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共为您搜索到13篇文章
  • 鹿野:今年的央视春晚小品值得我们深思

    鹿野:今年的央视春晚小品值得我们深思

    小品否定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方式与价值观本身,不就是对社会主义的一种呼唤吗?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年的春晚小品所展示出的社会众生相,在客观上其实都反映了只有抛弃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与价值观,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才是解决当下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的根本出路。

  • 上帝“上”春晚很奇葩

    上帝“上”春晚很奇葩

    央视春晚是中国人的“年夜饭”, 中国人的“年夜饭”应是中国味道、中国元素。春晚载歌载舞应该唱响中国声音、舞起中国歌舞。应该远离有神论、拒绝有神论。在中国人的“年夜饭”里有了“上帝”的味道、有了“上帝”的元素,显然让中国人的“年夜饭”“败”了点“味”。中国人的“年夜”里居然通过《办公室的故事》里的“办公室人员”载歌载舞齐声歌唱“上帝”,渲染有神,这让无神论者被渲染、这让无神论者被“打脸”、这让无神论者很扫兴呀!

  • 我看春晚小品《占位子》

    我看春晚小品《占位子》

    舞台上的小品能否站住脚,关键在于接地气,要看剧情是否能引起观众的共鸣,演员的表演能否得到观众的会心一笑,主题思想能否对社会发生积极的作用。在作品中尽情讴歌社会上的美好事物,与无情揭穿社会上丑陋现象的脓包,同样都是有益于社会的。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认为《占位子》是一个优秀作品。

  • 懂政治的春晚:今年为什么用力不那么猛了? 

    懂政治的春晚:今年为什么用力不那么猛了? 

    国际压力且不论,就内部而言,今年春晚谈到的“中产话题”,比如职业女性(闫妮等)、小孩教育(沈腾等)、夫妻关系(复兴号)、家庭服务(贾玲等)、恋爱与创业挫败(郭冬临等)……在在都是与中产人生密切相关的社会问题。人人都是追梦人——这样的励志无疑是需要的,成长中的中产社会需要弘扬奋斗精神。然而,更重要的是,面对这些备受关注的“中产话题”,实际上也就是面对成长中的中产社会必然出现的种种“脆弱”,国家又应该做些什么?对于创业失败的年轻人,仅仅重复当年对下岗工人说的“重头再来”,够吗?

  • 鹿野:对央视春晚小品的一点个人看法

    鹿野:对央视春晚小品的一点个人看法

    从今年的春晚小品当中,我们可以看出,对于就业不稳的不安,对于贫富分化的无奈,对于合家团圆的奢望,对于未来出路的焦虑……已经笼罩在了几乎每一个人的心中,甚至在春节这个理应是抛却烦恼的节日也已经无法避免。而这一切,与现实中的资本因素存在着相当的关联。在改革开放中,坚持公有制经济主体,坚持对私人资本的驾驭和引导,是确保资本和市场因素能够发挥正面作用的根本前提,也是当前深化改革的方向。

  • 从“律师”辱骂核潜艇之父想到的

    从“律师”辱骂核潜艇之父想到的

    社会主义理论强调国家高于家庭,集体高于个人,并非是不要家庭利益与个人利益。相反,其认为集体利益是个人利益的前提。比如说,黄旭华院士为制造核潜艇舍弃了家庭团聚,其实是为了防止中国再次落入旧中国那种任人宰割的悲惨局面,能够保证大多数人的家庭团聚。就黄旭华院士本人的个人与家庭来看,确实做出了一定的牺牲,但是对于全社会劳动者的个人与家庭来看,其利益反而得到了捍卫与巩固。

  • 发扬过去这种优良传统,央视春晚才会受人民喜爱

    发扬过去这种优良传统,央视春晚才会受人民喜爱

    不少朋友宣称,这次央视春晚没有一个红色节目。准确的说这种说法是不太对的,因为这次春晚仅仅是把五六十年代的红色经典清零了,但还有一个《黄河大合唱》的节选——钢琴协奏曲《黄河颂》,其属于延安时代的文艺经典,也应该算作红色经典之一。笔者个人猜测,这个节目之所以会上春晚,可能和前些日子《黄河大合唱》被恶搞引发关注有一定关系。不过一个相关的问题是,春晚当中部分节目,特别是语言类节目仍然存在“恶搞”之嫌。

  • 数字时代的春晚文化

    数字时代的春晚文化

    春晚一方面需要在电视机前留住观众,比如这两年央视走出去办春晚,采用主演播厅与分会场结合的方式,很多分会场都设在有标识意义的景点,采用声光化电的实景演出,这极大地提升了室内演播厅的空间局限,也有效地展示了祖国大江南北不同地风俗人情;另一方面,春晚也需要突破电视平台的局限,更多利用移动媒体、短视频等方式来提升传播效果,在传播主流价值的同时,兼顾更加分众化、个性化的审美需求。唯有采取更加多元、开放的态度,才能使得春晚这个文化品牌吸收更多文化养料,历久弥新。

  • 东北形象变迁:从共和国长子到春晚的低俗奇观

    东北形象变迁:从共和国长子到春晚的低俗奇观

    每一年春晚上语言类节目,都是东北艺人大展身手的地方,把东北人乡土的形象淋漓尽致地呈现在全国观众面前,成为经典春晚式引人发笑的机制。然而,在被赵本山塑造出来的东北人“陈风陋俗”形象的遮蔽之下,我们似乎已经遗忘了东北在建国后作为“共和国长子”的那一段血气方刚的历史。1990年代开始,东北人是如何从阳刚的“共和国长子”形象,理直气壮地开始认同由赵本山为这一区域量身定做的落后、低俗的形象?东北的衰落是近年来媒体上屡见不鲜的话题,改革开放后这一段对东北人形象的偏差指认又呈现出了何种意义上的衰落?在春晚以外,流散的东北人的形象在大众媒介上又被指认成黑社会、妓女……在这背后淹没的不只是曾经作为“共和国长子”的阳刚的东北人形象,还有曾作为经济中心和文化中心的东北所代表的那一段当代中国文化生产机制的历史。90年代以来,东北的衰落,不只是一个区域的衰落,也意味着旧的经济地理关系的终结。

  • 今晚最可爱的不是春晚的明星,是军人

    今晚最可爱的不是春晚的明星,是军人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感恩除夕夜,在祖国大地,默默为我们守岁的英雄们。因为有你们,所以岁月静好;因为有你们,所在现世安稳;因为有你们,所以国泰民安!

  • 央视春晚:好得很?糟得很?

    央视春晚:好得很?糟得很?

    年年央视春晚都会被骂,央视应该早有了准备。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当个央视春晚的导演,估计会被唾沫淹死。恰如经济学家每年都宣布“今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一样,网络评论家们每年也都宣布“今年的春晚最难看”。但是,中国经济还是在发展,央视春晚还是被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