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为您搜索到924篇文章
  • 朱新开:无关疫情,这些因素决定取消东京奥运会

    朱新开:无关疫情,这些因素决定取消东京奥运会

    进一步而言,在2021年的下半年,且在不冲击既定的重大单项赛事活动的情况下,东京仍以奥运会的名义承办部分赛项,至于其他赛项,可授权给单项体育组织举办的世界级赛事,也就是以后者为主进行合办。至于有些项目会涉及业余与职业选手的参赛资格,想必届时会好商量不成问题。如此一来,奥运赛场就会随之遍布世界各地,赛期也会随之至少跨越半年时间,既真正体现出奥运大家庭的内涵,又能持续性地进行宣传造势,包括人们精神层面的提振士气,以及经济文化层面的提升指数,当然,势必更能激发赞助广告商的参与热情。

  • 孙经先:曹树基是如何从造谣到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的

    孙经先:曹树基是如何从造谣到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的

    事实上我国有许多地方志都对三年困难时期水肿病这一类疾病的发病、治疗情况和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数做了记载。显然这一类记载是研究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问题非常重要的资料。但对于这些重要资料,曹树基却绝大多数都向读者隐瞒了,而采取他的错误方法编造全国各地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这很明显是一种严重的造假行为。地方志的记载揭穿了曹树基的造假。上面列举的仅仅是其中很少数的一些例子。我们对曹树基在《大饥荒》给出的一些地区的计算过程进行了重复,发现他在这些计算中所表现出来的逻辑思维之混乱,计算过程之荒谬,都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 又一个南京大屠杀:侵华日军在中国南方的细菌战

    又一个南京大屠杀:侵华日军在中国南方的细菌战

    中国南方是受日军细菌战之害的重灾区。据2005-2010年国内完成的“抗战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查”的初步统计,中国南方浙江、江西、湖南、云南、广东、广西、福建等省区因日军细菌战攻击而死亡的人口约30万,是东北地区细菌战受害死亡人数43900人的7倍。若这“30万人”的死亡数字获国内外学界公认,那便又是一个“南京大屠杀”。对于日军在中国南方的细菌战罪行,我们有必要对其详实考察,做成铁证。同时,日军细菌战危害不仅仅是中国军民死亡人数问题。它对于各受害地区社会经济、社会环境的破坏,对人民社会生活、社会心理的严重创伤等等,也是亟应予以研究和揭示的课题。而这方面工作过去十分薄弱。

  • 钱昌明:为侵华“731”部队翻案为哪般?

    钱昌明:为侵华“731”部队翻案为哪般?

    按照曹教授的逻辑:凡“新闻”都是虚假的,既然是“新闻”,就能断定是“虚假”的。可惜这只能是曹教授独创的“曹氏逻辑”,很难被头脑健全的人们所接受。正常的逻辑应该是:新闻应该是真实的,只有“假新闻”才是不真实的。

  • 东京奥运还没取消,日本人心态就快崩了……

    东京奥运还没取消,日本人心态就快崩了……

    如果取消奥运会,对日本无疑是巨大打击,对东亚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挫折。不过好在,疫情在中国的扩散已经得到基本控制,至少到此刻,东京奥运会仍可期。无论现实因素如何,我们都希望能与日本共同战胜疫情,共同庆祝奥运。毕竟,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 当心病毒出口转内销!

    当心病毒出口转内销!

    中国为了防控疫情已经做出巨大努力,也付出了巨大代价,24号,全国除湖北外新增人数,9人,我们在迈向胜利,此时更应加强入境人员管控,尤其是从韩国入境的人,我们承受不起病毒的“出口转内销”了,最后我只想说一句:邪教,害人不浅。

  •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申鹏:面对凶猛疫情,日本为何如此“消极”?

    大家在中国生活久了,习惯了这个国家的一切,觉得政府关键时刻替民众大包大揽解决问题是理所当然。实际上,世界上能像我们这么办的,屈指可数,美帝、俄罗斯在战时紧急动员的时候,大约能够做到我们差不多的水平。很多现代国家,其实都被美帝那一套政治理论忽悠瘸了,他们以为美帝是罗马共和国,其实美帝是罗马帝国利维坦,只要他们想,他们分分钟也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日韩自己学的都是美帝的皮毛和渣子,灵魂却没有学到,属于买椟还珠。不过当下美帝高层很多人也被自己忽悠瘸了,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到当年的水平。

  • 尹国明:疫情正走向失控,日韩为何不会抄中国作业

    尹国明:疫情正走向失控,日韩为何不会抄中国作业

    中国网民最不能理解的地方在于,疫情初期发生在武汉的很多被证明导致疫情加重的错误及失误,为什么又在日本和韩国身上又重演了一边。武汉当时是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病毒,而韩国和日本有中国的事情在先,经验甚至教训都是现成的,因新病毒的不确定性因素对疫情防控的影响已经可忽略不计,理论上完全可以吸取中国抗击疫情的经验以及教训,就是抄作业,也不至于再出现疫情失控的局面。这真像网友说的,中国的武汉因为闭卷考试有很多错题,那多少还有得解释;而日本和韩国完全是开卷考试,还考成这个样子,把武汉的错误几乎重犯了一遍,这怎么解释?

