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共为您搜索到22篇文章
  •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美国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美国

    最近,受疫情的影响,墨西哥毒贩集团的国际供应链被迫中断,毒贩们的收益严重受损,为了争抢制造甲基安非他明和可卡因等毒品所需的化学原料,及火拼中所需的枪支弹药,墨西哥的各个贩毒集团之间开展了激烈的火并,各类枪战、流血事件层出不穷。每一起枪响,都会涉及数亿美元的毒品贸易,今年3月内,发生了数量惊人的2585起谋杀案。这一幕,将在墨西哥不断上演,因为天堂太远,美国太近,地狱空荡荡,恶魔在美国。

  • 鸦片的复仇与西方制药资本的贪婪

    鸦片的复仇与西方制药资本的贪婪

    曾经,西方人为了白银用巨舰大炮逼迫中国人吸鸦片;如今,美国人为了金钱诱惑自己的国民吸毒上瘾。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讽刺。

  • ​以毒品为武器:美国对华冷战宣传的新媒介

    ​以毒品为武器:美国对华冷战宣传的新媒介

    1951年4月15日,安斯林格向麻醉品委员会递交了一份报告。报告声称,新中国种植鸦片,生产和贩卖海洛因,旨在“通过走私毒品获得大量外汇以购买战略物资,资助共产党地下活动;另一方面通过向自由世界走私毒品来击败自由世界人民的意志”。安斯林格试图说明,新中国种植、加工和走私毒品不仅仅为了获取外汇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而且这些资金还会被投入到军事建设当中。不仅如此,安斯林格还将新中国走私毒品与冷战时期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联系起来,嫁祸新中国。在安斯林格生产的知识和话语体系当中,新中国被想象成整个自由世界的“公敌”,新中国也因此被置于不利的舆论境地之中。

  • 从毒品角度分析毛主席为什么可以称美国为纸老虎

    从毒品角度分析毛主席为什么可以称美国为纸老虎

    试想一下,一个国家有一半的公立学校的孩子在挨饿,这个国家怎么能得到大多数国人的支持。试想一下,在一个国家,每31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在监狱里,或者在监管下。这个国家的公民被关进监狱的几率会是世界平均的五倍多,这个国家如何才能确保他们的人民生活幸福和谐。而这个国家,正是我们认为“强大”的第一世界国家美国。

  • 新中国如何用不到三年时间禁绝为祸百年的烟毒

    新中国如何用不到三年时间禁绝为祸百年的烟毒

    为了彻底割除毒瘤,南京市在禁毒运动末期开展了戒毒工作。当时(1952年底)仍有吸毒者千余人。依据中央关于“政府管理,群众监督,集中或分散进行戒除,年老体弱者暂缓”的精神,市禁毒指挥部制定了戒毒计划,设立了戒烟所(对外称卫生所),负责统一配发戒烟药。起初,不少烟民怕被处理,怕因此而失业,不敢承认吸毒及领药。各级组织进行了大量细致的帮教工作,并让戒毒成功者现身说法,终于打消了种种顾虑。结果,经过检查,需强制戒毒的仅有50人,除对其中有流氓行为的、无业人员、毒瘾严重的5人进行集中戒除,对另45人采取了公安机关督促管理、卫生部门发药的分散戒毒方式;对绝大多数吸毒者则实行了“烟民自戒为主”的方式,结果很快全面戒绝。秦淮大禁毒最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 费城爆发警匪枪战:毒品和枪击,不变的美国风景线

    费城爆发警匪枪战:毒品和枪击,不变的美国风景线

    美国人对毒品和枪击案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有案件搞大了,或者死伤的人多了,才会进入公众的视线。毕竟现在美国平均每天发生153起枪击、死亡40人、受伤80人,每天还有60多人用枪自杀。而政客们除了发表一下用词华丽、催人泪下的演讲,争论一下该不该禁枪以外,一切如常。这就是美国的风景。

  • 鹿野:我对热播剧《破冰行动》的几点建议

    鹿野:我对热播剧《破冰行动》的几点建议

    在电视剧《破冰行动》中,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没有得到应有的展现,主人公李飞被塑造成为一个不服从组织安排的好莱坞化的个人英雄,整个禁毒工作似乎就是依靠英雄的个人才能完成的,群众的作用反而不大。除此之外,电视剧把毒品肆虐的原因简单归咎于“贫穷”,完全忽视了制毒贩毒本质上是资本集团及其控制下的机构的系统工程,只有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依靠人民群众,充分发挥社会主义的巨大优越性,才能从根本上禁绝毒品。

  • 为什么我们要对毒品“零容忍”?

