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共为您搜索到92篇文章
  • 特朗普政府惩罚美国之音,暴露美式新闻自由的虚伪

    特朗普政府惩罚美国之音,暴露美式新闻自由的虚伪

    在新冠疫情期间,VOA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与白宫保持一致,借疫情来抹黑中国,而是如实评价了中国的积极防疫成果,所以才会有如今的下场―惨遭CDC的封杀,正、副台长的被动辞职。如果VOA要是像《华尔街日报》那样公然称中国人为“亚洲病夫”,像《纽约时报》那样称武汉封城之举“侵犯人权”,像福克斯新闻网那样公然要求中国为疫情蔓延而道歉,也许还会得到白宫那些政客的维护。

  • 延安时期我党卓有成效的新闻舆论工作

    延安时期我党卓有成效的新闻舆论工作

    在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迫于战争环境的残酷以及开创立身之本的革命根据地的迫切需要,虽然也认识到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歪曲宣传和宣传限制问题,但并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到了抗日战争时期,面对“国民党政府的封锁政策,很多人被蒙住了眼睛”的状况,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认为必须采取有效的办法,以挽救党在国统区、在国外由于国民党的歪曲宣传及宣传限制所造成的诸多不良影响。

  • 王维佳:探析数字化时代的新闻生产变革

    王维佳:探析数字化时代的新闻生产变革

    在数字化时代,不仅内容生产主体的数量无限增多,而且内容传播的整个流程几乎都被转换成一套不透明的后台程序。大数据化与机器算法与其说是用科学来代替人工,不如说是用隐蔽来代替公开。这种信息传播“后台化”的趋势与网络信息发布主体的匿名性结合在一起,使得对新闻内容进行审查和问责的成本变得极为高昂,而传播危险、偏颇、媚俗信息的成本则变得极为低廉。不仅如此,垄断了产品分销权的平台型企业还常常以自己不是内容生产主体的理由规避传播过程中的责任和风险,这给传统的媒体规制手段带来了更多尴尬和困难。

  • 从中外疫情报道看新闻的“平衡、中立”

    从中外疫情报道看新闻的“平衡、中立”

    曾几何时,某些公知经常宣扬西方的“平衡、中立”的“新闻报道理论”。我国那个“主流”电视媒体报道外国新闻(尤其是西方国家新闻)时的模式,还真能看到那个所谓“平衡、中立”的西方“新闻理论”的样子;而从郑若麟先生的揭露可知,西方媒体对我国的报道,则基本上没有“平衡、中立”什么事儿,而是立场坚定、态度鲜明地以贬斥为主。

  • 秦博 徐实:停止混淆“密联”与“密罗”

    秦博 徐实:停止混淆“密联”与“密罗”

    如今,各大国都在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交往与合作,处理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是中国外交全球战略新布局成功的重要步骤。在这样的情形下,以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面对和研究小岛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作为国家最权威的视觉媒体都可以有如此疏忽,会让人误会究竟是“重视”还是“轻视”,更会让一些对中国发展感到不满的、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进而利用。

  • 西班牙媒体炒作涉疆新闻,我使馆回敬一首毛主席诗词

    西班牙媒体炒作涉疆新闻,我使馆回敬一首毛主席诗词

    我们建议《国家报》的编辑和记者们多看一看当地读者对贵报新闻报道的评论,与其辛辛苦苦翻译美国同行的报道,不如多挖掘一些西班牙民众真正关心问题的内幕,相信这对提高贵报销量会更有帮助。通过恶意炒作以抹黑甚至妖魔化中国,不仅会欺骗和误导西班牙民众,也与中西各界为深化两国关系所做巨大努力背道而驰。

  •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反观近期发生在加泰罗尼亚和伦敦的示威活动,纵火、拥堵机场、砸毁商铺等暴力违法活动与香港越来越像,当地暴力示威者甚至毫不避讳声称要复制所谓“香港经验”。但西方媒体对此却保持低调,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香港是“民主自由”,发生在西方则是“暴力骚乱”。事实证明,西方新闻观终究不过是权力与资本合谋编织的华丽外衣,假借“新闻自由”,奉行“双重标准”的做法,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 赵月枝:为什么今天我们对西方新闻客观性失望?

    赵月枝:为什么今天我们对西方新闻客观性失望?

