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共为您搜索到30篇文章
  • 胡乔木信显示:李锐在庐山会议上告发胡乔木

    胡乔木信显示:李锐在庐山会议上告发胡乔木

    胡乔木写道:李锐同志有一次晚上到我们住处参加闲谈,这次我谈得很多很尖锐,别的时候也常见面,谈的话他都记到日记上去了,以后就成了我的罪状,但那次谈话闻天同志并未参加。

  • 吴冷西谈庐山上的李锐

    吴冷西谈庐山上的李锐

    乔木对我们说,李锐乱说一顿。这个材料已经报告中央。我们要向中央写一个交待,说明哪些是我们说过的,哪些是李锐诬陷的。我们三人在乔木家中按李、周写的材料逐条回忆。乔木、家英和我三人都感觉到李锐这个人人品实在太差,他把周小舟跟他说过的和他自己说过的,统统栽到我们三人头上,特别是栽到家英头上。

  • 钱昌明:李锐对不起历史、对不起党、对不起自己

    钱昌明:李锐对不起历史、对不起党、对不起自己

    李锐在“反毛”、“反共”同时,大力鼓吹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殖民化的“理论”,主张与资本主义世界接轨,走美国式资本主义道路。他甚至赞美“英国的殖民地也是好的,如澳大利亚和香港,美国和加拿大都有英国的底子”,竭力高扬西方的“普世价值”。一个1937年入党、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李锐,经过几十年岁月的冲刷,最后沦落到成为攻击党的领袖、背弃共产党人的崇高信仰,成为一名“反毛”、“反共”的资本走狗,枉费了党的长期教育与培养,这叫什么?这就叫对不起中国共产党!

  • 岳青山:李锐死了,他果真是“毛泽东秘书”?

    岳青山:李锐死了,他果真是“毛泽东秘书”?

    仅从李著《毛泽东秘书手记》的这种虚假包装,就可清楚看出,李锐是怎样一个“毛泽东秘书”了。他对毛泽东的批判,所谓“为文谨慎”、“实事求是”,是假的。

  • 从李某死前承认自己道德污点看腐败分子为何反毛

    从李某死前承认自己道德污点看腐败分子为何反毛

    一些极端恶劣的道德品质最劣等的党内腐化变节分子,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都愿意相信乃至主动编造传播那些污蔑毛泽东和雷锋的谣言,都需要李X临终遗言式的这样一种逻辑来为自己开脱:看哪,道德理想国早已彻底覆灭(朱学勤抄袭成的名著),连毛泽东都是自私的,都搞权斗,都生活腐化,马克思有私生子,列宁晚年死于梅毒,所以我贪污点算什么,整个共产主义是乌托邦,资本主义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才是人类终极归宿和普世价值。

  • 张杰致李锐的一封信:请和历史对质

    张杰致李锐的一封信:请和历史对质

    《炎黄春秋》是您的御用刊物,如果您能让《炎黄春秋》刊登我这封信以及《原中顾委委员周惠谈李锐与庐山会议》一文,我将会给您以极大的尊重。当然,如果不刊登,也没有关系,因为《炎黄春秋》作为反毛阴谋史学的大本营,是出了名的,在《炎黄春秋》上发表文章,也并不是一种荣誉。

  • 双石:亲历熊向晖之女PK李锐

    双石:亲历熊向晖之女PK李锐

    意识形态的这种交锋,社会哪个角落恐怕真是避不开躲不掉啊!那就不如不躲不避,索性亮他一剑!P他一K!

  • 诋毁毛泽东“邪教治国”之人岂容混迹于共产党内?

    诋毁毛泽东“邪教治国”之人岂容混迹于共产党内?

    由“李锐现象”还引发出一个重要联想,即我们党在选拔考察各级领导干部时,无论何时何地都应把信仰马列、立场坚定、忠诚于党的政治品德、政治标准放在第一位。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苏共亡党亡国历史上,曾发生一件教训深刻的人事。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总书记时,提拔重用满脑子西化思维的雅科夫列夫为政治局委员、苏共中央宣传部长,全面统管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领域。雅科夫列夫不但提出“多党制、民主化、公开性、总统制”等主张,成为戈氏的影子和改革设计师,而且通过权力运作,把许多报刊杂志、媒体宣传的主管领导换上自己的人马,鼓吹煽动苏联向西方道路急走,大大助推促进了苏联党和国家的崩溃。尽管到1991年,苏共监察委员会开除了雅科夫列夫的党籍,但一切为时已晚,克里姆林宫上的红旗落地,一个人类历史上的强大国家解体谢幕了。

  • 庐山会议及其前后的真相,不容李锐之流任意歪曲

    庐山会议及其前后的真相,不容李锐之流任意歪曲

    这些人歪曲历史、虚构史事和泡制政治谣言不是为了好玩,一定是为了某种现实政治斗争;把别人干的坏事移植到毛泽东身上,或者直接替毛泽东的经历“添加”若干污秽,都是为了抺黑毛泽东。最终目的是为了从道德层面否定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否定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

  • “田家英恨死李锐了”——李锐庐山会议丑恶表演又添新史料

    “田家英恨死李锐了”——李锐庐山会议丑恶表演又添新史料

    《戚本禹回忆录》中关于李锐在庐山会议丑陋表演有相关记叙,从庐山回来后,田家英在戚面前大骂李锐是“小人、小人,无耻的小人”;陈伯达也恨李锐,说他当叛徒。胡乔木也骂李锐,因为李锐把他也出卖了。最该严重处理的李锐,没有开除党籍,只给一个党内处分,而现在攻击毛主席最厉害的,而且篡改庐山会议事实真相最起劲的,居然也是李锐,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张杰致李锐:请与历史对质!

    张杰致李锐:请与历史对质!

    因为我在网上公布《原中顾委委员周惠谈李锐与庐山会议》的材料,李锐多次表示要和我对质,这让我哭笑不得,深感您老完全找错了对象。像您这样的人,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和历史对质!是作为一个矢志不移的革命者走入历史?还是作为一个投机革命的叛徒走入历史?

  • 双石:亲历熊蕾PK李锐

    双石:亲历熊蕾PK李锐

    意识形态的这种交锋,社会哪个角落恐怕真是避不开躲不掉啊!那就不如不躲不避,索性亮他一剑!P他一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