    为什么我们要对毒品“零容忍”?

    在毒品和精神毒品的污染下,人民会在虚无的享乐中失去智慧和自信,失去奋发进取的力量。欧美的大麻合法化,就是一种缓和阶级矛盾的方法,快乐,不必源自于劳动和成功,堕落也可以。你可以看到,美国的顶层精英、社会名流们可能也吸毒,但那只是偶尔的放纵,甚至是有意的引导,毒品绝不会在上层泛滥,而会在下层疯狂流通,既能帮助黑白两道的顶尖人物聚敛财富,又能瓦解底层民众的进取心。人们又可以在虚幻的及时行乐中获得短暂的快乐,忘记痛苦和不甘,忘记理想和使命。

  • 加拿大大麻合法:从人口角度看中国对毒品零容忍

    加拿大大麻合法:从人口角度看中国对毒品零容忍

    中国对毒品的深痛恶绝,来自于近代差点亡国灭种之痛。当年大英帝国,就是用鸦片输入平衡贸易逆差,林则徐虎门销烟之后,随后就是鸦片战争。从1840年到1949年,中国近代的100多年屈辱史,始终伴随着毒品(鸦片是大头)鬼魅般的身影。军阀们贩卖烟土,权贵们乐此不疲,各个阶层沉溺其中,都连侵入中国的日本人,也做起毒品买卖,前几天介绍的世界五百强的三菱公司,在日本侵华期间,就干过毒品买卖——都在学当年的东印度公司。近代中国伤痕累累,毒品就像一根插入这身体的吸血管子,还要再抽干每一滴血。

  • 鹿野:新中国为何能迅速禁绝毒品?

    鹿野:新中国为何能迅速禁绝毒品?

    正如鸦片战争是资本主义打开中国大门的标志一样,毒品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资本主义的伴生物。事实上,仅靠个人的单打独斗是很难进行毒品交易的,绝大多数毒品的贩卖活动,尤其是大规模的贩卖活动往往都以资本主义的私营工商业作为掩护的。因此,新中国在禁毒过程的后期,通过“三反”“五反”加强了广大人民群众对私营工商业的监督,相关的贩毒问题也就随之无所遁形了。

  • 灯塔国的现实:一个被毒品耗尽的国家

    灯塔国的现实:一个被毒品耗尽的国家

    美国是一个占世界人口仅5%的国家,却消费世界上80%的鸦片类药物。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已经建立了一个委员会来讨论反对毒瘾“流行病”的措施,已经确定这种“流行病”成为与犯罪、团伙同样级别的问题,被称为“美国式杀戮”。

  • 香港当年如何成为世界毒品中心?

    香港当年如何成为世界毒品中心?

    六十年代初,欧洲毒品中心在法国马赛,亚洲则在香港。马赛与香港有许多相同的地方,狭窄的街巷,滨海地段闪耀着酒吧,夜总会,妓院散发出来的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都有着盘踞在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帮派份子,他们都经营着同一种行当---贩毒。在巨额利润诱惑之下,香港仍然是毒品贩运重要据点,现在他们的出货对象更多转向了内地。

  • 毒品交易--中央情报局源源不断的秘密经费来源

    毒品交易--中央情报局源源不断的秘密经费来源

    石油、武器和毒品,是世界上交易量最多的三个产品。其中毒品的利润最高,谁能暗中操纵毒品市场,谁就能获得无穷利益。到处插手别国政变,到处策划颜色革命,到处豢养各种带路党,中央情报局源源不断的秘密经费从哪里来?靠国会拔款?那它早就关门大吉了,CIA的资金来源主要就是依靠毒品交易。

  • 资本比毒品更可怕——评揭露资本势力的电视剧《谜砂》

    资本比毒品更可怕——评揭露资本势力的电视剧《谜砂》

    在前些年,抗美援朝的电视剧从未上演,关于历史的电视剧都是富贵人家少爷小姐抗战的抗日神剧,关于现实的电视剧也几乎都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一类。这体现了资本势力对文艺界的操控。如今,三八线等抗美援朝电视剧上映,又出现了《谜砂》这种批判现实中资本势力的电视剧,无疑是一个好的信号。这种转变恐怕和习总书记对文艺作品人民性的提倡是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