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共为您搜索到104篇文章
  • 去伪求真:透过章莹颖案看美国法制的可恶与可笑

    去伪求真:透过章莹颖案看美国法制的可恶与可笑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016年1月6日的文章披露,2015共有984人死于警察的枪口之下,而据大赦国际报告,2014年美国经法院判决执行的死刑数只有35人。由此可见,美国的死刑大多无需法院判决而是由警察自由裁量在大街上执行的。最为奇葩的是,美国警察在社会救援时也能依法将被救援者击毙。

  • 韩依殊:香港的祸根是“普世价值”、“宪政民主”

    韩依殊:香港的祸根是“普世价值”、“宪政民主”

    香港回归以来,大陆一直忙发展,香港一直忙"民主"。几十年后看分晓,大陆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香港呢?经济低迷,工作难找,物价高昂,房价高不可攀,普通人尤其是青年人普遍感到前途渺茫,日子不好过,纷纷憋了一肚子无名火。妨碍香港发展的不是别的,正是"公知"们最引以为傲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这就解释了香港的街头暴乱——"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香港经济一手好牌被打成这个烂样,老百姓不满,年轻人愤怒,真要追究起责任来,"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一个也跑不了。那怎么办?简单得很:转移矛盾,嫁祸于人——不管古今中外,凡不想为自己行为承担责任者无不是找替罪羊。一战德国战败,硬说是犹太人造成的。美国霸权衰退,硬说是中国造成的。出现经济危机,硬说是其他民族其他地区的人造成的……古往今来这类把戏还少吗?只有把香港的问题栽脏给大陆,才能转移香港老百姓的怒火,才能推卸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破坏捣乱香港经济发展的责任,才能逃过惩罚。

  • 周新城:鼓吹普世价值,政治目的何在?

    周新城:鼓吹普世价值,政治目的何在?

    鼓吹“普世价值”并不是什么学术问题,而是有着鲜明的政治图谋。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有一股势力,想把我国引向资本主义道路。意识形态领域始终存在着尖锐的斗争,这种斗争的集中表现就是四项基本原则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由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所处的国际国内环境,这种斗争将长期存在,邓小平估计,直到我国实现四个现代化之前这种斗争都不会停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手法可以不断变化,可以宣传新自由主义,也可以宣传民主社会主义,最近又冒出个“普世价值”,但万变不离其宗,其矛头都是指向四项基本原则。鼓吹“普世价值”的人,把英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等封为“普世价值”,然后用这个标准来衡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指责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然后要求按照资本主义的标准改造中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成资本主义。

  • 自由、平等、人权真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吗?

    自由、平等、人权真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吗?

    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有的普世价值的鼓噪,其实质正如俄新社在一篇报道中所指出的:美国及其欧洲盟国企图将民主或者人权的标准强加于其他国家。然而,从道德层面来看,它与欧洲当年打着传播文明与基督教的旗号,戕害众多生命甚至文明如出一辙。在美国,为外国谋求人权是一项数亿美元的庞大产业,金钱、激情、意识形态和颠覆行动交织在一起。方法众所周知:倚重许多国家的亲美反对派,或者亲自出马打造一个反对派,将它塑造成为权利与自由的唯一捍卫者,然后对其公开援助。这即是说,美国豢养着全球最大的颠覆机器。这一机器激起了各国对美国的敌视。在当前的形势下,它处处碰壁。

  • 美国“山巅之城”的神话,正在破灭

    美国“山巅之城”的神话,正在破灭

    在如今,美国山巅之城的神话正在破灭,灯塔国的基础正在崩塌。当年他们标榜的“道德优越性”,正被他们自己一一摧毁,那些毫无廉耻的贩卖战争、输出灾难、绑架暗杀、颠覆国家、制造金融海啸.....正在一一浮现,人们发现,那些看似神圣的话语,原来是从恶魔的嘴巴里吐出,那些道貌岸然的牧师,却早已和魔鬼做了交易。摧毁山巅之城的,不是它的敌人,而是那漏洞百出的神话,正在成为彻头彻尾的谎言。正如约翰·温斯罗普所说:“我们将成为笑柄,天下丑闻”!

