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共为您搜索到16篇文章
  • 智利百万妇女将于3月8日参加大规模抗议游行

    智利百万妇女将于3月8日参加大规模抗议游行

    在一个平静的夏天之后,周日的游行将是自除夕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游行。今年4月,智利将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全民公投,届时智利人民将就改革该国皮诺切特时代(Pinochet-era )的宪法进行投票。

  • 智利左翼政党发起新宪法运动

    智利左翼政党发起新宪法运动

    活动期间,与“尊严的智利”突击队有关的政党成员将挨家挨户进行投票动员活动,并将组织与公民的协商会议,还会在广播和电视上传播其主张。他们的核心要求是敦促人民投票支持新宪法和“制宪会议”,并使人们清楚,必须结束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将军独裁统治期间起草的现行宪法,正是这一宪法加剧了不平等现象,推进了新自由主义经济体制。

  • 加拿大共产党:拒绝镇压!声援智利人民的斗争

    加拿大共产党:拒绝镇压!声援智利人民的斗争

    加拿大共产党对智利共产党的同志们、对制宪会议运动、对为结束遗留的法西斯主义和为劳动人民美好未来进行积极的斗争表示充分地声援。

  •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评玻利维亚和智利近期事件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评玻利维亚和智利近期事件

    军事独裁结束二三十年以来,智利社会的财富分配不公和政府的空洞承诺让人们十分失望,从而导致了目前的群众抗议。智利政府及其亿万富翁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以暴力回应群众抗议。皮涅拉就是靠该国所谓的自由化进程发家致富的。历史上,智利曾在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和人民团结联盟的领导下走上通往社会主义的民主道路。而这一道路被军事统治中断了。

  • 西媒: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垂死挣扎与灭亡

    西媒: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垂死挣扎与灭亡

    新自由主义在阿根廷造成了它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比2001年“兑换”危机创伤性的衰败更糟糕。这如同重新登上陡峭的山坡,因为马克里使国家陷入深刻的危机,被通货膨胀和两位数的失业率搞得遍体鳞伤,几乎40%的居民处于贫困状态,欠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量短期债务。但是智利和厄瓜多尔的社会爆炸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以便使那些想劝阿根廷新总统仿效在智利发生的新自由主义的结果的人们泄气。

  • 乔姆斯基:智利动荡毫不意外,凸显新自由主义失败

    乔姆斯基:智利动荡毫不意外,凸显新自由主义失败

    智利发生的一切丝毫没有令我感到吃惊。在过去的40年中,新自由主义不断袭击着全球民众,在这种袭击之后,作为袭击造成的后果,智利发生的事情是完全能够预见的,并且在世界范围内一再得到印证。​正如我已经提到的,新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特别野蛮的版本。新自由主义从里根政府和撤切尔政府那里获得了影响力,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产生了破坏性影响。这是造成民众对政治机构的愤怒、不满和蔑视席卷全球大部分地区的根本原因,为特朗普、博索纳罗、欧尔班、萨尔维尼等极右翼煽动者创造了机会,这些人试图将合情合理的怒火转移到一些替罪羊身上,如移民、非洲裔、穆斯林等。这是一种古老的伎俩,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 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智利

    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智利

    这场运动不仅仅是为了解决这个或那个具体的问题。它提出的问题直达根源。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一部新宪法。我们如今的宪法是智利新自由主义的遗产,可以追溯到皮诺切特和芝加哥男孩那个时代。要从根本上改变现状,我们需要从根本上消除这些根源。我们需要制定新的游戏规则。

  • 李仁方:智利暴乱背后的民生疾苦与政党纷争

    李仁方:智利暴乱背后的民生疾苦与政党纷争

    智利的生活消费成本如此之高,这与民生部门过度私有化及其控制财团社会责任约束不足有很大关系。最近30多年以来,智利不仅对水、电、气、通讯、交通等部门进行了私有化,而且对医疗、教育、社保资金管理等公共服务也进行了私有化和市场化。来自西班牙等其他国家的财团在智利控制着这些民生部门,并进行高度垄断经营。这些掌控智利民生部门的财团以获取利润为根本目标,他们不必为智利国民承担过多的社会责任,而智利政府也未对他们施加有效的责任约束。

