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共为您搜索到43篇文章
  • 我在意大利,这里死了24个医生,没有造谣!

    我在意大利,这里死了24个医生,没有造谣!

    国内有一篇名为《消失的41篇疫情报道》的文章,文中最后一句说:“扒开隐藏在深处的荆棘,接受社会暗处的痛楚,媒体用有限的力量撕开真相,冲向光明。一些报道虽然在今天短暂消失,但历史的底稿上一定有属于它们的位置。”我读完有些悲怆,因为在中国好歹有群体组织群起而“撕开真相”,各种真理文层出不穷,他们四处找寻担责之人,批斗各自眼中的“大不义”。但在欧美,在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中,这却近乎奢侈。因为体制中缺少社会责任的担责制度,在欧美媒体和政客显得高度自由,因此虽然底层有喊破喉咙的自由,却没有依法追责的条件。

  • 是谁,把方方捧上了神坛

    是谁,把方方捧上了神坛

    说方方代表武汉良心的,请告诉我,一个肩不挑手不提“往来无白丁”只会写写文字挑动大众情绪的人,一个享受了特权就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人,凭什么代表广大的平民阶层?不要动不动代表这个代表那个,浅薄无知不是错,以为人人都浅薄无知就大错特错了。如果允许我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方方要代表的,不过是新时代被镇压没落的剥削阶级罢了。其实,即便经过了七十年,有些人依然怀念那个不平等、“官僚、资本家、士绅”拥有特权的旧社会,他们愤恨不已的,是没有可以拿着鞭子随意鞭打的奴隶,是没有人鞍前马后地卑躬屈膝。

  • 望长城内外:楚剧中的红脸与白脸

    望长城内外:楚剧中的红脸与白脸

    人们终于明白了,某作家与官僚主义者们原来就像人们常说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他们正合起伙来忽悠老百姓。官僚主义者用透支的方法,某作家则用贬损的办法,他们都在损害共产党的信用;某些媒体通过大唱赞歌玩低级红、高级黑,某作家则通过暴露文学,他们都在败坏着社会主义的声誉。所以,从骨子里来看,某作家与官僚主义者都是楚剧中的黄脸与白脸,而没有一个是红脸或黑脸。

  • 鹿野:方方原主席,批评您就是恐怖组织吗?

    鹿野:方方原主席,批评您就是恐怖组织吗?

    对于方主席“关在房子里”的日记,有人批评是正常的,有人吹捧才是病态的。一面说“该称赞的就称赞,该批评的就批评”,一面又说称赞者是“生活中最大的温暖”,批评者是“恐怖组织”,就更加不正常了。

  •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在新的时代,他们看起来进步了,假装替“民众”发声,实际上他们连家门都不出,从来也不认识任何一个工人和农民,却号称代表所有人,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城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良心”,就像当年“俄罗斯的良心”一样。

  • 奉劝方方:不求你为国出力,但求你守住底线

    奉劝方方:不求你为国出力,但求你守住底线

    一个时期以来,我们社会确实存在一些这样的方方们,他们享尽了国家各种优厚待遇,坐在家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风雨不担,屁事无关,领一份国家工资,却凭借指责别人、指使别人、叶槽别人,颐指气使正大光明地狂赚“稿费”“流量”。这些年,方方们在网上网下的文章或者段子里,绞尽脑汁折腾读者们的是非和智商,什么黑心的果农、商家、医疗、教育、楼市、城管……哎吆,太多了,什么名堂都被他们说得一无是处!

  • 师伟:方方式圆谎

    师伟:方方式圆谎

    简而言之,方方找洪山交管局办私事,洪山交管局领导派肖警官为她送人。那么问题来了,1月23日武汉封城后警力十分紧张、尤其是1月29日前后,交管局怎么还能腾出人手办私事?要知道撤侨是政府行为,肯定安排了车辆到机场的,根本不需要私人解决、私人找警察就更不合理了。这不是特权是什么?

  • 朱新开:方方的小气与曹林的大气

    朱新开:方方的小气与曹林的大气

    在疫情之下,各方至少要暂时放下个人利益与恩怨,一方面共同抗疫,另一方面不要干扰决策者的视线,以齐心协力并集中精力完成收官阶段,尤其要由此建立起一套有效的侦测、预警、反应机制,这是对国家与人民负责,也是对你我他及子孙后代负责!

