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共为您搜索到170篇文章
  • 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外敌对势力猖獗,国内“非毛化”倾向也很热闹,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军队影视艺术家们奉献了一大批表现长征、表现大革命、表现井冈山斗争,表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袖人物的非常感人的一系列好作品,这些作品以中国共产党和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正史作为反击敌人进攻的精神武器,向全社会宣传我们的光荣史,宣传我们的主流价值观,从而使我们整个社会在热潮兴起时,保持了清醒。这支拿笔杆子的文艺队伍,应该说是和平时期的英勇战士,同样也是捍卫我们国家利益的功臣。

  • 真美国 | 美国种族主义下的恶行

    真美国 | 美国种族主义下的恶行

    在美国,你可能并不想犯罪,却会因为贫穷和肤色被送进监狱。例如,你可能因为尾灯损坏或是挡风玻璃破了而被逼停,罚单便会接踵而来,如果交不起罚款,法庭就会签发“执行令”,如果依然没有钱……对不起,警方就会拘留你。如同滚雪球一样,罚款会越来越重,罪名会越来越大,直至你被送进监狱。令人害怕的是,这种看似无关紧要却十分要命的生活小事,却被警方盯得牢牢的,尤其是重点针对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群。

  •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默克尔必须离任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默克尔必须离任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默克尔时代的黄昏,但是“默克尔黄昏”比瓦格纳诸神黄昏的最史诗的拜罗伊特那一版花的时间都要更久。在最近的一项政治民调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默克尔和她的政府继续执政,直至当前的任期结束,也就是2021年秋季。当然,谁来管理德国完全由德国人民自己来决定,但我想要充满敬意地指出,这么做不符合德国或欧洲的最大利益。

  • 共产国际的经验和教训:欧洲左翼未来合作与展望

    共产国际的经验和教训:欧洲左翼未来合作与展望

    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是2013年在希腊共产党的倡导下建立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团结合作的组织。2019年2月16日至17日,由土耳其共产党主办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会议在伊斯坦布尔召开,来自欧洲的21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参加会议,大会围绕“为共产主义奋斗:100年的政治遗产”的主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参会政党认真总结共产国际的经验教训,深入剖析了欧洲共产主义运动衰落的原因及纠正了各党的错误思想和路线。在此基础上,大会提出了新时期欧洲共产党人的斗争任务和策略,为21世纪加强共产党人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引领和价值引领。

  • 欧洲贵族精神是这样的!你想学习吗?

    欧洲贵族精神是这样的!你想学习吗?

    欧洲式的民主、自由、法治,三者之和,叫做苏格拉底社会。苏格拉底社会的关键词:下级的人身从属于上级。还梦想到欧洲当贵族吗?还梦想当欧洲式的贵族吗?做这样的梦,本身就是一场春梦!梦中之梦!

  • 柏林墙倒塌三十年,没人想到资本主义如此冷酷无情

    柏林墙倒塌三十年,没人想到资本主义如此冷酷无情

    在中东欧各国当年欢呼柏林墙的倒塌时,没有人会想到资本主义是如此的冷酷无情,没有人会想到资本主义会那么让人感到悲凉无助。在这些国家里,确实有人富了起来,过上了花天酒地的日子。但那只是少数人。大多数人的生活要么停滞不前,要么出现了倒退。他们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们,真的很无奈。

  • 英国这事暴露了资本主义国家仍存在奴隶制

    英国这事暴露了资本主义国家仍存在奴隶制

    根据人权组织“自由行走基金会”近期公布的一组数据,2019年英国至少有13.6万名奴隶劳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非法偷渡和人口贩卖而来的受害者。2018年仅英国警方查获的就有7000多奴隶劳工,这一数据比2017年上升了1/3。而且从2012年开始,来自越南的奴隶劳工人数就已经超过了亚洲其他国家以及东欧国家,成为英国奴隶劳工的主要来源地。2018年,英国就有702名来自越南的奴隶劳工,他们大多在妓院、美容院、以及大麻地下农场等场所工作。

  • 欧洲议会通过反共决议

    欧洲议会通过反共决议

    “对共产党人的一切迫害,对共产党人的一切禁令,对纪念碑的一切破坏,都必须停止。真相终将昭昭。通过不懈奋斗,人民特别是青年终将战胜这些无耻行径,把资本的结构和组织统统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 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从本次G7峰会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发达国家主导这个世界一切重大事务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从G7向G20进行政治转移,从G7向G20让渡权力已经不可避免,2018年G7加拿大峰会尚能听到骂声一片,虽然最后仍然没有达成任何共识,甚至都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那也好过今年的G7法国峰会,悄无声息,几乎到了连放屁都不响的地步,如此你还认为G7有前途有未来吗?G7的衰落注定是整个西方发达国家衰落的先兆,当G20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就预示了G7已经开始走向坟墓。

  • “对华鹰派”成欧盟新掌门,猜她会啄中国几口?

    “对华鹰派”成欧盟新掌门,猜她会啄中国几口?

