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为您搜索到873篇文章
  • 中南海毛主席书房折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中南海毛主席书房折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毛泽东赠《楚辞集注》给田中的深意是要给出田中“迷惑”一词的源初正解,让其在精深的中华文化面前折服。毛泽东不光将《楚辞》读得熟烂于心,而且信手拈来,运用到外交领域中,真正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有意思的是,田中收到此礼品很觉荣幸,回国后即将《楚辞集注》交由读卖新闻社复印了一些。说来有趣,一年后,中国外交部又收到读卖新闻社社长台光雄回赠给毛泽东的《楚辞集注》。在毛主席的藏书中,不仅有中国版《楚辞集注》,还有日本复印版《楚辞集注》。日本复印本第六册上还留有毛主席亲笔圈阅过的笔迹。

  •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蒋介石和何应钦都曾经留学日本,蒋介石在决心进行抗战之前和抗战胜利以后对日本都表现出暧昧态度。从何应钦在日本投降仪式上表现出的态度更加恭敬,更加像递交投降书的一方的表现,透视出了当年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基本态度。

  • 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不知是出于多年“脱亚入欧”而不得的自卑心理作祟,还是出于对甲午战争以来中国积贫积弱的鄙视心理,经过长达四五天的讨论,日本军国主义政府还是决定把“米英鬼畜”(日本军国主义对美国、英国的称呼)放到“支那”和苏联之前。好好的一个投降公告,第一句话的短短几十个字里还要做了这么多的“文章”。事实上,在战时严格新闻管制的日本,别说一般民众,就是大多数军人和官僚,也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四国共同宣言”,纯粹是抛媚眼给了瞎子看。

  • 陈赓大将:改造战犯这是毛主席的大手笔

    陈赓大将:改造战犯这是毛主席的大手笔

    陈赓大将讲的改造战犯,是毛主席大手笔,这一点都不是什么夸张。只有毛主席才会有如此大的胸怀,如此大的魄力。在《特赦1959》已经播出的选集里,杜聿明、王耀武,这两位国民党高级将领讲了很多话,发人深省。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加入没有抗美援朝,改造战犯的工作会这么好吗?的确,抗美援朝大大缩短了改造日本战犯和国民党战犯的进程,但即使没有抗美援朝,这个改造工作必定会成功的。因为毛主席的道器变通,毛泽东文化,不是拘泥于某个具体的偶然事件。抗美援朝之道,来自毛主席,那个道,必定会器化为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建设的,这是历史的必然。

  • 钱昌明:历史的“罪”与现实的“恶”

    钱昌明:历史的“罪”与现实的“恶”

    日本是个亚洲国家,历史已经证明:近代它所选择“脱亚入欧”的道路,是一条邪路,其结果就是让它吃了两颗原子弹。在今后的日子里,如果它还要继续“脱亚入美”地走下去,总是迷信“傍霸权、欺近邻”,继续与亚洲人民为敌,下一遭的下场可能会更惨!解铃还需系铃人。奉劝日本领导人,醒醒吧!迷途知返,还来得及。且勿看错历史发展的趋势!弃恶从善、睦邻友好才是正道。

  • 喜大普奔 多名“精日”汉奸落网!

    喜大普奔 多名“精日”汉奸落网!

    如果只是放在心里“精日”,那谁也管不着,可是一旦付诸行动就必然要付出代价;至于红色部分的“骨干力量”、“群体”等内容则表明“精日”绝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群人,充分说明了加强打击的必要性。在这里,奉劝那些汉奸一句:你们这些民族败类,不管你们是“精日”还是“精美”还是精什么狗屁国家,你们最好都特么老老实实的憋着,如果你们实在憋不住,偏要去说,偏要去做,恐怕你们的末日就真的到了。

  • 日韩科技战简史:究竟谁是芯片、半导体、屏幕之王

    日韩科技战简史:究竟谁是芯片、半导体、屏幕之王

    在日本推出TRON系统之初,美国律师哈威尔警告:“一旦TRON成为标准,日本资讯业将摆脱对美国软体工业的依附,美国再打入日本市场,将难如登天。”而这样的警告,正在伴随5G时代的来临,在中国和美国的国运博弈中,重新上演。只是,当年的日本强烈依赖美国的市场进口需求,而韩国的发力让这个本就没有主权的国家,只能依照着美国的要去妥协,就像曾经发生在日美贸易战中,前3次的场景和结果。

  • 张文木:关于甲午战争的大历史总结(全文)

    张文木:关于甲午战争的大历史总结(全文)

    历史上注重战略能力的国家,都将国民性塑造问题放当作战略问题来看待。不然就不能解释今天为什么有些人要把《色戒》《霸王别姬》等片子引到中国来,为什么带有中性气质的主角张国荣被捧得这么高?还有把国民性格塑造得很自虐,将青涩男藏在一群少妇里准备为日军“献身”影片《金陵十三钗》以及目前出现的“鸟叔”现象,为什么在银幕和舞台上大行其道,道理很简单,这样的作品和形象符合西方强权的需要,在南方国家,这样男人多了,国家就不能打仗了。侵华战争期间,日本学者杉山平助在《论支那人》文章中将日本对华“笔战”的作用概括为:“军人用刀剑刺支那人,我们文化人就是要用笔把他们的灵魂挖出来。”

