦遇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对中国私人企业的回答却是:爱莫能助,露出了“叶公好龙”的本质。

  • 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掌白宫,并且保持参议院多数席位,那么就将会继续巩固Jim Crow 2.0的独裁国家(译者注:Jim Crow一般指的是吉姆-克劳法,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但同时也包含其他族群)。特朗普将沿着印度的莫迪、匈牙利的欧尔班和俄罗斯的普京曾经走过的道路前进。还将继续实行一系列的措施:联合步调一致的参议院宣判总统无罪;在关键的政府职位上安插谄媚者和阴谋论者;向庇护地区部署大量精英特工;雇佣间谍渗透进步团体;利用威权国家的信息管理策略来解决冠状病毒危机。总之,特朗普的连任将意味着会出现更糟糕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