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经验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纠纷解决、党群关系与法治建设——枫桥经验再出发

    纠纷解决、党群关系与法治建设——枫桥经验再出发

    枫桥经验是中国共产党通过政法系统、依靠群众路线开展国家基层治理实践的标志性成果之一。对于正在全面深入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而言,枫桥经验的意义在于,不能让有限责任、职能分工、程序正义等“法治原则”成为一种变相的治理卸责,不能让法治建设过程中的代价完全由群众承担。枫桥经验因其对于理论法治的砥砺和修正作用,代表并发展了中国独特的软实力。但是,枫桥经验的生命在于其必须始终保持鲜活、灵动、因地制宜的特征,为了防止其被官僚化、形式主义所侵蚀和架空,就必须聚焦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基层民主政治实践的本质上来,聚焦到以群众参与、群众监督、群众教育为宗旨的群众路线实践上来。总之,以基层治理这个枫桥经验中最接地气、最能将行为与效果直接关联的领域为起点,探索法治条件下党群关系、党的政治伦理和社会主义政治价值观的重建。

  • 让“枫桥经验”在新时代发扬光大

    让“枫桥经验”在新时代发扬光大

    实践充分证明,“枫桥经验”是党领导人民创造的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社会治理方案,是新时代政法综治战线必须坚持和发扬的“金字招牌”。“枫桥经验”之所以历久弥新、富有活力,就在于始终依靠党的领导这一最大优势,始终坚守人民至上这一不变初心,始终弘扬改革创新这一时代精神,始终激活基层基础这一深厚本源。

  • “枫桥经验”两种根本不同的解读

    “枫桥经验”两种根本不同的解读

    尹曙生从负面人物谢富治说起,到全盘否定“枫桥经验”,虚妄和无中生有地历数“枫桥经验”所带来的种种危害和恶果,而“枫桥经验”又是得到毛泽东首肯和充分认可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尹文在此剑指何人?其针对目标、所要批判的对象不是呼之欲出了吗?须知,毛泽东仍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公认的伟人和第一代核心领袖,他的思想仍是上了党章、上了宪法,是引领全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尹曙生文章明批谢富治和“枫桥经验”,暗向毛泽东发难、泼污水,是否既有违背党章,又有违反宪法之嫌呢?

  • “枫桥经验”的历史来源和现实启示

    “枫桥经验”的历史来源和现实启示

    “枫桥经验”的核心内容,就是通过基层党组织发动群众,对存在破坏行为和潜藏破坏活动的人进行“评审和说理”,由群众监督改造他们,不把矛盾和尖锐问题“上交”,最终把他们中间的绝大多数改造成新人。由此进一步扩展到在基层社会管理中充分发挥党的政治优势,依靠基层组织和广大群众,就地解决当地发生的各种矛盾、化解纠纷,最大限度地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1963年11月毛泽东批示要总结和推广“枫桥经验”,从此在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域树起了一个创新党的群众路线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的先进典型;2003年11月以后,习近平不断对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提出“把学习推广新时期‘枫桥经验’作为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总抓手”,使“枫桥经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创新发展有了更加深厚的社会影响和长久的生命力。“枫桥经验”是基层干部群众的创造,也是我们党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党的执政规律的一面旗帜和一个标杆。

  • 新时代“枫桥经验”在湖州公安的创新实践

    新时代“枫桥经验”在湖州公安的创新实践

    “枫桥经验”的核心理念,就是一切工作都要坚定不移地走党的群众路线,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动员组织人民群众为自身的利益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而共同奋斗。最大限度地激发人民群众的主动创造性,积极参与到群防群治的警民共建、社会共建实践中来,这正是打造平安共同体的最大民意基础。

  • 新时代的“枫桥经验”从中国走向世界

    新时代的“枫桥经验”从中国走向世界

    新中国建警至今的宗旨和指导思想则一以贯之,无论治安形势、犯罪形态、科技装备、工作方式如何变化,但以人民为中心和以民意为警务导向,秉持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执法的理念如终不变。这一本质特征,恰恰是比较中外警察,尤其是中国警察和美国西方警察最根本的区别。枫桥公安所提出的“群众警务”之理念和实践,正是体现了中国警察来自人民,为了人民,植根人民,依靠人民,警民融合,共同打造世界最安全国家,和谐稳定社会的政治秘码所在,也是中国政府在一个幅员辽阔、拥有近14亿人口的新兴发展中国家,为中国人民提供最良好治安环境,赢得国际社会口碑、足资各国借鉴的发展中大国样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