  •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修订版)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修订版)

    中共是一批有信仰的人组成的,而且都年轻。以贫道看,抗战中那些人功劳最大呢?应该是在前线以自己的勇敢和牺牲来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动员群众的共产党员们。这群年轻人无论男女视死如归前赴后继,他们无论是扛枪的还是唱歌的,一起成为支撑中国抗战的顶梁柱。这个本钱只有八路军有,国军没有。

  • 日本制裁韩国暴露经济全球化的极端脆弱与巨大风险

    日本制裁韩国暴露经济全球化的极端脆弱与巨大风险

    在当今这个经济高度全球化、产业高度全球化时代,无论哪个国家都不可能掌握一个产业中所有零部件、所有材料的生产,而当今世界上许多看似很小众的一些产品和技术,都可能处于被某个国家或某个企业的垄断状态,由此使得每个零件都可能卡住一个巨大产业链条的脖子,当掌握这个零配件技术和生产的国家因国家利益和政治利益的需要以这一技术和产品对敌对国家实施制裁和禁运的时候,这个巨大产业链就可能瞬间崩溃,这就是当今经济全球化、产业全球化、产品全球化所具有的极端脆弱性,所存在的巨大风险。这就形成了当今世界经济中的一个悖论:我们既需要全球化,又害怕全球化,哪怕是像中国这样全球唯一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哪怕是像美国这样掌握着强大科技霸权的国家,哪怕是韩国这样在智能手机、高端芯片方面拥有强大实力的国家,一旦受到敌国的禁运,其产业、产品大厦将瞬间倒塌。在经济、产业和产品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避免这种风险。

  • “一帯一路”倡议促使安倍改变对华政策

    “一帯一路”倡议促使安倍改变对华政策

    日中经济协会设有“21世纪日中关系展望委员会”,2016年的第13次建议——《不断改革与全球合作的新展开——以加深与扩大日中关系为目标》说:“对于中国‘一带一路’构想中的基础设施建设,期待与各国、各地区的计划相吻合,以资国际物流网络的建设”。关于“在第三国市场的合作”,这项政策建议提出,“在许多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地区的新兴第三国市场项目中,期待日、中两国企业可以优势互补构建双赢的项目合作关系。另外,我们积极地期待着两国企业通过共同挖掘与第三国市场需求及购买力相适应的新产品、新服务,从而对在其他地区提供类似的潜存商品与服务起到促进作用、形成反向创新,以有益于世界经济的均衡发展”。

  • 冯昭奎:日本芯片业发展之路带来的启示

    冯昭奎:日本芯片业发展之路带来的启示

    特别是从半导体全产业链来看,日本在14种半导体重要材料方面均占有50%以上份额,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材料输出国,日本硅晶圆厂商占全球硅晶圆市场的53%,占全球200至300毫米大尺寸硅晶圆市场的70%以上。在2018年全球前15名半导体生产设备厂商中,日本占据7家,而美国和欧洲分别为4家和3家。对于半导体产业来说,材料是基础,设备是关键,在材料优势和设备优势这“两翼”支持下,日本半导体产业还有复兴的希望。因此,可以说日本半导体发展找到了一条新路。

  • 匣中剑:日本陆战史研究会《朝鲜战争》的一些片断

    匣中剑:日本陆战史研究会《朝鲜战争》的一些片断

    尽管日本试图抹煞,但“格外多”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广大朝鲜人民喜迎人民军。甚至210名伪国会议员中的48名也投向人民。

  • 渡边雅男:《千与千寻》折射的《资本论》意蕴

    渡边雅男:《千与千寻》折射的《资本论》意蕴

    本文以日本动画电影《千与千寻》为素材,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分析,尝试解读影片所蕴含的更为深层的含义。这部动画电影制作于2001年,讲述了一个10岁的少女在纷繁的灵异世界与重重困难斗争中找回生命力的故事。将电影中登场的神秘人物、各自隐含的意义作为社会科学的概念进行解读就是本文的主旨。现代社会中,人们通过阅读和理解文学作品、批判性地解读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思维和行动的文化研究方式较为多见,而在马克思主义领域进行这种尝试则极为罕见。本文以堪称大众文化代表的动画电影为对象进行了这种尝试。

  •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蒋介石的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同意日本的要求,中国政府会被舆论的浪潮冲倒,中国会发生革命。”“假如同意日本采取的政策,中国政府倒了,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中国共产党将会在中国占优势,但是,这就意味着日本不可能与中国议和,因为共产党是从来不投降的。”由此可见,“中国人民之情绪已达沸点,不能抗日之政府,决不能继续当政。”作为掌握全国政权的国民政府,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坚持抗战。不过,此后蒋介石并没有放弃过与日本媾和的想法,甚至在英、美、苏先后卷入二战,并逐步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以后。“在1943年10月的同一周里,重庆政府并非只在‘靠不住的盟友’一边下赌注,也与南京汪伪政权保持联系”。

  • 胡新民:讲抗战史,学者更要注意实事求是

    胡新民:讲抗战史,学者更要注意实事求是

    当我们的学者讲抗战史的时候,尽管可以以种种理由避开那些敏感的内容,但如果以不符合历史真相的方式来进行宣传,肯定是一种不负责任、不实事求是的作法。我们的后人一旦接触到历史的真相,他们又会怎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