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共为您搜索到85篇文章
  •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 赵月枝:为什么今天我们对西方新闻客观性失望?

    赵月枝:为什么今天我们对西方新闻客观性失望?

    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占主导地位以来,随着美国垄断资本对媒体控制的强化和政府放松对媒体的管制权,以及美国对外政策中出现了更明显的霸权倾向,美国主流媒体在报道中大有连最基本的表面客观性也不顾的新发展。在市场垄断加剧的条件下,在媒体受众市场日益碎片化的背景下,在反恐的语境下,赤裸裸的倾向性新闻俨然已成了美国媒体服务于政府,并在新闻市场中争取观众的法宝。

  • 从几组影像资料看资本媒体所谓的“新闻真实”

    从几组影像资料看资本媒体所谓的“新闻真实”

    他们是在进行一场豪赌,赌有美国和西方支持,一小撮人可以让中国改旗易帜成功,或者是通过搞乱香港给中国的和平统一和发展经济制造麻烦成功。然而,细心的人也许会注意到,最近在国内,曾经一度上蹿下跳甚嚣尘上的自由派公知销声匿迹了,或者是暂时蛰伏,或者是在考虑新的招数,因为他们就是因为立功心切大肆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把自己弄得名声很臭,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们了。而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香港反对派媒体正在重蹈他们的覆辙。有时候反面教员的一次拙劣表演,比我们正面讲一百遍道理的效果好的多。

  • 大公报:究竟谁在打压新闻自由?

    大公报:究竟谁在打压新闻自由?

    香港当前的种种乱象,根本祸因在于美国。此次被大公报揭露了真相,于是不惜御下支持新闻自由的假面具,进行威胁、恐吓。但是,大公报有传统、有担当、有责任,当外部势力愈是嚣张狂妄干预香港事务,愈是会挺身而出,坚决的曝光各种丑行丑态。在这里,究竟谁在打压新闻自由,740万香港市民、14亿中国民众一清二楚!

  •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西方政府不使用“宣传”一词,将“宣传”贬为“洗脑”。其实,西方政府十分重视“洗脑”,只是将其包装为“公关”。美国政府一方面以鄙夷之情严词谴责洗脑行为,占据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则不断改进洗脑方式,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化洗脑于无形中,取得了非凡成就,在这一领域遥遥领先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高明的洗脑术不会直奔主题,而是潜移默化,在细节上做文章,让细节来说话,并且以新闻的面貌示人。伊战初期发生3件著名假新闻,堪称是洗脑术的经典范例。

  • 从孙杨看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

    从孙杨看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

    某些西方国家的媒体抓住孙杨“拒绝药检”说事并反复渲染的行为充分暴露了西方国家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新闻报道的前提是真实、全面、客观,而西方媒体在报道孙杨“药检风波”时,口径一致的只报道孙杨“拒绝药检”,却绝口不提孙杨为什么会拒绝药检,只告诉你一部分真相,却绝不告诉你全部真相,恩,很有公知的味道。

  •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我和一些朋友感觉,在涉及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居安思危,而是居危思危的时候了,就是因为在一系列的问题上,我们总会有媒体和专家学者表现出一种以美国的价值观为价值标准的倾向。这是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服务的美国舆论的成功,却是我们媒体的耻辱。抗日战争时,4亿人口的中国曾产生了400万汉奸。但是当年的汉奸想必远没有今天这样的舆论声势,没有这样大言不惭,冠冕堂皇。我们倒是应当庆幸美国今天的倒行逆施,帮我们擦亮了很多人的眼睛,使他们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怀疑。但是,能否最终挫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阴谋,则要看我们自己的决心、毅力、智慧和行动。

  • 解决好意识形态工作“不想抓不敢抓不会抓”的问题

    解决好意识形态工作“不想抓不敢抓不会抓”的问题

    阵地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基本依托,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最终要落实到阵地管理上。要旗帜鲜明坚持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党管媒体,坚持政治家办报、办刊、办台、办新闻网站,把好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坚定宣传党的理论、路线和方略,坚定宣传中央重大工作部署,坚定宣传中央关于形势的重大分析判断。所有阵地,无论是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单位,还是社科理论、文化艺术单位,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都要自觉置于党的领导之下,自觉用一把尺子量到底,确保各类阵地可管可控,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决不给错误思想观点提供传播渠道,决不允许有“特殊媒体”和“舆论飞地”。

