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共为您搜索到42篇文章
  • DSA评桑德斯退选:社会主义是最佳前进道路

    DSA评桑德斯退选:社会主义是最佳前进道路

    我们为社会主义而进行的斗争,从没有像现在这么重要过。在当前疫情和几十年来最糟糕的社会和经济危机中,所有种族的工人阶级必须组织起来回击当下的危机以及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种族主义反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造成数百万人失业,而且我们破碎的医疗系统也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病例。就在这些问题展现之时,老板们和政客们正抓紧时间给大公司送上我们从未见过的超大礼包。在这次危机期间,必须动员我们的全部组织力量,才能赢得租金冻结、紧急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基本收入。

  • 美国社会主义者:后桑德斯时代,我们将继续向前

    美国社会主义者:后桑德斯时代,我们将继续向前

    如今,许多拉丁裔领导人要么为桑德斯的竞选团队工作,要么为一个工会工作(比如曾帮助桑德斯赢得了该州民主党预选的内华达州烹饪工人工会),从而开启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考虑到美国拉丁裔社区的年轻和不成比例的工人阶级地位,可以说,在桑德斯退出舞台很久以后,他们将成为或继续成为未来的工会领导以及美国工人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力量。

  • 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并未失败,激励并改变了美国政治

    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并未失败,激励并改变了美国政治

    在建制派眼中,他犯下的罪行不是提出的那些政策,而是他能够激发民众运动的事实。这些运动,如占领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已经正在得到发展,并且转为激进运动,即不仅仅是隔几年露一次面,来施一下压然后各回各家,而是实施持续的压力、持续的激进主义等等,这能够对拜登政权产生影响。

  •  雷虹艳:美国大选中的社会主义因素

    雷虹艳:美国大选中的社会主义因素

    桑德斯的直接影响是迫使希拉里和民主党建制派接受了他的部分主张,说明正是因为美国资本主义进行了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使美国的资本主义成为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形式,才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美国由科技革命、经济危机和社会急剧转型所带来的社会冲突,巩固、加强了资产阶级的统治秩序,分化、削弱了以实现公平、正义为目标的社会主义运动。但是美国作为资本主义发展最典型的国家,资本主义矛盾也最深刻地展露,美国资产阶级试图在现有体制内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改革和重建,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的矛盾,也不可能消除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的斗争。尽管每个国家走向社会主义的时间和路线都不尽相同,但由社会规律所决定的社会总的发展趋势不会改变。桑德斯式的“民主社会主义”在美国无法取得成功,但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发展趋势不会改变。

  • NE0:桑德斯退选之后,该干的事情可以放手干了

    NE0:桑德斯退选之后,该干的事情可以放手干了

    今天美国社会出现的绝大部分问题,实际上都可以指向一个根源,一言以蔽之,就是财富的过度集中。1%的人掳取了社会99%的财富。这种状况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危险且不可持续的,如果无法像过往那样从外部吸血来喂养99%的人,又无法对内动刀子重新分割既得利益者的财富,那么分崩离析是注定的。在我看来,治国之道在于张弛有度,扩张是为了夺取更多的资源,改革是为了更好地分配资源,任何一个大国不可能无休止的对外扩张而不关注资源的对内分配。对于美国社会来说,桑德斯恰好就是这么一味看似毒药的解药。

  • 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究竟是怎样的社会主义?

    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究竟是怎样的社会主义?

    与民主党主流强调“重塑美国的中产阶级”不同,桑德斯更关注美国社会中下层人民。除却普遍性的福利措施,桑德斯竞选中抛出的核心议题之一是,扩大工作场所民主。他主张通过工会运动,恢复工人争取更高工资、福利与工作环境的权益。因此,他承诺要扩大工会规模、增强工会力量,保护工人免于辞退并享有工作保障与带薪假期,同时强化雇主的责任义务。

  • 高见高论:桑德斯的退出=民主党的福音?

    高见高论:桑德斯的退出=民主党的福音?

    特朗普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失当,使得民主党看到更大的击败共和党的机会。特朗普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开始时自信满满,在言论和举措上对新冠病毒十分忽视,随着疫情的恶化又举措失当、应对不利,进而开始各种甩锅,根本不具备领导应对重大传染性疾病疫情危机的能力。这也推动民主党内迅速作出决定,集中力量支持在选民心中能力较强、行事风格稳重的拜登。民主党的这一策略也初步显示出效果,在最近的民测中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特朗普。此时桑德斯选择主动退出,对于本人而言是一次巨大遗憾,可能此生再无机会竞选总统,但对于民主党而言却是一次集聚力量、赢得选举的重要一步。

  • 桑德斯之后,美国“进步”外交政策往何处走

    桑德斯之后,美国“进步”外交政策往何处走

    在3月的民主党总统初选中,桑德斯遭遇了一连串的失利,与拜登的“承诺代表”票差距越来越大,现在看来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希望似乎不大了,退选在即。但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打乱了两党初选原有的节奏。竞选集会停止,数州推迟初选,中老年选民投票率可能下降,给桑德斯与拜登之间的竞争增添了不确定性。无论桑德斯此次竞选成功与否,他的“进步主义”外交政策立场都会延续并被民主党内新生代力量发扬,而这也必然会在潜移默化中参与对民主党的外交政策形态的重塑。

