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共为您搜索到32篇文章
  • “女权主义”是如何变成西方意识形态道具的?

    “女权主义”是如何变成西方意识形态道具的?

    今天的女权主义越走越极端,一定要追求绝对无区别的平等,更重要的是变成了政治道具。中国不需要被妖魔化之后极端的女权主义。可以说中国的妇女地位,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已经前所未有地高,即使放在全世界,也都是排名靠前的。毛主席说,“妇女能顶半边天”,男女分工不同,但是社会地位平等,中国应该算是世界的典范。

  • 振兴东北不应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兼论东北的未来使命:再闯“关东”

    振兴东北不应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兼论东北的未来使命:再闯“关东”

    “共和国之子“到底是怎样沦落到今天这地步的?嗜血的食利官商榨干了国企资源的血肉,然后移民国外、北京上海大连转移资金。留下失血过度的东北自然举步维艰。而今天的东北不仅要振兴经济,更要再次拿出”闯关东“的精神,去再创历史——所以东北绝对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因为我不相信那些资本家会为国是而谋!

  • 防止清真泛化 遏制极端思潮

    防止清真泛化 遏制极端思潮

    “清真”概念不是肆意炒作的商业品牌和生财门路,刻意炒作和抬高部分少数民族特殊需求的做法,无形中强化了宗教意识和民族特殊性,其潜在危害值得警惕。宗教极端主义不一定都会演变成恐怖主义,但是各种恐怖主义的背后大多具有宗教极端主义作为思想支撑。我们要警惕清真泛化的现象,不要使其成为宗教极端思想的跳板。

  • 用“极端主战派”的错并不能证明“极端主和派”的对 ——再评吴建民、袁南生在外交问题上的观点

    用“极端主战派”的错并不能证明“极端主和派”的对 ——再评吴建民、袁南生在外交问题上的观点

    吴建民和袁南生都是给自己的观点找一个对立观点,然后通过证明这个对立观点是错误的,试图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这显然缺乏逻辑基本常识,只不过是用一种错误思潮批判另一种错误思潮,仅此而已。

  • 香港是寄生虫性发展的极端例子

    香港是寄生虫性发展的极端例子

    香港的经济发展被普遍认为是亚洲和全球国家能跟随的榜样,显示了其自由经济的优势。然而,看到香港的历史和长期统计以后,我们会发现他的发展成就平淡无奇。经济增长的大部分原因不是因为香港人的努力,是因为寄生虫性的对大陆剥削。

  • 欧洲政治右倾激发宗教极端势力

    欧洲政治右倾激发宗教极端势力

    西欧经济普遍进入滞胀期,排外主义开始抬头,针对外来移民的暴力活动时有发生,荷兰、瑞典等国出现过多起攻击清真寺的事件。长期遭受歧视、做二等公民,也使欧洲穆斯林不满情绪潜滋暗长,一些人开始走上激进道路。

  • 华尔街之狼:极端精致利己主义者头破血流

    华尔街之狼:极端精致利己主义者头破血流

    中国这些极端精致的个人主义者进入美国华尔街可能会碰得头破血流,但是在中国股市还会大行其道。如果中国监管部门不能够对这些行为严格设限及严厉处罚,那么中国股市要想走上健康之路不容易,因为只要这种观念不变,又会有新的破坏市场的行为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