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共为您搜索到28篇文章
  •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说实在的,方方这次跳出来是极不明智的,纵观中国内地的全社会,自从香港暴乱发生以来,那些曾经上蹿下跳的自由派公知一个个偃旗息鼓,并不是他们要改邪归正,而是港独势力这次玩过头了,出面支持或者同情只能是让自由派公知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名声更加臭,所以他们选择沉默,而曾经有写作《车欠土里》的光辉业绩的方方这次跳出来间接对港独废青表示同情和支持,实际上是自己作死。对于这种人和这种行为,我相信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不会容忍太久了。

  • 方方女士为何如此“爱憎分明”?

    方方女士为何如此“爱憎分明”?

    方方女士并非不关心时政,而是很喜欢对涉及中国的时政评头论足,甚至敢于批评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可是,香港发生的动乱暴乱都持续两三个月了,为什么在方方的微博上却看不到她主动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的乱港行为发表的一句批评?是香港发生的事情不够大,不值得她发表意见吗? 非也!连老奸巨猾的李嘉诚在香港报纸登了一条“黄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广告,她都要赞许地评论一句“姜还是老的辣”,这说明方方女士还是十分关心香港的局势的。可是她为什么连一句批评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极端分子乱港行为的话都没有,却在中国留学生就香港废青国外闹事用国骂怒怼时忍不住发表言论加以指责呢?这只能说明,方方女士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她对自己所爱的人是绝不会批评的,而对自己所憎恨的人则是会毫不留情地进行批评的。

  • 为黄世仁翻案?近代苏鲁地主对佃农拥有初夜权!

    为黄世仁翻案?近代苏鲁地主对佃农拥有初夜权!

    近代苏鲁地主对佃农拥有初夜权。这一权力的实施是社会结构异变的结果。这里的社会分化为占有大量土地的利益集团(大地主)与大量占地较少的贫民群体,社会结构演化为缺乏中间阶层的哑铃形而非金字塔形。掌握行政、军事和经济等各种权力的大地主,基本上不受程序化的法规制约,多沉湎于本能型的享受,无法追求高成就动机人格。一方面,他们利用国家优裕的政策,对贫民实施包括初夜权在内的各种超经济剥夺;另一方面,他们利用对下层民众的控制,经常策动成千上万的贫民反叛代表社会上层利益的国家,以获得更多的非法利益,他们的终极理想是成为享受更大肉欲的封建君主。

  • 李建宏:方方的痛和我的痛

    李建宏:方方的痛和我的痛

    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如果不将妄图复辟封建剥削制度的地主阶级及其孝子贤孙打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一万只脚,令其永世不得翻身,劳动人民的苦难将永无尽头!当然,究竟是穷人活该受苦,还是剥削者压迫者活该受罚,作为阶级利益尖锐对立的两方,我和方方显然绝无就此达成任何共识的可能。

  • 《软埋》的出台:方方们要向共产党夺鞭子报仇了

    《软埋》的出台:方方们要向共产党夺鞭子报仇了

    《软埋》所表达的情感和仇恨不正是与雷锋唱的山歌正好相反吗?是谁的鞭子抽了《软埋》的母亲,使《软埋》的母亲泪淋淋?《软埋》的出台是要向共产党夺鞭子报仇了,共产党决不能让千百万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人民当家作主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执政地位被“软埋”。

  • 七问方方及谭松们:对土改刻意剪裁、造谣为哪般?

    七问方方及谭松们:对土改刻意剪裁、造谣为哪般?

    笔者及批判方方《软埋》的所有人都承认,土改中存在基层农民群众及土改队员违背毛泽东及党中央土改政策的现象,存在斗争过火的偏向。但是如同方方、谭松之流所说的,在土改中地主阶级被施加残酷死刑及灭门惨剧,是普遍存在的、无法计算的现象,这完全是造谣杜撰。这些个体化的案例,决不能成为谭松和方方们通过刻意剪裁历史和造谣杜撰历史来彻底否定土改、颠覆党史国史的依据。

  • 一位武大老师评作家方方对北大王诚博士的回应

    一位武大老师评作家方方对北大王诚博士的回应

    再说一件更可笑也可鄙的事。你黔驴技穷,竟然借用你同伙的口对批评者泼脏水。你竟然把“泡liu”这个污秽的词都用上了。以达到诋毁贬损批评者的目的,你真是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方方,你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以为这样你就占据了制高点争取了主动?可以居高临下藐视一切,达到鄙视、贬低批评者的目的?其实,这恰恰是你给了公众鄙视你小看你的依据,从此,你这个大作家省级作协主席“书香门第”出身的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正面形象顷刻被你自己颠覆了。

