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北大李玲教授:我是武汉的,武汉掐的住!

    北大李玲教授:我是武汉的,武汉掐的住!

    新中国成立后,武汉的经济快速复苏、重建并逐渐走向繁荣。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 (1953--1957年),国家确立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计划把武汉建设成为以冶金 、机械、纺织工业为主体的南方工业基地 。苏联援建的 156项工业重点工程项目中有七大项目落在武汉,武汉钢铁公司、武汉重型机床厂、青山热电厂工程、武汉长江大桥,武汉肉类联合加工厂、武昌造船厂、武汉锅炉厂,这些项目都是新中国最大最好的工业设施,如武钢是新中国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是共和国“钢铁长子”。

  • 李玲教授荣获2018年中华医学科技奖卫生政策奖

    李玲教授荣获2018年中华医学科技奖卫生政策奖

    李玲教授将自己的热情和智慧都奉献给了我国的医改事业,从宏观、战略、长远角度进行了原创性思考和创新性研究,始终恪守保障好人民群众健康利益的初心,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和健康中国建设注入了正能量,为卫生健康事业的科技工作者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中华医学会的全体会员以及我国卫生健康事业的科技工作者,要向他们学习,在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事业中,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出自己毕生力量。

  • 李玲、江宇: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有机社会——中国道路和国家治理现代化

    李玲、江宇: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有机社会——中国道路和国家治理现代化

    中国道路的成功,在于有一个代表人民的、有强大治理能力的国家,从而能够为市场经济和社会自治奠定公平正义的前提。国家治理现代化。有为的政府、有效的市场、有机的社会,这三者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是现代国家的三根支柱,应该成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标。

  • 李玲:新计划经济的必要与可能

    李玲:新计划经济的必要与可能

    传统计划经济存在低下效率与官僚意志,但更多是受限于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而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突飞猛进,在统一的计划调控下,足以保证全球信息资源分配的效率化和规范化,并且不会存在因为人为计划调控而带来的传统计划经济弊病。信息生产和处理的高效性正在为这种新计划经济下的“计算社会主义”带来现实的可能性。

  • 李玲:医疗市场化为什么失灵--肯尼斯•阿罗关于医疗卫生特殊性的理论及其发展的综述

    李玲:医疗市场化为什么失灵--肯尼斯•阿罗关于医疗卫生特殊性的理论及其发展的综述

    由于治疗结果的不确定性,病人在享受医疗服务之前完全没法检测这一“商品”,在与医生的“交易”关系中,信任变得尤其重要,医生应该以关注病人的福利为指南,而不能像普通商人一样,以自利为公认的准则。所以利润最大化对医院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利润”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否认信任关系的信号。

  • 李玲:公立医院逐利机制不改,“看病难”无法根除

    李玲:公立医院逐利机制不改,“看病难”无法根除

    我觉得我们应该未来给老百姓提供的是一个终身的健康的维护,还没生出来你就得管他了,要让怀孩子的这些父母,健康地孕育孩子,孩子生出来是健康的,然后给他提供所有的终身的健康维护,活得久,健康地活着,然后走的时候也是无疾而终,这应该是我们国家未来的一个方向。

  • 北大李玲教授:应认真反思中国妇女地位下降

    北大李玲教授:应认真反思中国妇女地位下降

    “妇女能顶半边天”曾是中国妇女的自豪,早在建国初,中国妇女解放就曾走在世界前列。而21世纪后,中国女性整体地位反而在下降,其中女性从政从世界领先水平下降到甚至不如非州,经济地位也不断下滑,与全球女性地位上升形成了鲜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