    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占主导地位以来,随着美国垄断资本对媒体控制的强化和政府放松对媒体的管制权,以及美国对外政策中出现了更明显的霸权倾向,美国主流媒体在报道中大有连最基本的表面客观性也不顾的新发展。在市场垄断加剧的条件下,在媒体受众市场日益碎片化的背景下,在反恐的语境下,赤裸裸的倾向性新闻俨然已成了美国媒体服务于政府,并在新闻市场中争取观众的法宝。

  • 从几组影像资料看资本媒体所谓的“新闻真实”

    从几组影像资料看资本媒体所谓的“新闻真实”

    他们是在进行一场豪赌,赌有美国和西方支持,一小撮人可以让中国改旗易帜成功,或者是通过搞乱香港给中国的和平统一和发展经济制造麻烦成功。然而,细心的人也许会注意到,最近在国内,曾经一度上蹿下跳甚嚣尘上的自由派公知销声匿迹了,或者是暂时蛰伏,或者是在考虑新的招数,因为他们就是因为立功心切大肆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把自己弄得名声很臭,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们了。而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香港反对派媒体正在重蹈他们的覆辙。有时候反面教员的一次拙劣表演,比我们正面讲一百遍道理的效果好的多。

  • 大公报:究竟谁在打压新闻自由?

    大公报:究竟谁在打压新闻自由?

    香港当前的种种乱象,根本祸因在于美国。此次被大公报揭露了真相,于是不惜御下支持新闻自由的假面具,进行威胁、恐吓。但是,大公报有传统、有担当、有责任,当外部势力愈是嚣张狂妄干预香港事务,愈是会挺身而出,坚决的曝光各种丑行丑态。在这里,究竟谁在打压新闻自由,740万香港市民、14亿中国民众一清二楚!

  •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西方政府不使用“宣传”一词,将“宣传”贬为“洗脑”。其实,西方政府十分重视“洗脑”,只是将其包装为“公关”。美国政府一方面以鄙夷之情严词谴责洗脑行为,占据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则不断改进洗脑方式,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化洗脑于无形中,取得了非凡成就,在这一领域遥遥领先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高明的洗脑术不会直奔主题,而是潜移默化,在细节上做文章,让细节来说话,并且以新闻的面貌示人。伊战初期发生3件著名假新闻,堪称是洗脑术的经典范例。

  • 从孙杨看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

    从孙杨看西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

    某些西方国家的媒体抓住孙杨“拒绝药检”说事并反复渲染的行为充分暴露了西方国家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新闻报道的前提是真实、全面、客观,而西方媒体在报道孙杨“药检风波”时,口径一致的只报道孙杨“拒绝药检”,却绝口不提孙杨为什么会拒绝药检,只告诉你一部分真相,却绝不告诉你全部真相,恩,很有公知的味道。

  •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我和一些朋友感觉,在涉及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居安思危,而是居危思危的时候了,就是因为在一系列的问题上,我们总会有媒体和专家学者表现出一种以美国的价值观为价值标准的倾向。这是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服务的美国舆论的成功,却是我们媒体的耻辱。抗日战争时,4亿人口的中国曾产生了400万汉奸。但是当年的汉奸想必远没有今天这样的舆论声势,没有这样大言不惭,冠冕堂皇。我们倒是应当庆幸美国今天的倒行逆施,帮我们擦亮了很多人的眼睛,使他们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怀疑。但是,能否最终挫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阴谋,则要看我们自己的决心、毅力、智慧和行动。

  • 解决好意识形态工作“不想抓不敢抓不会抓”的问题

    解决好意识形态工作“不想抓不敢抓不会抓”的问题

    阵地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基本依托,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最终要落实到阵地管理上。要旗帜鲜明坚持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党管媒体,坚持政治家办报、办刊、办台、办新闻网站,把好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坚定宣传党的理论、路线和方略,坚定宣传中央重大工作部署,坚定宣传中央关于形势的重大分析判断。所有阵地,无论是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单位,还是社科理论、文化艺术单位,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都要自觉置于党的领导之下,自觉用一把尺子量到底,确保各类阵地可管可控,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决不给错误思想观点提供传播渠道,决不允许有“特殊媒体”和“舆论飞地”。

  • 假新闻泛滥令美国人“难以忍受”

    假新闻泛滥令美国人“难以忍受”

    “假新闻之毒唯一的解药,是真正的新闻”,面对广泛流传的假新闻和层出不穷的质疑声,扎克伯格起初的回击十分强硬。在他看来,脸谱网上只有不到1%的内容是假的,选民投票靠的是各自的生活经验,指责假新闻影响大选“简直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