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为您搜索到859篇文章
  •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蒋介石的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同意日本的要求,中国政府会被舆论的浪潮冲倒,中国会发生革命。”“假如同意日本采取的政策,中国政府倒了,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中国共产党将会在中国占优势,但是,这就意味着日本不可能与中国议和,因为共产党是从来不投降的。”由此可见,“中国人民之情绪已达沸点,不能抗日之政府,决不能继续当政。”作为掌握全国政权的国民政府,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坚持抗战。不过,此后蒋介石并没有放弃过与日本媾和的想法,甚至在英、美、苏先后卷入二战,并逐步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以后。“在1943年10月的同一周里,重庆政府并非只在‘靠不住的盟友’一边下赌注,也与南京汪伪政权保持联系”。

  • 胡新民:讲抗战史,学者更要注意实事求是

    胡新民:讲抗战史,学者更要注意实事求是

    当我们的学者讲抗战史的时候,尽管可以以种种理由避开那些敏感的内容,但如果以不符合历史真相的方式来进行宣传,肯定是一种不负责任、不实事求是的作法。我们的后人一旦接触到历史的真相,他们又会怎样想?

  •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这些日本老人为自己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贡献而自豪,为能成为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中的一员而骄傲。留在中国参加新中国建设的日本友人很多,遍布各行各业。如笸仓正夫是著名的地质学家;铁路工程师南谷正直、佐藤忠去世前,留下遗嘱要将骨灰撒在曾经工作过的天水。这些日本解放战士回国之后,组织“回想四野会”等组织。九十年代访问中国,回到老部队抱着迎接他们的战士痛哭,高兴的时候还扭起秧歌;回到黑山阻击战纪念馆一群耄耋老人抱头痛哭,想起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这些老人说我们印象中的中国不是现在的中国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中国。笔者非常理解这些老人,因为那里有他们的青春、汗水和热血。

  • 被误读的“广场协议”:日本是如何把自己玩死的?

    被误读的“广场协议”:日本是如何把自己玩死的?

    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广场协议》,而在于日本自己的脱实向虚。金融业吸引资金的能力天生就很强,很容易就吸走实体经济的血液。日本的教训已经说明了,金融业固然不可或缺,但绝不能缺乏政府的管束,任凭其疯狂扩张。在日本的制造业衰败之后,美国也复制了日本的走向,几次国债发下来,利润偏低的制造业能要到的投资也在逐渐减少,美国的投资人也纷纷把钱投入到股市、房地产上,去华尔街赚得盆满钵盈。而相对应的,美国的制造业却一步步衰落下来,美国的汽车之都底特律,现在已是一片萧条,哪怕有很多1美元就能买下来的房子,也没有人去住了。

  • 中国为什么不能做“日本”?

    中国为什么不能做“日本”?

    中国的发展,已经让西方智库学者看出来,中国不可能像德国、日本、韩国那样,只满足于做世界产业链的一环,只满足于做全球工业体系的一部分。中国的策略是——我全都要,不管强不强,总之我都要有!

  •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那么为什么在美帝的丑恶面目已经彻底暴露在全体中国人民面前,一小撮人再也难以继续忽悠之后,突然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全部出笼了并且赤膊上阵了呢?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把美国说成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法治的灯塔国,要求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的所谓的“民主进程”的是这一小撮人。忽悠民众称美国反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煽动国人与政府作对的是这一小撮人。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由于美帝露出真面目,无法再颠倒是非忽悠人,于是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首先得罪美国,美国被迫作出反应的,还是这一小撮人。

  •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

    摆在共产党人面前的难题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留在东北的日本技术人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工作,让一群满脑子军国主义思想的人转变成为正常人不容易,更何况让他们为之工作的还是日本军国主义一直宣传的“红毛共匪”,但是中国共产党人不仅做到了还做的特别好,这些人中有主动选择为中国人民工作的,也有刚开始为了活下去不得已的,不论什么理由只要融入人民军队的大熔炉最后都完成了自我“涅槃”。

  • 中美科技战使世界产业链分崩离析,日韩被迫选边站

    中美科技战使世界产业链分崩离析,日韩被迫选边站

    韩国若随美国一起制裁华为,那等着他的可不是华为一家公司的反击,而是全中国的反击。韩国再次面临必须在中美两大强权间选边站的历史性难题。特朗普宣布对华为的禁令两天后,首尔政府才不得不做出回应,回应的说辞小心谨慎,两边都不敢得罪。韩国政府说,是否断绝与华为的合作,应该由个别企业根据需求,自己做出战略性决定。政府的意思是,这事,我政府管不了,让企业自己去决定吧。那企业是商人,哪边商业利益更大他就选哪边,韩国不可能受得了损失中国这么大客户的危险。

  • 日本操作系统,如何被美国超级301法案架空三十年?

    日本操作系统,如何被美国超级301法案架空三十年?