  • 峻声:桑德斯的一次机会

    峻声:桑德斯的一次机会

    现在,COVID-19在美国开始蔓延,桑德斯应该趁此机会给所有的美国人发一颗定心丸:呼吁立刻对COVID-19实施全民医保,利用参议员的身份在参议院推动立法,向联邦政府拨款,实行从检测到医治COVID-19费用的全覆盖。这不仅对没有医保者是一项惠政,对大部分持有医保的美国人也是一大利好。桑德斯能不能利用这一机会,就能看出来他究竟是一个有行动力的领导人,还是一个仅仅会喊口号的竞选者。

  • “超级星期二”发生了什么?各派别联合阻止桑德斯

    “超级星期二”发生了什么?各派别联合阻止桑德斯

    一个很少会有民主党建制派领导人承认的更深层、更黑暗的秘密:他们更愿意特朗普连任,而不是桑德斯当总统。桑德斯当选总统将释放出社会力量和政治矛盾,新自由主义政党机构将很难管理这些力量和政治矛盾。这将给主要金融利益集团带来挑战和混乱。对于民主党建制派来说,保持对特朗普的伪反对态度要相对有利得多,他们可以在那里上演公关噱头,让自己显得进步,为自己的竞选活动筹集资金,而自己却几乎什么都不做。反对特朗普很容易,门槛很低。

  • 桑德斯 or 拜登?还用问吗

    桑德斯 or 拜登?还用问吗

    对于我们来说,拜登和桑德斯实际上代表了美国背后的统治阶级究竟想在接下来的4年准备下一步什么样的棋。如果选的拜登,那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在未来4年,很大概率是要利用特朗普来发动一场区域性战争,具体在哪里还不好说(就是知道但不能说的意思)。如果选的是桑德斯,那么意味着他们要痛苦地对内动刀子瓜分一部分人的利益。

  • 桑德斯:权贵赶出政治,才能建立美国人民的政府

    桑德斯:权贵赶出政治,才能建立美国人民的政府

    桑德斯认为如今美国的竞选筹资制度为富豪和寡头政客侵蚀美国民主制度,提供了有利机会和可观空间,寡头政客们的政治权力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以至于许多美国人放弃了政治民主程序。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的生活和政府的政治决策是割裂的,他们不想参与到“伪民主”的过程中来。桑德斯的这些分析和批评,对认识和理解美国政治的变化及其未来趋势提供了重要参考。

  • 社会主义如凤凰涅槃,困扰着美国

    社会主义如凤凰涅槃,困扰着美国

    从历史的角度看,桑德斯对政治遗产的界定在于他在美国引入的进步政治。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原以为它通过赢得冷战埋葬了社会主义,而现在却面临着社会主义的反击,它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的基础受到了破坏性威胁!就像凤凰涅槃,社会主义困扰着美国的统治精英——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 伯尼·桑德斯竞选与美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建设

    伯尼·桑德斯竞选与美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建设

    这种趋势可能很快发展成为反抗现有亿万富翁统治制度的、真正群众的激进运动。统治阶级由于其在社会中的角色,比他们所统治的阶级具有更强烈的阶级意识。他们最害怕人民群众中产生对他们不利的新思潮——特别是那些会煽动群众表达诉求的——那会形成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

  • 韩东屏:桑德斯可能创造历史

    韩东屏:桑德斯可能创造历史

    桑德斯在三个州早先初选州的胜出,让美国的年轻人很受鼓舞。这次民主党的初选,成了平民与精英的一场格斗。现在美国的主流媒体上已经有人开始站出来,指出应该让精英在候选人提名过程中有更多决策权的口号。但美国民众是不会认可这种观点的。美国精英一直用民主的口号忽悠美国的老百姓,其实他们所作所为一直是反民主的。在民主党初选,和最后的总统大选的过程中,美国的精英还会出很多幺蛾子,耍很多花招。但长久被愚弄,被忽悠的美国中下层民众在觉醒。他们会很快认识到,美国精英的穷兵黩武,为富人减税的政策,将把美国带向一条不归路。他们会慢慢认识到,只有真正民主才能救美国,而真正的民主只有在社会主义的条件下才有可能。

  • 韩东屏:桑德斯占领民主党民调榜首说明了什么?

    韩东屏:桑德斯占领民主党民调榜首说明了什么?

    桑德斯的崛起,说明美国的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在不断成熟,成长。现在美国的年轻一代当中支持社会主义的人,早已超过百分之六十。二零一六年民主党如果提名桑德斯,他可能二零一六年就当选了。如果形势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桑德斯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可能很大。他可能是民主党候选人当中唯一能击败特朗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