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共为您搜索到266篇文章
  • 法国左翼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性研究

    法国左翼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性研究

    新自由主义发展至今,其理论本质及实践恶果使之遭受众多批判。法国左翼从政治经济学、生命政治学、意识形态等角度,分别对新自由主义的资本垄断、政治霸权、虚假民主等危害进行相关研究,并提出替代性方案。其研究维度及替代方案虽多停留在学理层面,但不乏颇有见地之处。当下中国正处于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关键期,厘清法国左翼对新自由主义批判研究的理论路向,对我们认清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及危害,坚定“四个自信”,具有重要意义。

  • 新冠危机与中国应对:替代新自由主义秩序是可能的

    新冠危机与中国应对:替代新自由主义秩序是可能的

    在这场全球斗争中,华盛顿没有采取任何形式的团结与合作,而是加倍努力部署其新的冷战战略,试图把失败的责任推到中国身上,并转向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华盛顿对中国的敌意日益加深的背后,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焦虑,这种焦虑对世界各国乃至对美国体制最热心的捍卫者来说越来越明显:中国国家主导的体制正在超越美国的资本主义,并逐渐使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合法化。

  • 贾根良:评对私企见死不救的“涸辙之鲋”之策

    贾根良:评对私企见死不救的“涸辙之鲋”之策

    针对我国私人企业前所有未有的大危机,某人提出的建议却是坐等全球化再次启动,因此,他只能重复其新自由主义老一套的陈词滥调:“再说一遍:‘保护私有产权,国退民进,放松管制,全面减税’,反正我就这么几句。”如果指望着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们,那么我们只能到“干鱼店里”去寻找我国现在大多数私人企业的标本了。长期以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对我国经济政策的建议除了鹦鹉学舌的重复“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之外,再也了无新意。而当中国的私人企业一旦遇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对中国私人企业的回答却是:爱莫能助,露出了“叶公好龙”的本质。

  • 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掌白宫,并且保持参议院多数席位,那么就将会继续巩固Jim Crow 2.0的独裁国家(译者注:Jim Crow一般指的是吉姆-克劳法,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但同时也包含其他族群)。特朗普将沿着印度的莫迪、匈牙利的欧尔班和俄罗斯的普京曾经走过的道路前进。还将继续实行一系列的措施:联合步调一致的参议院宣判总统无罪;在关键的政府职位上安插谄媚者和阴谋论者;向庇护地区部署大量精英特工;雇佣间谍渗透进步团体;利用威权国家的信息管理策略来解决冠状病毒危机。总之,特朗普的连任将意味着会出现更糟糕的局面。

  • 百年变局下新自由主义周期性衰退透析

    百年变局下新自由主义周期性衰退透析

    新自由主义衰退与新全球主义兴起是当今世界百年变局的典型表现,根本原因在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大国崛起以及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地位和影响力相对下降。国际金融及债务危机、中国崛起以及中美贸易摩擦,是新自由主义衰退、新全球主义兴起的三大冲击性影响因素。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体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适应新全球主义的发展规律与潮流,新自由主义的“三化”和“三反”极端思潮,必然为新全球主义的合作开放思想所取代。

  • 美国学者:(新)自由主义阻碍了工人阶级的领导权

    美国学者:(新)自由主义阻碍了工人阶级的领导权

    为了让工人阶级占据领导地位并参与这场斗争,他们需要从(新)自由主义的催眠中觉醒。现在的工人阶级很像我自己居住的那个被错误命名的LGBTQ“社区”。现在的工人阶级几乎没有社区精神,没有社区价值观,甚至都没有坚持这样的理念,自恋似乎被当做了一种美德。尽管像哈里·海和奥德·洛德这样的同性恋者发出了警告,但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变性者和变性者“群体”的已经把斗争的阵地让给了自由主义者。对他们来说,同性恋恐惧症、种族主义和阶级歧视只是外部敌人,而不是内部敌人。

  • 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向威权主义

    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向威权主义

    当前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一股威权主义的潮流。本文认为,威权新自由主义只是新自由主义的一个阶段。之所以发生这一变化,是由于新自由主义已经陷入了三重悖论:经济悖论,即金融化和全球化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了有利于资本积累的政治条件,但却仍然无法进行有效的积累,而日益陷入金融化;政治悖论,即由于金融化和全球化的收益为极少数人获得,但造成的严重负面后果却由民众承担,这使得社会的不满情绪日益滋长,最终导致带有民粹主义和反体制色彩的政治强人上台,传统的自由民主政治体制开始崩塌;威权悖论,即威权政治家掌权后所推行的政策,实质上必然强化新自由主义,有利于金融资产阶级,并进一步加深民众痛苦。本文特别指出,民众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抗和提出的改善收入分配等进步诉求,在传统左翼运动陷入低潮、工人阶级组织和文化被破坏的背景下,往往为右翼话语所绑架,表现为地方本位主义、民粹主义甚至种族主义。