    在1989年,美国为了阻止日本科技崛起和美元崩溃,便对日本正式祭出了《超级301法案》,向日本的“人造卫星、超级电脑、TRON”等商品,单方面设下了贸易壁垒。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对“TRON”的指控是:“日本政府设下的贸易障碍”。但TRON作为开源架构的PC系统,本身并不盈利。所以,在《超级301法案》下达前,就连IBM都已经加入了TRON的开发阵营。而基于这样的事实,美国的做法无异于对TRON系统的“欲加之罪”。

  • 警惕!不要对从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报有幻想

    警惕!不要对从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报有幻想

    本文提醒中国企业,不要对日本半导体市场抱有幻想!此前,有熟悉中国市场的日本银行曾表示,我国产业投资基金正有意向日本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出资和收购……这些投资应高度关注日本的动向,因为“跟随”美国的日本会随时对中国资本“关上大门”。日本加强投资限制和严格出口管制措施的相继出台,势必将阻碍我国半导体企业的对日投资和技术引进及吸收。

  • 美国是侵华日军背后最大的帮凶

    美国是侵华日军背后最大的帮凶

    看了美国在参战前后的自相矛盾的“人格分裂”,就能明白,美国的做法,并非因为其作为“正义的伙伴”,而永远是出于“美国利益优先”:前期“为虎作伥”,并非把日本当朋友,而是对日合作有利可图;后期转头帮助中国,也并非把中国当朋友,而是自己已与日本为敌,唯有援华抗日才能维护自身的利益。

  • 阿南:日本的资源战略

    阿南:日本的资源战略

    日本何以是能源大国?连科技水平高、资源丰富的美国,都对高油价唉声叹气,日本的底气竟从何而来?主要是三个方面的原因。日本石油储备由经济产业省统一管理,以国家为主,民间为辅。截至今年5月底,日本石油储备量约为5.7亿桶,政府和民间的储备量分别为98天和79天,均在标准线之上。“变他国资源为自己资源”是日本的一贯政策,只要企业能够获取海外油田、矿山权益,政府便会提供低息贷款,并无偿给予国家研发的技术支持。此外,得益于新能源技术的研究、应用和储备,日本创造1美元GDP所消耗的能源只有美国的37%,在发达国家中也是最低的。

  • 买办简史:买到最后,惨过舔狗

    买办简史:买到最后,惨过舔狗

    为什么国际舆论隔三差五就要夸一下印度,而中国经常被发达国家痛恨?因为人傻钱多的买办谁都喜欢,而中国不仅不愿意当买办,还要跟发达国家抢生意。中印同为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但二者的发展是云泥之别。建国数十年后,中国有了自己的坦克,自己的飞机,自己的航母,凭本事入了五常,有了自己国际地位。但时至今日,印度军队的装备依旧是万国杂牌。

  • 四野南下,叶问逃亡香港,终身不提之前经历

    四野南下,叶问逃亡香港,终身不提之前经历

    抗日战争胜利后,秦邦礼在“联和行”的基础上成立“联合进出口公司”。1947年“联合公司”迅速发展,以贸易为掩护,打通香港与解放区的贸易通道,配合三大战役采购军需物资、为解放区输送经济干部、恢复解放城市的生产与平抑当地物价。1948年正式改名华润公司。并在1948年至1949年,华润公司成功地接送了四批1150多位民主人士和爱国人士,登上了装载物资的船开往解放区,参加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共商建国大计。

  • 以史为鉴:美日贸易战往事

    以史为鉴:美日贸易战往事

    当年,日本一直在妥协,没有做任何反抗,为了配合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日本主动限制出口,奖励进口,减少进口的种类,降低关税税率,简化通关手续。日本还对美国加大开放彩电和汽车等重要市场,签署牛肉、橙子贸易自由化协定,放宽流通领域限制······1986年,美日双方签订了里程碑性质的芯片产业协定,日本不但同意不在美国市场倾销芯片,而且还为美国的半导体产口在日本市场销售设定了20%的市场份额。这是历史的分界线,日本半导体产业就此阵亡。曾经在朝鲜战场上跟美国打个平手的中国人不一样,当美国要同中国打贸易战时,中国并不会忍气吞声。这就是一个非主权国家,跟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区别。

  •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

    直到今天,仍有观点认为,韩国半导体芯片的崛起,日本半导体芯片的衰落,是产业转移的结果。这是不准确的,因为产业转移是生产线/工厂从高劳动力成本地区向低劳动力成本地区迁移,日本的半导体芯片企业并没有向韩国迁移生产线,而是直接被替代。美国人实际上联手韩国,重组了全球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将日本人从供应链上抹去,使一支在全球看起来不可或缺的产业力量消失得干干净净。纵观日美芯片战,是否掌握重组全球产业链的能力,才是贸易战中决胜的关键,市场份额的多寡不构成主要实力因素,这也是日本输掉芯片战争的关键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