  • 恢复乡绅文化是一个伪命题:方方为地主招魂的迷梦

    恢复乡绅文化是一个伪命题:方方为地主招魂的迷梦

    与方方之流夸大所谓的土改对地主的迫害,招魂封建地主所有制的行动相呼应,某些自由派公知大谈特谈所谓的土改对“乡绅文化”的破坏,都是从不同的侧面否定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重要组成部分的土改,进而否定新中国成立的合法性。然而,谎言就是谎言,靠一小撮人的歪曲历史和大放厥词就能够扭转历史车轮?这只不过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黄粱美梦而已。

  • 郭松民:必须重视《软埋》现象

    郭松民:必须重视《软埋》现象

    《软埋》这样的小说,用文学的方式对土地改革进行了彻底颠覆,而土改又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目标和成果。否定了土改,就等于否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否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也就否定了新中国,同时也就否定了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正当性——这是一条如嗞嗞冒烟的导火索一般清晰的、短短的逻辑链条,绝不应该选择无视。

  • 颜色革命的信号弹 《软埋》是要埋掉新中国

    颜色革命的信号弹 《软埋》是要埋掉新中国

    《软埋》其实就是一颗颜色革命的信号弹,通过伪造一个地主家庭被软埋的历史,来为刘文采、黄世仁们翻案,通过新一轮的土地改革,土地私有化,让地产阶级在消失六七十年后,借尸还魂,彻底埋葬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度,埋葬新中国的根基,共产党执政的根基与合法性。

  • 赵磊:评《方方再次回应对的恶意围攻》

    赵磊:评《方方再次回应对<软埋>的恶意围攻》

    如果严肃的批评就是“恶意围攻”的话,那么试问方主席:是不是人们必须脸上堆着灿烂的、开心的、讨好的、幸福的笑容,并柔声细语地说:“老爷,你的衣服有嘀嘀小灰灰”——这才是对《软埋》的“善意”批评?

  • 凤凰网主笔是拿这样的“历史事实”为方方辩护的

    凤凰网主笔是拿这样的“历史事实”为方方辩护的

    众所周知,文学作品具有娱乐功能和认识功能等,作为历史小说,帮助年轻人认识历史的功能尤其重要,用错误的历史观写小说,必然会对年轻人产生误导作用,如果如同张弘所说的,用一个事实就写成一篇小说,那么说明作者起码是为了发泄个人的仇恨,不顾作品的社会效果,或者说作者追求的就是这种误导年轻人的社会效果。对于不顾社会效果的做法,别人有理由通过文学评论批评她,对于追求误导年轻人的社会效果的,别人可以揭露她,不知道张弘凭什么和方方一样,对所有批评者扣帽子?

  • 决不容许封建地主阶级对土改反攻倒算

    决不容许封建地主阶级对土改反攻倒算

    方方在《软埋》的创作中选择了土改这一政治题材,面对质疑和批评却说 “赵先生读了这么多书之后,仍然认为文学是阶斗争或政治宣传的工具吗?”既如此,你又为何给批评者扣上“文革”“大棒”的帽子?又为何批评你的小说,就违背了改革开放的方向?

  • 沈乔生为方方洗地越描越黑——兼评方方《软埋》

    沈乔生为方方洗地越描越黑——兼评方方《软埋》

    方方在小说中借几个人物之口所说的话已经再清楚不过地表达了她对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土改的仇恨,并且在作品中也曾经借青林之口喊出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充分体现了还乡团式的疯狂和反攻倒算的强烈冲动。但是她出于策略上的考量,她目前还不敢公开承认这一点,她还要用“反映历史真实”之类的幌子掩盖自己的的真实目的,至于沈乔生为她进行的洗地,不但站不住脚,而且还很可能把她往沟里带。

  • 方方和她的“招魂文学” ——再评方方的《软埋》

    方方和她的“招魂文学” ——再评方方的《软埋》

    《软埋》是“招魂文学”的代表作,也算是方方创立“招魂文学”的开山之作吧。在目前的情况下看,抛出《软埋》并不是方方自己所说“真实反映历史”那么简单,起码有三个目的,一是发泄对执政党的仇恨,因为方方透露,她小说里写到的“土改”部分,正是朋友母亲经历过的一段历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邻居的家人,也都共同经历过。”;二是为历史上的地主阶级正名;三是通过否定土改来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从侧面策应推翻现体制的行动。不过招她应是误判了形势,以为某些人即将大功告成,交纳了这份“投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