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共为您搜索到3篇文章
  • 与抗疫同样紧迫的是遏制“形式主义”向全社会蔓延

    与抗疫同样紧迫的是遏制“形式主义”向全社会蔓延

    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理想图景,是将市场体制嵌入政府体制之中,以期松动僵硬且形式化的官僚体制,让政府重新焕发行动活力。但实际上,市场机制与政府体制的相遇,并不意味着这种嵌入必然会自动实现。在很多情况下,反而有可能是官僚体制的行事逻辑渗透进了社会组织,形式主义进而也会延伸到社会领域。以交叉嵌入的视角,观察在政府购买社会服务过程中产生的相互渗透,可能才是更符合中国实际的做法。

  • 紫虬 | 公共服务:限制市场,深化改革

    紫虬 | 公共服务:限制市场,深化改革

    今天,在公共服务领域,党中央提出的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对于根本上解决多年来出现的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经济矛盾,对于社会长期存在的痛点,都有战略意义,因事关绝大多数劳动群众切身利益而受到万民瞩目,我们应当警惕官僚主义,破除市场迷信和私有化迷信,放弃“严控公立”一类的错误认识,充分认识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公共服务论述的深远意义,正确深化改革,让人民群众放心。

  • “服务”业的政治经济学

    “服务”业的政治经济学

    按照马克思的服务观,马克思在其著作中使用的“本来的服务”与现代“服务”业贩卖的“服务”商品是两个概念。马克思所指出的“本来的服务”是消费使用价值时产生的有用效果,而现代“服务”业贩卖的“商品”实际上是服务的提供,为了向消费者提供服务,服务资本家将自己所有的消费手段和服务工人的劳动力的使用权租赁给消费者,并收取租金。服务提供的这种资本主义形式就是现代“服务”业,它的组成要素包括土地、固定资本、追加劳动(服务劳动)等,这决定了这些“服务”业的非生产性质及其政治经济学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