  • 假新闻泛滥令美国人“难以忍受”

    假新闻泛滥令美国人“难以忍受”

    “假新闻之毒唯一的解药,是真正的新闻”,面对广泛流传的假新闻和层出不穷的质疑声,扎克伯格起初的回击十分强硬。在他看来,脸谱网上只有不到1%的内容是假的,选民投票靠的是各自的生活经验,指责假新闻影响大选“简直太疯狂了”。

  • 算法型APP能不能别再不停给我推送强奸新闻了?!

    算法型APP能不能别再不停给我推送强奸新闻了?!

    在最近一次的讲座问答环节,一位大学生问及了一个让他颇受困扰的问题:某天他在一个知名的算法型资讯平台APP上,出于好奇点击了一条平台推送的强奸类犯罪新闻,结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个平台每天不断地向他推送各种不同的强奸类新闻资讯,令其不胜困扰。原因出自于今天算法型互联网资讯服务平台的“聪明算法”。

  • 揭秘俄罗斯如何将新闻变武器:让国家强大是首要目标

    揭秘俄罗斯如何将新闻变武器:让国家强大是首要目标

    欧洲议会上周投票通过有关对抗俄罗斯媒体的决议,多家俄通讯社和电视台被称为“最危险的媒体”。这令俄罗斯大为光火。出现如此局面并不意外,一直强势主导国际话语权的西方媒体,近年来遭到“价值观迥异”的俄罗斯媒体强劲挑战。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副协调员塔尼亚·萨尔维曾声称:“普京已经打造了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巨大诽谤造谣机器,我们对它的蛮横无理、厚颜无耻感到震惊。”

  • 澎湃新闻 你妈喊你回家造句!

    澎湃新闻 你妈喊你回家造句!

    前几天,一位江西九江某县看守所的民警,被一个前科累累且身背命案的凶徒当街杀害了。到了昨天,水母发现,有一个著名媒体又开始习惯性造句了。打着所谓“深度报道”和“新闻情怀”的旗号,整天为了负面报道而去负面报道。这种媒体,为了迎合市场口味,迎合大众喜好“阴谋论”的特点,整天无事生非,刻意曲解了大量原本正面的事件,从而打造自己所谓“正义”的形象。

  • 刘祖禹:美国真的有那么多新闻自由吗?

    刘祖禹:美国真的有那么多新闻自由吗?

    美国真的有那么多新闻自由吗?在发生战争时,有的记者只要稍微发一点“独家”新闻,同当局的看法有一点出入,马上就会受到当局的“整肃”。伊拉克战争时,美国之音台长以及著名记者阿内特的被撤职、开除,就是这些持不同意见记者的下场。这也是他们的一条行规:听话的,给你喂食,不听话的,滚蛋。

  • 师伟:论媒体和新闻

    师伟:论媒体和新闻

    由于媒体不可能记录所有的信息,因此其立场和选择就很重要——媒体写下什么样的信息、我们通过媒体就得到什么样的信息、我们大脑对世界的看法就是什么样的。所以媒体一定是受控的,也就是不存在独立的媒体,所谓媒体的良心之类的概念更是瞎扯。

  • 李希光:西方新闻自由悖论

    李希光:西方新闻自由悖论

    在现实生活中,这种“自由”一方面被冠以“普遍的”、“全民的”口号,甚至是作为一种至高无上的“天赋人权”而自吹自擂;另一方面却由于缺少有效的约束和保障,客观存在着不可避免的令人尴尬的悖论。

  •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善于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的美联储,再一次成功吸引了外界的眼光,这一次的手法是缩表。5月18日,纽约联储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24日公开出售1.5亿美元国债,并于5月25日和6月1日分两次出售不超过2.5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虽然抛售规模与美联储在量化宽松实施期间购买数万亿美元的国债和MBS相比非常“迷你”,但有不少观点认为,这是美联储释放出了缩表的预期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