  • 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诸葛亮借着最后一个来挑战他的程德枢的对话,说出了他对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认识,这是整个舌战群儒的中心,也阐明了诸葛亮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格。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做到两点:坚守崇高的信念,同时脚踏实地。诸葛亮把知识分子分成了“君子之儒”与“小人之儒”。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而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做君子之儒,不要做小人之儒。这是诸葛亮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他用一生实践了这个信念;这也是他对所有知识分子提出的要求,穿越千年,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那么为什么在美帝的丑恶面目已经彻底暴露在全体中国人民面前,一小撮人再也难以继续忽悠之后,突然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全部出笼了并且赤膊上阵了呢?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把美国说成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法治的灯塔国,要求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的所谓的“民主进程”的是这一小撮人。忽悠民众称美国反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煽动国人与政府作对的是这一小撮人。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由于美帝露出真面目,无法再颠倒是非忽悠人,于是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首先得罪美国,美国被迫作出反应的,还是这一小撮人。

  • 宋小红:认清西方“普世价值”渗透的实质

    宋小红:认清西方“普世价值”渗透的实质

    从一定意义上说,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是基于人的自私本性建立起来的。西方所谓“民主”“自由”,其实践表明是虚伪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民主从来就没有脱离资产阶级,而广大的工人阶级总是徘徊在政治民主之外。从资本主义的金钱选举可以看出,民主是资产阶级内部的民主,是“钱主”。资本主义的自由也只是资产阶级的自由。西方借用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在网上“包装”西方的经济繁荣、科技进步、资产阶级“博爱”以及传播西方的信息资讯,营造“普世价值”的影响、氛围和环境,使别国民众不知不觉受此熏陶、感染。为此,一些国家的执政者和民众便看低自己,抬高西方,迷信西方。苏联亡党亡国的悲剧,就是如此。

  • 从“普世价值”到“文明较量”看美国的变化

    从“普世价值”到“文明较量”看美国的变化

    中国已不是当年的中国了,当美国从全世界身上剪羊毛甚至是割肉的时候,中国与全世界共享发展的机会,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虽然美国仍然比中国强大,但是此消彼长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而且中国在不断增强自身实力的情况下跟美国玩贴身的太极拳,不跟你对抗,你想打我的时候又打不着。在美国不断耍流氓的情况下,中国逐步登上了世界道义上的制高点,因此,无论是作为长远选择还是作为权宜之计,让某些西方国家再像之前那样对美国言听计从亦步亦趋已经不大可能。

  • 鹿野:中国人,请从美国编织的谎言中醒来!

    鹿野:中国人,请从美国编织的谎言中醒来!

    因为日本电影《追捕》是批判西方资本主义“法治至上”等所谓普世价值虚伪性的进步电影,《地道战》是以讴歌广大劳动人民反抗帝国主义侵略为主题的红色经典,这些电影在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主流媒体话语体系当中,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因此,美国等资本势力所操控的西方主流媒体就刻意的进行了选择性的歪曲,一方面大肆吹捧《乱世佳人》和《少林寺》,仿佛这些电影到今天还一直热映;另一方面刻意的屏蔽了《地道战》和《追捕》,仿佛这些电影从来没有存在过。而近几十年来的相当一部分中国媒体完全唯美国等西方资本势力马首是瞻,导致在进行舆论报道的时候也出现了选择性的失明。

