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共为您搜索到14篇文章
  • 美智库大规模流行病桌面推演

    美智库大规模流行病桌面推演

    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生物安全中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跨大西洋关系中心和跨大西洋生物安全网络于2005年1月14日举办了名为Atlantic Storm的桌面推演。推演采用虚拟场景,旨在模拟被迫对生物恐怖袭击做出反应的跨大西洋领导人峰会,模拟这些世界领导人将如何应对迅速发展的致命疾病全球流行的灾难。这些跨大西洋的领导人由出席会议的每个国家或组织的现任和前任官员担任推演者。31有关国家的政府以及私营部门都派出了观察员。Atlantic Storm由UPMC生物安全中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跨大西洋关系中心和跨大西洋生物安全网络组织举办。活动资金由阿尔弗雷德•P•斯隆基金会(Alfred P. Sloan Foundation),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及核威胁倡议赞助。

  • 潘维:城市治理,不能抛弃党的组织优势

    潘维:城市治理,不能抛弃党的组织优势

    一切社会组织的背后都是居民楼里的党支部,党支部的背后是居委会党总支、派出所、城管、法院……这都是我们共产党领导的。这样,居民们会为与党员家庭为邻而感到幸运,而每个党员也为自己所属组织的高尚而自豪,为在邻里受到尊敬而骄傲。党和政府花大钱把社区事务“外包”给“非政府组织”,居然不知道本党就是中国最庞大的义工组织,拥有9000万不要钱还倒贴钱去“为人民服务”的党员。若800万党员脱离8200万党员,科层体系脱离400万个支部而成为空中楼阁,那就是我党的悲哀。

  • 赵磊:论“智库”--“有库无智”与“有智无库”

    赵磊:论“智库”--“有库无智”与“有智无库”

    诚也然哉,20世纪末以来,对于中国的改开以及中特理论的构建发展,智库和智者们是尽了力滴,是做出了巨大贡献滴,其功绩是抹杀不了滴。但是,在肯定其功绩的同时,也应当实事求是地指出:尸位素餐的智者,在智库中大有人在——是为“有库无智”;至于“智慧和智者来自于智库之外”,也并非个别案例——是为“有智无库”。

  • 警惕大资本驱动下的智库异化

    警惕大资本驱动下的智库异化

    欧美智库从独立走向异化现象的背后,不仅反映了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内在问题,也隐含着智库自身发展中的运作体制机制缺失。为此,我们也应该认真地思考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保持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客观公正的“第三方角色”。构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话语体系。关注和强化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自身素质建设。

  • 美国权钱交易的启示:警惕中国智库热背后的政商勾结

    美国权钱交易的启示:警惕中国智库热背后的政商勾结

    从科学决策的角度看,智库的兴起意味着, 企业可以把所掌握的资源、信息提供给学者,学者在此基础上准备更为全面、合理的政策方案,供政府部门的决策者考虑,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的政策循环。然而,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智库活动也有可能成为政商勾结的温床。

  • 剧透:美国未来遏制中国三大新型重磅武器

    剧透:美国未来遏制中国三大新型重磅武器

    金融制裁、支持非暴力政治反对派以及网络战成为美国未来对敌对国家运用强制力量时所倚重的三大重磅武器。

  •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了?看这几个数据啥都明白了!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了?看这几个数据啥都明白了!

    美国官方发布的GDP数据清楚地证明,美国2016年经济急剧放缓。但彭博等西方媒体却无视事实,一再唱衰中国、唱多美国。而中国部分财经媒体也没能分析到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事实,不断地重复“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的谎话。这将西方媒体的“准确性”和“客观性”的虚伪暴露无遗,也警示我们:中国媒体不应照搬西方报道,而应秉承实事求是,让中国智库和研究机构做出独立的实证研究,为中国正名,也提升了中国国际话语权。

  • 中国社科院赴美智库考察报告

    中国社科院赴美智库考察报告

    总体来看,美国各类智库背景和运营方式差异很大,与中国智库差异更大;美国智库虽均标榜“独立、非党派、中性”等,鼓吹智库的“可信度”,但实际上由于受制于市场和资金的限制,很难做到“独立和中性”,智库研究与游说界限模糊,存在“灰色”地带,一些智库与资本、权力甚至外国政府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虽有世界上最兴盛的智库行业,但其黄金期已过,大小智库两极分化明显。

  • 《纽约时报》揭露美国顶尖智库与政客、金主之间的权钱交易

    《纽约时报》揭露美国顶尖智库与政客、金主之间的权钱交易

    《纽约时报》挖掘了布鲁金斯和若干其他智库与多家企业之间的利益交换关系。根据报道,这种利益交换关系的基本方式之一,就是企业给智库捐款,智库则发布符合企业利益需要的报告、研究。《纽约时报》文章称,有些研究者尚在写作过程中就会与捐赠人(即便只是潜在捐赠人)预先讨论研究结论,研究初稿也会与捐赠人共享,以便根据他们的意见形成最终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