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共为您搜索到696篇文章
  • 毛泽东不是闭关锁国论者

    毛泽东不是闭关锁国论者

    说什么毛泽东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是毫无根据的,是违背历史事实的。当然,确如学者们所说,当年毛泽东的学习一切国家长处和发展对外经贸关系的指导思想与具体实践,确实还没有上升到现时这样作为一项基本国策,还没有达到全面开放的程度。作为亲历者和见证人的邓小平,对此有非常准确的评价,他说:“毛泽东同志在世的时候,我们也想扩大中外经济技术交流,包括同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经济贸易关系,甚至引进外资、合资经营等等。但是那时候没有条件,人家封锁我们”,“我们能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中着手进行四个现代化建设,不能不铭记毛泽东同志的功绩”。

  • 陶鲁笳:跟着毛主席学搞建设

    陶鲁笳:跟着毛主席学搞建设

    从接受任命到1965年8月奉命调离,陶鲁笳主政山西12年8个月。这贯穿着我国农业合作化运动从蓬勃发展、推向高潮到全部实现的重要阶段。其间,毛泽东对于农业合作化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认定其是避免农村两极分化并带动城市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关键;从战略高度强调其必须和工业化结合起来“两条腿走路”;注重引导其和农业水利化相结合,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还考虑到要向农业生产的深、广度进军就必须使山区建设像平原一样得到全面发展等。陶鲁笳对毛的这些深刻见解,均认真领会并加以思考吸收,转化为继续推动山西农业合作化运动良性发展的助推剂。在他领导下,山西省委积极作为,使全省农业合作化进程始终走在全国前列。

  • 毛主席反问:为什么听外国人的?

    毛主席反问:为什么听外国人的?

    关于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奋发图强,毛主席在理论上做了深厚的铺垫,在实践中作了极其有益探索。这是毛主席道器变通的特色。毛主席在世的时候,打破常规成了中国的惯例,我们中国人的腰杆子直起来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当时我们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如今我们才醒悟那个时候原来是因为有了毛主席,才会那样的。很多东西,只有失去了,才觉得其珍贵。

  • “枫桥经验”两种根本不同的解读

    “枫桥经验”两种根本不同的解读

    尹曙生从负面人物谢富治说起,到全盘否定“枫桥经验”,虚妄和无中生有地历数“枫桥经验”所带来的种种危害和恶果,而“枫桥经验”又是得到毛泽东首肯和充分认可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尹文在此剑指何人?其针对目标、所要批判的对象不是呼之欲出了吗?须知,毛泽东仍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公认的伟人和第一代核心领袖,他的思想仍是上了党章、上了宪法,是引领全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尹曙生文章明批谢富治和“枫桥经验”,暗向毛泽东发难、泼污水,是否既有违背党章,又有违反宪法之嫌呢?

  • 毛泽东读马列经典:在革命重大问题上坚持知行合一

    毛泽东读马列经典:在革命重大问题上坚持知行合一

    毛泽东研读马列经典,在解决中国革命重大问题上坚持知行合一。列宁著的《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等经典著作,毛泽东读了又读。他想从列宁的著作中寻求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进行民主革命以及由民主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的理论,从列宁的著作中找到指导中国革命斗争的途径和方法。毛泽东在延安经常读这两本书,对列宁的这两本书有着深刻的理解。

  • 毛泽东为什么批判电影《武训传》?

    毛泽东为什么批判电影《武训传》?

    批判《武训传》根本不是什么要“围着武训的死魂灵穷追猛打”,也不是“小题大做”,“未有将学术问题、艺术问题与政治问题区分开来”,更不是毛泽东“错误的发动了批判运动”,而是影片本身提出了“原则性”的思想政治问题,需要对用革命词句所表达的不正确的史观进行澄清与纠正。

  • 鹿野:也谈毛泽东主席和“初恋”陶斯咏

    鹿野:也谈毛泽东主席和“初恋”陶斯咏

    这种强调爱情忠贞的诗句显然只适用于描述未婚男女或者小夫妻之间的山盟海誓,绝不能用于描述两个已婚男女之间的婚外情。如果要是真的像某些专家说的那样,毛泽东主席和陶斯咏在分手之后仍然有婚外情,那么特别敲定这种语句岂不是专门恶心她在天之灵的吗?

  • 毛泽东对新中国文化建设的贡献不能抹杀

    毛泽东对新中国文化建设的贡献不能抹杀

    毛泽东为新中国文化建设所作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第一,毛泽东明确了文化建设在社会主义建设总体布局中的战略地位。第二,毛泽东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在文化建设领域的指导地位。第三,毛泽东指明了文化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发展方向。第四,毛泽东提出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文化建设基本原则。第五,毛泽东制定了指导文化建设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在新中国文化建设过程中,毛泽东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积极探索文化建设的新路,创造了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崭新的人民文化。

  • 古巴使馆报道领导人拜谒毛主席纪念堂,谁该羞愧?