  • 约翰·格雷:对抗新自由主义

    约翰·格雷:对抗新自由主义

    本文是伦敦政治经济学家约翰·格雷(1948-)在1995年的著作《反省启蒙主义》的第一章,他回溯了20世纪末期自由主义思潮的剧变,强烈批判罗尔斯,哈耶克等人在苏联解体后建立自由主义国家民族主义的保守思想,在这一点上,格雷全盘否认全球资本主义建立在自由价值观上的扩展形式,认为自由市场的无政府状态必然带来政治经济异化个体的规律,他的批判比起在21世纪前后依然奉行左派立场的一部分自由主义修正主义者(信奉伯恩施坦的社会民主主义和考茨基的改良学说)更加激进,并且在许多方面已经超出了自由主义的历史局限——启蒙主义价值观的视野;格雷自90年代起与一切形式的自由主义彻底地决裂,反对21世纪全球资本主义发展的潮流,译者认为格雷并非简单地继承了哈耶克的康德主义传统,而是实现了对资本主义理性特征的全盘否认,构成了一个将欧陆激进左翼哲学运用在政治经济实践上的批判转向,以此为契机,很有可能完成如马克思对古典经济学批判性改造类似的工作,写出批判全球资本的新的大理论(根据利奥塔的区分,大理论为宏大叙事结构,与之相对的是支撑后现代传统的后理论)体系。

  • 新自由主义的嬗变与反思

    新自由主义的嬗变与反思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系统性运作的主逻辑,垄断资本的全球扩张即是新自由主义的全球扩张。新自由主义之所以能够在西方世界大行其道,主要是因为新自由主义迎合了西方主流学界的价值观取向,契合了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的需要。因此,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局限,主要是作为垄断资本非“社会理性”扩张理论工具所体现出的这种“世界观”意义上的“理性局限”。处于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时代的中国改革开放,保持了较强的自主性和相对独立性,体现了“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但也难免受到新自由主义全球运作的强制性冲击。因此,面对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反思新自由主义,对把握正确的改革方向,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十分必要。

  • 天价口罩合理吗?趁人之危不是自由选择!

    天价口罩合理吗?趁人之危不是自由选择!

    鼓吹“应该赞美那些发国难财的人”,本质上是主张极端地依赖市场来解决灾害疫情导致的物品短缺问题。这与我们的社会规范恰恰极其冲突。天价防护用品,意味着只有腰包鼓鼓的富人才能得到,难道穷人就白白等死?这多么类似鲁宾斯坦那触及灵魂的一问。当然,穷人不会白白等死,为了生存他们会选择武力抢夺——迄今为止的市场经济学,都忽视了人类在竞争中对非经济手段乃至暴力手段的运用。

  • 紫虬:朗朗乾坤下的丑角艺术与掩饰

    紫虬:朗朗乾坤下的丑角艺术与掩饰

    不久前,美国高官不加掩饰,公然告白中国有美国的“内部力量”被一再印证,可见形势的险恶。中美关系70年来,有对抗性的斗争,有互利的合作,其主旋律是,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今天,在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局下,人们在观察、疑惑中坚信党中央会牢牢把握中美关系大局,避免金融开放重蹈苏联覆辙。尽管如此,有人硬要说美国的咄咄逼人是在“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处理中美关系,这不是指鹿为马是什么?这种讲话艺术有何价值、有何诚实可言?

  •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为苏联剧变扫清了思想障碍,新自由主义的推行从根本上摧毁了苏联的经济基础,使分裂后的苏联各国经济迅速崩溃。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这两种思潮在苏联剧变中前后相继,相互弥补。中国必须警惕这两种思潮的泛起。

  • 某些人的“与国际接轨”实质是与殖民地接轨

    某些人的“与国际接轨”实质是与殖民地接轨

    某些人推销的与国际接轨,从实施的实际情况来看,是与美国接轨,更确切地说,是与美国推销的制度和意识形态接轨,是要成为美国控制的殖民地,要中国老百姓老老实实当美国控制的殖民地顺民。

  • 当前西方社会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危机及其启示

    当前西方社会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危机及其启示

    近年来,恐怖主义、移民问题、极右主义等种种危机征兆在欧美地区以井喷的态势不断涌现。这些现象的产生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意识形态深层危机的外在表现。20世纪80年代以来逐步壮大的新自由主义正在丧失其曾经所具有的凝聚共识和鼓舞人心的力量,面临来自全社会方方面面的挑战和不满。具体而言,多元文化主义所主张的“宽容”暴露出难以解决的悖论。普世主义对国家和国家认同的压制,正引发越来越多的反对之声。不断蔓延的恐怖袭击背后,则透露出青年一代对新自由主义主流文化的抵触和对抗。深刻认识当代西方社会的意识形态困境,对于我们合理看待自身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优势与不足,也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 美国高调宣传“脱钩”的真正目的是“紧密挂钩”

    美国高调宣传“脱钩”的真正目的是“紧密挂钩”

    华尔街的所谓“竞争力”是美元霸权赋予的,由于作为主权货币的美元攫取了“世界货币”的地位,在国际货币等级体系中处于支配地位,是最有侵略性和投机性的强势货币,而处于国际货币等级体系底端的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在金融开放条件下必将是一种任人宰割的弱势货币,必然会发生金融危机,从而更深地陷入对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金融、贸易和技术等多方面的依附地位。因此,我国必须采取金融保护主义,保护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

  •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如果说在前进中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感到,危险主要来自于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扩展,这一思潮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观点,中国的继续发展必须打破政府对资本和商品流通的有效控制,把企业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要知道,美国的自由主义模式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据我研究,凡是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国家,一旦采纳新自由主义模式,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最多只能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现在俄罗斯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想中国的领导要比俄罗斯人高明,不会成为新自由主义词汇的俘虏,不会重蹈俄罗斯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