  • 智利学生:私有化的后果促使很多人走上抗议之路

    智利学生:私有化的后果促使很多人走上抗议之路

    过去20年的不断增长让智利成为拉美地区中产阶级最多、贫困率最低的国家。但是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严重不平等现象在智利一直存在。抗议者抱怨昂贵的私人教育和医疗服务、公共服务费用提高、养老金减少。今年6月,电价上涨了10%。“私有化的后果促使很多人走上抗议之路。”智利大学学生会主席埃米莉亚·施奈德发表推文说,“地铁票价上涨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3毛钱引发的智利大暴动,像极了希特勒崛起的前夜

    3毛钱引发的智利大暴动,像极了希特勒崛起的前夜

    有的国家垂死挣扎,在崩溃的边缘奄奄一息,只求几口饭吃,能让自己苟活。有的国家逐渐走向疯狂,满世界找茬,与全世界开战,试图转嫁内部矛盾。有的国家依然安定,在他们的民众眼里,只是地球上某个离自己很遥远的国家发生了一场暴乱、一次抗议;另一个国家发兵入侵了他的邻居,仅此而已,还是娱乐明星和今天午饭吃什么更重要,哪儿有什么战争?“很多人因为生活在和平的国家太久了,才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对于整个人类文明而言,战争、冲突、流血、死亡,才是生活的常态。

  • 休克主义 | 智利:自由市场的恐怖实验室

    休克主义 | 智利:自由市场的恐怖实验室

    铲除反对者后,皮诺切特和卡斯特罗展开拆除福利国、建立纯资本主义乌托邦的工作。1975年,他们一次削除27%的公共支出——而且继续削减直到1980年,使支出只剩阿连德时代的一半。医疗和教育首当其冲,连倡议自由市场的《经济学人》杂志,也形容那是“自残的胡闹”。卡斯特罗把近500家国营公司和银行私有化,且近乎免费奉送,因为重点是尽快让它们回归到经济秩序的正确位置。他对地方公司毫不留情,继续取消更多贸易障碍;结果是从1973年到1983年,总共丧失万个工业工作。到80年代中期,制造业占经济的比率已经跌到二次大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 智利9·11政变:美国如何以宣传战颠覆别国

    智利9·11政变:美国如何以宣传战颠覆别国

    通过隐蔽行动方式颠覆智利阿连德政府,从一开始就是美国对智政策的总体战略目标。宣传战则是美国对智隐蔽行动的一个重要环节。为此,美国进行了周密的政策设计、策略谋划,形成以“中情局附件”为主干的宣传战计划。此后,美国综合运用包括隐蔽资金支持在内的诸多政策手段,充分利用各种媒体资源和传播渠道,针对智利展开了密集的宣传战,处心积虑地制造了经济、社会和政治混乱,助推了1973年智利“9·11政变”的发生,颠覆了阿连德政府。因此,美国的宣传战是引发1973年智利“9·11政变”的重要因素,是美国实施宣传战的典型案例。

  • 忆周总理对智利阿连德政权前途的准确预言

    忆周总理对智利阿连德政权前途的准确预言

    智利政变已经过去40多年,但在当今世界上,人们还是难忘这段历史。阿连德执政后,周总理一直很关心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并密切关注智利国内局势的发展。他先后与访华的智利社会党总书记阿尔塔·米拉诺和智利外长阿尔梅达进行长谈,诚恳地提出了许多建议。他还在1973年2月3日写信,请智利外长带给阿连德。他在信中就智利如何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克服困难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并指出要“做好两手准备,争取好的,准备坏”。阿连德总统见信后,非常重视,指示把周总理的信和他的回信在智利报纸上全文发表。

  • 美国对外干涉中的隐蔽行动—以颠覆阿连德政府为例

    美国对外干涉中的隐蔽行动—以颠覆阿连德政府为例

    有学者认为阿连德的国内改革以及智利内部的政治经济状况是导致智利政变的根本原因,而美国的隐蔽行动只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通过最近的两批解密档案,我们看到了美国在阿连德大选、就职、执政以及智利政变期间策划、主导并实施了旨在颠覆阿连德政权的全方位的隐蔽行动。 阿连德上台后推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都由于美国实施的隐蔽政治行动、隐蔽经济行动、隐蔽宣传行动以及隐蔽准军事行动的干扰和破坏,其效率和效果受到了直接的影响,直到美国主导策划下1973年9月政变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