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选集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张其武:新中国成立前选著最多的《毛泽东选集》

    张其武:新中国成立前选著最多的《毛泽东选集》

    为了保证本书的质量,负责采购的同志不惧危险到国民党统治区买合格的纸张和烫金用的金叶,确保了出版材料的优质;负责校对、印刷的同志分工层层把关,经过三校,错字减少到一万二千分之一,为过去所少见。本书不仅装帧精美,而且质量一流,这是该书备受读者和收藏界青睐的重要原因。

  • 张其武:解放区出版的第一部《毛泽东选集》

    张其武:解放区出版的第一部《毛泽东选集》

    担任排印《毛泽东选集》的报社印刷二厂,位于太行山麓的阜平县马兰村附近一个小村庄叫坡山村,这个村只有十几户人家几十口人。地处深山、交通不便,日寇又烧杀抢掠,物资、粮食供应都很困难,就在这个小小的山村,印刷厂全体人员齐心协力,做到了《毛泽东选集》5月开排,7月出书,9月出齐五卷,全部印刷完毕送到读者手中。在只有几十口人的山坡上,在县级地图上找不到地名的坡山村,在困难重重的环境里,在几乎完全手工的条件下,如此快的速度和高质量的出版了这套5卷本的《毛泽东选集》,这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 常与共:多读雄文四卷增强打怪定力

    常与共:多读雄文四卷增强打怪定力

    如郭沫若先生所说“雄文四卷,为民立极”,毛主席是我们受苦人的主心骨,他的功绩写在人民中国的山山水水间,铸就在人类解放的伟大进程中,他的话都在他的书里,心里没底时,读读毛主席,前怕狼后怕虎时,读读毛主席,不知道写什么“诗”时,读读毛主席。治古今中外一切心病,毛主席的诗文著作是良药。

  •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

    上海大众出版社是“秘密出版”的这本“革命书籍”,印数较少(书的版权页没有注明印数),又加上当时国民党当局在国统区过去一直宣传毛泽东是“共匪”头目,极尽污蔑之词,凡是宣传共产党、毛泽东和红军的进步书籍,都明令禁止和销毁。《毛泽东论文集》不仅公开发表了毛泽东和共产党赢得全国人心的抗日救国的一系列正确主张,而且还客观介绍了毛泽东生平的“小传”。在同时同地出版《毛泽东论文集》,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的。因此,这部“毛选”版本传播极少,存世更少。

  • 胡新民:关于毛泽东的著作,了解这些史实很重要

    胡新民:关于毛泽东的著作,了解这些史实很重要

    毛泽东的著作,无论是对工农兵、党政军,还是对企业名家、科技名人等各行各业的人士都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在国际上,研究毛泽东的著作、学习毛泽东的著作和学以致用的也大有人在。《实践论》和《矛盾论》对各行各业的工作都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远的不说,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抗美援朝、大庆、大寨、红旗渠、到两弹一星、人工胰岛素、青蒿素,一直到中国乒乓球队等等,作为共产党的“看家本领”的“两论”,从未缺席过。对一个集体是这样,对一个人也是这样。

  • 胡新民:毛泽东著作影响了多少人?

    胡新民:毛泽东著作影响了多少人?

    在美国,2009年1月21日早,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翻译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上演说里出现了“中流击水”一词,此词是毛泽东推陈出新创造的词。但几小时后,则改成了“中流砥柱”这一中国古已有之的成语。2013年3月的“美国网站上毛泽东名言”(即美国教育部下属机构网站发布毛泽东名言而被围攻)一事曾闹得沸沸扬扬,最后该网站撤下了毛泽东的那段话才告平息。这些都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毛泽东著作的影响力是无所不在的。

  • 罗冰所谓《真相》是真相还是谣言

    罗冰所谓《<毛泽东选集>真相》是真相还是谣言

    《毛泽东选集》第一至四卷,是由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编辑的,它收入了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主要著作。这些著作,对探索中国革命道路,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创建新中国,产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影响。编造《真相》一文的罗冰们使出造谣之术,企图瞒天过海、欺人欺世,但谣言毕竟是谣言,一经被事实揭穿,就会被击得粉碎。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形象,是任何力量、任何诡计诋毁不了的。他们这样做,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宁可不收录也不删改,毛泽东如此珍视自己血的著作

    宁可不收录也不删改,毛泽东如此珍视自己血的著作

    1964年,有人向毛泽东说到读《毛选》的事,毛泽东的回应别出一格:“《毛选》,什么是我的?这是血的著作。《毛选》里的这些东西,是群众教给我们的,是付出了流血牺牲的代价的。”

  • 质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没有任何理据

    质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没有任何理据

    《毛泽东选集》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开展革命的历史经验总结,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宝贵的理论成果,其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批评了当时林彪以及党内一些同志错误估量时局的悲观思想。