  • 方方记住:没有结束,只有胜利!

    方方记住:没有结束,只有胜利!

    “记住,没有胜利,不是胜利。”方方你这话不是说给武汉人听,难道是想让领袖听,领袖在武汉时,你在哪里,你那么牛,干嘛还躲在幕后,干嘛不挤到前台来,亲口跟领袖说番话?是心虚,还是胆怯?

  • 朱新开:平行却相撞的《方方日记》与《下坠》

    朱新开:平行却相撞的《方方日记》与《下坠》

    《方方日记》与《下坠》根本就是存在于两个平行世界,包括作为始作俑者的传统作家方方与网络写手迪迪,却意外地在公众视线中相撞了。若深究其因,想必是源于两人的共性吧,即均是“小众读者的作家”,均在基于“我只按我自己心里的内容去写”,势必就未过多考虑大众读者的观感与解读,尤其要定时上传续更,难免会忽略作品的一些细节问题,其结果已经有目共睹,两人被动地被推上风口浪尖。

  • 智广俊:精英贵族的心态——评方方3月7日日记

    智广俊:精英贵族的心态——评方方3月7日日记

    方方身处武汉疫病发生中心,她对战胜疫病做过什么呢?她在封城日记中赞美过抗疫第一线冲锋在前的共产党员吗?赞美过人民军队的医疗官兵吗?写过歌颂医护人员的诗歌篇章吗?歌颂过辛勤工作的社区工作人员和政府各级官员吗?肯定赞成过政府积极有效的行政应对措施吗?方方封城日记出尽了风头,在一些人心目中,说风凉话的人成了“社会良心”,抗疫一线的勇士倒成了她的陪衬,真是社会的悲哀,最大的不公。

  • 邋遢道人:方方就是个“哭坟”的

    邋遢道人:方方就是个“哭坟”的

    方方没有必要做谁的保姆,也没责任给武汉心理脆弱的人唱摇篮曲,更不需要给几万医护人员加油打气(不少她一个)。武汉人有人病了有人死了确实会有悲哀,悲哀情绪到顶点转不过来想哭想骂人的也会有,方方愿意给替他们喊几声不仅很正常,也很合适。

  • 致武汉某女作家的信

    致武汉某女作家的信

    无论怎么伪装,你都不是一个普通的武汉老太太,而是早就被精英包装起来的著名作家编剧导演演员们,是近几十年来,一直染有和携带着“病毒”的超级传播者。这几十年来,你们的“汉骂”作品成了看不见的“病毒”被一版再版一播再播,怎么好卖你们就怎么骂。于是被你们作品感染病毒的一批又一批精英分子,纷纷沦落,一批批现形,奔向腐败的天堂。他们心中早已没有人民利益和社会责任,早已成为唯利是图公知精英。致使大难当头,国家只得派80多岁的老将们披挂上阵。

  • 王立华:某前作协主席,你也不能有特权

    王立华:某前作协主席,你也不能有特权

    省作协主席不是一顶装点门面的帽子,而是一个级别不低的文化领域的领导职务。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不允许任何人有特权,党和国家对担负领导职务的任何人都有明确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怎么某前作协主席就可以成为例外呢?

  • 方方的歇斯底里和极左的道德洁癖

    方方的歇斯底里和极左的道德洁癖

    中国明代有一位大哲学家叫王艮,他也曾经说过,“百姓日用即道”,就是百姓日用就是道。如果反对者离开了上班、吃饭、生孩子,把政治工作仅仅启蒙、教育群众,甚至要求人民群众为了主义放弃上班、吃饭、生孩子的权利,就一定会走到人民的反面,就从唯物主义转到唯心主义了。

  •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说实在的,方方这次跳出来是极不明智的,纵观中国内地的全社会,自从香港暴乱发生以来,那些曾经上蹿下跳的自由派公知一个个偃旗息鼓,并不是他们要改邪归正,而是港独势力这次玩过头了,出面支持或者同情只能是让自由派公知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名声更加臭,所以他们选择沉默,而曾经有写作《车欠土里》的光辉业绩的方方这次跳出来间接对港独废青表示同情和支持,实际上是自己作死。对于这种人和这种行为,我相信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不会容忍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