    古巴使馆报道领导人拜谒毛主席纪念堂,谁该羞愧?

    你们记者的工作都让古巴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做了,要你们干什么? 难道外国领导人去毛主席纪念堂参拜这个新闻不够光明正大吗?只有内心阴暗的人,才会害怕光明!你不报道我报道,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拜谒毛主席纪念堂,昭示了这样一个真理, 一灯能除千年暗,毛主席就是那指路的明灯,他不仅照亮了中国人民的心中,也照亮了世界人民的心中,只要内心充满光明的人,都会怀念毛主席,只要向往一个光明的社会的人,都会仰望毛主席。

  •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冯克的《大饥荒》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冯克的《大饥荒》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 鹿野:学生不信历史课本,不能怪前三十年和毛泽东

    鹿野:学生不信历史课本,不能怪前三十年和毛泽东

    随着美国“现代教育模式”在中国逐渐泛滥,除了以“快乐教育”破坏了学科的基本知识框架,更糟糕的影响就是教育导向变了,某些人实际上就是打着所谓“个性化”的旗号,从坚持社会主义集体价值观转向坚持资本主义个人主义价值观,培养学生“通过教育成为地主资本家”的小资产阶级幻梦。不认同中国共产党的学生自然就会越来越多了。一言而蔽之,现在某些中学生不认同中国共产党,认为政治和历史课本不可信,并不是因为现在沿用的是前三十年遗留下来的“传统教育模式”,恰恰是因为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教育模式”,和美国的所谓“现代教育模式”接轨了。

  • 特朗普的污蔑让人想起当年毛主席同缅甸总理的谈话

    特朗普的污蔑让人想起当年毛主席同缅甸总理的谈话

    中国早在60多年前就在世界上第一次提出和倡导“不干涉内政”等五项原则,并为大国树立了“不干涉内政原”的光辉典范,言行一致,一以贯之。Trump无视自己一贯粗暴干涉别国内政的丑恶历史记录,竟然无中生有攻击中国“干涉美国选举”,賊喊捉贼,血口喷人,真不怕世人笑掉了牙齿。

  • 中俄共同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

    中俄共同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

    这次展览于毛泽东主席125周年诞辰前夕和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首选在俄罗斯列宁故乡举办,是中俄两大伟人故里的一次重要交汇,是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首次走出国门举办展览,也是毛泽东主席生平业绩第一次系统全面地在国外展出,是扩大宣传毛泽东生平事迹及伟人风范的一次重要尝试,是弘扬伟人精神、站到世界舞台讲好中国故事、促进中俄文化交流的一个里程碑,意义十分重大。

  • 毛主席肯定的“小人物”, 人民心目中的大学者

    毛主席肯定的“小人物”, 人民心目中的大学者

    总结历史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加以分析,不能全盘否定历史,不分是非,用“消极面”抹杀“积极面”,它必然导致思想混乱,沉渣泛起。近年来,一些邪教歪理之所以气焰嚣张,以致不少国家干部、知识分子、共产党员都深陷其中,并非偶然!可以说,它是一个时期以来历史唯心主义在思想文化领域大肆泛滥的一种恶果。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反对历史唯心主义,应当不尚空谈,做踏实的工作。认真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既不能讳言过失,也不应混淆是非。以史为鉴,才能有益于今天的发展。

  • 刘少奇为什么放弃“先机械化后集体化”主张

    刘少奇为什么放弃“先机械化后集体化”主张

    新中国成立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采取了敌对、孤立、封锁的政策。在此背景下,只有快速整合国力,同心同德奋起抗争,新中国才可能生存和发展。如何快速整合?作为一穷二白、满目疮痍的农业国就只有从农业抓起,因此,农业合作化成为一条群策群力的出路。当年山西农业合作社乃至全国试点社一片生机,受到广大农民的真心拥护。人民群众创造的中国式农业合作社这一新生事物,与地缘政治环境的严重态势相比照,引起全党上下包括刘少奇对15年后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重新思索。

  • 老一辈革命家“妙”讲党课

    老一辈革命家“妙”讲党课

    在老一辈革命家里,毛泽东无疑是讲党课的高手。他总是那样高屋建瓴、说理透彻,并密切联系中国革命斗争实际权威讲解,同时尤为注意语言艺术,信手拈来、引经据典、深入浅出,深受听者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