  • 日本不想管,韩国管不了

    日本不想管,韩国管不了

    资本主义不遗余力打造“小政府”的观念,从未为的都不是人民,而是他们自己的鬼蜮心思,“小政府”没有强制力量,无法动他们剥削而来的蛋糕,“小政府”不够独立自主,更容易被他们掌控,就算出一个难以掌控的政治强人,他们还可以扶持另外的势力通过选举取而代之。韩国是一个被选票捆绑的小政府,摊上了一个被民主自由忽悠瘸了的大社会。

  • “曹树基访谈”读后感

    “曹树基访谈”读后感

    按曹教授自己给出的条件,那几场鼠疫都与侵华日军的罪恶行径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因果链接,曹教授为了指日军细菌战、投毒播疫是假,就必须睁着眼睛说没看见跳蚤,没看见有腺鼠疫。曹教授在“疫期”潜心研究“疫史”,尤其还写“抗战时期鼠疫史”的,却连这些起码的资料也视若无物,还急急如地向大报发表他“好好做研究”出来的成果,将几十年来多少中外历史学家们殚精竭虑揭示出来的历史真相小觑为假,将中国原告血泪控诉、日本律师反复诘辨、日本法院严谨判决的罪行事实叽讽为经不起他的推敲。简直让人怀疑他的“真”心到底何在!

  • 钻石公主号是一面照妖镜

    钻石公主号是一面照妖镜

    本次钻石公主号事件如同一面照妖镜,让一票西方发达国家原形毕露。口口声声标榜自己“人权至上”的几个西方发达国家的表现确实让人倒尽了胃口,面对钻石公主号3711人的人道主义灾难,英美两国是推卸责任不闻不问,日本是应付舆论敷衍了事,没有一个国家真正为邮轮上乘客的权益而努力。

  • 李建秋:一场疫情,让日本现了原形

    李建秋:一场疫情,让日本现了原形

    我甚至觉得武汉相对于日本都算强得多了,武汉源头,当时中国的情况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所以前期较为混乱,大家对于病毒认知力不够高,出现应对问题是很正常的,但是中国这边发生了所有的一切,中国都完完全全的告知世界了,日本那边居然半点警醒都没有。尤其是是那条“钻石公主号”的船,我并没有苛刻的要求要把整个城市封起来,因为日本确实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也是因为如此我不会苛责新加坡,但是隔离船上的人应该还是做得到的吧。

  • 朱新开:安倍晋三与新冠病毒之间的神秘链条

    朱新开:安倍晋三与新冠病毒之间的神秘链条

    在新冠疫情未扑灭之前,我们严格履行隔离措施并不顾一切地进行救治,就是在为世界做出贡献!同时,更要提高警惕,防止任何看不见的“病毒”趁机侵入!

  • 桃花舍主人:“台独”背后的日寇鬼影

    桃花舍主人:“台独”背后的日寇鬼影

    西元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明确宣布,战后中国要收回台湾等日寇侵占的领土,此后日寇渐趋下坡路,其高层内部显然有一旦战败时的“应变计划”的考虑,“台湾独立自治”应该是其中之一。这类计划考虑必然在日寇军队内部一定范围内有所讨论、流传、乃至布置。所以,台湾的寇兵在日寇宣布投降后很快就策动“台湾独立自治运动”,而东北的日寇残余也寄望于“台湾独立”,要“加入台湾籍”。

  • 两艘游轮,两种命运——肺炎疫情中的悲惨幸福遭遇

    两艘游轮,两种命运——肺炎疫情中的悲惨幸福遭遇

    离船的3706人危险解除,邮轮航次取消,已经提前买票等待出发的怎么办?歌诗达公司顾全大局,游客们充分支持理解,按照原计划将在25日登船旅行的游客全部取消航程并实现了退票。邮轮母港在原本的黄金季节变得冷冷清清——一种让人心安的冷清。1月26日零时15分,天津官方宣布,“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应急处置工作全部结束,此时距第一道命令发出整整24小时!两艘邮轮为何会两种遭遇、两种命运?还用说吗?结论不言而喻,自己思考吧。

  • 安倍称日共“暴力组织”,日共联合在野党要求道歉

    安倍称日共“暴力组织”,日共联合在野党要求道歉

    14日早些时候,日本共产党与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国民民主党こくみんみんしゅとう)等友好政党的国对委员长们,在国会内召开了国对委员长联络会议。一致认为首相安倍13日对日共的诽谤是极其不当的。明确了安倍必须撤回并道歉的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