  • 资产阶级自相矛盾的政治正确与普世人权

    资产阶级自相矛盾的政治正确与普世人权

    所谓的“普世人权”之争,其主要矛盾,不是“要人权”和“反人权”之间的矛盾,而是某种特定的人权是否可定义为普世人权的矛盾。“普世”意味着所有生活方式都能和谐共存,但现实并非如此。因此,不同生活方式之间的矛盾并非主要矛盾,主要矛盾其实是某种生活方式、或者某种文化,非要以普世面目出现,而无视其内部具有的特殊性与一般性之间的矛盾。

  • 致同胞:警惕西方舆论操控,中国人要信自己

    致同胞:警惕西方舆论操控,中国人要信自己

    不过说实话,美国这一基于“自由、民主、人权”的洗脑式攻击手段,的确是相当有效的,他们不但依托这样的价值观绑架他国,还成功地让中东、北非各国以及委内瑞拉等国家深陷内乱,甚至搞垮了别人的国家,还把自己的军队战车开上了别人的领土。

  • 西媒:美国帝国行使权力滥用双重道德却逍遥法外

    西媒:美国帝国行使权力滥用双重道德却逍遥法外

    美国站不住脚的双重道德导致它的领导阶级和政府在谈论自由的同时,远距离操纵国际通信市场,制造公众舆论(在西方流动的视频信息85%来自美国的产业)。操纵思想和意愿,采用的方式无限地超过第一批纳粹思想家设想的方式。好莱坞是远距离世界上谣言的主要制造者。这就是美国虚伪的双重道德的厚颜无耻(换句话说,这是它不可触碰的实力),它没完没了地高谈自由市市场的仁慈和国家的寄生生活,但是它补贴本国的农业生产,阻碍自由贸易,让国家通过它的干涉主义在保持大企业的平衡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每当美国某个大型跨国公司处于困境时(比如莱曼兄弟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等)国家就出面拯救。将利润私有化,但是将它的亏损社会化,让世界上其他国家支付这些亏损,大量发行它的货币,今天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这仍是不可触碰的。

  • 殷之光:美国永远在寻找下一场战争

    殷之光:美国永远在寻找下一场战争

    美国始终在寻找下一个敌人,试图用用“美国价值”和军事扩张主义,来掩盖这个由少数人领导的世界帝国内部的种族与阶级矛盾。在保守主义政治精英对“反美主义”威胁的鼓吹中,反共始终是一个屡试不爽的宣传工具。它通过抹黑社会主义政治实践,达到将美国的霸权主义诉求包装成为道义冲突的目的。同时,也能掩盖在这种霸权背后的白人至上主义的底色。并将其表述为“文明的冲突”。其潜台词是支持“红色”的“非西方”世界,永远在密谋着要破坏“西方世界”的自由。新任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的类似论调更为人所知。在《致命中国》中,他更明确地将中国视为美国21世纪世界经济霸权的头号敌人。我们不难发现,在美国政治的幕后,恰恰站着的是纳瓦罗这群保守主义老派政治集团精英。

  • 美国怎样教育洗脑“普世价值”

    美国怎样教育洗脑“普世价值”

    我们现在的舆论场阵地的不断丢失,才是大问题。很多人在西方的舆论包围下,都思考出了他们预设的结果,做这样思考的人就算不是为了利益的出卖,也是被洗脑后不自觉的服务于西方,而这样的洗脑在教育领域早就已经开始了。所以美国教育确实打了我们一个闷棍,这闷棍不是美国的教育多么先进,而是美国控制了舆论制高点,可以利用这个洗脑全世界的孩子,然后就是全世界都是美国需要的“芝加哥男孩”(注:现泛指在发展中国家里,那些经过西方著名大学培训、深受西方经济自由主义洗脑、具有一定话语权却不懂本国国情的所谓"经济学家")。现在中国的舆论场不在中国文明的控制之下,我们需要的就是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积累中华核心知识,能够识别和戳穿西方的各种所谓“普世价值”的洗脑。这样的需求下,加强数学逻辑的教育和中华核心知识的记忆,是非常关键的,绝对不能被美国迷魂汤所妖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