    半个月前冯德莱恩刚被提名时,关注中欧关系的一些媒体和分析人士就开始为北京捏汗了。在最早一篇报道中,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中国外交人士的话说,欧洲关键政治人物的个人表态将会影响北京对他们的认知。对冯德莱恩,中国外交圈显然“抱有疑虑”。这也难怪,欧委会主席承担着一系列重要职责,包括提出欧盟法案、行使组织法规和处理经贸协议等,而新主席冯德莱恩的履历中又有那么多对华“不友好”的记录。

  • 曾让欧洲颤抖的工业大国,被美国忽悠到崩塌

    曾让欧洲颤抖的工业大国,被美国忽悠到崩塌

    1991年,乌克兰末代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转任总统。于是,乌克兰开始大搞“休克疗法”。顺理成章地,乌克兰经济从停滞变成了彻底的混乱——物价飞涨、货币贬值,大量的工业企业停工,民怨沸腾。随之上台的库奇马,大权在握之后,他任人唯亲大搞裙带政治。再后来,西方将拉扎连科扶植上了总理宝座。别看他担任副总理和总理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两年多,可就是这两年多,乌克兰经济彻底落入深渊。早在上台前,他就利用跟总统库奇马的紧密关系伺机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当上副总理、总理之后,更是扶植了一批能源方面的寡头作为自己捞钱的“白手套”。1997年,拉扎连科跟库奇马闹翻,最终丢了官,不得不逃亡海外。这时,他已经聚敛了数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在工业转轨急需资金的关键时刻,如此巨额的资金被贪官寡头们侵吞,无疑让乌克兰丧失了极为重要的发展机会。对乌克兰,这可能是重现辉煌的唯一生机。

  • 在欧洲,美国正失去盟友

    在欧洲,美国正失去盟友

    特朗普和蓬佩奥在欧洲不仅遭遇受访国官方的反驳,这些国家的媒体、民间人士和反对党也表达了对美方立场的质疑和不满。一些专家甚至认为,本国与美国的友好关系已“不存在”。特朗普访英期间,伦敦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等政治人物也参加了集会。抗议者还在美国驻英使馆对面拉起多个20米长的标语反对特朗普访英。

  • 张文木:美国的朋友是打不败的对手

    张文木:美国的朋友是打不败的对手

    今天的中国也在经历着与昨天的美国相似的历史进程。与昨天的欧洲人之于美国人一样,今天美国人面对的也是一个正在崛起并负有反对国家分裂任务的中国,他们也重复昨天的欧洲人的腔调:一会是儒家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冲突,一会是“中国威胁”,新世纪初美国小布什政府和现在的特朗普政府还将中国列为潜在的,继而直接的对手。这些都能说明什么呢?这只能说明,今天的中国与昨天的美国一样,正在骂声中崛起;其结果也一定与昨天的美国一样,中国将从美国右翼眼中的“邪恶”国家成长为世界人民心中的“民主、文明、富强”并且是有经营和治理世界能力的国家。

  • 中国文化对欧洲的影响广泛而深刻

    中国文化对欧洲的影响广泛而深刻

    文化误读是中西文化交流早期常见的一种现象。早期的来华传教士对中国儒家经籍的解读存在着一种基督教化的倾向,试图在中国原典中寻找上帝启示的踪迹,无疑出于传教之需要,向中国的皇帝和学者证明耶儒道本是同源。西方学者对中国经典的解读,既可以说明中国思想文化在西方所拥有的持久魅力,也说明任何对他者文化的阐释都受制于阐释者的历史性和有限性。无论是早期传教士对中国文化的基督教化解读,还是后来特别是19世纪西方人对中国负面形象的描述与塑造,无不体现着西方人在不同时期往往依据自身需要来建构对中国的不同认知。中国学者从事海外汉学研究,要在与海外汉学的互看与对话中,对中国文化进行新的思考。

  • 巴黎圣母院烧毁,是欧洲强国没落的标志性事件!

    巴黎圣母院烧毁,是欧洲强国没落的标志性事件!

    巴黎圣母院烧毁了,除了烧毁了一座著名建筑外,也充分表明了法国没落了!法国没落了,英国情况如何呢?英国现在正闹脱欧,这一危机被称作英国二战以后的最大危机!现在,英国内部争得不可开交,英国与欧盟也争得不可开交,大家都在操心这些事,哪里还有心思谋发展呢?德国情况比法国和英国略好,但情况也不容乐观,经济增长一直不太理想。至于意大利、西班牙等这些国家,早已陷入困境不可自拔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不仅仅是一座建筑的烧毁,也是一个国家的没落,更是整个欧洲的没落!

  • 西报:新自由主义的实验失败 欧洲帝国正在沉沦

    西报:新自由主义的实验失败 欧洲帝国正在沉沦

    在访问马德里时出席塞斯基金会举行的一次会议,在由安东尼奥·埃斯特拉协调的关于欧盟的周期内,肯尼斯·阿姆斯特朗和马克·布莱斯也出席会议。《资本主义如何结束》一书的作者、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与笔者交谈了40分钟。他断言“欧洲帝国正在沉沦”。理由呢?“德国将不可能继续惩罚外围,也没有资金支付账单;货币联盟是一场混乱,欧洲的机构的设计是为了反对公民的选举动员时有自我免疫力”。在会见之后,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与“我们能够(西班牙政治组织)”的议会党团会晤,以便分享他面对5月的选举关于欧洲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